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果敢军四月战果
·缅甸五月初佤邦和谈任重道远
·望缅甸联邦和平复兴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开锣了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首日
·缅甸佤邦棒桑和平会议第四天
·缅甸佤邦棒桑和谈会第五天
·缅甸佤邦棒桑峰会胜利闭幕
·缅甸民族武装组织邦康峰会公报
·缅甸三分鼎立,看谁出奇制胜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读“中国式思维”感概万千
·缅甸暹罗两大战争史
·话说缅甸佛塔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缅甸人民跪求国泰民安
·印度缅甸友好史实
·昂山素姬祝贺孟邦民族节71周年
·缅甸合法左派政党史
·缅甸内战与白象王军演
·南洋伯谈骷髅头
·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貌强 Maung Chan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达摩悉迪(Dama Saydi)大铜钟打捞组织,2月18日在仰光Orchid豪华大酒店举行记者招待会。组织负责人海军退休人士吴善林(U San Lin)宣布,他们将再接再厉、继续寻找与打捞仰光河底沉睡几百年的达摩悉迪(Dama Saydi)大铜钟,并呼吁昂山素姬为首的政府官员、乐善好施的市民与全国民众,继续捐款援助他们坚持打捞到底——不见大铜钟誓不甘休!
   吴善林(U San Lin)透露,2014年8月9日,铜钟打捞组织曾花1个月时间在仰光河底寻觅探查,但找不到踪迹,而所筹集的捐款早已用尽。
   


   据打捞组织说:该铜钟被仰光对岸16世纪末17世纪初葡萄牙沙廉总督Felipe de Brito y Nitocote 缅甸名Nga Zin Gar ( 鄂辛加),前来 Dagon(达贡)盗走,万幸在仰光河翻船而能沉睡河底至今。
   达贡(Dagon)、沙廉(Sylian)在缅南何处?没听过这些城名吧?呵呵!1757年雍籍牙(Alaungpaya Aungzeya)王征服了缅甸南部,第三次统一了全缅甸后,见缅南光天化日已无烧杀抢掠,夜晚伸手不见五指时,也仅青虫唧唧、鸡犬相闻,才毅然决然改称Dagon达贡为仰光。Yangon,仰光意即“敌人尽灭”!
   昔达贡花村即今仰光旧都也,昔日沙廉(Sylian)即今日Tha Yin(达因)或Thanlyin(丹伦)也。
   
   南洋伯所读的缅甸史,只简述鄂辛加到处盗掠佛寺铜钟,熔炼为大炮攻城掠池,却没有达摩悉迪(Dama Saydi)铜钟翻船沉入仰光河底这意外事故——是耶非耶?留待现代考古学家去研究个水落石出,或打捞组织让铜钟重见天日后再说吧。
   
   且说鄂辛加(Nga Zin Gar)这葡萄牙名人, 是南洋伯当年7年级9年级10年级“缅甸史”政府全国统考常被拷问,大学毕业后求职于国家工业发展局而被面试时,也被要求“看法”“说法”——乃国史大事之一也!
   此老外鄂辛加(Nga Zin Gar)原为越洋轮船侍者(港澳叫“威打”)。他长期航行于海上丝绸之路而见多识广、与时俱进,游走于亚欧经贸走廊而善解人意、步步为营——因而1560年被阿拉干(若开)王赏识而委任为王家雇佣洋枪队队长。
   1599年Nga Zin Gar ( 鄂辛加)率领洋枪队力助阿拉干军攻陷沙廉而大受阿拉干王犒赏——被任命为沙廉总督,留守当地。
   这大西洋彼岸的洋大人Felipe de Britoy Nitocote ,见沙廉口岸:
   *地处伊勒瓦底江三角洲鱼米之乡与仰光河出海口。
   *内控缅甸内地水陆交通。
   *外望孟加拉湾、摩达马湾、安达曼海、印度洋,遥眺马六甲海峡与太平洋。
   *最重要的是——死扼国内外海路运输咽喉。
   Felipe de Britoy Nitocote 洋总督喜出望外,赶忙暗中联系葡萄牙驻印度总督而大受青睐,被恩赐葡萄牙沙廉总督官印。
   于是乎:
   他大展宏图、积极策划——尽快把沙廉与伊勒瓦底江三角洲编入葡萄牙殖民领地。
   他广拓财源——拦截海上来往的欧亚大小商船,强拉入沙廉港交关税,并挖掘佛塔的金银财宝充实财库。
   他传播天主教——强迫当地人信仰天主教。
   他扩军备战:
   *盗取各地佛塔的铜钟来熔制大炮——准备攻城掠池、出奇制胜。
   *1612年联合孟族摩达马侯与东吁叛王Natshinnaung(那信囊),合力攻陷东吁王朝的王都东吁,焚毁宫廷佛寺佛塔、烧杀抢掠——满载金银财宝扬长而归。
   
   是可忍孰不可忍?!东吁王朝缅王阿瑙比隆(Anaukpetlun 1605-1628年在位)怒发冲王冠,就率大军收复东吁王都,捉拿这西洋小人与那信囊叛王,1613年把两人像新疆羊肉串似的——用尖矛从肛门穿透脑门处以极刑
   
   
   
   
   

此文于2018年02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