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保守和激情:不朽的张中行和过眼云烟的杨沫]
张杰博闻
·红顶歌唱家宋祖英被查,彭丽媛不会重蹈江青覆辙吗?
·一个危险的信号,中共高层管理模式出现重大变化
·党刊鼓吹消灭私有制 习近平要回归计划经济吗?
·一道无法愈合的民族伤疤 是谁要删改历史教科书文革内容?
·中共五代领导人为何都成了老百姓的笑话?
·人民在中国是仆人还是阅卷人?
·2018年中共权斗龙虎风云会
·郭文贵编造国际笑话 金正恩疯狂命悬一线
·温家宝是改革开明派还是影帝、巨贪?
·撸袖子、枪杆子和撩裙子与动荡的2017年
·民国女明星陈璐与江青和唐纳
·一个红色经济学家崛起的时代:评析温铁军先生SDR演讲
·为什么中共高官自杀成风?
·中共开展“严打”剑指民营企业家和知识分子
·民国公子张伯驹
·习近平偷学薄熙来黑打 感叹既生瑜何生亮!
·王岐山的十大性格特征
·中共民主生活会是如何从权术演变到政治秀?
·梁启超:前无古人的宪政枪手和后无来者的婚恋
·为什么胡锦涛不折腾而习近平折腾?
·保守和激情:不朽的张中行和过眼云烟的杨沫
·成功政治家所必备十大的素质
·习近平为什么急于修改宪法?
·北京市蔡奇书记的“三把火”是如何烧起来的?
·中国大学里触目心惊的淫乱
·《芳华》上映风波 十九大后中国电影将走进凄风苦雨
·范世平教授的乌龙与李克新的狂妄
·大师们是如何在文化大革命中活下来的?
·为什么毛泽东要重用和杀害林彪?
·谁是习近平身边的王立军?
·胡平:习近平集权之路
·最高法院周强院长的司法公正白日梦:荒诞还是真实?
·十九大后,斯大林时代的大清洗会在中国发生吗?
·夏业良教授论中国知识分子犬儒化
·一个淫乱官员的泣血自白
·一个精致的利益主义者的人生
·张维迎解答为什么中国近500年对人类贡献为零
·别无选择:中国海外民主运动需要一次鹰的重生
·习王联盟和海外爆料
·宪政转型无望 习近平执迷不悟走邪路
·为什么习近平要召开世界政党会议?
·美国枪击案多 中国比美国更安全吗?
·习近平与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和温家宝的真实关系
·王岐山去向和习近平新极权主义路线图
·为什么原司法部长吴爱英被整肃?律师业严冬已经来临
·揭开海航股权转让之谜:习王在下一盘郭文贵看不懂的大棋
·中共的新时代是木头人和僵尸觉醒的时代
·北京打响了十九大后中共全面流氓化的第一枪
·安慰剂将会使习近平和中国走进灾难
·为什么我既反对中共又反对郭文贵?
·监察法草案遭遇法律阻击战
·李克强为什么要留任总理?软弱无能还是隐忍?
·习近平开展“扫黑除恶”严打,公共知识分子将因言获罪
·中印冲突会引发战争?为什么习近平需要一场战争?
·扯下郭七条画皮 郭文贵爆料的真实动机?
·王岐山反腐红色娘子军团损失惨重
·朝鲜变脸会对中国哪些战略目标下手?
·回首十八届第七次会议公报 习近平新时代呼之欲出!
·“保卫改革开放”已成人民心声 习近平对手终于现身了
·揭秘郭文贵侮辱、强奸妇女的异常心理
·撩裙子撩出了两个共产党 孙政才和栗战书的命运
·保卫改革开放:两个完全不同的新时代碰撞
·王沪宁入常仕途凶险 这杯苦酒难喝
·郭文贵的代言与北京之春的底线
·杨舒平辱华了吗?我们应该怎样爱国?
·谁是习近平真正的敌人?
·文革中应有的政治智慧:马思聪、巫宁坤和瞿同祖
·郭文贵至今都不明白的一个道理
·习近平视察 政法大学表演 无意间破解了钱学森之问
·习近平任用官员的新规则是什么?
·十九大后,中共将会发动新的反右运动吗?
·党领导司法 中国已进入司法黑暗时代
·王歧山阴险巧施连环计 郭文贵中招害惨孙政才
·扯掉郭文贵最后一条底裤 与郭文贵铁杆支持者谈心
·十九大后,习近平、王岐山和李克强意欲何为?
·为什么博讯能战胜郭文贵?
·为什么习近平要安排王岐山见班农?
·习近平十九大报告说了些什么?
·是什么让善良的中国人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习近平在干一件惊天大事 特使赴朝鲜的秘密使命
·十九大前,习近平最想干掉的三个人是谁?
·郭文贵已成为笑谈 十九大后中国将走向何方?
·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原因是什么?人民币汇率走向如何?
·女助理王雁平现身戳穿了郭文贵的谎言
·乱世中,如何识别政治骗子?
·从习近平、王岐山性格分析 看习王再度联手的结局
·郭文贵爆料的致命缺陷是逻辑混乱
·郭文贵为何要侮辱范冰冰和许晴?
·十九大后,谁是中共和习近平真正对手!
·习近平九大性格特征
·郭文贵应尽快进行精神检查
·杀害刘晓波的真凶是谁?
·十九大后海外民运将会有大变局
·十九大后,中国将告别改革开放,再次走近腥风血雨
·2017年国内十大新闻事件评述
·全面流氓化已是中国政府新常态
·《中英联合声明》被否定透露危险信号
·郭文贵最不愿看到的尴尬一幕
·郭文贵爆料闹剧落幕的十点总结
·访问学者为何千里迢迢在海外成立党支部?
·法院院长反腐怪招频出终被双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保守和激情:不朽的张中行和过眼云烟的杨沫

