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基督教对中国人的深刻祸害]
曾节明文集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教对中国人的深刻祸害

   基督教对中国人的深刻祸害
   (定稿)
   
   基督教对中国文化的侵害,迄今为止被严重低估了:太多的人只看到伊斯兰教(回教)对中国的危害,而看不到基督教对中国文化的深刻危害。
   


   伊斯兰教因为崇尚暴力,一有机会就制造屠杀,所以它对中国的危害容易为人所知,基督教没那么崇尚暴力,而且耶稣的爱人的故事,美丽动人,所以它的危害,中国人普遍远未认清,但实际上,基督教比伊斯兰教更有杀伤力,因为它杀人不见血,伊斯兰教一般只能杀掉中国人的肉体,基督教却直接谋杀中国人的灵魂。
   
   
   信仰基督教,首先会令以汉族人为主体的中国人,丧失民族自尊心,进而丧失文化和创造的自主性,变作西方文化的附庸,就个人来说,则变成所谓“洋奴”、“假洋鬼子”——即那些对本民族文化妄自鄙薄、却不分好丑、盲目崇拜西方的中国人。
   比起伊斯兰教,基督教具有大得多的文化侵略的优势,为什么?因为伊斯兰教的国家普遍是落后国家,而基督教传统的西方国家则普遍是发达国家,由于历史原因,中国人比较看重实惠和物质,因此很容易对西方五体崇拜,但不容易看得上伊斯兰世界。
   
   自近代以来,西方的科技一直领先于中国,现在仍然是相对领先,政治体制更是大领先于中国,因此信奉基督教的中国人,尤其是异议人士,很容易把西方的领先,归因于基督教的影响,因而变身反中国传统文化的先锋闯将,其代表人物有:
   
   美国的基督徒、异议人士王澄博士,狂反中医一根筋,比方舟子不遑多让,且鼓吹要以基督教的文化,取代中国文化;
   中国著名的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已故)也是一位基督徒,他从基督徒的角度出发,对中国的儒家文化持全盘否定的态度;
   1989年鼓吹中国全盘西化、主张以蓝色文明取代中国的“黄色文明”的《河殇》主笔谢选骏、远志明都是基督徒,他们都主张中国变为基督教国家,谢选骏更鼓吹中国用基督教统一全世界、、.
   
   由于基督教的教义宣称:犹太人是上帝的选民,犹太人之外的民族是“外邦人”,而不信基督教的更少低二等的“外部人”,因此基督教具有鼓动信徒背离本民族的作用。所以许多信了基督教的中国人,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弱化甚至丧失,居然把不信基督教的民族同胞斥为“外邦人”!
   
   可见,基督教具有鼓动中国的精英群体起来背叛自己的民族和文化的巨大作用,此种转化华人成为文化买办,进而摧毁中国民族文化的“以华治华”做法,比伊斯兰教制造屠杀和暴力有效得多,“改开”三十年来,已经令中国成了一个盲目崇洋媚外的大国,江泽民、胡锦涛时期,中国圣诞节的节日氛围,几乎就要压倒了春节、、.尤其是中国的某些异议人士,其毫无民族自尊心、盲目崇洋媚外和妄自菲薄、自轻自贱的程度(以“汉奸”称号为荣),在各国反对派当中,是绝无仅有的,足以令任何有自尊心的民族汗颜!这也反映出汉族的民族凝聚力已经丧失到了什么程度!
   
   
   
   
   作为一种宗教,基督教具有强烈的文化排他性,这是与佛教大不同的特点:佛教并不强求你来信仰,也不强求信者扔掉自己原有的习俗,只是进行“点化”,讲究“缘分”和受者的悟性,但基督教就一定要求信徒抛掉旧有的东西,尤其是“东方”的习俗,因为在基督教眼里,整个中国的文明都是“异端”——如中国人的拜偶像、多神崇拜、以君主为“天子”、祭祖、上坟、气功、、.而博大精深的周易,则被视为巫术。
   因此,中国人信了基督教后,普遍数典忘祖,变成基督教文化排他分子:
   许多中国基督徒信教后,不再上坟,不再过中国的节日,甚至敌视中国的文化——如建筑上和茶具、餐具上雕有、画有龙的,都统统排斥或扔掉;
   有些老年基督徒原本是太极拳爱好者,信了基督教后立即抛弃太极拳——因为教会认为太极拳是异端,结果信了基督教后健康反而变差;
   还有些中国基督徒信了基督教后,即全盘否定中医,也抛弃中国传统的养生保养之道,只信“科学”、只信西医,不服老地去参加冬泳锻炼,结果反而得了风湿、、.
   
