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柯振中]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港事漫談:泛民告急
·港事漫談:策略投票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上)
·港事漫談:周永勤案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中)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香港日記 (95)
·港事漫談﹕小鬼開道
·港事漫談﹕國慶禮物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溫故知新﹕正邪之爭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testing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香港日記 (1)-(89)目錄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梁耀宗錯失戎機
·香港日記(96)
·港事漫談﹕梁游與釋法
·世事漫談﹕特朗普勝出美國總統選舉
·港事漫談﹕梁游失去議席
·香港日記 (97)
·港事漫談 ﹕特首難產
·天亮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柯振中

   在香港的文藝界中,柯振中應該是一個廣為人知的名字。

   有朋友轉來一篇文章,報導了他的死訊。事實上,知道我和他認識的人甚少,而之所以告我他的逝去,是因為該文有我的名字。

   我不屬於文藝界,其所以結識柯振中,可能是一種不能解釋的緣份吧。

   說來已是超過五十年前的事了。當時我剛中學畢業,同學認為不應該就此解散,而應成立一個組織保持聯繫。他們沒有想到成立同學會,因為我校是一所私立學校,說得不好聽是一個‘學店’,名字也不響亮。於是我們成立了一個當時青少年的流行組織,文社,叫‘培林文社’。‘培’取自我們畢業學校的名字 --‘培中英文書院’,‘林’則是一個配詞。我被推為負責人,不知是叫社長還是編輯,不記得了。

   文社成立後,我倒是老老實實的向同學收集稿件,進行出版工作。我是直腸直肚的單純的人,沒有想到其他,或想得太複雜。但是沒多久,同學分裂起來。有人批評我們的刊物太過‘外展’,即過多和外間接觸和聯絡。

   這是實情。當初著我編這個刊物 (叫‘培林’) 時,沒有給我什麼指示。我是一心要辦好這個刊物,而當時香港的文社很多,出版刊物(鉛印的和油印的)也不少。一些報章的青年版,也充滿著文社消息,或是報導文社活動,或是讓文社間互通訊息,總之熱鬧非常。在這個情況下,我和外面通訊聯繫,互相交流,是自然不過的事。

   然而,既然社的中堅人物反對,我也聽之由之,以後收斂便是。可是編輯之中,有些認為這個管束太不合理,於是建議拉隊離去。好在組織一個文社也不需要什麼本錢,要成立便成立。我們這個新的文社包括一些其他學校的人,名字叫‘烈焰文社’。這個名字是由一位社友提出的,其原意也十分幼稚和可笑,就是以‘烈焰’焚燬‘培林’。想出這個名字的陳瑞宇兄,也於數年前作了古人了。

   再後來,我發現培林文社的真正分裂原因,原來是爭風呷醋,有些男同學因互相追逐和爭奪女同學而不和。這當然沒有我份,因為在這方面我相當遲鈍。

   烈焰文社開始的時候有六個社員,後來增加到了十餘個。我是長期社長,一方面我最熱心,投入也最多。另方面一個本來可以替代我為社長的社員,卻於香港六七暴動期間移民到加拿大去了。至於其他人,雖然不少也參與社務,卻不願擔起大任。於是我便領頭幹下去,直至大學畢業,‘烈焰’自然熄滅為止。

   烈焰在我的帶導下,當然有著我的性格特色,這便是廣結各路英雄,把我們的文社,以及我們出版的刊物,伸展到社會去。以我們的刊物<烈焰>為例,我們出版了數期,(是鉛印刊物,出版過多少期不記得了) 每出一期,我們都寄去各相識的或不相識的文社,以及各知名作家,並在報章的青年版刊登消息,歡迎索取。總之,我們是盡量擴大我們的接觸面,由是取得了一些名氣。而從創刊後的第二期開始,我們更邀請其他文社的朋友助稿,一方面豐富版面,另方面則有助我們對文社界的聯繫和認識。而我們不少社員都是從這個方式徵來的。

   那時香港的文社數量很多,但大部份都是各自為政,或只跟三幾個文社結盟來往。我感覺文社界要發生影響,進行大型的文藝活動,必須要聯合起來。那時比較有規模、經常見報的文社是風雨文社和晨風文社。(當然還有其他的例如旭藝、華萃、浮萍等) 我接觸了他們一些,講述我的看法,結果從風雨文社和晨風文社得到了知音,並同意幹一下,組織香港文社聯會。(簡稱文聯)

   文聯籌委會好像由八個文社組成,但其中出力最多的人是李文耀、柯振中和我。李文耀是晨風文社的社長,柯振中是風雨文社的代表,但不是社長。李、柯和我當時是主力奔走組織文聯的人。而由於我們認為在文聯未成立之前,我們也應該籌辦一些活動,以造成氣候,及顯示我們的力量,聯絡更多文社。

   我們的活動主要是搞講座,地點在大會堂高座,記得曾邀請演講的名家有司馬長風、徐訏、任畢名等。這些場合,都是高朋滿座,極一時之盛。我還記得在徐訏那次演講中,輪到答客問的環節時,有一個坐在前排的聽眾起立發言,可是他並不是直接問問題,而是乘機唸誦一大段不知什麼的詩詞,足有數分鐘之久。主持的李文耀莫奈他何,而主講徐訏也開始露出不愉之色。我是工作人員,恰巧也坐在前排,覺得必須作出阻止,於是我站起來對這人說﹕"先生,請你簡短你的問題好嗎﹖" 這樣制止了他。

   由於我們三人經常一起跑政府部門,以及造訪作者和學人,有人曾經稱呼我們為‘三劍俠’。可是這‘三劍俠’沒有維持很久,原因在我。當時的文社可粗分為兩大類,一類是談文說藝的,這是大多數,也是文聯的主要成份。另一類是以關心國家、民族為己任的,為數不多。就我個人而言,我不是文藝青年,我比較關心國家問題,雖然我社的刊物是兩者皆重。由於我交往面比較寬闊,我不久接觸到了另一個大社 -- 華菁社。這是一個由中國學生週報讀者為班底的文社,成員比較關心國家民族問題。因為志趣相投,我一倒便倒進去了,籌辦文聯的工作我便交由另外一位社友去跟進。我後來知悉,這位社友並不積極,而文聯最後也沒有組成,主要原因是當時港英政府對社團註冊審查甚嚴。

   這之後我和柯振中便沒有見面了。‘三劍俠’中的李文耀,我十多年後曾在巴士上碰到,原來他的住處和我的住處十分接近。柯振中移了民,我是後來才知道的。他是我有時會回想起來的青少年朋友之一。他為人沉實、誠懇,有責任感,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可惜我們的人生路線再沒有相交過。

   五十年了,就是在街上碰到也未必能夠互相辨認到。然而,他雖離開這個世界,他在我心中的形像仍是年青、樂觀、有幹勁。柯振中,再見了!

(2018/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