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中國的“聖人”]
张成觉文集
·让思想冲破毛的牢笼!——有感于夏衍的反思
·毛泽东与中国知识分子——从一副对联说起
·尊重知识的谭震林
·“人生贵有胸中竹,经得艰难考验时”——中共奇人叶剑英一瞥
·西陲当日忆地主
·因祸得福“新生员” ——“党文化”之百密一疏
·请让我说“对不起”——不堪回首话当年
·认清延安整风真面目——有感于《何方自述》
·毛泽东未读过《资本论》
·不是灰锰氧,是硫酸!——骇人听闻的延安抢救运动
·莫把康生当成薛仁贵——兼论中共官修党史之虚妄
·延安反特第一案与抢救运动
·周恩来欠历史一个交代——“五· 一六”、姚登山及其他
·陈毅欠帐也不少
·又一项世界纪录---奥运圣火传递的思考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
·苦难文学 流亡文学 香港文学及其他
·黄万里 诗词 毛泽东
·强奸140个女学生,可信吗?——苏明《血色中国》引起的争议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
·戒严期的台湾与毛时代的大陆——浅议两种独裁之异同
·毛的假社会主义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教训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
·“大跃进”精神不足为训——与袁鹰先生商榷
·“人定胜天”还是“地哄肚皮”?——“全民写诗”的荒诞与恶果
·滥杀 贪腐 淫欲——《血色中国》的触目图景
·郭沫若的马屁诗及其他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血色中国》的薄命红颜
·“扶贫”款也要榨出油——从《血色中国》看贪官嘴脸
·“失心疯”的昏君及其臣仆——“大跃进”荒唐之一例
·一丘之貉 主奴之别——驳“党史专家”的谰言
·性伴侣的易名与“民主”的发展
·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悼念林昭殉难40周年
·我说故我在/我做故我在——有感于齐家贞悼父文
·黎智英的男儿泪
·要求自由民主是中共优良传统吗?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
·谁是马克思主义者?——戳穿毛言必称马克思的骗局
·徒有虚名的“马列主义”——剖析一个虚假的理论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
·“这鸭头不是那丫头”——8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一瞥
·“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大公报》名记者范长江的命运
·请勿中伤胡耀邦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的“聖人”

據報導,北京當局近期三令五申,取締境內一切源自西方的節日活動,聖誕首當其衝。

   眾所週知,聖誕乃耶穌的生日,西方基督教將之訂在每年的12月25日。西方許多國家均視耶穌為“聖人”。影響所及,中國的信徒屆時也隆重舉行紀念。基督徒經常強調“愛”,認為耶穌體現著無限大愛。“偉光正”基於其專制集權的本質,絕對不允許這位“愛”的化身成為民眾偶像,故強力將之封殺。

   不過,這種蠻橫的舉措實在太拙劣而小氣,使人聯想起魯迅筆下那個生瘌痢的阿Q對“光”字的忌諱,與已穩居世界第二經濟體的地位很不相稱。所謂“五千年文明古國古”的泱泱大國,何必如此色厲內荏?中國僅自周秦以來兩千餘年,各式各樣的“聖人”層出不窮,難道還怕一個生於馬槽的中亞洋人耶穌搶盡風頭,獨領風騷?

   據網上資料,國產“聖人”至少達二十之眾,其中自然首推孔子(公元前561-前479)。

   作為國人公認的“萬世師表”,他備受華夏子孫頂禮膜拜。僅逝世後歷代所獲封號之尊崇便無出其右。

   從周平王四十一年(公元前479年)魯哀公封之為“尼父”;至唐開元二十七年(739年)唐玄宗封其“文宣王”。西夏人慶三年(1146年)仁宗竟冊封之為“大周明宗文宣皇帝”。元大德十一年(1307年)成宗重贈“大成至聖文宣王”,延續到清順治十四年(1657年),世祖再尊曰“大成至聖文宣王”。民國二十四年,國民政府贈諡號“大成至聖先師”。簡單概括一下,孔子為“至聖”當之無愧!

   孔子一大貢獻乃實行“有教無類”,“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三字經》稱其“化三千,七十二”。三千弟子,七十二賢人。後者裏面又有“四配”,即:復聖:顏淵(顏回);宗聖:曾參;述聖:孔伋;亞聖:孟軻。均儕身“聖”位。另有“四科十哲”,指德行:顏淵,閔損等;言語:宰予,端木賜(子貢);政事:冉求,仲由(子路);文學:言偃,卜商。雖未能封“聖”,也馳名百世了。

   毫無疑問,孔子的後繼者之中,孟子(前372-前289)穩居“亞聖”地位。其民貴君輕的思想流芳千古。而孔孟為聖人相比肩,其德行學問自然使人高山仰止。

   這裡插一段講孔子的教育科目其實不限於上面所列的四科,孔子本人也多才多藝,所謂“六藝”包括“禮樂射御書數”。“樂”是音樂,“御”是騎馬與駕車,跟“射”均屬體育科目。

