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清真寺就是纳粹党部]
谢选骏文集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真寺就是纳粹党部

   谢选骏:清真寺就是纳粹党部
   
   《纳粹政权与穆斯林世界》( 2018-01-06 德国之声)报道:
   
   二战期间数万穆斯林为纳粹战斗。历史学家莫特德尔(David Motadel)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了希特勒政权对穆斯林的态度。


   
   记者:莫特德尔先生,您在您的《为了先知和圜首》(F r Prophet und F hrer)一书中谈到了纳粹政权的穆斯林政策。该政策的核心是什么?
   
   
   莫特德尔:二战的高潮时期,1941、1942年德军挺进到巴尔干、北非、克里米亚和高加索穆斯林聚居的地区。在柏林,人们开始对穆斯林的政治作用刮目相看。纳粹政权逐步开始争取穆斯林作为其盟友,煽动他们对抗所谓的共同敌人,例如大英帝国、苏联、美国和犹太人。
   德国人在穆斯林聚居的前线地区进行广泛的宗教宣传,以展示第三帝国是穆斯林保护伞的形象。1941年初,也就是在德军向北非挺进前不久,德国士兵中分发了《伊斯兰教》的小册子,作为德国士兵在与当地穆斯林打交道时的指导。在二战前斯大林对伊斯兰人进行残酷镇压的东部前线克里米亚和高加索地区,德国占领军为了削弱苏联人统治的影响力,重建了清真寺和古兰经学校。德国大肆宣传古兰经或所谓圣战的宗教宣传,目的是煽动穆斯林使用暴力对付盟军。
   从1941年开始德国国防军和纳粹还招募了数以万计的穆斯林志愿军。他们主要来自波斯尼亚、阿尔巴尼亚、克里米亚以及高加索和中亚地区。
   记者:纳粹政权招募穆斯林志愿军的目的是什么?
   莫特德尔:采取这一政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德国军队进行战斗的很多地区都有大量穆斯林居民。同时从1941年年底开始,军事局势越来越糟糕。因此德国希望招募穆斯林增援东部战线的德军士兵。因此穆斯林士兵被派遣到各个前线。他们参加了在斯大林格勒和华沙的战斗,甚至还参加了保卫柏林的战斗。
   这些穆斯林士兵获准保持其众多的宗教习俗:例如进行祈祷以及穆斯林的牲畜宰杀仪式。1933年,出于反犹原因纳粹禁止了穆斯林的宰杀仪式,1941年又为穆斯林士兵重新解禁。军队中的穆斯林阿訇扮演着尤其重要的角色,他们不仅负责为新兵主持宗教事务,而且也负责对他们进行政治灌输。
   
