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谢选骏文集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谢选骏: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中央芭蕾舞团辱骂法官 最高法深夜大反击》(2018年1月04日 转载 香港01)报道:
   
   北京法院在《红色娘子军》版权案中,判处中央芭蕾舞团败诉,舞团事后竟发声明辱骂法官,指称其"枉法"和"滥竽充数"。最高人民法院昨晚深夜大反击,转发评论斥责舞团蔑视法律,"舞姿再优美也会形象扫地"。


   
   《红色娘子军》版权案可追溯至1964年,当年北京舞蹈学校实验芭蕾舞剧团(中央芭蕾舞团前身)改编自梁信的同名电影剧时,中国尚无完备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
   
   《红色娘子军》版权案 纠缠20多年
   
   直至1993年,中央芭蕾舞团和梁信签署协议,一次性付给梁信5000元(人民币.下同),但其后又屡生版权纠纷;法院在2015年5月判决舞团要向梁信赔偿12万元,但直至梁氏去年1月28日去世仍未收到赔偿。
   
   梁信家人继续诉讼,北京西城区法院终在上月28日判决强制执行,扣划中央芭蕾舞团款项13.87万元。
   
   北京法院在《红色娘子军》版权案中,判处中央芭蕾舞团败诉,舞团事后竟发声明辱骂法官,指称其“枉法”和“滥竽充数”。
   
   中央芭蕾舞团昨天发表措词惹火的声明,回应法院判,称法官“肆意践踏国家法律、破坏社会法治”,作出“罔顾案件事实的自相矛盾的荒唐枉法判决”。
   
   舞团不服 竟斥法官“明目张胆枉法判案”
   
   舞团又把矛头直指法官,称“办案的劣质法官敢如此明目张胆枉法判案”,“这是哪个法学院教出来如此滥竽充数的法官。”还扬言“坚决与司法腐败斗争”。
   
   面对舞团涉嫌侮辱法官,最高司法机关——最高人民法院公号昨天深夜转发署名“史洪举”、题为“蔑视法律者,舞姿再优美,也会形象扫地”的评论,重申判决理据外,直斥舞团“对法院生效裁判及法官进行污蔑和语言攻击,并充斥着激烈的道德指控,这显然不仅不是一个高级别文化单位应有的气度和姿态”。
   
   最高法:蔑视法律 舞姿再美也形象扫地
   
   最高法转引的评论又指,毫无根据地对生效裁判和法官扣各种“帽子”,显然是和法治文明唱反调;又强调,“这种拒不执行生效裁判确定的义务,又用‘泼妇骂街’方式攻击生效裁判的行为,已经违反了法律”。
   
   北京西城法院也发声明回应称,将依法对中央芭蕾舞团强制执行判决。
   
   网民评论:
   朱仕强
   当年《红色娘子军》赵汝蘅是天津人,得势高升中芭团长(周恩来的蜜友)廖晖的原配死了霸上位,后娘在家里争斗不休,北京高干圈人尽皆知。廖晖也不是省油的灯,赵年老色衰,利用港澳办特权,香港中文电视台养小妾,被赵突击检查,上报了中纪委。他俩的儿子【廖怀南】海外名下资产不少,娶了台湾女星吴辰君(曾庆淮凤凰台拉的皮条)此姝背叛民主台湾,前两年出席反占中活动,当场被香港市民嘘下台。再说一件要命的,廖晖/廖承志/廖仲恺 这条线是日本间谍!所以后台硬得很,根本不鸟北京法院。
   
   谢选骏指出:强盗法官与泼妇舞蹈团其实在合作演出这个“后红时代的主旋律”。呵呵。君不见,连红色娘子军毛妻贺子珍的外孙女孔冬梅,都做了黄色娘子军啦。
   
   《揭秘红色公主孔冬梅 身价50亿小三上位史》(阿波罗新闻网 2013-11-07讯)报道:
   
   2012年10月,毛泽东与贺子珍之女李敏带着女儿孔冬梅和女婿陈东升回到贺子珍的故里江西永新参观考察。至此,陈东升与孔冬梅的婚姻浮出水面。在本届“新财富500富人榜”排名中,陈孔夫妻二人以50亿元财富位列第242位,毛新宇所说“毛家清贫,后人不经商”的传统就此打破。
   在本届“新财富500富人榜”排名中,陈东升与孔冬梅夫妻二人以50亿元财富位列第242位,毛新宇所说“毛家清贫,后人不经商”的传统就此打破。1972年,孔东梅出生在上海,妈妈李敏把她的照片带给外公毛泽东,又把毛泽东的照片带回给她看。
   孔冬梅说,“我们只在照片上见过面,外公为我取了‘东梅’这个名字,‘东’取自他的名字,‘梅’是他平生最喜欢的植物。”
   孔冬梅曾一度被媒体称为时尚“红色公主”。她的下巴上也长有一颗毛泽东风格的痣。
   孔东梅自小与外婆贺子珍一起生活在上海,她们居住的湖南路262号,成了她童年最重要的记忆。在家中,孔东梅衣食无忧,工作人员对她照顾得很周到。
   孔东梅6岁时,被父母接回北京上小学。她说,如今自己对文化艺术的浓厚兴趣,源于母亲和家庭的教育。
   1992年,孔东梅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英美文学专业。她说自己更喜欢文学,天生对油墨纸张一类的事物感兴趣。
   