   孔子的弟子中誰擅長於“樂”不見記載,但和孔子生活年代相近而稍早時,有位音樂家師曠,卻被稱為“樂聖”。

   師曠(?-?),字子野,又稱晉野,春秋冀州南和(今河北省南和縣)人,受封於晉國羊舌食邑(今山西省洪洞縣曲亭鎮師村)。晉悼公(前573-558在位),晉平公(前557-532在位)執政期間出仕。他生而無目,自稱“盲臣”。他博學多才,尤精音樂,善彈琴,也會鼓瑟,辨音力很強,以“師曠之聰”聞名於後世。晉平公曾鑄有大鐘,樂工都以為音律和諧,只有師曠說“不調”,後來齊國樂師師涓證實師曠所言不假。他撰《寶符》100卷。

   按所謂“三不朽”的說法,即“‘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語出魯國大夫叔孫豹)立功立言的佼佼者也可“封聖”。此“封聖”異於近代梵蒂岡由上而下的“封聖”,它完全基於民眾之口碑。

   先說“立功”者。較早的始於戰國時期,文韜武略堪稱翹楚的齊國孫武(前545-前470),被尊作“兵聖”。其所著《兵法》十三篇膾炙人口,至今仍被中外軍事院校列作教材。而他與伍子胥率吳軍攻楚所向披靡,克其首都郢都,戰功赫赫。

   同在戰國而稍後的鬼谷子王禪(前400-前320),被稱作“謀聖”。他是衛國朝歌(今河南省鶴壁市淇縣)人。曾在魏武侯治下任職。後遭楚王囚禁達7年之久。獲釋返魏即隱居雲夢山中自編教材授徒。龐涓孫臏均為其弟子,孫龐鬥智著於史冊。還有張儀蘇秦與尉繚子,說客毛遂,養生家徐福,茅蒙亦均出其門下。其中蘇獲燕趙韓魏齊楚六國封相,張任秦國相國十餘年奠定秦一統天下之基礎。

   王主要著作為《鬼谷子》十四篇,側重於權謀策略及言談辯論技巧,《本經陰符七述》則集中講養神蓄銳之道。但由於鬼谷子所代表的縱橫家重視的是謀略及辯論技巧,其指導思想與儒家崇尚之仁義道德大相徑庭。加以儒家長期佔據主流地位,至西漢武帝更大力支持董仲舒獨尊儒術,故歷代鮮有推崇《鬼谷子》學說的學者。因而王禪無論在當時或之後的歷史上,其學術地位及勳業均被大大貶低。倘以王氏及其弟子在政治舞台上的實際建樹而言,應謂同時代其他各家各派俱罕有其匹。我們今天理當撥亂反正,還縱橫家以公道。

   除王禪外,也有把漢初的張良稱作“謀聖”的。張良(約前250-前186),字子房,足智多謀,是西漢三傑之首。他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為劉邦打天下立下蓋世之功。功成即稱病不出,跟赤松子學道,被封為留侯全身而退。其謀略豈他人所能企及!

   多謀顯示睿智。春秋末戰國初的魯班之睿智也令人嘖嘖稱奇。魯班(前507-前444),生於魯國,姬姓,公輸氏,名班,人稱公輸盤,公輸般,班輸,尊稱公輸子,又叫魯盤或魯般,慣稱“魯班”。他巧手製作多種器具,包括兵器,雲梯,石磨等,被尊為中國建築鼻祖,木匠鼻祖。列作“巧聖”乃實至名歸。

   至於三國(狹義220-280,廣義184,190,208-280)時期則有武聖關羽和智聖諸葛亮。

   關羽(162-219),字雲長,本字長生,司隸河東解人(今山西省運城市),是當時劉備麾下重要將領。建安二十四年,關羽圍襄樊,曹操派于禁前來增援,關羽擒于禁,斬龐德,威震華夏,曹操曾欲遷都以避。後東吳呂蒙偷襲荊州,關羽腹背受敵兵敗被殺。去世後逐漸被神化,民間尊之為“關公”。歷代朝廷屢加褒封,清代更奉為“忠義神武靈祐仁勇威顯關聖大帝”,推至“武聖”寶座,儼然與“文聖”孔子齊名。

   關羽的上司諸葛亮(181-234),字孔明,號臥龍,徐州瑯琊陽都(今山東臨沂市沂南縣)人。是蜀漢丞相,傑出的政治家,軍事家,散文家,書法家,發明家。曾被封為武鄉侯,追諡忠武侯。東晉追封之為武力興王。其散文《出師表》,《誡子書》等膾炙人口,又曾發明木牛流馬,孔明燈等,並改造連弩。他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忠”固然感人至深令人景仰,而其智慧超凡也臻於極至。故稱“智聖”恰如其分。