   基督教就是要中国的文化丧失中国民族的特征,而中国的基督徒心甘情愿地成为基督教毁灭中国民族特征的主力军。
   
   由此可见基督教对中国文化的巨大毁伤力,以及对中国人健康的危害!它会语重心长地诱骗大批中国人自己起来毁掉民族文化,以及自己的健康,这不比伊斯兰教从外部的攻杀,要有效得多吗?
   
   
   有人说,盲从西方怎么不可取呢?人家西方就是先进嘛!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确,历史上西方的基督教构成了对王权的制衡,保障了家庭和生育,避免了欧洲形成类似于中国的官本位文化,促进了欧洲技术的长足进步,并且了衍生出人道主义,这是基督教对西方文明重大贡献。
   但是,应该看到,西方的领先只是相对的和暂时的,基督教自身也有着重大缺陷:
   
   一则,基督教没有一套系统的指导社会和个人生活的“律法”,这是基督教不如伊斯兰教的地方,这就导致基督教在背离了教皇的权威后,陷入无休无止的分裂,最终衰微;
   
   二则,基督教的苦肉主义行不通,从而陷入一种伪善。耶稣的苦肉主义,就是不报复、爱仇敌——即所谓“打左脸,伸右脸”,而这个原则基本上是行不通的,因为人的本性做不到,不信,你试试去打任何一个虔诚基督徒的西方政客或商人的左脸,看看会有什么结果!“打左脸,伸右脸”的态度,只能感化有羞耻感和良知未泯的人,如果有人以此种逆来顺受的态度,试图去感化流氓或赤魔这种东西,那就只能助长他们犯罪的嚣张气焰。
   刘晓波先生就是一个悲剧的证明。
   
   三则,基督教只有天堂地狱的概念,却没有转世轮回和因果报应的理论,这就难以解释世间的许多现象,也难以达到冥想通幽的神秘境界,一些教条主义的教派,如“耶和华见证人”,简直象无神论一样枯燥。所以基督教没有预言能力,基督教虽有《启示录》,但这一篇有限的《启示录》,怎能求测各人、各民族的民运?
   在预测方面,基督教比周易差太远。
   因为基督教否定一切模糊和幽冥的领域,解梦它视为异端,中国式的周易阴阳五行玄学它更视为巫术,因此它发展不出养生之道来,而片面依赖外在的物质和器具,这就是今天的西方世界养生之道,远远落后于中国传统养生之道的根本原因;
   
   四则,因为基督教没有通灵的神秘方法,而且反对通灵,所以基督教只能促进科技的发展,却无法启发人类认识自身,基督教没有一具通往更高精神境界的阶梯,反而诱发出无神论来——今天越来越物质化的美国和西方,就是基督教缺陷的必然结果。
   所以,器官活摘的万恶产业由西医催生出来,而不是由中医催生出来,这决不是偶然的,因为在西方科技文明的物眼中,人只是零部件的组合物。
   
   
   
   
   而中国传统文明的优势,就刚好能弥合西方文明的这些个重大缺陷。由于多年来积极学习西方,现在中国的科技水平与美国的差距已大为缩小,且已领先于部分的欧洲,由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此种(西方不具有的)优势,中国必然在百年之内全面领先于自大自满的西方(而苟延残喘的赤魔根本压不住),这就是阴消阳长、“风水轮流转”的道理。
   因此,只要有一个新的,统合国学和中国传统的宗教,来凝聚起极度涣散的汉族、重振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国的复兴必然强势的到来。
   
   
   
   曾节明 2017.1.9丁酉癸丑丁未于积雪纽约州
(2018/0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