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经济学数学方法的局限]
严家祺
·金岳霖与沈有鼎
·《苹果日报》:《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上)(下)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文中所附照片
·香港《苹果日报》:晚年戈扬在纽约的生活
·七0後的金岳霖
·有眼不识李慎之
·胡乔木手卷的“越位”之笔
·聂元梓前的“全国第一张大字报”
·为戈扬痛哭,让我们大家一起哭吧
·戈揚《糊涂诗》等三首
·轉貼姚監復文章:鮑彤回憶“廠橋舊侶”
·周礼全先生的为人
·陆铿朋友遍天下
·2009年4月6日:五十年後的聚会
·著作、文章目录
·六四前的文章目录
·读严家其哲学幻想小说
·生命树的分叉
·敬祝達賴喇嘛79歲壽辰
· 俄羅斯印象
·陳子明和兩次『天安門事件』——沉痛悼念陳子明
·于浩成的人生境界
·嚴家祺:人生寶貴的不僅是『生命』,而首先是『活力』
·美學家與天體物理學家的對話
·趙复三先生今日(7月15日)上午逝世
·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为桑兰提供近纽约1999年当时报纸报道影印件
·高皋: 『战犯楼』里的廖耀湘
·彭述之33年的流亡生活《动向》文章
·阮耀钟谈科大校长管惟炎
·
《普遍人性論》
·
·人性的普遍性
·《普遍人性论》三大定律(严家祺)
·十五张纸,十五辈子
·严家祺十句格言
·從威尔逊学说看道德、宗教、政治
·論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
·人的大脑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插图)
·谈谈“成虫”——兼论“左脑”和“右脑”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也論“高贵”
·恒道三定律
·“伟大”是一种感觉
·人生有五愛
·政治是摧毀友誼的機器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济学数学方法的局限

   

经济学数学方法的局限


——2018-1-4随想随记录


严家祺


    2018年1月1日,我为一家刊物刚刚写好一篇《中国修宪面临四大问题》,读到两篇文章,让我的思路离开了变幻不定、明暗交错的中国政治,转向了永恒不变、完美至上的数学王国。一篇是有关张益唐的文章,另一篇是张五常《1小时总结40年来学到的经济学精髓》。

    我虽然认真学过数学中微分方程、泛函分析许多分支,但始终进不了张益唐研究的数论领域。在读到有关张益唐的文章後,我向两位一生从事数学的同学和朋友请教,昨天,我已把请教的结果,写成一篇文章《两位数学家为张益唐受攻击而说话——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在《博讯》上发表了。今天谈对张五常文章的体会。
    张五常是一位用“日常语言来消除学术神秘”的杰出的经济学家,他的言论经常非同凡响、惊世骇俗。张五常说,整个经济学讲的是两个原理,一是约束条件下的极大化,二是在一般情况下需求曲线斜率为负。“任何经济学家如果用其它的原理而不是这两个原理来解释经济现象,那么他就不是一个好的经济学家。谦虚一点说,有99%的可能不是一个好的经济学家。弗里德曼、阿尔钦、科斯和我都遵守这两个原则。” 弗里德曼、科斯都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尔钦同样伟大。 “他是一位用机智幽默来制造快乐的朋友,用优雅素养来包裹尖锐批评的智者,用日常语言来消除学术神秘的教师,和用纯真发问来重塑经济学根基的天才。”註①敢于把自己与弗里德曼、阿尔钦、科斯并立,除了张五常外,没有人做得到。
    今天,我主要谈张五常文章中的“想像的变量”一点,张五常说:“在经济学领域中,很多人在创造大量名词的同时却不知道其确切含义。例如,有人认为‘短缺’是个很重要的概念。但是,短缺到底是十么?如何测量?他们并不知道。短缺等于需求超过供给的那部分,正如我已指出的,供给和需求反映的都是意愿。没法观测。所以,从本质意义上,短缺没法测量。在经济学家队伍中,有很多人并不是真正的经济学家。他们满嘴都是自己想像的变量。我跟别人不同之处在于我只用最简单的、最本质的原理解释经济现象而能直指本质。”
    张五常这句话,就像黑暗政治世界中的明灯一样,照亮了经济学世界的道路。学习经济学的人都知道凯恩斯主义宏观经济学核心的IS-LM模型。受张五常启发,我今天才知道,IS-LM 模型中的“敏感度”概念,实际上就是张五常说的“想像的变量”。其中有一个“货币需求对收入的敏感度”,所谓“敏感度高”,就是收入多了,马上就花掉。“敏感度低”,就是对收入变动麻木不仁。这类“想像的变量”尤其充斥金融领域,使全世界的金融学家都各说各话,经济学,特别是金融学在21世纪的今天成了人类史上巨大的、围墙还变动不定的迷宫。
    经济学引用数学方法,从来都有很大局限性。英国经济学家阿尔弗雷德·马歇尔(1842-1924)在谈到经济学和数学关系时说:“一条涉及经济假设的数学定理,非常不大可能是优秀的经济学。”
    张五常这篇讲话,使我觉得数学家应当与经济学家合作,改善经济学的数学方法。在数学家看来,经济学的数学工具十分简陋,主要用一次函数,而且,变量前的系数,都是张五常说的“不可观察的”。经济学家基本上不用“曲面”,只是在简陋的、大多数没有用方程式表示的“曲线”中打转。

“系统性金融风险”是当代经济学需要研究的第一大问题,这需要经济学家与数学家合作,才能得到解决。


   ————————————————————————
   註①薛兆丰:《因纯真而深刻——纪念经济学家阿尔钦》,2013-3-2
   经济学数学方法的局限

   科斯
   经济学数学方法的局限

   阿尔钦
   经济学数学方法的局限

   张五常
(2018/0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