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苏明张健评论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2018-01-05

   

   至今仍记得多年前读《历代剑仙传》中才一句话:“自古燕赵多侠士。”当时颇有感触。近日在一本书中又读到了这句话,立时引起我更大的感触。

   那是在我中华文化处最繁荣、最鼎盛的礼乐文化时期,各派学说争鸣,尤其出现了一大批的远离权力的隐士、处士、侠士、方士,专心地研究自己所开发的新学科和新理论。他们闭门谢客,更不愿去关注凡俗的世事,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孟子的天爵和人爵的伟大论述。之所以称其为伟大,就是因为这个论述在两千五百年后的今天,仍然完全适用于哲学、社会、道义乃至人的涵养的修行。

   正是这一批又一批的隐士、半隐士们,成为了开创中国的天文学、自然科学、物理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乃至地理、医药、冶金、数学等等的始祖。侠士们也就是后来的剑仙,自觉担负起了维护人间道义的社会职责。他们除暴安良,拨乱反正,却又不留姓名、不图报答,事成后则悄悄隐身而退。于是这也成为被后来的孟子用以教导世人的浩然之气。这一流派也与其他各学科和各流派一样,逐渐归併为《易经》学系的道家学术思想之中。所以道家学术被世人公认为是“博大而繁杂”的。

   侠士们的内部有一句密咒,只在立志为侠的人之间口头相传。直到剑侠们又精进到剑仙,才由剑仙中透露了这十六个字的密咒是:“天心正大、吾法正直、荡涤邪秽、肃清一世。”这是何等的胸襟,又是何等的浩然之气。当时尚不知道这十六字密咒的孟子,就已发出了浩然之气的论述,足见英雄志士所见略同。

   习近平嚎叫民族复兴,其实仅仅是句口号。至于复兴什么,怎样复兴,它也说不出个子午卯酉来。政治宽松,思想自由,无需任何人去领导或引领,文化复兴随既即至。这反而是习近平最恐惧的。

   伊朗人民走上了街头,理由是物价上涨,政府贪腐,没有人权和自由。原来伊朗的政治体制和共党的一样,行政首脑之上,还有一个伊斯兰教的教士阶层。它既高于政府,又高于国家。对民众的抗议行动所说出的话,与共党的陈词滥调一模一样:又是外国敌对势力的破坏,又大骂手机互联网,更大骂别有用心的人的挑唆;甚至说出了参加抗议的民众会被判处死刑。宗教可以指挥法律,岂不又是与马主义一模一样了吗?!

   在以前的评论中我曾说过,任何宗教乃至主义都千方百计地要与权力相结合,目的是由此可以强制民众成为它的信徒,对不信者和反对者可以用它的私刑处死;其二则是利用科学,同时反对科学,歪曲被它利用的科学,以证明它的合法性。同时打击、污蔑所有的科学,怕的是科学的论证、论据,随时可以揭穿它的虚伪、罪恶和野心。

   正所谓“轻薄口齿,肆其雄黄”,又怎敌演绎、归纳两大思维方法。中国人信佛的人多,但懂得“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人少。认识“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字的人多,能正确读出这六个字发音的人少。两千五百年前的普贤如来的唵、啊、吽的三字根本咒,知道的人稀,能读出这三个字发音的人几乎没有。后来观世音菩萨又发明了唵、嘛、呢、叭、咪、吽的六字大明咒,后又被称为观世音的六字真经。想必知道者几稀,能读出来者更稀。

   信教要懂教义,要去追根溯源,弄通全部再决定信与不信。但追根溯源就躲不过原本书中的古文、古字。共党破坏文化,简化正体字,自然使得几代中国人读古书有下地狱之感。中国大陆上的人文状况已是低下已极,于是才有毛泽东的自我造神运动风行十年。即使至今近半个世纪过去了,一帮毛太阳的愚蠢信徒们仍然以为真理在握。所以文革后的几十年间,民间也有样学样,各地纷纷冒出了不少的活人装神弄鬼。最妙的是几乎个个成功,信徒成群。

   习近平大受启发,为了权与威,再行毛的活人造神的故技。殊没料到的是共产的马主义实在臭遍了世界,虽然在一帮所谓的忠诚分子及捂毛篾片的起哄下,人却还仍是人,神是做不成的。现在的中国大陆人所谓信仰,其教义不过是现代白话文的简化字,且又内容肤浅,更不失东拼西凑之嫌。自知难以服人,所以也弄出几个字作为咒语或几字真经。陈义高却经不住推敲,骗骗中国大陆人或外国人似乎绰绰有余。殊不知误人子弟罪莫大焉。值此中国大陆乱象横生,变革在即。大有愿求一滴杨枝水,洗尽人家老婆禅之感。

