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江中学子
·小老头(37)
·小老头(38)
·胖老头(40)
·胖老头(41)
·胖老头(42)
·胖老头(43)
·胖老头(44)
·胖老头(45)
·胖老头(46)
·胖老头(47)
中共青壮年线人A、B、C、D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线人A(一)(图)
·线人A(二)
·线人A(三)
·线人A(四)
·线人A(五)
·线人A(六)
·线人A(7)
·线人“瘦子”(8)
·线人“瘦子”(9)
·线人“瘦子”(10)
·线人“瘦子”(11)
·线人“瘦子”(12)
·线人“钓鱼者”(14)(图)
·线人B(15)(图)
·线人B(16)
·线人B(17)
·线人B(18)
·线人B(19)
·线人B(20)
·线人B(21)
·线人B(22)
·线人B(23)
·线人B(24)
·线人B(25)
·线人B(26)
·线人B(27)
·中共线人C(28)
·线人C(29)
·线人C(30)
·线人C(31)
·线人C(32)
·线人C(33)
·线人C(34)
·线人C(35)
·线人C(36)
·线人C(37)
·线人C(38)
·线人C(39)
·线人D(40)
·线人D(41)
·线人D(42)
·线人D(43)
·线人D(44)
·线人D(45)
·线人D(46)
·线人D(47)
·线人D(48)
·线人D(49)
·线人A、D(50)
·线人A(51)(图)
·线人A(52)(图)
·线人A(53)(图)
·中共线人A(54)(图)
·中共线人A、B、D(55)(图)
·(图)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1
·(图)暴打维权代表2
·贫困县2公里河道架6桥(图)
·(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一
·(图)混淆/二
·(图)混淆/三
·(图)官员霸占我谋生店铺
·江西宜黄县官员拟出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图)黑社会+死亡恐吓=“和谐信访”?
·(图)涨水!中共线人混在人群中
·(图)洪灾!中共线人仍监控邹引娇母子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
·江西宜黄强拆致3人自焚副县长和警察叉腰阻救人(图)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图)
·燃烧的真相:今天不拆,明天怎么死都不知道
·《宜黄钟声》四万本书被销毁(图)
★线人罗汉张某(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协警)的弟、弟媳租住在邹引娇母子房屋右侧邻居艾氏的家里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1(图)
·张氏兄弟2
·张氏兄弟3
·张氏兄弟4
·张氏兄弟5
·张氏兄弟6
·张氏兄弟7
·张氏兄弟8
·张氏兄弟9
·张氏兄弟10
·张氏兄弟11
·张氏兄弟12
·张氏兄弟13
·张氏兄弟14
·张氏兄弟15
·张氏兄弟16
·张氏兄弟17
·张氏兄弟1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图)江西宜黄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作者:邹引娇
   
   (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我家县城房产(位于县城凤冈镇小南关19号)被县国土资源局和县房管局错登在邹怀刚(邹引娇小弟)名下。邹怀刚夫妻通过李惠兰(现任宜黄县凤冈镇人民政府镇长,邹怀刚小姨子)牵线搭桥送钱摆平宜黄县委县政府获得庇护。在县委县政府授意下,县国土资源局明目张胆搞假调查并写了混淆是非的《调查报告》,县房管局则徇私舞弊非法藏匿邹怀刚房产证档案。我母子俩多次申诉后,县国土资源局收缴了邹怀刚的《国有土地使用证》,但并未按规定予以作废。邹怀刚有恃无恐说他找人就可以补办新土地证。县房管局始终不交出邹怀刚房产证档案,谎称邹怀刚没办房产证。如果说宜黄县官员强拆钟家使用的是明刀子,那么宜黄县官员掠夺我家房产使用的则是暗刀子,相比明刀子杀人血淋淋,暗刀子杀人不见血,无疑更胜一筹,威力也不容小觑。利用民生工程让我家房毁人亡;夜晚用重型挖掘机碾压我家房屋钢筋混凝土支撑柱边石堤;派县物资局黄局长上门以“结对子”为名游说我自己把房屋拆了;征菜地时指使亲戚误导我拦挖掘机企图谋财害命……宜黄县官员掠夺百姓合法财产如此费尽心机不择手段,令人叹为观止。
   
