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远见
·历年世界形势预测
·共产体制的铁律
·高度集权
·反腐与民主
·政治变革在即
·破解十八大之谜
·习近平必走政治改良之路
·天下大势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作为右派,我贡献了一位二级教授
·委员会内的恶斗
·国共两党的差别
·神秘的“生活小组会”
·“六四” 事件是“苏东波”的导火线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博讯》网站《远见》文集 史伏初 2018年1月25日

   

   最近我向网友发送拙作《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民主制度(下)》 后,收到网友不少宝贵的反馈意见,我非常高兴,今撰文再与大家交流认识。

   应该说,这次的反馈意见没有五年前讨论《和平转型》时热烈,也没有四年前的《打虎大讨论》热烈,恐怕是大家顾忌多了,这是不幸的,是否因为网络言路控制偏严了些?

   本文末附有诸位网友的反馈意见,如果细心观察,就可了解当前知识界的基本思想概况,这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很有意思的。

   

   捉摸不定的形势

   大家最关心的似乎还是未来的形势发展,都有捉摸不定的感觉。我们捉摸不定不要紧,不过多一根愁肠罢了。中下级官员们捉摸不定才痛苦哩。最近官员中出现向左转的言语,说明他们非常恐慌,想再借用极左理论护身。他们既怕“打虎拍蝇”扩大范围,又怕一锅端的“转型”灾难,他们象没头苍蝇在乱撞。而我们身处这个时代,真是既艰难又幸运。

   南京 毕康先生“认为最近几年是大变局时代的关键点”,我也这样想。有些人被“高度集权”迷惑了,以为会走上“毛路”,其实是误解了形势。我在2013年发表的《和平转型》中就预测到会发生这种情况,“和平转型必须满足四个最基本的必要条件:……第二,专制政权出现一个一言九鼎的强势独裁者;第三,这个独裁者富有政治远见,有民主思想和‘求万世名’的雄心壮志;……”讲和平转型操作时,指出大致分三个阶段,“……,第二阶段,建立自己的独裁地位。他会牢控枪杆子和笔杆子;开展整官运动,以各种理由大面积清除不服从自己的官员,换上忠于自己的人,压制反对派的反叛;调整权力结构,集中权力于一身;搞经济改革,解决民生问题;平反冤假错案,扩大人民权利,拉拢民心;树立个人权威甚至个人崇拜。……”回忆习近平主席执政的第一个五年,是否大致如此?“高度集权”在毛是目的,在习是手段。如毕康先生所言,习近平主席是“明白人”,如我所说,他“富有政治远见,有民主思想和‘求万世名’的雄心壮志。”不会止步于集权。退一步说,比较过去各路诸侯分权时疯狂残害、掠夺人民,现在集权为人民办事就是好事,受到多数民众欢迎。只有贪官淫吏极端仇恨“高度集权”,使他们的贪淫乐事受阻,前途不保。“龙虎斗”与我们平民百姓有何影响?也许斗出一个民主新中国来,不是更好?

   另一方面,也要估计到“转型”的难处。“反改革联盟”在官僚队伍中占比很大,他们力图维持自己的特权,反对“转型”。他们为反对“打虎”而搞政变,没有道义立足点,所以屡败。但若过早表露“转型”意图,他们就会以左的面目找到政变籍口。从十九大上看到,这股反“转型”力量还是不小的,必须在今后几年设法进一步消耗掉他们的有生力量后,“转型”才有十分把握。前述操作第二阶段只有一件事尚未动手,即习近平、王歧山多次强调的“平反历史冤假错案”,那天看到启动这项工作,哪接着就是“转型”大变局了,我们无须急躁,耐心地等吧。

   言不达意,请大家谅解。

   

   建立民主制度,该创新还是守旧?

   我为什么要作此文?刘国鼎先生点明是“未雨绸缪”,确实如此。英国为首创现代民主制——议会制,争论、斗争了几十年,美国为制定宪法,代表们吵了几个月,中国知识分子对中国未来建立民主宪法,理应尽绵薄之力。有人会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也有人会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各有爱好,互不干涉。

   世界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首次给我回复意见,我感到非常荣幸,非常感谢。他可能认为我贬低了美国的宪政制度,强调他们的制度虽然有缺陷,但允许改正。这一点很重要,我在《民主制度(上)》中已经讲明。至于“我们的问题恰好是缺点很难改正。”可能指的现在,也是显而易见的事实。说明茅于轼先生也承认西方现行民主制度有缺陷,需要改正。

   这里顺便离题说一点。共产体制也不是一成不变,它的特点正是多变。马克思、恩格斯年轻时代,血气方刚,持激进观点,发表《共产党宣言》,主张共产主义。到晚年,他们修正自己的激进观点,主张民主社会主义,就是大变。苏联从列-斯的共产主义变到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又变到戈尔巴乔夫的民主转型。中国也在不断变。不过这种“变”耗费代价大时间长。就是因为共产体制有“变”的特性,所以有和平转型的希望。共产党中的改革派,在实践中逐渐认识到老祖宗理论的缺陷和错误,他们也冒着被保守派打击的风险,在不断改革,也就是修正,最终会找到光明的生路——民主宪政制度。

   民主宪政制度的发展史就是不断探索不断创新的过程。英国最早开创代议制的宪政制度,保留国王,国王“统而不治”,由议会多数党组阁,得国王同意,治理国家,欧洲大多数国家仿制英国,建立现代议会制。18世纪北美13州联军打败了英国殖民军后,各州代表在费城开会研议建立国家。先讨论建国的根本大法——宪法,为此他们争论了几个月,最终大家同意产生一部美国宪法,世界首部成文宪法。美国宪法没有复制母国(英国)的代议制,而是首创“总统制”。从世界史看,“总统制”优胜“议会制”,许多国家弃议会制而改行总统制,例如法国、俄国。美国在20世纪靠这部宪法而崛起,成为当今唯一超级大国。我们首先要学习美国的这种创新精神。没有创新精神的民族就没有光辉的未来。

   民主制度替代专政制度是天下大势,中国迟早要建立民主制度。欧美的民主宪政制度经过二百多年的实施,虽然不断修正完善,仍暴露出诸多缺陷。看到这些缺陷,不是要肯定专制否定民主制度,而是考虑我国今后建立民主制度时,要继承欧美民主制度的长处,克服其短处,有所创新,而非简单复制。中国是占有世界人口1/5的大国,难道不能制作一套适合自身的衣服和鞋子?

