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9-1:1067年 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空3]
《推背图》归序全解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象)武后称帝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象)逼退武皇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象)安史之乱,马嵬之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6象)再造唐朝,上皇还京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7象)吐蕃侵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8象)藩镇之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9象)黄巢起义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0象)朱温篡,后梁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1象)后唐之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2象)后晋儿皇,两代即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3象)后汉亡,后周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4象)五代运终 北宋立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5象)宋太祖扫荡群雄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6象)太祖初步统江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7象)澶渊之盟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8象)太后垂帘 圣明气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9象)误用安石 平戎大败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0象)蔡京乱政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1象)靖康耻,北宋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2象)南宋建 祸水漫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3象)蒙古崛起 南宋将倾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4象)崖山海战 南宋灭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元朝国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_1伐性之斧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_2被文化「征服」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6象)元朝亡于淫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7象)明朝立国 和尚称帝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8象)燕王夺位 帝落空门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9象)仁宣之治 明朝盛世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0象)土木之变 夺门之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1象)魏忠贤之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2象)明朝灭于闯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3象)清朝立,传十帝
·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4象)清朝圣主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5象)太平天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6象)英法侵华 同治中兴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7象)甲午战争 弃朝割台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8象)义和团与八国联军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9象)八国联军瓜分中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0象)民国立 清朝亡 袁登基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1象)第一次世界大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2象)二战:抗日战争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3象)二战:太平洋战争
·《推背图》归序全解(第44象)核弹袭日 东土雪耻 1
·《推背图》归序全解(第44象)核弹袭日 东土雪耻 2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5象)二战胜利 内战隐患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6象)内战红朝立 两岸分三地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7象)氢弹问世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8象)文革
·补充:《推背图》归序全解》第48象 文革:台前与幕后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9象)抓捕四人帮,结束内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0象)改革开放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1象)民运紫阳殇 中共现末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2象)香港回归,君臣克定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3象)江虎当政 洪水猛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4象)九九大劫 预言聚焦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4象)九九大错 预言天责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5象)龙蛇乱寰宇 圣经示天机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6象)龙蛇乱寰宇 圣经示天机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7象)圣人出世 否极泰来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8象)未来元首 救书圣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9象)元首主政 天下安宁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60象)核心谜底 古今天机
·《推背图》归序全解 (小结)
·否定世界末日的大预言——《推背图》
·
·看看中共建立紅朝後,出賣了多少中華國土!
·预言解读《推背图》:台湾大选谁胜出?
·四川大地震,揭开了《推背图》预言的劫数的序幕
·不信《推背圖》預言改朝換代的網友,且看紅朝末象
·识别地震云,预测大地震_1(多图)
·識別地震雲,預知大地震_2
·识别地震云,预知大地震_3
·识别地震云,预知大地震_4
·提前12天,地震雲預報日本5.4級地震(圖)
·毒奶没有给奥运和残奥 中共的真爱是洋人
·为了奥运,3亿人“坚持”喝毒奶(图)
·毒奶检测政府亲自造假 抚慰6亿奶民(多图)
·
·系列视频:天象01 天象在循环: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
·视频:荧惑守心,天责帝君1
·视频系列:天象:太白经天1:帝王天难
·视频系列:天象:太白经天2:哪国之难《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第六章
·视频系列:天象:超新星爆炸与人间的悲剧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三部
·天象:太白经天,科学犯难?《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第六章
·
·逆天而为痛悔迟1-1:荧惑守氐,贼臣谋逆1
·逆天而为痛悔迟1-2:荧惑守氐,贼臣谋逆2
·逆天而为痛悔迟2-1:守房守太微,天谴灭佛罪1
·逆天而为痛悔迟2-2:守房守太微,天谴灭佛罪2
·逆天而为痛悔迟3-1:精准的预言,天道的展现1
·逆天而为痛悔迟3-2:精准的预言,天道的展现2
·逆天而为痛悔迟4-1:错解天象,千古痛伤1
·逆天而为痛悔迟4-2:错解天象,千古痛伤2
·逆天而为痛悔迟4-3:迟错解天象,千古痛伤3
·逆天而为痛悔迟5-1:错解天象,千古痛伤4
·逆天而为痛悔迟5-2:错解天象,千古痛伤5
·逆天而为痛悔迟6-1:错解天象,千古痛伤6
·逆天而为痛悔迟6-2:错解天象,千古痛伤7
·逆天而为痛悔迟7-1:正解天象见天意,误解逆天悔不及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天而为痛悔迟39-1:1067年 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空3