    2017年4月,宜黄县官员转移阵地进攻老水泥厂片区、沙石公司沿河路周边片区、河东新区城中村片区、学前街原机械厂片区、六里铺片区和老车站、龙凤路及丰乐沿河路片区等。其中沙石公司沿河路周边片区离我家这一带最近,拆迁户共有374户,经过近8个月“攻坚战”,截至2017年12月15日,仍有40户尚未签署拆迁协议,成为县委县政府一块心病。为寻找突破口,杀鸡吓猴企图达到“强拆一户,吓倒一片,威慑一方”的目的,县里于12月初新设小南关片区,将老水泥厂片区的拆迁工作人员全部调到小南关片区进行集中攻坚,我家成为重点进攻目标。2017年12月18日,县政府网站发布文章《宜黄县美丽县城工作情况通报(12月1日至12月15日)》,文章中称:“12月5日,小南关片区召开了第一次小南关沿河路棚改工作调度会,征迁总任务数78户。会议动员大家全力以赴、突击行动,力争奋战20天攻破小南关。”12月8日起,县里开始对我家进行拆迁攻坚战,先后多次派拆迁办工作人员上门说要对我家房屋进行测量评估。这些拆迁办工作人员谎话连篇,说邹怀刚只办了土地证并未办理房产证。因拆迁办工作人员用意不良刻意隐瞒邹怀刚已办理房产证的事实,我一家3口(平时只有我和长子李志强在家,丈夫李佑昌此次因拆迁从外地赶来)只好拒绝开门,站在二楼阳台上和拆迁办工作人员对话,明确表示在县里交出邹怀刚房产证复印件的前提下双方再进行协商拆迁事宜。县拆迁办工作人员刚开始编故事说邹怀刚只办了土地证没办房产证,后来故事越编越离谱,竟然连邹怀刚办了土地证的事实也想一笔勾销,说邹怀刚只填写了土地登记卡并未办理土地证。
   
    鉴于宜黄县官员毫无诚信和诚意,我要求县里提供邹怀刚房产证复印件,双方再协商拆迁事宜,此要求合理合法。但县拆迁办工作人员知法犯法,在拒绝交出邹怀刚房产证复印件的情况下叫我开门让县里派来的测量评估人员进屋对我家房屋面积进行测量,企图将我家县城证件齐全的合法房屋当作临时建筑甚至违章建筑低价掠夺。为维护我家合法权益,我只能关上大门把县里派来的拆迁办工作人员和测量人员挡在门外,在二楼阳台上和县拆迁办工作人员对话,用手机记录他们的谎话和狡辩。县拆迁办工作人员每次对话时都用手机或数码摄像机拍摄我家成员。2017年12月16日,一伙县拆迁办工作人员又叫我开门让测量人员进屋测量房屋面积,我和丈夫站在二楼阳台上说交出邹怀刚房产证复印件再谈测量的事,拒绝开门。其中,一名县拆迁办男工作人员用手指着我,当场发飙:“全县几十万人口,我从未见过这样一家人,关起门来不让测量人员进屋测量,要是宜黄多有几户这样的人家,那拆迁工作也不要做了……”我和丈夫回答:“我家房屋办了土地证和房产证,县里故意把房产证藏起来,连复印件也拒绝交出来。土地证也想一笔勾销说没办。要把我家证件齐全的合法房屋作为无证房屋来征收,这样徇私枉法的政府全国罕见。”县拆迁办余主任之后几次给我打电话和发短信,表示县里将采取相关措施,强拆也会发生。
   
