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宜黄官员设套绑架和从楼顶偷袭]
江中学子
·中共线人徐老师夫妇(A)
·徐氏(B)
·徐氏(C)
·徐氏(D)
·徐氏(E)
·徐氏(F)
·徐氏(G)
·徐氏(H)
·徐氏(I)
·徐氏(J)
·徐氏(K)
·徐氏(L)
·徐氏(M)
·徐氏(N)
·徐氏(O)
·徐氏(p)
·徐氏(Q)
·徐氏(R)
·徐氏(S)
·徐氏(T)
·徐氏(u)
·徐氏(15)
·徐氏(16)
·徐氏(17)
·徐氏(18)
·徐氏(19)
·徐氏(20)
·徐氏(21)
·徐氏(22)
·徐氏(23)
·徐氏(24)
·徐氏(25)
·徐氏(26)
·徐氏(27)
·徐氏(27A)
·徐氏(27B)
·徐氏(27C)
·徐氏(27D)
·小老头(图)(28)
·小老头(29)
·小老头(30)
·小老头(31)
·小老头(32)
·小老头(33)
·小老头(34)
·小老头(35)
·小老头(36)
·小老头(37)
·小老头(38)
·胖老头(40)
·胖老头(41)
·胖老头(42)
·胖老头(43)
·胖老头(44)
·胖老头(45)
·胖老头(46)
·胖老头(47)
中共青壮年线人A、B、C、D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线人A(一)(图)
·线人A(二)
·线人A(三)
·线人A(四)
·线人A(五)
·线人A(六)
·线人A(7)
·线人“瘦子”(8)
·线人“瘦子”(9)
·线人“瘦子”(10)
·线人“瘦子”(11)
·线人“瘦子”(12)
·线人“钓鱼者”(14)(图)
·线人B(15)(图)
·线人B(16)
·线人B(17)
·线人B(18)
·线人B(19)
·线人B(20)
·线人B(21)
·线人B(22)
·线人B(23)
·线人B(24)
·线人B(25)
·线人B(26)
·线人B(27)
·中共线人C(28)
·线人C(29)
·线人C(30)
·线人C(31)
·线人C(32)
·线人C(33)
·线人C(34)
·线人C(35)
·线人C(36)
·线人C(37)
·线人C(38)
·线人C(39)
·线人D(40)
·线人D(41)
·线人D(42)
·线人D(43)
·线人D(4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宜黄官员设套绑架和从楼顶偷袭

   (图)宜黄官员设套绑架和从楼顶偷袭
   
   作者:邹引娇
   
(图)宜黄官员设套绑架和从楼顶偷袭

   
(图)宜黄官员设套绑架和从楼顶偷袭


   
(图)宜黄官员设套绑架和从楼顶偷袭

   
(图)宜黄官员设套绑架和从楼顶偷袭

   
(图)宜黄官员设套绑架和从楼顶偷袭

   
(图)宜黄官员设套绑架和从楼顶偷袭

   
(图)宜黄官员设套绑架和从楼顶偷袭

    我家县城房产(位于县城凤冈镇小南关19号)被县国土资源局和县房管局错登在邹怀刚(邹引娇小弟)名下。邹怀刚夫妻通过李惠兰(现任宜黄县凤冈镇人民政府镇长,邹怀刚小姨子)牵线搭桥送钱摆平宜黄县委县政府获得庇护。在县委县政府授意下,县国土资源局明目张胆搞假调查并写了混淆是非的《调查报告》,县房管局则徇私舞弊非法藏匿邹怀刚房产证档案。我母子俩多次申诉后,县国土资源局收缴了邹怀刚的《国有土地使用证》,但并未按规定予以作废。邹怀刚有恃无恐说他找人就可以补办新土地证。县房管局始终不交出邹怀刚房产证档案,谎称邹怀刚没办房产证。目前,邹怀刚位于我家隔壁的房屋已贴封条收归宜黄县委县政府所有,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更正登记不再需要邹怀刚签名。但宜黄县官员既不为我县城房屋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更正登记,也拒绝以“宜黄县人民政府”名义下文承认我家县城房屋属证件齐全的合法建筑,企图把我家县城证件齐全的合法房屋当作违建无证房屋予以征收。
   