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39-1:1067年 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空3


作者:古金


   
   图39-1:1067年10月23日五星聚东方,天象对应的中华盛世,被王安石变法逆天所毁。

   

第三十九章 1067: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空(中)


   
   上一章讲到:1067年10月8日~11月8日凌晨,五星聚于太微垣星区。这个在整个华夏和世界大部分地区都能看到的亮丽天象,除了对应前任天子宋英宗之死,还对应中华出盛世——可惜,由于宰相和天子逆天而为,毁掉了这层天数注定的辉煌。
   

6. 顺天变法,怎成逆天?

   
   《史记·天官书》:“五星聚合,是天下变迁之兆……五星聚于东方,利于中原之国……五星跟从水星而会聚于一个星区范围,其下对应之国,可以变法而强国,使天下臣服。”[1]
   
   1067年10月五星聚于东方,跟随水星进入太微垣星区,显然是中原之国北宋变法强国之兆。在这个天象下,20岁的宋神宗即位还不满1年,他雄心勃勃,自然地谋求变革,改变朝廷财政亏空、国力疲弱的现状,以实现他富国强兵、收复失地的远大抱负。
   
   神宗遍观国内能臣,在外地为官的王安石名望很大。1068年四月,神宗招王安石入京,君臣二人很是投机,但是王安石的变法思想,却受到朝廷重臣、名臣们几乎一致地反对。
   
   看到这里,可能读者忍不住又要问了,其实上一篇的读者留言里,就有人在问:王安石变法,不是顺天象而动么?怎么又成了逆天了?
   
   对王安石变法,当代研究文献浩如烟海,深究细节没个完——只有跳出其中,抛开细枝末节,在宏观上观其大略,才能看到真相;再结合天象、天道,才能深入看到它的本质——而这个本质的揭示,一定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因为天象、天道、天纲在人间的展现,打宋朝就失传了。
   

7. 巅峰论战,王安石v.s.司马光

   
   1068年黄河在冀州一带决口,黄河以北地区大旱。国库亏空,有人请求皇上在南郊的祭祀典礼,免去给百官的常规赏钱。神宗过意不去,招司马光、王安石等人商量。司马光赞同,认为国家有难,大臣应当做出表率。王安石却说:“国库不足,是没有善理财的人。善于理财的人,百姓不用加赋税,国库就会充盈。”
   
   司马光一听就急了:“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天地所生财、物,不在百姓手中,就在官府国家手中。王安石要巧立名目掠夺百姓,比增加赋税害处还大。当年桑弘羊欺骗汉武帝说的就是这话……”
   
   当代中共红朝对此的代表性评论是:司马光僵化不懂经济,不懂得“提高生产率、加快资金周转速度,就能创造更多财富”,而王安石思想太超前,具有现代经济学思想……
   
   当然,也难怪这些学者,因为在红朝一贯的口径是力挺王安石,唱反调要担学术风险。抛开中共洗脑式的教育,大家想想:脱离历史时代、不合时宜、不切实际的思想,是好思想么?在古代当时的条件下,小农经济的生产周期就是那样,快不了,提高资金周转速度的前提是提高生产力,在没有技术革命的时代、生产力就是维持原样,社会财富只能像以前那样缓步增长,财富不可能靠变法的花样创造出来。所以司马光的宏观视角,是非常准确的,这也就是司马光的预言成真的原因——也得到了实践的检验。
   

8. 国库极大丰足,变法极其失败

   
   王安石变法,给北宋国库带来了极大的财富!国库由空变满,新建的32座内殿库也堆满绢缎,又再造新库。甚至到了北宋亡国之君宋徽宗时代,还在用着神宗变法时期积累的财富……王安石变法先理财“空前成功”,真是没增加赋税,就“国用饶”!?
   