    《宜黄县2017年棚户区改造房屋征收宣传手册》中规定:“对认定属违法建筑和超批准期限的临时建筑,且不主动配合拆除的一律不予补偿安置,被征收人须在规定期限内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予以强制拆除。”此次拆迁,国有土地上的土地证和房产证都齐全的房屋补偿价每平方米4600元起,装修费另外计算;临时建筑则只补偿建筑成本(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730元/㎡、砖混结构600元/㎡、砖木结构480元/㎡);违章建筑补偿价更低,甚至分文不给。邹怀刚此次二处房屋都将征收,县拆迁办余主任只透露邹怀刚位于我家隔壁的房屋测量面积有二百多平方米,拆迁补偿价一百多万。关于邹怀刚位于附近通济桥头山脚下的房屋测量面积及补偿价,余主任则拒绝透露。邹怀刚位于我家隔壁的房屋拆迁补偿价能达到一百多万,也充分说明邹怀刚确实办理了土地证和房产证。邹怀刚二处房屋总面积在八百平方米(有部分房屋系这几年搞的违章建筑)左右,拆迁补偿款将超过300万。我县城房屋被县土管局和房管局错登在邹怀刚名下。县拆迁办工作人员拒绝提供邹怀刚房产证复印件,连土地证也狡辩说没办,其不良用意已昭然若揭:企图将我县城证件齐全的约180平方米(包括1996年扩马路拆除的19.86平方米厨房)的合法房屋作为临时建筑甚至违章建筑予以征收,相关官员伙同邹怀刚瓜分属于我家的几十万元拆迁款。我母子俩几次给宜黄县叶峰县长发短信和打电话,请叶县长督促县拆迁办工作人员实事求是公平公正处理拆迁事宜。但叶县长短信不回,电话也拒接。2018年1月14日下午,县拆迁办工作人员上门说邹怀刚已签拆迁补偿协议,县里马上会派挖掘机拆除邹怀刚位于我家隔壁的房屋和店面。邹怀刚店面与我前屋共墙紧密相连,店面钢筋混凝土平顶插入我前屋砖墙内。邹怀刚后屋和我后屋共用一面墙。挖掘机拆除邹怀刚店面和房屋势必损坏我家房屋,极可能导致我家屋毁人亡。
   
    在房屋即将被非法强拆的紧急关头,我不得不在网上将此事公开。2018年1月17日上午,宜黄县委县政府就我网上发帖做出回应,派县拆迁办交给我一份《承诺书》,全文如下:“李佑昌、邹引娇:根据县委、县政府关于沿江路四车道扩建及小南关棚改征迁方案,你们夫妇俩座落在凤冈镇小南关十九号的现有住宅属于征迁范畴内。小南关棚改指挥部将按照专业测绘、评估公司对你们住宅测评的数据,在政策范围内核算补偿。并承诺在你们房屋腾空15个工作日之内打款到位,补偿款由你们夫妇俩自由支配,同时将你们夫妻俩和邹怀刚在征迁范围内现有住房的土地证上缴作废。特此承诺,小南关沿河片区棚户改造指挥部,2018年1月15日。”下面,我就《承诺书》中内容进行公开回应:一、《承诺书》中只提及邹怀刚土地证,对邹怀刚已办理房产证的事实仍避而不提,企图混淆视听将县房管局违规办理的邹怀刚房产证一笔勾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个人如此,政府亦如此。宜黄县委县政府拿出壮士解腕的勇气和决心,承认并改正错误并不会贬低政府形象,反而有助于提升政府公信力和威信。对百姓而言,一个知错必改、有错必纠的政府才是真正让人放心和令人尊敬的政府;二、《宜黄县2017年棚户区改造房屋征收宣传手册》中将被征房屋划分成几类:证件齐全的合法建筑、无产权的搭建房、未超过批准期限的临时建筑、超批准期限的临时建筑、违章建筑等。《承诺书》中对邹怀刚已办理房产证避而不提,只承认邹怀刚办理了土地证,如此一来,我县城房屋定性为哪类就存在诸多变数,可定性为证件齐全的合法房产亦可定性为临时建筑甚至违章建筑。我家在县城只有一处房产,县委县政府务必就我该处房产究竟属于哪类给出明确的答复;三、“小南关沿河片区棚户改造指挥部”系县里从多个部门抽调工作人员拼凑成的临时机构,随时会解散,以一个临时机构名义下发《承诺书》缺乏诚意,建议以“宜黄县人民政府”名义下发修改后的《承诺书》,以彰显宜黄县委县政府的诚意和诚信。
   
   ……未完待续……
(2018/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