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共谍郭汝槐(国防部作战厅长)被划为右派]
雷声
·抗战阵亡国军将军名单
·爆料:郭美美为王震孙女 !
·“从西方宪法历史的演变来看中国宪政发展的前路”
·1%的家庭占全国三分一财产
·罗思义:陈寅恪之死
·刑不上常委的规则应得到尊重
·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关押人们
·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可放弃自己权不能剥别人权利
·揽权本身就为腐败敞开大门:讨论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你可以放弃自己的权利,但不能剥夺别人的权利
·吴敬琏:腐败的实质是权力寻租
·丁学良新作:印度比中国更有优势
·林大军:再次忽悠欺骗大陆民众,绝不为反腐唱赞歌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屠城家族窃国掠影
·謊言起家,謊言建政,謊言治港
·纪念抗战,蒋中正功盖青史
·準的可怕 43個簡化漢字的現實預兆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全是蒙人
·绝不允许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陈维健
·中共没有抗击日本帝国
·奇葩文转帖:我在英國蹲監獄
·国内网友斥红二代扮萌装纯恬不知耻
·准备好了吗?中国将面临全线大衰退
·贪官与血统:红二代不贪?
·“普通话”的惊人内幕
·中共「推普废粤」的政治动机
·ISIS首领与马恩列斯并列
·毛泽东的私生活
·香港学生罢课,要求人大道歉
·六四精神之炬被香港学子高高擎起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电视剧《邓小平》隐瞒哪些史实?/程凯
·今夜,我们为香港人民自豪!
·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港台學潮與世代正義(洪鑫誠)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习近平的字典里没有"妥协" 中国梦里也没有反对派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法律窗口:美国如何看待和处理公民抗命
·抱紧自由,风雨中迎接光辉岁月
·寄希望派无中生有的“习民主”
·鲍彤盛赞占中:出色完成2个历史任务
·为什么香港人对民主的愿望越来越强
·习近平在香港的盲点/ 猷子
·《纽约太阳报》建议向香港“雨伞革命”领袖颁发诺贝尔和平奖
·权力中心总想垄断真理和道义/王德邦
·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严家伟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曹子文给邓榕邓楠的公开信
·林彪最大污点:长春围城饿毙数十万难民
·喂人民服雾【天津快板】
·广西政协常委装妈与学生对话
·两万八路军不敌5百日军?
·香港“雨伞革命”中学生组图
·反占中蓝丝带召集人李偲嫣 妓女身份被揭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检验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验尿"
·方舟子打假周小平:梦里游了趟美国便控诉美国罪恶
·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指鹿为马的时代
·网络作家抽周带鱼,妙语连珠
·为什么左右全民群殴周小平
·周小平风波笑点何在?
·10年前捧红3位好学生今何在?
·习大大的锅
·世纪梦幻:习近平反腐出民主!/张三一言
·一个真实的蒋中正
·毛颂蒋之信隐瞒七十年
·为什么现在要讲法治了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陕西失独父母到省政府请愿
·刘少奇的结局
·法轮功围堵中南海导致政改夭折/周瑞金
·“做二”之道关键在韬光养晦
·从小官巨贪到老虎苍蝇标准
·列宁真相被揭,俄各阶层震惊和愤怒
·voa:习近平专机惊爆象牙走私,有何背景?
·法治的主要任务不是治官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彭定康忧香港出现伊朗式民主(即假普选)
·章小舟:基于“民意分类”视角观察“习氏反腐”等现象
·恢复国民党的反对党精神/陈永苗
·李克强接见12家草根组织负责人
·香港占中升级为南韩模​式/谢选骏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绝食学生促特首重启政改展开对话
·反腐变围剿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谍郭汝槐(国防部作战厅长)被划为右派

   
   
   《往事微痕》血泪凝結的一纸《诉狀》(图)
   
   作者: 裴毅然


   
   
   香港一批反右运动研究者,锲而不舍地努力,不让流过的泪白流,不让淌过的血白淌,一套《五七右派列传》记录了许多罕见的资料和感人的故事。令人敬佩。
   
   五十三年了,五十五万余名右派飘零凋谢,最年轻的学生右派也已成了“白头宫女”。这场有史以来最大的文字狱,莫非就以“改正”结案了?可以随风飘去了?右派冤魂当然说不!“右”属也在说不!还活着的右派更不会不说“不”!另一方面,对大陆青年来说,“反右派运动”已是“天宝遗事”。
   
   
   因此,为了当年无法申诉的冤屈,不让流过的泪白流,不让淌过的血白淌,第一步就是必须记录下史实,凝固个人经历为集体记忆,让必将到来的“最后审判”捏有一份份最可靠的诉状。一位老右说得好:“留给后代除了黄金白银,还应当有白纸黑字。”
   
