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張恨水﹕燕歸來]
点滴人生
·
·兩次尷尬的聚會 (1)
·兩次尷尬的聚會(2 - 完)
·司徒華 (一)
·司徒華 (二)
·司徒華 (三 - 完)
·人生一頁 -- 自卑 (重發)
·人生一頁 -- 靈異(上)
·人生一頁 -- 靈異(下)
·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上)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中)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下)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中)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下)
·同情唐英年
·對著幹 硬著陸
·唐英年能否當選?
·梁營敗象已呈
·江湖飯局情節重構
·唐梁相較
·同志治港
·地下黨之謎
·維護香港最核心的價值 -- 反共
·《神州六十年》
·在人潮中
·振英「僭建門」
·梁營行政成員
·「秀」王梁振英
·正邪之爭
·「問心無愧」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恨水﹕燕歸來

   這是張恨水先生一部超過四十萬字的長篇小說。張恨水被稱為鴛鴦蝴蝶派的小說家,就是說他的小說以講述男女愛情追逐為主。然而,從今天的角度看來,這未免太低貶張先生的小說了。

   以這小說而論,主角名叫楊燕秋。她家鄉在甘肅,小時因旱災,糧食失收而全家逃亡。在逃亡中,因時在軍閥戰爭期間,(此故事發生在民國十七、八年間) 兩個兄長被抽去當兵,而她隨父母到了西安城時,因差不多餓死而被父母賣給一個官府人家當奴婢,從此一家失散。然而這家人對燕秋很好,不以婢女視之,反而認她為女兒,供書教學,讓她成為一個有知識的人。

   到她完成中學的時候,因收養他的乾爹逝世,她伶仃一人,決定回家鄉尋覓她的父母兄長,並打算留在甘肅建設,貢獻鄉人。由於治安不靖,路途遙遠,一個女孩上路危險太大,她邀請幾個男同學陪伴她。

   最後有三個同學答應和她一起出發。這三個人都是有意追求她的,而故事便是從這點展開。這三人已獲大學錄取,分別進修文學、法律和工程,陪她上路,是有一定犧牲,或說為愛情而犧牲的。在路上,他們明爭暗鬥,爭相獻媚。然而最後奇峰突出,他們個個落荒而逃,空手而歸。這便是本書‘鴛鴦蝴蝶’的地方。

   但是今天我讀這本小說,發覺重點不在於這些‘鴛鴦蝴蝶’內容,而在其他地方。首先,這幾個青年學生從南京出發,前往甘肅,走的路線經過好些名勝古蹟,作者透過書中人物的探古而加以介紹,例如“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的渭河橋、大雁塔、黃河第一橋等。這些古蹟今天都多多少少有所修建而與當時不同了。

   其次我認為更重要的是,透過故事認識當時政治、社會和經濟的情況。可以說,從南京到了西安之後,愈西走,則愈落後,愈荒涼,人民的生活愈困苦,政府對百姓的賦稅壓迫愈大。讀著讀著,我對當時國內同胞的景況有無限的同情。

   張先生這部小說,其實相當寫實,一女三男雖然‘虛幻’,‘鴛鴦蝴蝶’,這是它的虛構成份,但情節亦非完全沒有現實基礎。以當時中國的情況,特別是西部情況,民不聊生,一般人生活非常悽慘,有志的青年願意放棄大城市的舒適生活,到落後地區捱苦建設,並非不可能。至於三個男士隨同前往,是有點‘想入非非’,但若非如此,則不能反映當地生活條件,例如住宿和食物,的艱苦和落後。

   書中的故事開展於上世紀三十年代,其時尚未發生日本侵華、八年抗戰、國共內戰、中共立國後的政治運動和鬥爭、大躍進餓死人、文革等等。比較上而言,西部的三十年代,困難主要是食飯問題,和以後幾十年的逃難、鬥爭、無自由等不可同日而語。

   近一百年來,中國人的好日子,只是近一二十年才有。毛澤東在的時候,不用說了,毛澤東死後,拘捕了四人幫,鄧小平復出,中共開始開放改革。但開放改革的頭十多二十年,中共是在摸索當中,人民生活仍是困難,此所以江澤民說,中國的最大人權是溫飽問題,是生存問題。中國倒也發展得很快,到了今天,即開放改革的四十年後的今天,中國人的富裕已令世人囑目。

   今天,中國是已解決了吃飯問題,人們正向更高的生活程度和文明程度邁進。這真是得來不易。但是,因為中共的政治仍有纏結,領導人繼承問題是一個計時炸彈,因此它的繁榮和安定的局面是沒有保證的。習大大現在是發著帝王夢,前景難以臆測。我所能希望的,是中國有數代人的平靜和安定,把各項基本制度建設搞好,以求長遠穩定。

(2018/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