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
谢选骏文集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

   谢选骏: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
   
   
   《当德国实力遇上波兰民族主义》(2017年12月27日转载《金融时报》)说:
   


   德国的角色是什么?就在几年前,时任波兰外长的拉多斯拉夫·西科尔斯基(RadoslawSikorski)恳请德国果断地领导欧盟(EU)。前些天,现任华沙政府又要求德国支付二战赔款。
   
   这一转折反映了欧盟当前面临的两个挑战:如果前共产主义成员国从自由民主转向欧洲一体化本应消灭的威权民族主义,欧盟该如何应对;以及如何找到政治上的解决之道,确保德国必然的支配地位不会滑向不可接受的霸权地位。
   
   看看东欧和中欧现在的情况——俄罗斯的复仇主义和匈牙利、波兰和其他地方重新抬头的民族主义——你们看到历史回来报仇了。它还带来了一个老问题:是欧洲的德国还是德国的欧洲?
   
   西科尔斯基在柏林勃兰登堡门(BrandenburgGate)阴影下发出的呼吁,反映出存在于2011年的一种担忧,即欧元危机不仅会拖垮欧元,而且还会拖垮欧盟本身:“我可能是历史上第一个这么说的波兰外长,但事实如此:我担心德国毫不作为胜过担心德国的实力。”他补充说,波兰希望看到的是领导力,而不是霸主。
   
   西科尔斯基是在一个不同的年代说这番话的。2015年,唐纳德·图斯克(DonaldTusk)的公民纲领党(CivicPlatform)领导的波兰政府,被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JaroslawKaczynski)领导的理直气壮奉行民族主义的法律与公正党(LawandJusticeParty)取而代之。表面上,卡钦斯基现在不担任公职,实际上他领导着这个一门心思要拆毁取代了共产主义统治的开放社会的政府。波兰从未来退回到了过去。
   
   令人敬畏的欧盟委员会(EuropeanCommission)副主席弗兰斯·蒂默曼斯(FransTimmermans)的努力,没能阻止卡钦斯基为了收紧对权力的掌控而损害波兰法院的独立性并侵蚀出版自由。民族主义总是四处寻找敌人。当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Putin)领导的俄罗斯不在其视线之内时,波兰便把德国描绘为历史上的恶棍。波兰于1952年放弃了一切赔偿要求。如今它说赔偿事关国家“尊严”。
   
   民族主义容易转化为仇外主义。波兰政府拒绝接受叙利亚难民,这意味着它接受了偏袒“白人”所谓特殊利益的本土主义。结果如何,看看不久前法西斯主义暴徒如何大闹波兰独立纪念日集会就知道了。
   
   法律与公正党(LawandJusticeParty)并非孤例。在匈牙利,欧尔班·维克托(ViktorOrban)称得上是后共产主义时代首个谴责西欧对自由民主制度的信奉并通过削弱民主制衡机制来巩固自己权力的总理。两位领导人都试图利用2015年的难民危机来把捷克和斯洛伐克拉入威权轨道。他们意见相左的地方在于俄罗斯:欧尔班难掩自己对普京的迷恋。
   
   西方国家的政界人士已经开始公开质疑欧盟东扩是不是一个历史性的错误。波兰是接受欧盟援助最多的国家,约占布鲁塞尔预算的10%。匈牙利几乎所有道路、发电站和公共建筑项目都得到欧盟的部分资助。然而,卡钦斯基和奥尔班一边兑付支票,一边还在嘲笑欧盟对民主和法治具有约束力的承诺。
   
   在布鲁塞尔、巴黎以及柏林,人们正在讨论的一种对策是关掉财政支持的水龙头。压制国内异见、藐视欧洲法院(EuropeanCourtofJustice)裁决、拒绝共同承担移民危机重担的政府,不应该享受欧盟的资金援助。为什么不看看他们是否愿意为自己的反自由主义付出代价呢?这个方案要求的是公平。我怀疑它是否会奏效。
   
   有人说,如果东边的那些国家没有加入欧盟,秉持自由民主主义的老欧洲如今境况会更好——只要设想一下如果这些国家真的没有加入欧盟会发生什么,我们就知道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如果无法融入西方,这些前共产主义国家更有可能陷入混乱并再次倒向俄罗斯。如今在欧盟中边缘化这些国家,将造成同样的风险。我的猜测是,欧盟将不得不学着与民族主义者共处一段时间——尽管欧盟知道,还有一个不认同卡钦斯基做法的波兰,以及一个仍然重视欧尔班希望消灭的那些基本自由的匈牙利。
   
   就德国而言,波兰总理描绘的德国“铁蹄”更像在说他自己的历史牢笼,而不是指现代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你经常听到的呼吁德国增加国防支出的声音都来自其盟友,而不是来自德国政客。德国已经厌倦了霸权主义。
   
   然而,有关规模、经济实力和地理位置的事实不会改变。当英国脱离欧盟时(或者说如果英国脱离欧盟),德国看起来可能还会更具支配性。正因如此,柏林和巴黎建立真正的伙伴关系对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Merkel)和对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Macron)同样重要。
   
   本文作者目前是柏林罗伯特·博世基金会(RobertBoschAcademy)理查德·冯·魏茨泽克(RichardvonWeizscker)研究员
   
   谢选骏指出: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因为他一贯想吃免费的午餐——“波兰希望看到的是领导力,而不是霸主。”这是什么话?世界上哪有一个领导力而不是霸主的东西存在?除非,那个领导力向波兰一样,走向自杀。不是霸主,领导力如何获得必要的能量?上文作者没有看到的是,德国之所以不搞霸权,完全是因为“核武和平”造就了小国时代,也因为如此,波兰等劣质国家想任意吃奶,还可以不畏强权。
(2018/0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