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我所知道的「反右」和「右派」]
雷声
·共和国旗帜上有多少冤鬼鲜血!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毛贼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口号
·曹长青:中共成立以来杀人记录——不能忘记,不能饶恕!
·大陆修车行业故事
·文革期间西纠头目孔丹的文章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大陆段子几则
·现在的信号非常明确 中国遇到了大麻烦
·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王甲本妻子被处决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为何下令“不抵抗”?
·胡适为什么看不起张学良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读胡锦涛回祖籍新闻的感想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从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信谈起
·川东土改真相
·川东土改真相
·抢救历史:土改真相
·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校友揭秘陈小鲁发文革道歉信原因
·未被论功行赏,南方塑转反马?
·毛泽东被捕降敌出卖同党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毛贼洞语录蠢蠢欲动准备出洞
·文革中邓小平的一封信
·王老太诉财政部援朝案将开庭
·半年饿死百万的信阳事件
·毛贼洞时代三大人祸
·六名法官引发的宪政僵局
·胡锦涛被藏人告上西班牙法庭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文革期间“联动”的一份通告
·吴法宪死前大爆政局内幕
·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
·高文谦邀李捷辩毛贼洞罪恶是非
·红军长征时万人大屠杀真相
·散发恶臭的奴隶社会象征还魂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1959-1962三年间总人口减少量
·央视批星巴克被骂比窦娥还冤?
·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宁斯大林的?
·大跃进亲历者忆饿死人人吃人惨状
·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毛贼洞自己称自己“万岁”
·带路党人小史
·带路党人小史
·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转帖马悲鸣一家之言)
·邓银超日记揭毛贼洞部分嘴脸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租界真相,欺骗了多少天真的爱国青年
·毛贼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我们不是小白鼠——驳“毛泽东是探索者”/ 胡平
·老骗子毛贼东的女儿也会骗人
·蒋公邻居和胡邻居的不同结果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不孝之子,流氓丈夫
·潘汉年与日伪特工总部
·胡适的学生吴晗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
·迫害地主违反哪项国际条约?
·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乌克兰推到列宁像,权贵逃跑倒戈
·关于文革的一次口述史访谈
·陈公博的自白书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
·马克思是奥警方的领赏告密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所知道的「反右」和「右派」

作者: 朱学渊 我所知道的「反右」和「右派」 2018-01-09 15:31:46 [点击:137]
   
   
   我所知道的「反右」和「右派」
   

   「反右」是毛澤東的流氓心術
   一九五七年我才十五歲,但已經蒙朧地感到自己不適應那個社會,開始想知道陰暗面和外國的事情,誘因是厭倦學校的集體活動。前一年,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上作了「秘密報告」後,社會主義陣營的陣腳大亂。那時《文匯報》連載安娜·路易絲·斯特朗的回憶錄《斯大林時代》,我每天放學走到兩里路外的閱報欄去讀它,雖然一知半解,但也知道了一點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的恩怨。今天回過頭來看這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覆滅的啟端,也可以認識毛澤東陰謀一生的一個側面。
   早在一九四九年發誓「一邊倒」之前,毛澤東就對斯大林懷恨在心。赫魯曉夫在二十大的講話傳到西方後,一九五六年四月十五日《人民日報》發表〈關於無產階級專政的歷史經驗〉,此文儘管說了些溢美死人的好話,但表白了毛澤東對追隨斯大林的中國教條主義者們的痛恨,它的基調是贊同批判「個人迷信」的,毛澤東是準備要在這場風波中撈點油水的,他以為接替斯大林的地位時機已經到來。
   一九五六年,事態一直朝著不利蘇共的方向發展。是年六月間,波蘭發生波茲南鐵路工人鬧事[註1],毛澤東幸災樂禍。當時的新華社駐華沙首席記者謝文清[註2],在幾十年後告訴我,他曾經寫了一份「內參」,報告波共執政的錯誤和工人鬧事有理的根據。毛澤東看了這份內參後,如獲至寶,親自批示,並在黨內通報表揚謝文清。毛澤東借波茲南事件打壓蘇共,造成赫魯曉夫在波蘭問題上手軟,最後接受哥穆爾卡復出。
   
   1956年六月波茲南工人的口號「我們要麵包」
   
   然而,事態繼續發展。十月間發生的「匈牙利事件」,迅速地把毛澤東的「幸災樂禍」轉化為「憂心忡忡」。他一反當初認為波蘭工人「造反有理」,翻轉臉來逼迫赫魯曉夫鎮壓布達佩斯的「反革命暴亂」。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發表的《人民日報》社論〈再論無產階級專政的歷史經驗〉說:「在過去時期的匈牙利……反革命分子卻沒有受到應有的打擊,以致反革命分子在一九五六年十月間能夠很容易地利用群眾的不滿情緒,組織武裝叛亂。」
   
