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谢选骏文集
·21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谢选骏: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沉默入侵”疑受中国干预澳书商延迟出版》(2017年11月13日 转载法广RFI 小山)报道:澳大利亚学者韩密尔顿今天透露,他即将发行的书因指控中国干预澳大利亚国内活动,澳大利亚出版商因担心北京当局采取法律行动,决定延迟出版。
   
   据中央社引述法新社消息,澳大利亚查尔斯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 )著名学者韩密尔顿表示,他的著作「沉默入侵」(Silent Invasion,暂译)在即将出版之际,上周被出版社艾伦和恩温(Allen & Unwin)即时喊卡。


   
   韩密尔顿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说:「这是第一例我们所看到的……是一间西方大出版商决定在自己国内审查有关中国共产党内容。」
   
   韩密尔顿补充说:「我认为如果我们在奥地利屈服于这件事,那么我们已经输掉一场试图捍卫我们在这个国家基本权利、特权和自由的战役。」
   
   他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展示一封来自出版社的电子邮件,显示艾伦和恩温担心法律威胁,邮件显示出版社是北京当局影响力的明显目标。
   
   据艾伦和恩温出版社今天表示,公司对这名学者有极大尊重,但在考虑法律意见的同时仍决定延迟出版。
   
   该出版社并表示,韩密尔顿不愿延迟出版,并要求恢复他的权利,他有权这样做。
   
   据澳大利亚新闻报道,韩密尔顿的著作「沉默入侵」仔细审查了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活动。而韩米尔顿教授说,律师们已经对这本书进行了大量编辑。
   
   韩米尔顿教授与Allen&Unwin合作出版了八本书,并且因为对公开辩论做出贡献而获得澳大利亚勋章。韩密尔顿说,出版商的变化是“关于中国遏制言论自由的争论的分水岭”。
   
   该报道说,这本书被取消出版,恰逢澳大利亚正在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进行激烈辩论,包括政界人士和公职人员纷纷公开警告,有必要保护言论自由。
   
   谢选骏指出:澳洲是一个劳改犯人组成的国家,后来好不容易淡化了一点,但是至今多数人的祖先依然劳改犯出身——这样一个史无前例的“劳改罪犯联邦”。
   
   《秘密血河:英国20万罪犯流放澳州的“致富史”》(南方朔2014年5月27日)报道:
   
   这段悲惨黑暗的历史,此前澳大利亚人都不太愿意碰触,它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疮疤,也是英国的黑暗痛史。只有到了近代,谈论的才多了起来。
   
   人类历史上,族群之间,有过太多的迫害与黑暗,今天存在的族群,他们的一些祖先也许会有沾染鲜血的双手,这些黑暗的历史都必须被记得,而且最好是由加害者的后代自己写出来。
   最近我读了两本关于澳大利亚历史的著作,深为感动并获启发。一本是澳大利亚女作家凯特•葛伦维尔(Kate Grenville)所写的小说《我的秘密河流》,另一本则是历史学家罗伯•休斯(Robert Hughes)所写的《致命的海岸:罪犯遣送澳大利亚史》。
   
   英国在18世纪时仍落后而野蛮,当时伦敦人口约为八九十万,犯罪者即有11.5万,占伦敦人口的1/10,伦敦娼妓有5万,占人口的6%。最初这些犯罪者有许多被卖到美洲的维琴尼亚和千里达殖民地,陆续卖了大约4万人。1770年库克船长发现了澳大利亚,于是英王乔治三世决定将澳大利亚作为集中的罪犯流放地。1788年1月26日,一个由11艘船舰组成的舰队将548名男罪犯和189名女罪犯送到澳大利亚,一直到1840年,澳大利亚一共送了16万名罪犯。罪犯的小孩由于不在记录中,人数不详,估计全部罪犯及小孩,约在20万人以上。
   在澳大利亚成为罪犯流放地之前,当地的原住民估计有500至900个部落。这些原住民乃处于游牧和采食阶段,他们只有长矛,没有弓箭,对野兽的狩猎和追踪很有本领。这些原住民乃是最原始的公社社会,没有酋长。当这种原始社会邂逅到了白人罪犯的社会,两者的生存竞争必然特别的惨烈。
   
   因此,18世纪末到19世纪中叶的英国与澳大利亚那段不人道的历史真是充满了血泪。英国的下层阶级和犯罪阶级几乎完全重迭,犯罪者形同奴隶,孤儿及犯罪者子女被当作奴隶,可以买卖﹔犯罪者被流放到澳大利亚,生存考验极为严峻,有些犯罪者很上进,拼命要成为自耕农,他们占领原住民长期活动的地区,他们成了原住民的掠夺者,双方的生死存亡斗争遂各展开。澳大利亚的早期罪犯登陆地点如雪梨湾,靠近雪梨的霍克斯布里河流域,范迪门地区及澳大利亚的东部及南部海岸,遂成了“致命的海岸”。
   
   这段悲惨黑暗的历史,此前澳大利亚人都不太愿意碰触,它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疮疤,也是英国的黑暗痛史。只有到了近代,谈论的才多了起来。罗伯•休斯的著作即是代表性的作品。
   
   而女作家葛伦维尔的《我的秘密河流》则是更精彩的救赎之作。她是被遣送到澳大利亚的犯罪者后代。她为了寻根,一直调查她的家系,发现到她的九世祖因为在伦敦码头偷了一点木材,就被判决流放澳大利亚,并在澳大利亚成为自耕农,因而发迹致富。但她一路追踪,最后发现九世祖的勤劳固然是致富的原因之一,但他掠夺原住民土地,杀害原住民,那才是更大的原因。所以她旧地重游,完全按照以前的生活方式,去揣摩祖先辈的生活情境,将祖先的生活和罪恶重现。《我的秘密河流》这个书名出自著名的澳大利亚人类学者史坦纳(W.H.Stanner)的名言:“在澳大利亚历史上,有一条神秘的血河,也就是由白人与原住民间的关系所构成的鲜血之河。”
   
   《我的秘密河流》从她的先祖在伦敦的苦难及伦敦开始说起,到他被流放到澳洲雪梨,而后到雪梨北边的霍克斯布里河圈地,占领原住民土地,引发冲突,最后白人杀戮原住民,将土地永远占领的故事一五一十全部写出来。这是澳大利亚文学史上从未有过的赎罪之作。
   人类历史上,族群之间,有过太多的迫害与黑暗,今天存在的族群,他们的一些祖先也许会有沾染鲜血的双手,这些黑暗的历史都必须被记得,而且最好是由加害者的后代自己写出来。加害者主动地去记得,比受害者的后代说出来更有意义。加害者的后代主动去发掘,去记得,代表了良心的觉醒和对罪恶的反思。今天澳大利亚对原住民的政策,在全世界是相对比较好的。这和白人对罪恶知道反省有着密切的关系!
   
   谢选骏指出:这个罪犯联邦现在又在出卖自由了这,一点也不奇怪;即使澳洲准备恢复劳改传统,迎接大批贪官入境,人们也不必拍案惊奇。因为,即使澳大利亚劳改联邦的妈妈英伦三岛,也在进行自我审查了。“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似乎势不可挡。
(2018/0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