   为右派立传留史,意义虽巨,却是一项繁浩琐碎的大工程。香港依赖独特的人文环境,有许多方便之处。据悉,中大的中国研究中心对右派原始资料的收集已有多年;更令人肃然起敬的是香港有一批民间研究者,如武宜山(凌文秀),申渊(陈愉林)先生等。他们辛苦支撑令人感佩。
   
   近年,当年北外学生右派申渊先生耗时七年推出四卷本《五七右派列传》,为右派立碑。四百余篇列传,涉及一千三百一十八名右派(含少数中右),是迄今为止收集面最广的“右派列传”。重点介绍各路右派的划右原由及受迫害经历。笔者近十年一直关注右派研究,这套列传仍不断突破我对反右荒谬度的认识底线。
   
   
   反右重要数据触目惊心。从“列传”中,可拣扫出下列重要数字:十三级以上高干右派二八五人,其中省部级百余人,三十九个为“右派反党集团”。
   
   
   一九七九年,胡耀邦请刘绍棠至家说:“你的右派划错了,团中央的右派统统划错了,百分之百的扩大化。现在一个不留,一律改正。当年是迫于毛主席的威望,执行他老人家的指示,没有办法。我是想保护你们过关的。但没有保护下来,否则我自己也会当右派。”
   
   
   从列传可以整理出一份统计表(如图),这当然是全国很少的一部分。大学方面,北大划右六九九名(其中学生五八九人),中右八百名,其时北大师生总数一万零三百八十八人。物理系学生共一百六十余人,划出六十名学生右派(数字不确——编者注)。哈军工抓右一五七人,其中极右二十名,教师三十六名,讲师以上高知十四名。上海十二个区县的中小学,幼教,中专,技校揪出右派教师达八千余人,分别送往新疆,青海,苏北,安徽,北大荒,夹边沟等劳教,相当一部分客死他乡,尸骨无存。
   
   
   民主党派划右九千余名,其中民盟五千一百七十三人,占盟员总数百分之十五点六。全军划右二万余,空军技术含量最高,右派也最多。反右期间,大批基督教徒划右,其中被判刑二千二百三十余人。
   
   
   “最年轻右派”一直似属二十一岁的作家刘绍棠,后滑至雅安十九岁学生右派李天德,再滑至一位十七岁川籍右派。此后,又有十六岁北京冶金中专生佟信顺,云南昭通十五岁学生右派李曰垓。没想到“列传”再破记录,“桂冠”属于十二岁的“右童”张克锦,四川达县一位五年级小学生。张克锦为画童,为邻居的大字报配了一幅漫画,邻居划右,跳桥自杀,画童经领导认定,冠以“右童分子”。一九五八年送狱七年。一九七九年“改正通知书“送交他读书的那所小学。
   
   
   中共名谍刘时平、郭汝槐沦为右派
   
   
   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圣诞之夜的“沈崇事件”,竟有可能是“假冒产品”。当年,两名美兵当街强奸北大女生沈崇,引发全国大规模反美运动。“列传”披露:不仅首报新闻的记者刘时平乃中共地下党员,主角沈崇亦是中共地下党员,奉命色诱美兵,施行“苦肉计”。更黑色幽默的是:立有大功的刘时平一九五五年被“肃反”,一九五七年划右,开除党籍,十三级降至十七级,发配唐山柏各庄农场劳教。沈崇小姐文革中被红卫兵批斗,承认未遭美军强奸,当年的“指控”乃是“为了党的事业”。
   
   一九二八年入党的留日博士彭康(四级干部,左联名士),一九六八年被自己亲手迎创的政权活活斗死。一九八一年杜聿明病重,中共谍界后三杰之首的郭汝槐(国府国防部作战厅长,后为反水中将军长,兵团司令)去看他,杜聿明抓住郭的手:“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当时是不是共产党?”徐蚌会战时,杜已疑郭,曾当面责问:“你郭小鬼一定是共谍,你发的命令都是把我们往共军的包围圈里赶!”面对杜聿明的“最后质问”,这位特别党员死守秘密,只说自己与杜“不同政见”。就是这位被周恩来誉为“可抵十万雄兵”的名谍郭汝槐,不仅只得校级军衔,竟也被划为革命的敌人——右派!大陆媒体近年虽然热炒郭的卧底(算是彻底解密),但对郭被划右这一“历史污点”,却予删隐“淡化”。
   
   还有一些因“淡化”而在一般人知闻以外的重要右派与中右:后任福建省委书记的项南,当代神农袁隆平,都是差点戴右的“中右”!东京大审判法官梅汝璈法官,越剧皇后姚水娟,相声演员马三立,著名影星项堃(“南征北战”张军长),郭允泰(“智取华山”侦察排长)居然都是右派!
   
   
   来源: 看中国
   
   
   原文链接:《往事微痕》血泪凝結的一纸《诉狀》
(2018/0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