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监察法草案遭遇法律阻击战 ]
张杰博闻
·关闭人生的手机
·习近平的幸福观:斗字当头
·论首席仲裁员应具备的办案能力
·我所经历一次重要接待活动
·2018年春节中国社会忧郁症爆发
·习近平总书记,不改革开放请你下台!
·安邦被接管 吴小晖入狱 邓小平家族命运堪忧?
·空气真凉
·心是一条河
·不悔
·习近平修宪取消主席任期 中国要返回皇权时代吗?
·任期制在我国宪法中的规范意义 ——纪念1982年《宪法》颁布35周年
·为什么新华社英文编辑要提前将习近平的修宪丑行曝光?
·中共第三次会议为何不提修宪?习近平的终身制完蛋了?
·三中全会为何不提修宪 习近平狸猫换太子的戏演砸了?
·雄起!人民代表能打一场破灭习近平皇权梦的阻击战吗!
·三中全会内幕流出:取消主席任期已铁定 代表签名表忠心
· 民国法学家李祖荫的《比较物权法》手稿被发现
·人大遭遇表决门!宪法修正案表决方式为何改变? 金瓶掣签游戏重演?
·习近平修宪隐藏着一个更大的企图:香港、台湾危险了!
·没有人大代表何谈通过修宪建议 习近平吹响中共崩溃集结号
·习近平怕刀 蓝衣女记者向谁翻了白眼?
·习近平、王歧山要干哪八件大事?终身制还是世袭制?
·总理记者会暮气沉沉 李克强为何要尴尬留任?
·中共领导体制巨变 习近平脚下已是万丈深渊
·习近平与王岐山的真实关系和最终结局
·习近平与毛泽东,彭丽媛与江青会是相同的结局吗?
·谁是金正恩的中国恩师?茅台酒有毒?
·李克强向习近平交权 党领导经济的灾难重演
·为什么中共害怕《圣经》传播?迫害基督教的后果是什么!
·大多中国人并不反对共产党 改变中国的是否已不可能?
·中美贸易战是一触即发还是偃旗息鼓?
·博鳌论坛风云突变 习近平要开启改革开放新时代吗?
·"内涵段子"英年早逝 新新人类与习近平狭路相逢
·江青会被平反吗?从当红女星到红都女皇再到白骨精
·国航CA1350航班发生劫持事件 外科手术式新闻管制将成新常态
·朝鲜为何突现改革龙卷风 金正恩要成为邓小平吗?
·别了,郭文贵先生!
·板门店金正恩握手文在寅 高调和平背后隐藏着什么?
·王毅外长为何急于访朝 美朝峰会的地点确定在中国?
·上万武汉特警保卫习近平竟与一件往事相关
·中共罕见痛批鲁炜 习近平和川普期待同一样东西
·张杰博士致北京大学林建华校长的公开信
·为什么北大校长林建华应该辞职?不是读错词而是有更严重的问题
·中共祭拜马克思迫于无奈 真实的原因难以相信
·习近平、金正恩大连会面的玄机 美朝谈判中朝鲜的谈判底牌
·吴称谋对《张杰致北京大学林建华校长公开信》的修改建议
·习近平身边潜伏的“两面人”军团
·司法腐败根本挡不住 今夜律师无人入睡
·朝鲜变脸不复杂:金正恩大连隔空喊话,川普竟然没听懂
·王沪宁正在为习近平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毛泽东的文革大民主是人民的狂欢还是灾难?
·翟桔红教授反对修宪因言获罪 中共拉开新反右运动序幕
·美朝峰会危机重重 习近平到底向金正恩说了些什么?
·当国家精神分裂病入膏肓时,中国的天就快亮了!
·习近平为何放过“电力一姐”李小琳,而不放过吴晓晖?
·一篇被网信办封杀的短文:中美贸易战,击碎了多少谎言!
·王岐山见普京有重要使命 美朝峰会川普先输金正恩一局
·郎遥远:中国人不敢讲真话 中国梦就是噩梦
·法制晚报40余名记者集体抗议辞职 教育部2018年花33亿买外国留学生
·陶醉于权谋的中国如何与现代文明世界相处
·习近平黑厚兵法诡诈 李源潮差点为修宪祭旗
·从跪地上课到跪地讨薪 中国教师的根本出路在哪里?
·读北大24岁才女《卖米》泪流满面 共产党真对不起中国人
·红拂:一口六安黑锅和一个精神分裂的中国
·为什么安邦集团吴小晖上诉会带来杀身之祸?
·中国腐败已融入血脉,最小的贪官年仅13岁!
·严家祺:悼念“六四”二十九周年,我们应该做的三件事
·王永敬:税务律师有话要说:崔永元别多话,范冰冰有马甲!
·范冰冰出走 冯小刚躲避 崔永元爆料引发中共高层对文艺界扫黑除恶
·习主席,我们不会为你去打仗
·中国经济冰川正在崩裂 海啸随时会席卷而来
·货车司机雄起 习近平峰会尴尬 星星之火何以燎原?
·刘路新:中华民族最需要的是思想解放而不是伟大复兴
·川普与金正恩握手言欢 “全面,可核查,不可逆转”弃核任重道远
·中共走向不归路的三个关键点
·美朝声明与雅尔塔宣言的惨痛教训 川普与金正恩具有的共同性格
·暴风雨Z:一场暴雨 曝光了整个中国的良心
·暴风雨Z /中美贸易战:中国掀桌子,老百姓的利益散落一地 作者:
·中国变革风暴袭来,要与人民站在一边
·嘲笑为民生和社会热点发声的人使中国变得越来越坏
·中国启示录:正在到来的溃败和难以避免的分裂
·易中天:不进行制度变革 中国教育和足球都没有希望
·金正恩访华核心一件事 王岐山魔咒将在朝鲜应验
·孙立平:当前中国必须解决的三个问题: 国家的方向感、精英的安全感、老百
·从银行行长到律师 心灵觉醒的震撼历程: 一篇在网络上流传的博士论文后记
·老兵喋血镇江 习近平船破又遇顶头风
·上海外国语小学惨案 令人悲愤的不仅是幼小生命的凋谢
·暴风雨来临 海航董事长王健为何蹊跷死在法国?
·弱女子董瑶琼泼墨单挑习近平 中国男人在哪里?
·中美贸易战正式打响 习近平惧怕的对手不是川普
·中美贸易交战 金正恩火线出击 谁能终结金家王朝?
·陈杰人被刑拘是与习近平结下了梁子
·“我不是药神”就是一部颠倒黑白的烂片
·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终会沦为一场闹剧
·梁家河水浅王八多 习近平、王沪宁真要挂?
·穷途末路,江泽民、胡锦涛、朱镕基和温家宝都与习近平翻了脸?
·北京枪声?习近平下台、中南海政变的传闻是如何出笼的?
·习近平出访 栗战书火线救主 定于一尊必毁于一旦
·贸易战疯狂升级 房产税成救命稻草 经济危机一触即发
·恐怖的疫苗:官商对丧失正义感民众的谋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监察法草案遭遇法律阻击战