   但是在另一方面,全国怨声载道,百姓,特别是基层农民,痛苦不堪。因为各种新法,增加了各种名目的钱、劳役,百姓穷人苦不堪言,有人为了逃避苦役,截指、断腕,很多人破产逃难、沦为乞丐,很多流民到了京城,“上访”告状也没用,王安石对此不屑一顾,只认他想像中的宏图大业。面对各地百姓被新法所害的结果,他甚至说:“当世人不知我,后世人当谢我”。
   

邪恶的标准v.s.天道的“标准”

   
   遵循红朝口径的学者说:王安石的变法措施,其实挺好的,就是那些执行的官员,贪图私利和政绩,把变法搞坏了。甚至有人说“经是好经,被人给念歪了”,而且拿出“著名的《青苗法》”为证:官府在每年青黄不接的时候,贷款给农民“青苗钱”,百姓不用去借民间的高利贷了,向政府借钱,等庄稼收成了,连本带利还钱给政府。贷款要有担保人。还不起,担保人必须还。还是还不起,罚做官府的苦役。
   
   听起来挺好啊!利息多少呢?过去中共的教科书秘而不宣,现在学者也都讲出来了:年利息20%!但是实际执行中,地方官员们追求政绩,变为半年息20%,一年放贷两次,达到40%!而且强迫摊派贷款,甚至让不缺钱的人也来贷款,还让有钱人来担保。更有官员创造性地发展了“王安石主义”,把利息涨到了70%以上!虽然地方官员创造性的发挥,不是王安石的本意,但是实质上得到了王安石的默许,铁腕的王安石知道这些情况,一直放任著。
   
   读者很自然地被吓著了:这不是强放高利贷么?最低的20%,比当今买房贷款的年利率高几倍,谁借谁破产!用现代法律来衡量,也是典型的高利贷,现代生产力这么发达,一般百姓都不敢借这样的高利贷,何况古代生产力那么低?
   
   但是有很多红朝学者,这样给王安石辩解:你们知道当时民间借款高利贷的利息么?100%甚至200%,王安石新法定的20%的利息,低多了,比那些高利贷好多了!当时借民间高利贷肯定破产,只是借的人不多,没造成社会影响。王安石打击民间罪恶的高利贷,有啥不好的?
   
   大家再想想:民间罪恶的100%、200%利息的高利贷,是很罪恶的标准,为什么要和很罪恶的标准比?比很罪恶的标准好一点,只是脱离了很罪恶,还没完全脱离罪恶啊!都是罪恶,基点在罪恶上。
   
   红朝唱同王安石20%利率的人,如果你们或者你们的亲人有房贷,把你们家族房贷利率蹿升到20%,你们还叫好么?你们会想方设法造出一套“理论”,去说服亲人为20%的“房贷”利率叫好么?现代生产力比古代高多少倍,都承担不起20%的高利贷,为什么要为王安石变法20%的基准利率叫好呢?这就是被红朝洗脑后,认同了逆天的、错误的标准。
   
   那合乎天道的利率应该是多少?在小农经济的古代,历史上有盛世的宝贵经验,给后世提供了智慧和借鉴。历史上的盛世,前面讲过,都是顺天而行,符合天道的。汉朝轻徭薄赋的时代,实行“十五税一”,就是年税收是田产的1/15,甚至减半为1/30,造就了文景之治的盛世。当然,天道没有定下人间税率的“标准”,是那个利率符合了天道。如果王安石参照历史的经验,按1/15,即6.7%,而且愿意贷就贷,不贷也不摊派,如果这样变法,既符合历史规律,又合乎天道,一定是天下大治!
   