   记者:有一个广泛流传的说法,说在纳粹时期穆斯林普遍站在纳粹一边,因为反犹太主义立场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纳粹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拉拢穆斯林。是这样的吗?
   莫特德尔:尤其是在阿拉伯世界以及德国的对外宣传中,反犹题材当然起着重要作用。这种宣传往往与犹太复国主义者移民巴勒斯坦联系在一起。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年代里,这成为阿拉伯世界的一个重要问题。
   从穆斯林方面来看也不能一概而论。纳粹政权的部分穆斯林盟友,特别是耶路撒冷的大穆夫提穆罕默德·阿明·侯赛尼(Mohammed Amin Al-Husseini)赞同纳粹政权仇恨犹太人的立场。巴尔干、北方或者东部地区所有战场的局势都变得越来越复杂。其中很多地区的穆斯林和犹太人长期以来一直共同生活在一起。有时穆斯林还帮助犹太人躲避德国人。
   记者:支持纳粹的穆斯林想通过与纳粹合作得到什么呢?
   莫特德尔:战争地区穆斯林对德国占领军的反应不能一概而论。例如利比亚的穆斯林居民多年来受到意大利殖民政府非常残酷的镇压,因此他们对德、意军队的态度相对冷淡。但是在苏联,德国和意大利军队就很容易被穆斯林所接受。
   大多数穆斯林并非出于宗教原因,而主要是出于物质原因才参军的。也有很多人是在战俘营被招募入伍的。他们当兵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摆脱战俘营内吃不饱穿不暖的恶劣生活条件。很多人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穿上德国军服能够在战争中生存下来。
   记者:德国党卫军头目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在谈到伊斯兰教时曾经说,“对士兵来说这是一个实用和令人产生好感的宗教。”国家社会主义者真的能从伊斯兰教中有所获益吗?或者穆斯林只是他们用来达到其目的的工具呢?
   莫特德尔:我的论点是,德国的伊斯兰政策主要是出于现实的实用主义。不过有些纳粹领导人如希特勒(Hitler)和希姆莱(Himmler)确实多次表示对伊斯兰有好感。战争年代希特勒每次批评天主教时,都会拿伊斯兰教作为作为正面的例子进行比较。他谴责天主教太软弱,是女人的宗教,称赞伊斯兰教是一个强大,勇于进攻的武士宗教。其他纳粹领导人也经常流露出这种看法。但总体而言,德国的伊斯兰政策背后是一种战略动机,而不是一种思想观念。
   大卫·莫塔德尔(David Motadel)是伦敦国际经济学院历史系教授。他曾经在弗赖堡、巴塞尔和剑桥大学历史专业学习。他曾在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和牛津大学进行历史研究,并在德国《明镜》杂志、《南德意志报》和《纽约时报》发表文章。不久前他的新书《预言家和领袖-伊斯兰世界和第三帝国》刚刚出版。
   
   谢选骏指出:“希特勒(Hitler)和希姆莱(Himmler)确实多次表示对伊斯兰有好感。战争年代希特勒每次批评天主教时,都会拿伊斯兰教作为作为正面的例子进行比较。他谴责天主教太软弱,是女人的宗教,称赞伊斯兰教是一个强大,勇于进攻的武士宗教。其他纳粹领导人也经常流露出这种看法。”——这是因为,纳粹党部及其前身共产党部,都是按照清真寺的方式组建起来的,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和伊斯兰教一样,都是从基督教传统中裂变出来的敌基督运动”
   
   正因为如此,“十字军西征_消灭伊斯兰全球联盟‏”(@China_Crusader)前几年就曾经在推特上指出“清真寺就是纳粹党部”——
      
      伊斯兰教就是法西斯、纳粹主义!
      
      穆斯林就是纳粹分子、日本鬼子。
      
      清真寺就是纳粹党部、靖国神社。
      
      大家试想,如果日本鬼子、天皇分子可以在全世界到处建立靖国神社,每天都要朝向东京“皇居”的方向大声喧哗、聚众高声崇拜天皇老鬼五六次——全世界还会有和平吗?!
      
      如果允许穆斯林每天都要朝向柏林(希特勒首都)或林茨(希特勒故乡)或狼穴(希特勒军营)的方向大声喧哗、聚众高声崇拜希特勒五六次——反法西斯战争怎么可能取得胜利?!
      
      麦加、麦地那就是柏林、东京。
      
      “伊斯兰”意为“顺从”,伊斯兰教鼓吹奴隶主义,伊斯兰法是一种奴役制度,穆斯林是一种卑贱的奴隶!穆斯林们是侵略战争的牺牲品,是被征服的人渣。
      
      世界需要一场新的废奴战争,解放穆斯林奴婢!
      
      反恐战争要想取得根本胜利,一定要禁止印刷、传播、宣扬、祈祷、崇拜阿拉伯版本的《我的奋斗》,那就是要禁止印刷、传播、宣扬、祈祷、崇拜穆罕默德杜撰的《可兰经》!
      
      否则,反对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战争怎么可能取得胜利?
      
      只有正名了,反恐才顺利!
      
      伊斯兰教不仅是世界人民的敌人,也是中国人民的敌人!每一个中国人包括维吾尔人和回民部落,都要树立这样的思想:为消灭伊斯兰教而奋斗终生!
(2018/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