    2017年11月7日,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发布了《监察法(草案)》向全国征求意见。因为2018年第十三届人大将设立监察委员会。官方对其发文定调,认为监察委是“政治机关”,不是行政机关、司法机关。什么是政治机关?一时间舆论猜测纷纷,大家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草案已公布,大家明白了。如我以前预期一样,监察委员会是新设立国家机关,它与国务院、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和军事委员会平级,它对人大负责。监察法草案公开征求意见本想体现依法治国,没料到立即遭遇了宪法门,众多学者认为监察法严重违宪,且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借助这次征求意见的机会发声,以监察法草案为靶子,要打一场阻击战,阻止习近平的法治倒退和新极权主义。但这次阻击战会大大触怒习近平,习近平是否会由此发动一场新反右运动?下面,我们为观众朋友们分析一下:
   
    第一,监察法草案说了些什么?监察法草案规定以下内容:1.监察委员会的目的:开展反腐败工作。2.监察的对象: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一)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二)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三)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四)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五)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六)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3.职能: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进行监察,调查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一)维护宪法和法律法规;(二)依法监察公职人员行使公权力的情况,调查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三)开展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4.法律地位:监察委员会是最高国家监察机关。监察委员会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产生,负责全国监察工作。监察委员会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负责,并接受监督。县级以上地方各级监察委员会由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产生,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监察工作。5.国家监察委与地方监察委是领导关系。6.监察权限:谈话、查询、询问、讯问、调取、冻结、搜查、查封、扣押、留置、鉴定、勘验检查等。7.规定了反腐败国际合作。这是唯一值得赞扬的亮点。
   
    第二.监察法草案严重违宪和违法


    监察法草案公布立即引来了体制内法律学者的阻击,他们纷纷以宪法为依据,批评监察法违宪、违法。如政法大学终身教授,被誉为新刑诉法之父的陈光中教授发表了“监察法草案应尊重保障人权,并增设律师介入制度”,北京大学法学院陈瑞华教授发表“监察法是法治的进步还是退步?”,华东政法大学童之伟教授发表“中国监察体制改革,除非修宪别无选择”,武汉大学法学院秦前红教授发表“在法治轨道上推进改革试点”,北大法学院沈岿教授发表“提请对监察法草案进行合宪性审查的请求”,湖南大学法学院谢佑平教授提出“关于检查制度的四点建议”,北大法学院车浩教授提出“监察法草案存在诸多疑问”。
   
