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幼儿哪里比黑猩猩聪明]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幼儿哪里比黑猩猩聪明

   谢选骏:幼儿哪里比黑猩猩聪明
   
   《幼儿的学习方式和黑猩猩一样?》(2016年3月9日科林·巴拉斯[Colin Barras])报道:
   
   大约5,500年前,人类中的一个群体发明了真正具有革命性的东西:轮子。这个消息几乎在一夜间传遍了世界各地,而轮子也几乎同时出现在欧洲、欧亚草原区和近东。


   
   事实上,一些考古学家称,轮子的普及速度之快让我们无法确定它究竟是在哪里发明的——尽管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可能性比较大。
   英国伯明翰大学的埃娃·赖因德尔(Eva Reindl) 称,这样的故事让我们认识到人类的本质。让人惊奇的并不是人类如何制作出轮子这件重要的工具——而是当这个发明出现后,其他人快速学会并复制了制作技术。
   赖因德尔和她的同事称,其他类人猿就不一样。黑猩猩、大猩猩和猩猩基本不会模仿其他猿猴的发明。每只猿猴靠自己学会解决问题。这些物种缺乏人类具有的积累性文化特征——他们一直在重复发明轮子的过程。
   不过,这就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如果人类如此依赖这些通过模仿他人而积累起来的文化知识,那么我们是否已经失去了依靠自己解决简单问题的能力?
   以学会如何用木制工具敲碎一个坚硬的坚果为例,黑猩猩在这点上比我们聪明是不是恰恰因为它们会靠自己去尝试?
   
   赖因德尔和她的同事决定朝这个方向探索。他们把人类模仿他人的习惯称作“高度忠实的社交学习”——他们说这在人类社会中实在太普遍了,以至很难找到没有养成这种习惯的人。不过,他们找到了绕过这一问题的办法,即找幼儿进行实验。幼儿与他人的接触相对较少,他们模仿使用人类工具的机会也较少。
   
   显然,人类和其他猿类在刚出生时处于相同的状态。
   他们给幼儿分配了一系列挑战任务,不过这些都是野生黑猩猩用简单的木制工具就能轻易解决的问题。其中一个任务是用一根木棒敲碎坚果,在幼儿实验中用塑料壳来代替坚果。另一个挑战任务是测试幼儿能否像黑猩猩一样用一根木棒从蜂巢取得蜂蜜,不过在实验中,研究人员用塑料管道代替蜂巢,幼儿可以从中获取绘画用的颜料。
   参加实验的幼儿圆满完成了几乎所有挑战任务——他们的成绩相当于类人猿。尽管人类依赖向他人学习——至少年轻人是这样——不过我们仍然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在这一方面,显然,人类和其他猿类在刚出生时处于相同的状态。
   略显矛盾的是,赖因德尔称,人类与其他猿类在出生时的共性实际上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定位人类这个物种的独特性,而确定这些特点的难度之大让人惊讶。这是因为需要找到我们会形成的而其他猿类不会形成的行为。
   
   比如,虽然我们和黑猩猩在出生时都具有相同的工具使用能力,但是我们很快就学会了更加复杂的行为方式——恰恰是因为我们观察他人,并利用了人类世代积累的集体智慧。
   “我和我的同事研究的出发点就是积累性文化特征很可能是人类独有的,” 赖因德尔说,“但是,在该研究领域,这一点还无定论,仍在激烈争论中。”
   
   积累性文化特征很可能是人类所特有的,但是这个问题仍没有定论。
   辩论的另一方是位于德国莱比锡(Leipzig)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的克里斯多夫·伯施(Christophe Boesch)等研究者。伯施和他的同事花了相当多的时间研究象牙海岸(Ivory Coast)塔伊国家公园(Tai National Park)的黑猩猩。
   “我们对塔伊国家公园的黑猩猩选择工具的研究清楚地表明,一些重要的社交因素在黑猩猩学会选择工具的过程中发挥了作用,”他说。至少在这个地区,猿类会通过仔细模仿身边的同伴来学会使用工具,伯施说。这导致不同的黑猩猩群会产生不同的积累性文化,这一点和人类社会一样。
   “关于黑猩猩使用工具,我们还有很多需要研究的地方,” 伯施说,这些领域包括这些猿猴所展现的使用工具行为的整个系统、每种行为的常见程度以及每个黑猩猩如何学会使用工具。
   我们尚不清楚积累性文化特征是否就是把人类与其他猿类区别开的属性。科学研究结果显然尚未得出结论。当我们达成一致看法时,我们就会知道我们的亲缘物种是与我们一样具有模仿同伴的能力——还是他们命中注定只能重复发明相同工具的过程。
   
   谢选骏指出:幼儿哪里比黑猩猩聪明?从上所述不难看出,那就是会模仿他人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像猴子那样机械地模仿动作。这种模仿能力可能是人类特有的长处。但是我发现,很多人把这一长处发展得太长了,以致于忘记了在模仿的基础上进一步创造发明一些自己的东西,其结果,就不幸沦为“低端人口”了。所以,要想摆脱低端人口的命运,先要摆脱幼儿状态,从模仿他人行为的平庸状态下,走出来。仅仅做得好是不够的,还要做的不一样。
(2018/0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