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生活剪影一二]
非智专栏
·有序与和谐
·大人民,小政府
·果真《大哉,牛皮》
·争鸣或排斥
·傻B,文学爱好者
·诗人小叶
·“富有”的穷人
· 小舟
·不期而遇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活剪影一二

   
   
   非智
   
   一 柏斯的汪先生


   
   我所遇见过的固执,甚至可以说愚顽的人不少,但像汪先生的顽固己见,却还是第一个。
   
   说汪先生固执,实在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意见看法总是一成不变,哪怕人们拿出无数的事实证据,企图说服他,都毫无功效。因为,他从来是不会改变自己的观点看法的,而且这种看法根深蒂固,到目前为止,估计柏斯还没有一个人能动摇他观念的根基。对于他这种态度,当然,说好听一点,是具有耐性执着,能够坚持自己的观点主张;不客气地说,则是迷顽不悟,死磕到底。
   
   在微信上我也曾同这位先生见招过,不过是为了一些观念的讨论,对于“爱国”之意的考证,及中国现政府的过去和现在的历史问题看法。当然,从来没有达到共识,因为汪先生的理论水平很高,常可以长篇大论地写出理论上的文字,只是长篇大论的文章,基本没有论证的事实,只一味的个人感觉个人看法,很难令人信服。那也就是为什么多数人认为,汪先生虽然精神可嘉地长篇大论,但是读了他所写的文章后,总有令人不知所指,不知所云感觉,并由于此,除了那些偶尔不太了解他的新进入微信群者,会耐心地看他的长篇大论,有时,还会有些热心地同他做些争论外,那些了解他的人,已厌倦同他的没有结果的争论,早就选择静默了。
   
   在人们对他的兴趣沉寂了一阵后,我发现,不甘寂寞的汪先生不仅自己设立了一个群,以邀集人们来同他争论,同时,还主动跑到其它微信群凑热闹,拉人论战,再将自己干燥的长篇论文贴出去。故此,可以看出,汪先生其实不在乎论战的结果,他喜欢的是论战的过程和那种热闹的存在感。
   
   现实生活中的汪先生一点不好战,也少有长篇大论夸夸其谈,沉静,外表看起来有些憨厚,有点弓背,体格强壮,似乎不像是坐在书屋看书做研究的人,从他严峻的脸面和壮实的身材看,是一个务实常在外奔跑的人,是一个经历人生走自己路的人。他似乎是那种可以同你坐在一起,但不言不吭,令你不知该怎么交流的人,不过,一旦到了微信群,他可就滔滔不竭表达自己的观念,拉着人们聊天争论,即便常常一人应战几个人,他也全不畏惧。他真有一种令他的对手发疯发狂,而他还可以“胜似闲庭信步”继续重复着他的那套理论的淡定,这一点,不得不也令人佩服。
   
   在微信群里激烈的争论,但在私底下见面可从来没有一句不礼貌的话,这是汪先生的美德。
   
   汪先生对私有制的资本主义持否定态度,是个极力歌颂公有制的人,对于早已离开多年的他出生的国家,谈起来总是激动兴奋,这一点可以理解,毕竟是自己的祖国,不过,汪先生对于他所出生国家政府的过去及现在的赞美和维护,则已到了基本容不得他人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政府的批评和指责之地步,也正因为这一点,才引起如此多的争论。
   
   有时,在我的头脑里不免会浮起这样的问题:一个在“万恶的”私有制的资本主义社会里生活得清闲悠哉,而且常有时间去华人社区传播中国文化的人,怎么可能对他所生活着的社会制度深恶痛疾,而对于他所离弃的专制体制的国家热爱无比?如果是这样,他的身心会幸福吗?这使得我想起了《三国演义》里的那一句“身在曹营心在汉”。关羽身在曹营一心想归汉,经历了过五关斩六将,最终回归汉营,成了历史上的一段美谈。不知汪先生是否也有着“归汉”的急切之心,能终于有一天回到那个他虽离去,但还一直心心不忘的国度?
   
   目前,到底有多少这种 “身心不一 ”的人生活在柏斯,生活在澳洲?他们为什么愿意选择他们所不喜欢的社会制度的国家逗留,当他们有权利选择另一个他们所热爱的国度生活的时候?
(2018/0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