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欧洲人的探险精神哪里去了]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洲人的探险精神哪里去了

   谢选骏:欧洲人的探险精神哪里去了
   
   《吉布提:法国如何面对又一个上了中国快车的前殖民地》(2017年12月26日转载法广RFI 呢喃)报道:
   
   面对中国非洲结合体的年代,法国如何在昔日的殖民地吉布提找回自己的一席之地?


   
   法国费加罗报关注了昔日的法属殖民地 非洲国家吉布提的现状。吉布提是非洲之角的重要港口,在1977年获得独立。巴黎政治学院的教授弗朗克-古尔里对费加罗报表示,如果说吉布提依旧无可争辩地是法国的遗产,那么现在法国就要严肃面对来自中国的愈发强烈的经济影响力了。以下是古尔里教授的观点综述。
   
   吉布提独立40年之后,法国驻该国大使无不苦涩地在2017年新年致辞中表示:“法国以防御性的眼神眼睁睁地看着火车驶过,我们依旧将吉布提视为一个巨大的兵营,但这里却实实在在地上演着重要的经济博弈。法国需要看到,她在吉布提的优势是语言。”
   
   吉布提总统伊斯梅尔-奥马尔-盖莱在今年11月底在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这是中共十九大之后,第一位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非洲国家元首。中国高规格接待了盖莱总统。如何解释中国对于吉布提的浓厚兴趣?
   
   19世纪苏伊士运河的开通突然将这片土地暴露在国际战略家虎视眈眈的目光之下。此后,吉布提这个小小的海港、昔日殖民宗主国法国版图上的五彩亮点,在1998年一跃成为几乎垄断向埃塞俄比亚进口的重要港口。在国际地缘政治重要性的加持之下,全世界三成的海运都要驶过吉布提的海岸,之后再通过曼德海峡。这也是为什么欧洲、中国、美国、日本等国家全都致力于在该海域强化打击海盗活动。然而,吉布提被复杂的形势包围着:一旁是独裁的厄立特里亚政权,一旁是一盘散沙的索马里,还有陷入内战泥沼的也门。这个小小的国家显然处于危急却看似平静的台风眼。
   
   吉布提政府管控伊斯兰教,但在2014年还是遭遇了恐怖袭击。该国财政收入几乎全部依靠海洋和港口经济的支撑。虽然商贸往来不断攀高,但2017年吉布提还是面临着饥荒。这里生活着语言和民族性截然不同的阿法尔人和伊萨斯人,而距离繁荣港口几公里处,还存在着半游牧的民族。数千名外国军人和将近9万名居民生活在一起,而这9万名居民当中的将近三成都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将近四成处于失业状态。如果说法国军队长期以来在这热烈的海岸国家驻扎,那么美国人则姗姗来迟:美国军人在2002年开始陆陆续续建立了11个军事站点,而中国人在今年8月建造了首个中国军事基地。凭借平稳迅猛的经济态势,中国势必在吉布提扮演愈发重要的经贸角色,现如今已经大力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进行投资,2017年建成并投入使用了3个港口和1条铁路线,这条铁路线取代了此前法国建造的旧铁路线,连通着吉布提和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与最大城市亚的斯亚贝巴。中国在当地吸引着各个领域的企业家,吉布提也披上了“一带一路”战略之下,中国非洲结合体最蓬勃发展的光辉。相比而言,法国似乎“得了近视眼”。此话出自吉布提总统日前的评价,他认为“法国人痴迷西非洲,却看不到吉布提的重要性。事实上,吉布提的背后隐藏着整个东非的发展切入点。”
   
   古尔里教授认为,面对中国影响力的竞争,法国仍然可以在外交层面上出力解决厄立特里亚、索马里和也门政治危机,经济层面上以吉布提为依托,向整个东非地区输出发展食品、汽车等工业模式,此外在数码、环境基础设施建设、能源、金融保险等服务和旅游业等角度下手。从软实力来看,法国依旧在吉布提拥有语言、科学和文化上毫无争议的遗产,许多在法国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人物都曾经在人生某个阶段在吉布提留下过足迹。古尔里教授表示,如果法国可以重新找回探险和建设精神,还是可以在中国非洲结合体的年代,在吉布提找回自己的一席之地的。
   
   谢选骏指出:历史和现实都容不下“如果”的存在。现在的问题仅仅剩下探讨“欧洲人的探险精神哪里去了”。必须承认,二战是欧洲人的探险精神的最后挣扎。不过那以欧洲人的全面失败告终了。不仅德国、意大利瓦解,就连英、法也失去了海外殖民地。哥伦布远征美洲五百年之际,连苏联也瓦解掉了。这样的败家子,就像清末的中国一样,剩下的唯一可行性就是吸毒,在没有宗教的麻醉剂里浸泡着……这就是文明的终曲。曲终人散之前的最后狂欢。因为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匹配祖先的光荣,所以只有自甘堕落了。欧洲人的探险精神哪里去了?随着文明的衰落去了。一般而言,文明的有效寿命只有五百年左右。
(2018/0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