   1956年十月坦克上的布達佩斯民眾
   一九五六年,赫魯曉夫的處境很困難,只能由得毛澤東任意指鹿為馬。而毛澤東就開始發明什麼「兩類矛盾」及其「轉化」的「理論」,即:「人民內部的某種矛盾,由於矛盾的一方逐步轉到敵人方面,也可以逐步轉化成為對抗性的矛盾。」這不僅圓了他對波、匈事件截然相反的荒唐立場,同時也為一九五七年的「幫助黨整風」轉化為「引蛇出洞」預設了陷阱。從此愈來愈多中國人轉化為共產黨的「敵人」,第一批即是「右派分子」。這一態勢延續了二十年,直到胡耀邦搞「一風吹」。
   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毛澤東在「最高國務會議」上花言巧語號召「百家爭鳴」、「百花齊放」、「幫助黨整風」,中國的民主主義政治家們未能認識這個專制主義陷阱,還以為是「政治的春天」的到來。五月十五日他就向黨內發佈〈事情正在起變化〉的密示,要「誘敵深入,聚而殲之」。六月八日他在《人民日報》發出「反右」信號彈〈這是為什麼?〉,六月十九日《人民日報》發表〈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說是毛澤東二月在「最高國務會議上的講話」,其實內容全部篡改,春天已經轉化成為寒冬。
   毛澤東與生俱有惡劣的天性,後天又耳濡目染湖南農村流氓習氣。一九五七年「反右」是他的系列陰謀的一次,「文革」則是「反右」之後續,其間他年年有花樣,而且所向披靡。既然「陰謀」無往不利,當然他也可以無恥地聲稱它是「陽謀」了,這與「我是流氓,我怕誰?」沒有任何區別。
   眾所周知,一九五七年夏天,毛澤東的湖南同鄉羅稷南問他,要是魯迅活著會怎樣?毛澤東回答說:「以我的估計,要麼是關在牢裏還是要寫,要麼他識大體,不做聲。」其實,毛澤東造就一個「無言論環境」的企圖在三十年代就發作了,江西蘇區的「富田事件」殺人如麻,殺的都是不擁護他的紅軍官兵。「大規模的急風暴雨式的群眾階級鬥爭基本結束」後,他則是逐次按比例地將一部分人民、一部黨內同志「轉化」為「敵人」,使整個民族分批發生恐懼,其中又以「文革」最殘酷,「反右」最卑鄙。
   一九六五年,毛澤東與劉少奇為「四清」問題發生爭論,他當著一群「党和國家領導人」惡狠狠地對「少奇同志」說:「你有什麼了不起,我動一個小指頭就可以把你打倒!」今天中共統治集團成員的父輩,大多見識過毛澤東流氓術,但他們的特權又是基於毛澤東流氓術造就的中華民族的恐懼,去年我們紀念「文革四十周年」,今年紀念「反右五十周年」,都旨在消除這種恐懼;而中共統治集團反對我們舊事重提,則是因為毛澤東的流氓小指頭,還有為後人牟利的價值。
   「右派」的受難
   「反右」剿滅了中國民主主義者,使他們的「多黨制」訴求成為「罪惡」,膽小的中國人至今聽了「多黨」還害怕。然而,「反右」又大大超越了鎮壓政治層面的制度訴求,大批科學、文化、藝術工作者,數以十萬計的中小學教師,因為對黨委、對黨支部、乃至對個別共產黨員提意見,或者對中蘇關係、民族政策等提出見解,而被打成「右派分子」,整個中國知識階層受到了無端的清洗和史無前例的恫嚇,甚至一些黨內、軍內的幹部,也沒有逃脫當「右派分子」的厄運。
   毛澤東和共產黨以為階級鬥爭和計劃經濟能解決世間一切問題,一進城就打擊「反動的資產階級社會學」。一九五二年「院系調整」,各高校政治學、社會學、經濟學系科全部被肢解,大批接受西方訓練的學者被降級改行,人類學者潘光旦、吳文藻、費孝通被編入民族學院,人口學者吳景超被編入財經學院,「非馬克思主義」的社會科學被根除。「整風」初期有人呼籲恢復社會學系,共產黨出重拳予以打擊,「反右」期間全國的社會學學者被一網打盡。今天中國人口、民族問題之積重難返,與共產黨著重摧殘人口學、民族學等學科有密切關係。
   以民族學為例。民族學家吳文藻(冰心的丈夫)在關於土家族的問題上與汪鋒(當時中央民族委員會主任)的意見相左;妻子是藏族的藏學家任乃強,對西藏問題有太多的見解。真知灼見與政令不一致,共產黨就把他們打成「右派」。
   