    2018年1月22日下午,一伙县拆迁办工作人员又上门叫我开门,我问他们是否带了邹怀刚房产证复印件来。这伙工作人员又故伎重演说邹怀刚未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我说:“我留有邹怀刚《国有土地使用证》照片和复印件,土地证原件已交给县国土资源局地籍股工作人员赵东雄,他写了收条给我,收条上还盖了公章,你们狡辩说邹怀刚没办土地证和房产证无任何意义。你们把邹怀刚房产证复印件交给我,双方再进一步谈房屋拆迁的事。”这伙工作人员指着停在附近的面包车,继续欺骗说:“邹怀刚没办土地证,不信的话,我们开车带你和你家里人去一趟县国土资源局查一下。”我回答:“你们毫无诚意解决我房屋拆迁的事,你们开来的车坐不得,坐上去的话不知会被拉到什么地方去。”显然,当局想设套把我夫妻俩及大儿子骗出来绑架软禁起来,直接派挖掘机把我家房屋夷为平地(钟家自焚后,宜黄县官员仍多次用这种套路强拆百姓房屋)。截至目前为止,我母子俩已先后经历了二次绑架事件。第一次绑架事件发生在上海徐汇区人民法院。2001年2月我长子李志强到复旦大学附属五官科医院治疗“右眼视网膜脱离”,入院时右眼裸视0.02(在一米处能看清0.1视标,即0.1×1m/5m),左眼裸视0.8。二次手术后,右眼失明、疼痛。医院不但不同意换医生救治,反而断医断药两次开出院小结,多次威逼恐吓,并起诉至法院赶我儿子出院。同年8月13日中午,在右眼手术填充物未取出的情况下,复旦五官科医院、上海徐汇区人民法院、抚州市信访办(局)、宜黄县公安局等部门跨省联手设圈套,以谈取手术填充物为由,将我母子俩骗至徐汇区人民法院后院,埋伏在院内的宜黄县公安局四名干警、宜黄县凤冈镇西马路居委会路长等一拥而上,强行将我母子俩拖上院内备好的五官科医院院车。车内五官科医院二名司机、抚州市信访办主任、宜黄县公安局四名干警和西马路路长共8人,将我母子俩软禁,日夜兼程驶往江西,次日凌晨3点多至宜黄县,名为强制执行,实为绑架出院。第二次绑架事件发生在江西省吉安市井冈山大学医学院。2008年7月,井大医学院安排毕业前临床实习,因井大医学院附属医院实习名额已内定,按潜规则,其他人如要安排到该院实习,须找关系或交一千块钱。因未交钱,次子李永强和另一位同学(安福县人)被安排去安福县中医院实习。我母子俩因实习一事去吉安。宜黄县官员为08奥运前控访,与井大医学院串通截访。2008年7月29日下午,井大医学院多位领导出面以叫家长来谈安排李永强实习为由,将我一家四口骗至井大医学院学生科软禁,并通知宜黄县派人来截访。学生科王科长说:“井大附属医院安排不了,若不去安福县,你回宜黄县中医院实习。”得到消息后,宜黄县官员立即派县信访局罗晓东局长带数名县公安局警察、国保分乘二辆警车一路疾驰赶往吉安。当时井大医学院学生科门口有数名吉安市永叔派出所警察把守,夜晚九点多,李永强找机会甩掉两名紧追的警察逃脱。晚上十点多,罗局长带着截访人员开警车来到井大医学院。我丈夫要求去找李永强未上车,我母子俩则被连夜带回宜黄。第三次绑架事件看样子也即将发生。
   
    1月23日下午,县拆迁办派几名工人将邹怀刚二楼楼顶与我家二楼楼顶交界处的一间砖木结构房屋拆毁,导致从邹怀刚楼顶阳台可以直通我家楼顶阳台。县拆迁办工作人员企图从楼顶阳台进入我家。我发现后,叫丈夫用铁锤将连接两家楼顶的钢筋混凝土板击碎一部分。尽管连接两家楼顶的钢筋混凝土板已处于不安全状况,但多名县拆迁办工作人员仍聚集在邹怀刚二楼楼顶阳台上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其中一名县拆迁办男工作人员越过处于危况的钢筋混凝土板走上我家楼顶阳台。我将楼顶木门反锁拒绝让他进入,请他尽快离开同时注意安全。我拿手机拍摄这伙拆迁工作人员,告诫他们要依法办事不要采取这种方式对付拆迁户。在双方对话过程中,一名县拆迁办男负责人怒目圆睁欲再次发飙,被身边一名男工作人员劝住,悻悻离去。其他拆迁工作人员停留一段时间后先后离开。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18年01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