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联合国是一个废物]
谢选骏文集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联合国是一个废物

   谢选骏:联合国是一个废物
   
   《外界仍与被制裁多年的朝鲜做生意 获利冲动压过道德担忧》(2018年1月3日BBC等)报道综合:
   
   联合国已经冻结了数十家从事外贸的朝鲜公司的资产,因为朝鲜政权在外面的生意规模仍然很大,包括出口货物以及国际劳务输出。


   它可能已经被制裁了十多年,但有时朝鲜似乎和其他国家一样照常做生意。去年9月平壤秋季国际贸易洽谈会的组织者说,超过250家国内外公司在朝鲜展示产品。朝鲜的国家媒体报道,来自叙利亚、中国、古巴、伊朗、意大利、印度尼西亚、越南和台湾的企业参加了这个成功的活动。
   严厉的制裁使许多地区和国家止步。 2017年12月23日,制裁再次升级,包括限制对朝鲜石油的出口,并禁止朝鲜进口食品、机械和电气设备等产品。
   对于大多数公司来说,朝鲜的风险太大。但是荷兰IT咨询公司的创始人绨佳(Paul Tjia)对朝鲜的贸易访问更为乐观。
   绨佳率欧洲代表团在去年5月份到平壤探讨商业和投资机会。他说:”每个人都想开展国际业务。从帮助朝鲜发展经济过程中获利的冲动,压过了与金正恩政府开展业务的道德担忧。如果你想看到改善,就必须靠那里的人自己来完成”。
   通过朝鲜出版的最新一期”朝鲜对外贸易”,读者会看到一系列的商品出售广告。从医疗器械、行李到肥皂,甚至是”iPad”平板电脑。
   让”朝鲜制造”获得出口机会,并且与外国客户建立联系,只是朝鲜与外界做生意的一种方式。
   在悉尼大学研究朝鲜贸易的贾斯汀·黑斯廷斯(Justin Hastings)说:”这个国家(朝鲜)的每个人都必须拥有创业精神才能生存。他们必须找到非常有创意的方法,以适应环境的方式来赚钱。因为世界离他们太远了。
   贸易杂志和新闻报道给人一种正常的感觉,而这是一种和金正恩政权格格不入的印象。
   那么有没有人真的买这些朝鲜货?
   身为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韩国太平洋研究教授也是朝鲜政治经济学专家的史蒂芬·哈加德(Stephan Haggard)说,这很难。但这些产品绝对不适合展出。
   哈加德说:”这些交易会不是为了宣传,而是为了交易。他们发展这些业务部分是因为他们相信有市场。”
   朝鲜的贸易大多来自中国,比例可能高达90%。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被许多国家看作是朝鲜停止核武计划的关键所在,因为它阻止了越界资金的流动。
   美国总统特朗普特别呼吁北京严格实施联合国最严厉的制裁,这其中包括对煤炭,海鲜和纺织品等出口限制。美国国务院表示,如果得到充分执行,朝鲜三分之一的外贸收入将被消灭。
   联合国已经冻结了数十家从事外贸的朝鲜公司的资产,因为朝鲜政权在外面的生意规模仍然很大,包括出口货物以及国际劳务输出。
   最赚钱的外汇来源可能包括朝鲜在世界各地40多个国家的造船厂和建筑工地。朝鲜有专门的贸易公司,在俄罗斯和中国等地安排与外国公司的雇佣合同,在一些非洲和欧洲国家也是如此。根据”脱北者”的证词进行的研究发现,大多数工人的工资被寄回朝鲜 – 至少三分之二。
   尽管朝鲜强加劳工条件,但海外工作机会却受到高度重视。朝鲜政府在选拔过程中付出了很多努力,并在东道国实行严格的监督制度,以减少工人叛逃的风险。
   位于韩国首都首尔的朝鲜人权数据库中心研究员Teodora Gyupchanova表示,出国工作的员工必须证明他们对朝鲜的忠诚度。
   Gyupchanova说,对”脱北者”的采访显示,这些职位通常选择有子女的已婚男子。这意味着如果坏了规矩,男人和家人就会有被惩罚的风险或者”在某种意义上被当作人质”。
   雷丹亚洲中心对在波兰工作的朝鲜人的一份报告发现了一个严格的控制结构——为了致敬金正恩,需要开展”思想学习会”。
   根据最新的联合国决议,不允许任何国家向朝鲜工人发放新的授权,他们必须在24个月后遣返工人:对朝鲜来讲,海外劳工每年至少赚到10亿美元(尽管许多人认为这个数字可能是高得多)。
   但是,在制裁方面,朝鲜有着悠久的逃避记录。
   2013年,朝鲜的昌赞港船上发现了包括两架战斗机在内的古巴苏联时代的武器,其中包括240吨武器。古巴表示,把武器藏在糖袋下运往朝鲜维修。
   最近,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的一份报告,2016年8月,在捷顺开往苏伊士运河的地方发现了3万枚火箭榴弹。
   报导说,这艘船是在一艘插有柬埔寨旗帜,但由朝鲜人担任船长和船员。
   自2006年以来,朝鲜一直遭到武器禁运。
   装有手榴弹的木箱被埋在2,300吨褐铁矿(铁矿石)之下,联合国决议也禁止这种铁矿石。这批货物被错误地标为”水下泵装配件”。
   朝鲜的贸易商也被指控部署幌子公司,作为隐藏武器交易的策略。
   联合国已将朝鲜与一家名为Glocom的公司联系起来,该公司据说已将军事通讯设备出售给包括厄立特里亚在内的国家,但总部设在马来西亚。
   联合国的报告将Glocom描述为”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泛系统平壤分公司的幌子公司”。该公司隶属于主要的朝鲜间谍机构—朝鲜侦察总局。
   尽管朝鲜品牌可能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有毒的,但这个国家还没有崩溃,部分原因是因为它已经学会了如何以下等国家身份来做生意。
   
   谢选骏指出:在任何商业活动中,都是“获利冲动压过道德担忧”的,所以人们用“无商不奸”予以概括。但是,奸商是要受到法律约束甚至制裁的,否则不能指望奸商自我约束。现在,联合国颁布了禁运的文件,却没有执行力量,这足以证明联合国是一个废物。因为要让商人自动守法,那是不可能的。
(2018/0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