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一)]
张成觉文集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一)

   美國有感恩節,實在好得很。別國均無,應效法花旗之創舉也。蓋人生在世,最忌忘恩負義。在下進入七九之年,便時時感恩。所感對象包括家屬親友師長同學同事,甚至一切認識或素未謀面之人士,無論其曾施恩於我(此比比皆是)或加害於我(僅一兩人)。後者於我而言,猶如脅迫韓信躦其胯下的淮陰惡少,催我發憤圖強,所施乃另類之恩也,豈能一筆抹煞?
   
   去歲末梢,終日端坐電腦前搜看影視劇集,得益匪淺,尤以中國古代題材之劇集為最。印象深刻者首推《羋月傳》和《甄嬛傳》。其中女主人公的悲慘遭遇使我熱淚盈眶,而其獲得之真摯愛情又令我為之慶幸不已。羋月與黃歇,羋月和翟驪;甄嬛和允禮都是一往情深,生死不渝。而太監蘇培盛與宮女崔槿夕雖情路崎嶇最後僥倖得偕連理,不失為該劇一大亮點。反之,蘇秦與長公主,溫太醫與沈眉莊這兩對有情人無緣終成眷屬,可悲可歎!
   
   近年來,清宮小說與影視泛濫成災,康雍乾被推上神壇備受推崇。竊以為,康熙乾隆祖孫二人確於國家有功,總體應予肯定;而雍正為人刻薄寡恩,不宜吹捧。1997年鄭少秋主演的《龍鳳恩仇錄》,把四阿哥胤禛/雍正皇帝塑造成情深義重的開明親王/君主,並於末尾安排其情侶呂四兒(呂留良家四小姐)假意刺殺之,實際兩人私奔至荒僻深山逍遙快活。作為戲說順口雌黃固無不可(呂四娘應為留良孫女),但如此肆無忌憚地杜撰歷史也實在不足為訓。


   
   說回《甄嬛傳》,劇中雍正所作所為,可以剛愎自用,草菅人命八個字概括,無論是前朝的大小官員或是後宮姬妾宮女太監,往往不經仔細審查,便輕信所謂人證物證,草率定案,或殺或貶,冷酷無情。唯一例外者是年妃,即使她一再親手或假手身邊親信謀害龍裔,濫殺其他嬪妃或手下宮女太監,鐵證如山,金口玉言當面指斥之為蛇蠍心腸,也依然每次都網開一面,恩准其活命之餘,物質待遇也照舊不變。此無他,顧忌其兄年羹堯兵權在握,黨羽眾多而已。
   
   更令人齒冷者,表面上二十年來胤禛/雍正皇帝對之寵幸不衰,彼此恩愛異常;實質卻一直以麝香下毒,使之不可能生育,以防一旦彼產下龍種,就算是公主,勢力也會在後宮膨脹,從而尾大不掉,與其兄遙相呼應,威脅愛新覺羅氏皇族血脈的純正和江山的穩固。也就是說,縱使在雍王府這個“潛邸”,溫情脈脈的面紗背後已經隱藏著處心積慮的權謀算計。
   
   再看雍正的所謂勤於政事不好女色,那也是真真假假,虛虛實實。他批閱奏章之多倒屬無可否認,至於女色之好則未能免俗,畢竟九五之尊也是具七情六慾的凡人,味之所嗜,有同好焉。對於美女男性皆怦然心動,無可厚非。劇中稍具姿色者從祺貴人到葉答應,芝答應及瑛答應,都是入宮即侍寢。可見皇上審美力正常,房事頻密與否不必置喙。
   
   值得贊譽者是他對蘇培盛高抬貴手。本來蘇崔“對食”有違宮規,不予追究已是皇恩浩蕩;他還諄諄告誡蘇放棄此緣分,與崔一刀兩斷,以免遭人詬病。誰知蘇念舊情,並未表示遵旨,反而要求體恤晚景孤寂,准許在宮外維持現狀。他聽畢油然而生同情之念,慨然答允稱就當朕先前什麼也沒說。一言九鼎的萬歲爺如此從善而流,難能可貴。
   
   更出人意料的是之後甄嬛九死一生產下龍鳳胎,蘇適時要求賜婚崔氏,他一口應許。儘管這是他不明真相(一對新生嬰兒乃其弟允禮骨肉)下作出的決定,總算是積了陰德。將來到陰曹地府,閻王面前他可望藉此抵消生前所造的若干冤孽的。
   
   (未完待續)
   2018-1-4
(2018/0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