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尾生诗歌
[主页]->[诗歌]->[尾生诗歌]->[尾生随笔:《被限制出境纪实》]
尾生诗歌
·尾生评论:《论改革
·尾生诗歌:《现实》
·就李旺阳先生死亡等恶性侵权案呼吁
·尾生诗歌3首
·尾生诗歌:《写给未来人的漂流瓶》
·转:一个公民的建议与设
·尾生诗歌:《走出城市》
·尾生诗歌:《矛盾如我》
·尾生诗歌:《写给朱承志》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在热水》
·尾生诗歌:《沉睡兮,醒来》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秋雨的下午》
·尾生诗歌:《普世抒怀》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三首
·尾生诗歌:《每当我回首》
·尾生诗歌:《我爱木芙蓉》
·尾生诗歌:《石下草》
·尾生诗歌:《醒来》
·尾生诗歌:《鹅城的黎明》
·尾生诗歌:《闻莫言获“诺奖”有感》(外一首)
·尾生诗歌:《欧阳经华——如何能囚禁一颗赤子之心》
·(轉)德国汉学家顾彬:莫言讲的是荒诞离奇的故事
·尾生诗歌:《游侠里的基督徒——李化平》
·尾生诗歌:《无题》
·尾生诗歌:《晨游》
·尾生时评:《改革的画皮》
·尾生诗歌:《无题》
·尾生小诗几首
·尾生诗歌三首
·尾生时论:《开放式革命》
·尾生诗歌三首
·就政治改革致全国人大和中共十八大的公开信
·尾生诗歌:《圆桌上》
·尾生诗歌:《南方可还有周末》
·尾生诗歌:《消除恐惧》
·尾生诗歌:《诗人的见证》
·尾生诗歌:《学会拥抱》
·转:就政治改革致全国人大和中共中央的第二封公开信
·尾生诗歌:《春天来了》
·尾生诗歌:《走向谭嗣同》
·尾生诗歌:《选举纪实》
·尾生诗歌三首
·尾生诗歌:《想起林昭》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长沙下雨天》
·核工业230研究所所谓的竞聘
·尾生诗歌三首
·尾生诗歌:《让我的人民离去》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三首
·尾生诗歌:《因为》
·尾生诗歌:《绝望吧》
·尾生诗歌:《在旷野》
·许志永:有这样一群公民
·尾生诗歌:《关于饭醉》
·尾生诗歌两首
·ZT律师丁家喜:我要改变我的国家
·尾生小诗:《无题》
·尾生诗歌:《我们是公民》
·游侠里的基督徒——李化平
·尾生诗歌:《不要以为自己能幸存》(外一首)
·尾生诗歌:《热水河》
·尾生诗歌三首
·尾生诗歌:《写在六一》
·尾生诗歌:《受洗》
·尾生诗歌:《乌有日》
·尾生诗歌:《蚂蝗逻辑》
·尾生诗歌:《陈水总之后》外一首
·尾生诗歌三首
·尾生诗歌:《一场大梦》
·尾生诗歌:《天路旅客》
·尾生诗歌几首
·尾生诗歌:《时间的水晶》(外一首)
·尾生打油:《全世界都知道》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无题诗两首
·尾生诗歌:《我是公民》(外一首)
·尾生诗歌:《小镇上》
·尾生时评:《少了薄熙来以后》
·尾生随笔:《历史会公正地审判》
·尾生诗歌:《活着》
·尾生诗歌五首
·尾生诗歌:《以改革的名义》
·尾生诗歌两首
·紧急关注湖南长沙维权女杰王喜灏
·紧急关注湖南长沙维权女杰王喜灏
·尾生诗歌:《悼曹顺利》
·湖南长沙基督徒告之
·悼曹顺利
·尾生诗歌:《霾时代》
·尾生诗歌:《让光进来》
·愿有逼迫尽朝向我来,别针对我亲人
·告核工业230研究所同事书
·告核工业230研究所同事书
·梁太平简历
·尾生诗歌:《平静的漩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尾生随笔:《被限制出境纪实》