   为什么符合历史规律,就是合乎天道呢?因为天象是天定的,天象直接展现天道,天人合一,天象与历史发展精妙对应,天象带动历史发展,所以历史也是天定的,历史的盛世是符合天道,顺天而行才出现的。
   
   用这个标准对比,王安石20%的利息在根上就是罪恶,违背历史规律,逆天害民!官员强行发放贷款就更罪恶。其实不止这一个《青苗法》,王安石的变法基本都跟钱挂钩,利息基本都定在20%,根子上都是罪恶的标准,是逆天的。
   

新法诞生,天变山崩

   
   王安石的《青苗法》强行出台,遭到了上上下下的反对。前面我们讲过:北宋是一个富庶的社会,藏富于民,穷苦得买不起青苗的农民比例并不大,每年因为在青黄不接时借高利贷,最后破产卖身为奴仆的人并不多,所以社会才富庶稳定。
   
   王安石做地方官时试验过青苗法,在少数赤贫的农民身上获得成功,却要把这个“针对个别赤贫者的成功经验”,复制到差不多整个农民群体头上(手下人大力摊派,王安石默许),这是强行勒索,能不激起民怨么?正义的官员能不为百姓说话么?
   
   可是王安石一意孤行,宋神宗被完全蒙蔽……不久,首都出现了一次极为罕见的大风暴,大白天漆黑如夜——这种极为罕见气象,就是最低的一层天象,太阳象征天子,太阳完全被乌云风暴遮蔽,表明天子被一群权臣完全蒙蔽了。
   
   当时人们已经不懂天象,但是都知道这可能是天谴来了,很可能是新法招来的天怒,因为天子没有别的过失。有人以此劝说天子,但是宋神宗总是被王安石说服。
   
   不久又传来消息:华山有一处山体崩了!敬天畏神的古代,人们自然地认为这是严重的天谴,并且都和王安石的新法联系起来,可是王安石巧妙反击——
   

逆天的口号:天变不足畏!

   
   王安石面对天变,面对沸沸扬扬的反对声,不为所动。王安石一党人甚至提出:“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2]。
   
   中国文化讲天人合一,古人都敬神畏天,谁敢逆天啊?天子更得顺天而行,做逆天之君还了得?王安石作为宋神宗的老师,他教导年轻的天子:“天变不足畏”,让天子和他们变法派,不怕天象灾异的警告,这是典型的逆天,引起轩然大波,大臣纷纷向皇帝进谏。而王安石是著名的唐宋八大家之一,他洋溢着创新诗文为诗坛独步,口才极佳,能言善辩,神宗还是听他的。
   
   “天变不足畏”,这在相信天人合一、天人感应的古代,等于向天宣战一样,和当代无神论的“人定胜天”如出一辙。所以,中共文革内乱时期,王安石才成为“历史上正确路线的代表”,被大力推崇,其实是中共在找历史的帮衬。而今,当代红朝很多学者,还在沿袭文革的这一文化精神,盛赞王安石这个不信天命的“进步”思想,而一直提倡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此时却不敢提及了。细细想想:为什么王安石带着天子和国家碰得头破血流?惨痛的实践,在打谁的脸?
   

天降灾祸,恶法人祸

   
   王安石1069年开始推行新法以来,就《青苗法》一项法令,大比例的基层农民,就被夺走了20%的青苗钱。在城市,先后推行均输法、市易法,与大中小商人、商贩争利。不但强买商品、垄断货源,垄断价格搞批发,还搞零售,政府人员上街营业,水果蔬菜,无所不卖。神宗觉得很丢人,王安石不以为然,只要赚钱就行。结果市场萧条,官方卖什么什么贵,品质还次,官营的食盐掺沙子……民间工商业被重创凋零,王安石又向商贩们开放国家贷款,年息20%,商贩们不借没法活,借了没法还,到神宗末年,商人所欠的市易钱,仅利息就达921万贯。[3]
   
   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大陆生活过的人,可能会想到:王安石这样的改革,和红朝当年计划经济的商业国有、市场萧条很相似。有外国学者指出:王安石变法是历史上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尝试。如此,大家更能明白:为什么红朝那么盛赞王安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