    综合学者们的观点,主要为:
    1. 缺乏宪法支持。未经修改宪法,就改变政体,改变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将人大领导下的一府两院制改为“人大领导下的一府一委两院制”。
    2.凌驾于宪法之上。监察委员会由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选举产生,接受其监督,却不向人大报告工作。监察委员会反而有权对人大及其常委会进行监察,违背人民主权原则。
    3.自己监督自己。草案规定:对监察机关本身的监察也是由监察机关负责。
    4.不受刑事诉讼法的约束。监察委员会对涉嫌职务犯罪人员进行调查,可以采取剥夺自由的强制措施(如留置),可以采取剥夺财产权的强制处分措施(如查封、扣押、冻结、拍卖等),有从事刑事侦查之实。
    5.违背程序正义。监察委员会在没有启动立案和侦查程序的情况下,调查所得的证据全都可以被移送为提起公诉的证据,等于这些证据的收集过程不受正当程序约束,无法被纳入非法证据排除程序。
    6.剥夺律师参与权。监察委员会的调查过程,不允许律师介入,剥夺了被调查人(也就是犯罪嫌疑人)的辩护权,违反了宪法和刑事诉讼法有关被追诉者有权获得辩护的规定。从国际视野和域外经验看,凡是被剥夺人身自由或者是财产上被搜查,一般都允许律师介入,这也是国际通例。参考香港地区的反腐败经验,廉政公署在调查过程中也允许律师参与。
    7.“留置”和“讯问”的规定粗略。留置的规定过于宽泛,被调查人的人身权利得不到保障,其留置期限超出常理。“留置”和“讯问”的场所没有明确。对于留置和讯问措施,草案没有明确专门的留置场所,监察委员会可以将被调查人安置在任何地方,容易出现刑讯逼供等非法取证情况。
   
    第三.监察委员会设立会引发新的反右运动吗?
    习近平针对中共腐败的现实,设立监察委员会有一定的合理性,但问题在于现有的体制就不能满足反腐的需求吗?中纪委、监察和检察院均有反腐机构,为什么非要设立监察委员会?我的理解是习近平不愿制度化和法治化反腐,期望借助于中纪委,但中纪委双规没有法律依据,设立监察委员会是要让双规以及双指合法化。
   
    监察委的设立就是要建立中共的东厂。面对知识分子的反对,习近平是不会屈服的。但有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他遭遇到毛泽东反右运动同样的尴尬困境,即知识分子的批评超出了他的忍耐限度,于是他发动力反右运动。习近平要走新极权主义道路,他会发动新的反右运动吗?我的观点是极有可能,因为他实施新极权主义,就需要加强意识形态控制,目前高度分裂的思想和言论已经对他的极权主义造成了危害。
   
    1957年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1957年5月,中共决定在全党开展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号召党外人士“鸣放”,鼓励群众提出自己的想法、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于是各界人士,主要是知识分子们,开始向党和政府表达不满或建议改进。储安平先生称:“老实说,我们现在争取自由,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少”的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一个“有”“无”的问题了。”毛泽东面对越来越多批评的言论,开始吃不好,睡不好,认为这些言论将危及中共在中国的领导地位。于是,毛泽东决定违背承诺,展开对知识分子的迫害运动,这即是“反右运动”。据1978年平反右派过程中的统计,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和1958年的“反右补课”中,全中国抓出五十五万名“右派”(分微右,中右与极右)。“估计有40万到70万知识分子失去职位,并下放到农村或工厂中劳动改造。”“士可杀不可辱”是中国的文化传统,与普世价值的尊严、理性、自主有一致性,毛泽东反右就是从摧毁中国这一文化传统入手,从而摧毁了全社会知识分子的灵魂。
   
    当今中国,马克思、列宁和斯大林以及毛泽东思想早被人民抛弃,历经30年改革开放,人民已经认同了普世价值。习近平的极权主义思想严重脱离中国现实,是不得人心的,也没有人真正相信。如何凝聚人民的思想?习近平会通过高压,打击迫害知识分子,造成红色恐怖,使知识分子闭嘴,其结果必然要发动一次反右运动。习近平的反右运动有一个前戏,那就是十九大后会开展一次刑事犯罪的严打,逮捕一批、判刑一批、杀掉一批,包括部分反党的知识分子,造成人人自危,风声鹤唳的氛围,使知识分子恐惧。其次,高校开展整风运动,派出巡视组搞人人过关,清出清除名单,对敢于发表异议的知识分子定点清除,解除聘用,其他大专院校不得再聘用,从而使他们在经济上陷入困境。
   
    但习近平的反右运动必将以失败而告终。理由为:第一,四十年改革开放已经让知识分子接受了普世价值,并且这种教育实在中共教育机构中完成的。让他们违背常识,返回五十年代是不可能的。当今大多数中国人自私、功利,但并不愚蠢。看看当今的移民潮、留学潮、宗教信仰潮就会知道老百姓的心理,因为他们是用脚投票的。第二,中国社会已经是多元社会,与世界融为一体,让人民愚昧的基本前提就是封闭,但当今中国人有太多的办法了解信息。中共与互联网的战争的结果只能是惨败,因为没有互联网,九十年代和以后出生的孩子们会疯掉。第三,没有办法断绝知识分子的经济来源,毛泽东反右的基本经验就是通过社会主义改造,是中国人没有私有财产,知识分子无法离开体制生存。第四,习近平没有办法对其极权主义思想自圆其说,也无法去真正遏制腐败。正如笑蜀先生所言:习近平全部信心的基础,即党的所谓超越性并不存在。愈是政教合一,党愈是垄断一切,就愈跟现实利益纠缠不清,就愈堕落。习近平如果不将宪政民主、自由人权、公平正义当成政治追求,习时代没有希望,没有出路。
(2018/01/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