   古希腊的大哲学家苏格拉底曾说:“知识就是美德。”同时还说:“无知是一切罪恶的根源。”明朝的大儒舒拉说:“未有神仙不读书。”无非是告诫人们,想去成仙了道,也必须首先把读书放在第一位。言外之意,就是不能读书明理,即便信神信佛,有了信仰,终不免陷入老婆禅的荒唐无味,或者干脆深陷邪说邪教而不知。

   信仰如此,那么对于中国大陆地区的当前政局的分析判断同样如此。虽说看法各异、众说纷纭是理所当然的现象,但此时此刻,已不是太平时期,容得人们茶余饭后坐以论道的清谈时刻了。博讯作者陈维健先生写道:“中国遭受共产革命之苦已有半个世纪之久。随着习近平的倒行逆施,改革之路已经完全被堵住了。不想革命的革命,不愿革命的革命,害怕革命的革命,被迫革命的革命。顺天应人势在必发。”

   能说出这段话的人如不是饱学之士、深明大义且有深明时势之人是不会有如此明断的见解的。尤其在国破民亡的关键时刻,这段话以直截了当的明确观点,驳斥了改良主义、妥协主义、理想主义等等脱离实际的态度和看法,革命就是当务之急的必要手段。

   共党是匪类,永远不能把它们看做是人类。共匪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称分金银的霸道已经持续九十多年了。近二、三十年不但未见任何收敛的迹象,反而气焰越发嚣张地公开抢劫和杀戳民命。共党在走绝路,国民退无可退。以暴易暴、吊民伐罪的全民大革命,就是全体国民的唯一选择了。

   神佛不救共党,同样也不救人民,因为正教教给了人民自救的道理和方法。以中国道、佛两家的学术思想,都是直接告诉人们,要做到心出世而身入世,所以佛家才有“看天下人都苦”的大慈悲心理。心在修行着到达彼岸的工作,而身在做着除恶务尽便是对大众行善的工作。同样,每一位良知道义尚存的中国人,拔刀相助除恶向善的天性不会变,而且这样的血性男儿永远是绝大多数。否则我们就不会有务农知礼之邦的美誉,和勇敢的民族的赞誉。

   传统的必须要保持,更是不以人的意志而在发展,发展的过程中就必有创造,而任何一个创造又是出自人的心灵。这是定而不移的道理。

   2017年12月26日,709事件的当事人吴淦先生被非法判刑八年。他就此发表声明说:“在专制国度,能被专制政权授予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这个荣誉,是对一个公民最大的肯定,证明了这个公民没有做专制的帮凶,没有做奴仆,起码他去捍卫争取了权力。、、、、、、有了互联网,觉醒的人越来越多,为专制独裁送终的队伍会越来越壮大。、、、、、、暴政是因为缺乏自信心。专制结束的时期还会远吗?”

   这是多么錚铮铁骨的一番表白。足见吴淦先生是一位心怀磊落的坦荡君子,一位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在被判刑后的这番表白,将激起多少正义男儿的志气,义无反顾地投身推翻共党,建立宪政民主政治的大事中去。

   著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在近期出版的一部新书中说:“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已经成为二十一世纪国际政治的主题曲,而反制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国际同盟逐步形成。”这段话完全符合了哲学中有反动必有正动的观点,也符合了中国民间的一句俗话:“邪不侵正。”

   12月28日《纽约时报》一篇题为<观点与评论>中,以中共向西方的手伸得太长为题,指控“中共在世界上的民主国家里压制西方价值观,破坏那里的自由的全球努力,已给人们敲响了警钟。”文中举例说,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已面临巨大阻力,更是引起巴基斯坦、缅甸的怀疑。在拉丁美洲,中共的所谓基础设施建设已被叫停,在非洲面临抗议,在斯里兰卡面临抵制。

   文中说,“2018年很可能会看到应对来自中国挑战的新势力,更可能会看到促使亚太四国加强安全合作。”文中提到的亚太四国是指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共党把周边的邻国都得罪了。在东南亚已有个东盟十国结合在一起对抗共党,现在又出现个亚太四国对共党行围剿局势,其中的美、日、澳是世界七强中的三强。共党在国际社会上确实是穷途末路了。

   国内的情形有目共睹。既有自信、又发明特色思想的仅习近平一个人而已。有人说,习近平至少还没有杀人。言外之意,似乎是没杀人就是好人。但这五年多来,多少同胞死于习政权的这个制度下。制度杀人,难道不是这个制度的负责人在杀人吗?喜欢做梦的习近平,根本无能力去理解“梦幻空花,回头是岸”的禅境。至于马主义、莎士比亚,它又能懂多少?也实在令人怀疑。

   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竟然拥有法律和经济两个博士学位,就更令人怀疑。如此的无知无识之竖子,竟然开创了一个新时代。这个玩笑也实在开得漫无天际。对于庸人、狂人的唯一办法,或监狱或神经病院。对付一个庸人、狂人的唯一办法,就只有全民大起义、全民大革命了。

(2018/0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