   尾生随笔:《被限制出境纪实》
   
    好不容易办好入台的手续,买了往返的飞机票。我想这次终于可以去台湾了。1月5号中午12点左右起飞的飞机,我提前了三个多小时在黄花机场T2航站楼等待。机场的工作人员快十点左右才开始上班。我取了票,心中兴奋而忐忑。这些年老老实实,当局应该会让我自由吧。我这样想。
   
    边检的时候,负责检查证件的美女安检员看了下证件,立刻就盖了章,然后说糟了糟了,盖快了。旁边屋子穿得好像军人制服的人过来说要核实我的证件,把我带进一个小房间。大概过了一刻钟,他们拿着一张A4纸,上面写了些字,告诉我被限制出境了。我想拿手机拍他们手上的告知内容,被拒绝。我要他们出书面告知他们拒绝。他们告诉我了两个手机号码。一个是长沙市的市国保的电话;一个是长沙市雨花区国保的电话。这两个国保的电话我原都存在手机里了。我打电话给市国保饶清风,不接。打电话给雨花区国保李世章,接了。我问他为什么限制我出境。李世章告诉我说谁叫你不听话。我说三年前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限制我出境,难道三年了还没搞清可能在哪里?我说我愿意来自首,好让他们调查清楚。李世章说谁叫你不听话,在江天勇开庭那天出现在现场的?我一时无语,想起了小学学的一篇课文《狼与小羊》的内容。我说哪个法律禁止我去旁听法院开庭了。边检让我不要在安检的地方打电话,让机场人员带我走。我跟机场人员离开边检处,机场人员说那你自己去退票了,然后就走了。我继续给李世章打电话想让他给我个说法。我说你们开除我工作,我做什么事你们阻拦什么,还限制我出境,是不是想把我逼上绝路,逼着做出危害国家安全的事情。李世章则不断重复说我没按他们的要求做,没让他们满意,都是我的原因造成的。


   
    我离开机场,准备去长沙市雨花区公安分局自首。坐在去雨花公安分局的公交车上,已是中午,去台湾的飞机应该已经起飞了。长沙今天气温好像骤降,温度应该是零下了。整个天空灰蒙蒙的,没有一声自由的鸟叫。我来到雨花公安分局,刚到门口拍了个照发了个朋友圈,就被等在门卫室的一个快退休的国保李尚春拉到门卫室。国保大队长李世章不在,快退休的国保李尚春给我准备了他们食堂的盒饭。我一边吃饭一边和他理论,让他们赔偿我没能去台湾损失。退票费和办理入台的手续费,他倒是很爽快地答应了,一共一千块。我说的自首,他则不管了,说开车送我回家。我连公安局的大厅都没进去,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就被带离了公安局。快退休的国保李尚春打电话给雨花区的国保大队教导员问要不要和我谈一谈,无果。我打电话给长沙市的市国保,不接。我打电话给李世章想约个见面时间,无果。李世章说以后来之前打个电话,要确定他在不在局里。
   
    在车上,快退休的国保李尚春说我不应该在12月26号去参加一个饭局,不应该去吃饭。我觉得那头小羊真可怜,小学语文课本上的那头小羊根本就生错了地方。耶稣基督不也是无辜的羔羊么?我不应该出现在江天勇开庭那天的法院门口,也不应该去吃饭。耶稣在他们眼里也不应该道成肉身。李尚春说我该在去台湾之前向他们汇报,被允许之后才买票。李尚春把我送到家后,我又打电话给他说我明天想去台湾,希望他请示领导后能批准。
   
    快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电话里收到一个短信说飞机马上就到台湾的桃园了。我想飞机应该是自由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我的祖国。
   
    2018年1月5日 于长沙
(2018/0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