   最著名的知識份子「右派」費孝通(左)潘光旦
   一九五七年,我就讀的上海鐵路中學的老師中打了三個「右派」。容貌美麗的李家婉老師出身富商家庭,解放初還只是一個大學生,在思想改造運動中,她迷上了一位口若懸河的工農幹部。結婚以後,這位老幹部屢教不改地沾花拈草,她「鳴放」了「工農幹部道德敗壞」的牢騷,於是美女就「化成毒蛇」了。
   一九六五年,我被分配到四川榮昌縣教書,次年文革開始,我結識了一批社會上的「資產階級右派分子」,瞭解了他們「向黨進攻的罪行」。其中,以張建平的「罪行」最荒誕離奇。張建平是安徽六安人,父兄曾參加紅軍。他於一九五○年隨西南服務團入川,其人雖僅有初中程度,但精明能幹,能言善文,被劃定為「右派分子」前,任榮昌縣人民法院副院長。
   五十年代前期,榮昌縣峰高鋪發生一起強姦幼女案,經某女性辦案人偵定系當地一已婚育的農民所為。嫌犯被判長刑後,送某農場勞改。服刑期間,該犯從不洗澡潔身,便溺必無旁人。經農場當局查驗,該犯竟無男器,於是宣佈無罪釋放。原來嫌犯是獨子,年幼蹲便時,被餓犬咬去陰莖。家人長期隱瞞此事,乃至成年成婚,其妻與他人育子,亦未為人知。嫌犯為「無後為大」和「名正言順」,寧受冤屈,甘願勞改,亦不露身。而共產黨辦「強姦犯」,竟也不驗身。此事遂成一大笑話。張建平於「鳴放」期間,以此例批評法院的工作,引起縣「公檢法」負責人陶家賓(老幹部,江蘇東海人)不快,而將他定為「右派」。
   另一名「軍內右派」孟慶臣,山東金鄉人,出身貧農,一九四四年就隨父兄參加了八路軍,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出生入死,身經百戰。孟慶臣所在冀魯豫部隊就是後來進軍西藏的十八軍。一九五○年昌都戰役俘虜阿沛·阿旺晉美,孟慶臣還參與了處置工作。五十年代初,他去張家口高級通訊學校受訓,結業後回西藏軍區,任昌都警備區通訊兵主任,兼地區郵電局局長和黨組書記。一九五五年授大尉軍銜時,年僅二十五歲。
   昌都地區軍政總負責人是中共幹員,西藏軍區副政委王其梅(王在「文革」中為「六十一人叛徒集團」成員,被摧殘致死)。一九五七年,王其梅去北京經年未歸,西藏軍區傳言他有歷史問題。一九五八年西藏軍區開展「整風反右」,昌都警備區找不出「右派」。於是就無中生有,將與王其梅工作關係密切的孟慶臣隔離,組織群眾揭發他的「反黨罪行」;在王其梅返回西藏工作之前,又將孟慶臣送交軍事法庭審判,定為「資產階級右派分子」,開除軍籍,送交地方處理。於是孟慶臣以「軍內右派」的罪身,輾轉來到榮昌。孟慶臣一生悲苦,在「文革」中又被打成「現行反革命」,他的五個子女無一人受過良好教育。
   「左派」的報應
   中華民族從「反右」得到的教訓是「禍從口出」,從此「黨天下」更加發揚光大,不僅黨委即黨、支部即黨,乃至黨員即党,群眾見到黨員噤若寒蟬,看到黨支部點燈,就以為共產黨要整人,而政治審查愈見嚴格,階級路線更加張揚,出身不好的人晉升進學愈見困難了。
   有鴉雀無聲的局面,毛澤東行事就更方便了,一九五八年的人民公社、大躍進就是他的為所欲為。一九五九年廬山會議上毛澤東繼續所向披靡;後續而來的「三年自然災害」餓死了四千萬人,一九六二年七千人會議劉少奇主會,毛澤東暫時吃癟;一九六六年他反攻倒算,這就是「偉大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吳晗可算得上是中國第一號「左派」,一九五七年六月八日,《人民日報》發表〈這是為什麼?〉的第二天,吳晗就奉命點了三個「大右派」的名,把火燒到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的身上。而翦伯贊是北京大學左派,老舍是文學藝術界的左派。這些左派幫助共產黨強化了黨天下,也就為自己挖好了的陷阱和墳墓。九年以後,上述三人統統自殺身亡。
   
   著名「左派」知識份子吳晗(左)翦伯贊(中)老舍
   我一九六○年入華東師範大學,這也是一所以出「右派」的名校,除了許傑、施蟄存、徐中玉等「大右派」外,還打了無數的學生「小右派」,那時有一部電影《大風浪裏的小故事》就是以華東師大為背景拍成的。不少「右派」在「文革」中尚能死裏逃生;而主持華東師大「反右」的黨委書記常溪萍,卻撞在「文革左派」聶元梓的槍口上,非死不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