   保守和激情:不朽的张中行和过眼云烟的杨沫

    张中行是我尊敬的国学大师,其先后出版专著《负暄琐话》、《负暄续话》、《负暄三话》、《禅外说禅》、《顺生论》、《文言津逮(京带)》、《诗词读写丛话》、 《佛教与中国文学》等,诗词集《说梦草》及回忆录《流年碎(岁)影》等。张先生晚年成名,堪称我国文化史奇迹。张先生完成他的代表作《顺生论》时,已是83岁高龄老人。杨沫是我国著名的小说家,其代表作为《青春之歌》。小说的主人翁林道静已是家喻户晓的革命女青年,我至今还记得小说开头描写林道静的情形。“清晨,一列从北平向东开行的平沈通车,正驰行在广阔、碧绿的原野上。茂密的庄稼,明亮的小河,黄色的泥屋,矗立的电杆……全闪电似的在凭倚车窗的乘客眼前闪了过去。乘客们吸足了新鲜空气,看车外看得腻烦了,一个个都慢慢回过头来,有的打着呵欠,有的搜寻着车上的新奇事物。不久人们的视线都集中到一个小小的行李卷上,那上面插着用漂亮的白绸子包起来的南胡、箫、笛,旁边还放着整洁的琵琶、月琴、竹笙,……这是贩卖乐器的吗,旅客们注意起这行李的主人来。不是商人,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学生,寂寞地守着这些幽雅的玩艺儿。这女学生穿着白洋布短旗袍、白线袜、白运动鞋,手里捏着一条素白的手绢,——浑身上下全是白色。她没有同伴,只一个人坐在车厢一角的硬木位子上,动也不动地凝望着车厢外边。她的脸略显苍白,两只大眼睛又黑又亮。这个朴素、孤单的美丽少女,立刻引起了车上旅客们的注意,尤其男子们开始了交头接耳的议论。可是女学生却像什么人也没看见,什么也不觉得,她长久地沉入在一种麻木状态的冥想中。”
    但谁知道,张中行与杨沫曾是一对情侣,他们曾经厮守,但后终分离,其原因是张中行对革命抱有保守主义的怀疑,而杨沫却对革命不仅相信而且全身心投入。杨沫对张中行是有深刻描写的,《青春之歌》中自私、落后、庸俗的余永泽就是以张中行为原型的。张中行,原名张璿(悬),1909年生,武清河北屯石薄庄村人。193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张先生在北大读书时,经人介绍认识了与家庭抗争、并寄居在哥嫂家的杨沫。杨沫比张中行小五岁。在相互接触中,杨沫被张中行的渊博的学识所吸引,张中行也被杨沫的清爽、热情所感染。于是,他们相爱了,1932年, 他们有了一个女儿。随着激情的消退,他们之间的矛盾渐渐显现出来了。张中行保守,醉心于中国古文古籍的研究。而杨沫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很现代,接触新的事物多,她厌烦整天围着锅台转的平凡生活,渴望投身到社会革命之中。由于双方隔阂巨大,观点各异,后杨沫在她的三妹著名电影演员白杨的劝说下,终于与张中行分手。后杨沫凭革命小说《青春之歌》享誉全国,而张中行却默默无闻地研究着中国古代文化。
    文革中,北京市文联请张中行证明杨沫是三反分子,张中行却在揭发材料写“她直爽、热情,有济世救民的理想,并且有求其实现的魄力。” 杨沫得知后,大为感动,甚至写了一封感谢信给张中行。她在信中说:想不到你还能为我说好话,对你的宽容公道表示感谢。并让他们唯一的女儿,给张中行送来一张老照片,以作永久的纪念。其实,张中行在文革中的遭遇与杨沫在书中塑造的人物余永泽不无关系。1969年,时年61岁的张中行随出版社下放到安徽凤阳的“五七干校”。 1971年,63岁时被退职,遣返原籍香河改造。但张中行却对杨沫所为不以为然,他说:人家写的是小说,又不是历史回忆录,何必当真呢?就是把余永泽的名字改成张中行,那也是小说,我也不会出面解释。后来,因有人著书披露张中行和杨沫年轻时的感情生活,晚年的杨沫以为是张中行指使,在媒体上对张中行进行了刻薄指责,两人关系再次恶化。杨沫去世时,其家人想请张中行出席遗体告别仪式,张中行委婉地拒绝了。在张中行的记忆里,似乎还保留着杨沫年轻时的印象“十七岁,中等身材,不胖而偏于丰满,眼睛明亮有神。言谈举止都清爽,有理想,不世俗,像是也富于感情”。
    张中行保守、质疑和用自己眼睛看待、感悟社会,并以平和的心态生活,张中行成为了一代国学大师。杨沫以革命和改造社会的雄心,创作了名扬一时的小说《青春之歌》,但以文学艺术的眼光去审视这部作品,其实除了如火的激情外,乏善可陈,难以传世。随着时光的流逝,张中行和他深刻的作品已成为不朽,而杨沫和她的小说也在革命烈火中化为一缕青烟。保守可以不朽,激情仅为过眼烟云。历史就是这么哲学,张中行的文章是淡泊的,如同老友谈天论地,但里面既有历史的厚重,也有睿智和幽默。张中行曾吟诗句“添衣问老妻。”他解释道:“吃饭我不知饥饱,老妻不给盛饭,必是饱了。穿衣不知冷暖,老妻不让添衣,必是暖了


    2006年2月24日,与季羡林、金克木并称“未名湖畔三雅士”的国学大师张中行去世,享年98岁
(2018/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