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谢选骏文集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谢选骏: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沉默入侵”疑受中国干预澳书商延迟出版》(2017年11月13日 转载法广RFI 小山)报道:澳大利亚学者韩密尔顿今天透露,他即将发行的书因指控中国干预澳大利亚国内活动,澳大利亚出版商因担心北京当局采取法律行动,决定延迟出版。
   
   据中央社引述法新社消息,澳大利亚查尔斯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 )著名学者韩密尔顿表示,他的著作「沉默入侵」(Silent Invasion,暂译)在即将出版之际,上周被出版社艾伦和恩温(Allen & Unwin)即时喊卡。


   
   韩密尔顿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说:「这是第一例我们所看到的……是一间西方大出版商决定在自己国内审查有关中国共产党内容。」
   
   韩密尔顿补充说:「我认为如果我们在奥地利屈服于这件事,那么我们已经输掉一场试图捍卫我们在这个国家基本权利、特权和自由的战役。」
   
   他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展示一封来自出版社的电子邮件,显示艾伦和恩温担心法律威胁,邮件显示出版社是北京当局影响力的明显目标。
   
   据艾伦和恩温出版社今天表示,公司对这名学者有极大尊重,但在考虑法律意见的同时仍决定延迟出版。
   
   该出版社并表示,韩密尔顿不愿延迟出版,并要求恢复他的权利,他有权这样做。
   
   据澳大利亚新闻报道,韩密尔顿的著作「沉默入侵」仔细审查了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活动。而韩米尔顿教授说,律师们已经对这本书进行了大量编辑。
   
   韩米尔顿教授与Allen&Unwin合作出版了八本书,并且因为对公开辩论做出贡献而获得澳大利亚勋章。韩密尔顿说,出版商的变化是“关于中国遏制言论自由的争论的分水岭”。
   
   该报道说,这本书被取消出版,恰逢澳大利亚正在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进行激烈辩论,包括政界人士和公职人员纷纷公开警告,有必要保护言论自由。
   
   谢选骏指出:澳洲是一个劳改犯人组成的国家,后来好不容易淡化了一点,但是至今多数人的祖先依然劳改犯出身——这样一个史无前例的“劳改罪犯联邦”。
   
   《秘密血河:英国20万罪犯流放澳州的“致富史”》(南方朔2014年5月27日)报道:
   
   这段悲惨黑暗的历史,此前澳大利亚人都不太愿意碰触,它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疮疤,也是英国的黑暗痛史。只有到了近代,谈论的才多了起来。
   
   人类历史上,族群之间,有过太多的迫害与黑暗,今天存在的族群,他们的一些祖先也许会有沾染鲜血的双手,这些黑暗的历史都必须被记得,而且最好是由加害者的后代自己写出来。
   最近我读了两本关于澳大利亚历史的著作,深为感动并获启发。一本是澳大利亚女作家凯特•葛伦维尔(Kate Grenville)所写的小说《我的秘密河流》,另一本则是历史学家罗伯•休斯(Robert Hughes)所写的《致命的海岸:罪犯遣送澳大利亚史》。
   
   英国在18世纪时仍落后而野蛮,当时伦敦人口约为八九十万,犯罪者即有11.5万,占伦敦人口的1/10,伦敦娼妓有5万,占人口的6%。最初这些犯罪者有许多被卖到美洲的维琴尼亚和千里达殖民地,陆续卖了大约4万人。1770年库克船长发现了澳大利亚,于是英王乔治三世决定将澳大利亚作为集中的罪犯流放地。1788年1月26日,一个由11艘船舰组成的舰队将548名男罪犯和189名女罪犯送到澳大利亚,一直到1840年,澳大利亚一共送了16万名罪犯。罪犯的小孩由于不在记录中,人数不详,估计全部罪犯及小孩,约在20万人以上。
   在澳大利亚成为罪犯流放地之前,当地的原住民估计有500至900个部落。这些原住民乃处于游牧和采食阶段,他们只有长矛,没有弓箭,对野兽的狩猎和追踪很有本领。这些原住民乃是最原始的公社社会,没有酋长。当这种原始社会邂逅到了白人罪犯的社会,两者的生存竞争必然特别的惨烈。
   
   因此,18世纪末到19世纪中叶的英国与澳大利亚那段不人道的历史真是充满了血泪。英国的下层阶级和犯罪阶级几乎完全重迭,犯罪者形同奴隶,孤儿及犯罪者子女被当作奴隶,可以买卖﹔犯罪者被流放到澳大利亚,生存考验极为严峻,有些犯罪者很上进,拼命要成为自耕农,他们占领原住民长期活动的地区,他们成了原住民的掠夺者,双方的生死存亡斗争遂各展开。澳大利亚的早期罪犯登陆地点如雪梨湾,靠近雪梨的霍克斯布里河流域,范迪门地区及澳大利亚的东部及南部海岸,遂成了“致命的海岸”。
   
   这段悲惨黑暗的历史,此前澳大利亚人都不太愿意碰触,它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疮疤,也是英国的黑暗痛史。只有到了近代,谈论的才多了起来。罗伯•休斯的著作即是代表性的作品。
   
   而女作家葛伦维尔的《我的秘密河流》则是更精彩的救赎之作。她是被遣送到澳大利亚的犯罪者后代。她为了寻根,一直调查她的家系,发现到她的九世祖因为在伦敦码头偷了一点木材,就被判决流放澳大利亚,并在澳大利亚成为自耕农,因而发迹致富。但她一路追踪,最后发现九世祖的勤劳固然是致富的原因之一,但他掠夺原住民土地,杀害原住民,那才是更大的原因。所以她旧地重游,完全按照以前的生活方式,去揣摩祖先辈的生活情境,将祖先的生活和罪恶重现。《我的秘密河流》这个书名出自著名的澳大利亚人类学者史坦纳(W.H.Stanner)的名言:“在澳大利亚历史上,有一条神秘的血河,也就是由白人与原住民间的关系所构成的鲜血之河。”
   
   《我的秘密河流》从她的先祖在伦敦的苦难及伦敦开始说起,到他被流放到澳洲雪梨,而后到雪梨北边的霍克斯布里河圈地,占领原住民土地,引发冲突,最后白人杀戮原住民,将土地永远占领的故事一五一十全部写出来。这是澳大利亚文学史上从未有过的赎罪之作。
   人类历史上,族群之间,有过太多的迫害与黑暗,今天存在的族群,他们的一些祖先也许会有沾染鲜血的双手,这些黑暗的历史都必须被记得,而且最好是由加害者的后代自己写出来。加害者主动地去记得,比受害者的后代说出来更有意义。加害者的后代主动去发掘,去记得,代表了良心的觉醒和对罪恶的反思。今天澳大利亚对原住民的政策,在全世界是相对比较好的。这和白人对罪恶知道反省有着密切的关系!
   
   谢选骏指出:这个罪犯联邦现在又在出卖自由了这,一点也不奇怪;即使澳洲准备恢复劳改传统,迎接大批贪官入境,人们也不必拍案惊奇。因为,即使澳大利亚劳改联邦的妈妈英伦三岛,也在进行自我审查了。“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似乎势不可挡。
(2018/0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