   1996年,陈东升创办泰康人寿。也是在这一年,孔东梅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英语专业毕业后,进入泰康人寿,成为该公司创始人之一。她在接受采访时回忆,在泰康人寿的3年中,她从端茶倒水打杂干起,几乎在各个部门都干过:“随着泰康人寿变成十几万员工的大企业,我也经历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而此后孔东梅和陈东升的故事,更是成为海内外传媒关注的焦点。
   现年55岁的陈东升,同时成就了三个领域中年轻人的创业梦想。他创办了中国本土最大的拍卖公司——嘉德拍卖行,总资产千亿元的保险公司——泰康人寿,中国一流的快递公司——宅急送。有评价称,他的思想始终保持着“92派”商业精英的特质。
   陈东升是“92派”这个名词的发明者,意指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一批从政府机构、科研院所投身“商海”的知识分子。被列入“92派”的还有田源、毛振华、郭凡生、冯仑、王功权、潘石屹、易小迪等,在创办企业之前,他们是社会的“主流精英”,具有较强的资源整合能力,率先引进着各种观念,进入企业界之后,这一批人大多建立了行业标杆性企业,引进了新的行业。陈东升无疑是这批人中的代表。
   
   1999年,孔东梅离开泰康,远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留学攻读硕士学位。
   出国学习是孔东梅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刚到美国的孔东梅从找房子开始,半年内搬了三次家,才慢慢稳定下来。
   2001年毕业后,孔东梅回北京,在798社区创办了北京东润菊香书屋有限公司。开始了一边走访,一边写书的生活。
   随后,孔东梅在798社区创办了北京东润菊香书屋有限公司。她撰写的《翻开我家老影集》一书,以毛泽东后代和现代女性的双重身份对外公、外婆的一生进行追忆。
   
   2012年10月8日出版的《井冈山报》报道,9月30日至10月5日,毛泽东与贺子珍之女李敏,携女儿孔东梅和女婿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东升等一行,来到井冈山等父辈曾经战斗和工作过的地方,缅怀先辈,接受革命传统教育。报道透露出孔东梅已与陈东升喜结良缘。
   网上有传言称孔东梅与陈东升共同生活了15年,育有三子。2011年陈东升与陆昂离婚后,与孔东梅在钓鱼台国宾馆摆酒宴客,毛氏家族的人大多应邀参加。
   
   陆昂离婚的代价是获得嘉德的一半股份,但不清楚是指嘉德拍卖集团,还是仅限于嘉德在线拍卖公司。不过这些传言均未获得陈东升旗下公司的官方渠道回应。
   
   不过有趣的是,陆昂于2011年将自己的ARTCOOL线下实体画廊选址于北京798艺术区开业,这个画廊位于3318库房,与孔东梅的东润菊香书屋的地址798艺术区陶瓷3街相距并不远。
   
   毛新宇是毛泽东唯一的嫡孙、毛岸青与邵华之子。孔东梅也就是毛新宇的姑表姐。毛新宇曾说,“毛主席是不摸钱的,我父母在的时候,我们立下的家规,毛家绝对不从事经商,不从事任何经营活动。”
   
   而此次陈孔夫妻二人以50亿元财富位列“新财富500富人榜”第242位,毛新宇所说“毛家清贫,后人不经商”的传统也就此打破。
   此外,“新财富500富人榜”今年的上榜门槛也升至30亿元,创下新的纪录。宗庆后凭借700亿元的财富,首度登上首富宝座。
   王健林去年的新财富首富王健林今年则以540亿的财富排名第二。王健林是万达集团董事长。
   刘永行东方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行以420亿的财富排名跻身第三。
   
   网民评论说:
   
   UBC混日子 发表评论于 2014-06-02 14:28:58
   这么多钱,把超生几个孩子的罚款先交了。
   一个人做小三不难,难得的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做小三。
   更难得的是以毛始皇外孙女的名号做了几十年小三,还是搞出三个私生子拿来炫耀的小三。
   
   怎么可以瞎说 发表评论于 2014-06-02 12:22:40
   好像别人冤枉她了似的。
   插足别人婚姻当小三是事实吧?三个孩子都是在那个男的没离婚的时候生的,事实婚姻,理论上她俩都是重婚罪。没人敢问吧?
   三个孩子,有人敢罚款吗?那个男的原配也不止生一个孩子呢。。。
   这种人视法律如儿戏一般,还谈什么实在不是在!
   
   谢选骏指出: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的闹剧表明,一个“红色时代”终于咽气了。如果泼妇改为娼妇,官司或许能赢。如果芭蕾舞跳的是“黄色娘子军”、“小三上位记”,保证强盗法官全都眉开眼笑,最高法会改判你中央芭蕾舞团赢。
(2018/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