   西方现行民主宪政制度的缺陷是客观存在的。专政制度暴露民主制度的缺陷是为维持专制找借口,民主人士暴露民主制度的缺陷是为了创造更完美的政治制度。中国将来建立民主制度没有理由要继承西方现行民主宪政制度的缺陷,完全可以取长补短,创造更完美的中国式民主制度。预计中国未来的民主制度不但优胜专政制度,也优胜西方现行民主宪政制度,将使中国后来居上,成为世界超级大国,人民将更幸福。

   

   初级民主制

   我在《民主制度(上)》中讲到,世界史显示,民主制度从初级向高级发展,也就是说,民主制度存在两个阶段,初级阶段是不可逾越的。刚从专制过渡而来的新生民主社会,必然会带有若干专制的残余,专制势力不会立即完全退出政治舞台,民众的思维、生活习惯也会跟不上形势。我相信,我国初建的民主制必然也会如此,这是必然过程,抱怨是没用的,唯有每人都积极参与和推进。

   民主时代正在向我们招手,我们要有思想准备。

   

   鸣谢汪廷奎老先生

   原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汪廷奎老先生是位德高望重的社会学专家,我素以大哥称呼他,经常请教于他,受教颇多。《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民主制度(下)》一文,首先请汪老先生一阅,得他点头,我方敢发送诸位朋友。在此向汪老先生致谢。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民主制度(下)》一文的

   【读者反馈】

   ▲ 汪廷奎:大作已读过并下载。你的这项积二十年研究的成果甚佳。西方民主之缺陷,诚如所说。你是想据中国之特点,另寻路径,有独到的地方,值得供世人研究。或者说,是提出了中国实行特色民主制度的可行性和可能性。不管是可行还是可能,在时间上则是个未知数。再就是总统的独裁权力也应该有个限制,要受到监督并可以罢免。在目前,我看实现甚难。

   你的大智慧过人,又多年研究,我是大大不如的。我懂专制,对民主和宪政等知之极少,故不敢多开口,更谈不上整套看法了。

   ▲ 南京 毕康:史老,个人认为最近几年是大变局时代的关键点,李锐先生也曾经说过,习近平先生是个明白人。不知您的看法?谢谢分享的文章。

   

   史伏初答:我赞同你的估计,习近平先生不但是个明白人,而且做事极稳重,不做没把握的事。国内外著名学者几乎一致估计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将在今次修宪时会更改国家主席任期不超两届的规定,为他谋划更长执政期作准备。独我在《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中否定这种估计,斩钉截铁地说:“不会修订国家主席任期。”看来是我预测准了。其原因就是我估计习近平先生做事沉稳有把握。我估计破局将从平反“64”开始。今年要应付“朝核”危机,也要酝酿,明年也许是破局年,2020年是关键年。

   ▲张萍鑫:西方文化缺陷与民主制度问题我们还待静观其变,中国社会的未来却是大家不可不思考的课题。

   ▲丁焕青:谢谢发来珍贵资料!

   ▲诚忠言:您的想法是好的。皇帝怎么会放弃龙椅,放弃享乐?有人提出“语言腐败”。少一点语言腐败为好。

   ▲往事如烟:大作收到,谢谢先生!

   ▲茅于轼:不要想建立一个没有缺陷的制度,那是梦想。我们要建立的是有缺陷但是允许改正的制度。

   西方的民主制度就是一个有缺陷但是允许改正的制度。我们的问题恰好是缺点很难改正。

   

   史伏初答:

   茅先生:谢谢你拨冗一阅我的拙文并予评论,我非常感激。

   我的“初衷”是,就如穿衣服,西方民主制度这件衣服已经被人穿了二百多年,破旧不堪了,我们还穿着宽袖古衣,太不合时宜了,终将要改穿现代衣服。我们当然要选择一件适合自己身材的新衣,不宜再穿别人穿了二百余年的破衣。民主制度是设计出来的,二百四十多年前,美国摒弃欧洲的议会制,创新“总统制”,活力超胜前者,因而后来引领世界百年。我们也可以创新民主制度,为什么不可以?切不要以为这种创新民主制度是保留专制。创新民主制度是以抛弃专制为前提。

   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有稳固性,也有惰性,在民主国家修改宪法门槛很高,西方国家不是没人看到自己国家制度上的缺陷,但要积聚到能改动宪法的力量却很难。我们还未建立民主制度,未雨绸缪是合理的有益的,你认为我的想法是否有点道理?

    小弟史伏初 2018-1-22

   ▲楚樵:习是毛加邓,不是胡耀邦、赵紫阳,更不会、绝不会是戈尔巴乔夫,近代中国(30至50年内)绝无希望!

   ▲曦朗:史伏初先生的研究相对理性,但是仅以此远远不够,或根本不够。

   社会是一个超复杂巨系统,仅以一般的观察和想象就能有正确?它必须有科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