   人皆吃五穀雜糧,都免不了生病,總要求醫求藥。救死扶傷妙手回春的杏壇英傑功德無量。“醫聖”“藥聖”也就世代備受尊崇。

   “醫聖”先後有兩位,一是東漢張仲景,一是唐代孫思邈。張仲景(150-219),名機,南郡湼陽(今河南省南陽)人,從小博覽群書,並嗜好醫學,曾從同郡名醫張伯祖學醫,後任長沙太守,人稱“張長沙”,其方書被稱為“長沙方”。他與董奉,華佗以“建安三神醫”並稱。與扁鵲,華佗,李時珍並稱古代四大名醫。其傳世巨著《傷寒雜病論》卻了了中醫臨床的基本原則,是中醫的靈魂所在。

   孫思邈(541或581-682),唐朝京兆華原(現陝西耀縣)人,是中國乃至世界史上著名的醫學家和藥物學家,被譽為藥王。道教尊為天醫妙應廣援善濟真君,許多華人奉之為醫神。唐高宗顯慶四年(659年),他完成了世界上第一部國家藥典《唐新本草》。所撰醫學巨著《千金方》是中國歷史上第一部臨床醫學百科全書,國外學者推崇之為“人類之至寶”。

   孫思邈固兼具藥王及“醫聖”美譽,但“藥聖“則另有其人,明代李時珍是也。

   李時珍(1518-1593),字東壁,號瀕湖,湖北蘄(今湖北省蘄春縣)人,世代從醫。他是明朝也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醫學家,要學家和博物學家之一,所著《本草綱目》是本草學集大成之作,對後世的醫學和博物學研究影響深遠,也有說法指其與扁鵲,華佗,張仲景並列為中國古代四大名醫。

   “詩聖”杜甫有詩《飲中八仙歌》:“李白斗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論者稱酒後的李白豪氣縱橫,狂放不羈,桀驁不馴,傲視王侯,煥發出美的理想光輝,令人仰慕!故其獲封“醉聖”理所當然!

   茶屬中國國粹。因嗜好茶而封聖的是陸羽。

   陸羽(733-804),字鴻漸,復州競陵(今湖北天門)人,一名疾,字季疵,道號競陵子,又號“茶山御使”,是唐代著名茶學家,被譽為“茶仙”,尊為“茶聖”,祀為“茶神”。他精於茶道,所著《茶經》三卷十章七千餘字,乃世界上首部茶葉專著,舉世馳名。

   下面說說立言方面的出類拔萃者。

   首先我們想到年輕時即矢志“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的司馬遷。司馬遷(前145-約前86,即漢景帝五年至昭帝始元元年)。字子長,左馮翊夏陽(今陝西韓城)人(一說山西河津人)。早年受學於大儒孔安國,董仲舒,並漫游各地,了解風俗,採集傳聞。初任郎中奉使西南。元封三年(前108)任太史令,繼承父業。所撰寫的《史記》記敘了從上古傳說中的黃帝時期,到漢武帝元狩元年,長達3000餘年的歷史,被公認為中國史書之典範,居“二十五史”之首,魯迅譽之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其首創之紀傳體撰史方法為此後歷代正史所傳承。太史公乃其自稱。“史聖”桂冠對他實為天作之合。

   “不學詩,無以言”,是孔子教導其子孔鯉的話(《論語 季氏》)。故出色的詩人有望超凡入“聖”。杜甫便是與詩仙李白齊名的“詩聖”。

   杜甫(712-770),字子美,號少陵野老。唐朝現實主義詩人,其著作以弘大的社會寫實著稱。自言“為人性癖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1170首遺詩中佳作紛呈,“三吏”“三別”尤為震撼。唐宋八大家之首韓愈詩曰:“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調張籍》)。清趙翼雖稱“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但也不能不首先指出一個事實:“李杜詩篇萬口傳”。

   講完“詩聖”,自然要講“詞聖”。眾所週知,詞是入樂的,也就是拿來唱的。鄧麗君的“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相信許多讀者耳熟能詳。其作者李煜同樣廣為人知。而李煜身膺“詞聖”顯然屬眾望所歸。

   類似於“屈原放逐,著‘離騷’”(太史公語),李煜(937-978)是其統治的南唐亡於北宋後成為不朽詞人的。他祖籍徐州,原名從嘉,字重光,號中山隱士,蓮峰居士等。政治上一無所成,詞作卻在中國歷史上登峰造極,作品流傳千古。

   由詞及賦,西漢司馬相如便脫穎而出,傲視同群。司馬相如(前179-前117),本名犬子,因慕藺相如的為人而更名。,字長卿,蜀郡(今四川省)成都人,一說為四川蓬安縣人。代表作為《子虛賦》,《長林賦》,詞藻華麗,結構宏大,藝術魅力有口皆碑。而他和卓文君的私奔也引人矚目,廣獲同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