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1]
江中学子
·监视(四)
·监视(五)
·监视(六)
·监视(七)
·监视(八)
·监视(九)
·监视(十)
·监视11
·监视12
·监视13
·监视14
·监视15
·监视16
·监视17
“夕阳特务队”成员老王夫妇、徐老师夫妇、小老头、胖老头
·(图)中共线人邻居老王夫妇(A)
·老王(B)
·老王(C)
·老王(D)
·老王(E)
·老王(F)
·老王(G)
·老王(H)
·老王(I)
·老王(J)
·老王(k)
·老王(L)
·老王(M)
·老王(N)
·老王(O)
·老王(P)
·老王(Q)
·老王(R)
·老王(一)
·老王(二)
·老王(三)
·老王(四)
·老王(五)
·老王(六)
·老王(七)
·老王(八)
·老王(九)
·老王(十)
·老王(11)
·老王(12)
·老王(13)
·老王(14)
·老王(14A)
·老王(14B)
·老王(14C)
·老王(14D)
·老王(14E)
·老王(14F)
·老王(14G)
·老王(14H)
·老王(14I)
·老王(14J)
·老王(14K)
·老王(14L)
·老王(14M)
·老王(14N)
·老王(14O)
·中共线人徐老师夫妇(A)
·徐氏(B)
·徐氏(C)
·徐氏(D)
·徐氏(E)
·徐氏(F)
·徐氏(G)
·徐氏(H)
·徐氏(I)
·徐氏(J)
·徐氏(K)
·徐氏(L)
·徐氏(M)
·徐氏(N)
·徐氏(O)
·徐氏(p)
·徐氏(Q)
·徐氏(R)
·徐氏(S)
·徐氏(T)
·徐氏(u)
·徐氏(15)
·徐氏(16)
·徐氏(17)
·徐氏(18)
·徐氏(19)
·徐氏(20)
·徐氏(21)
·徐氏(22)
·徐氏(23)
·徐氏(24)
·徐氏(25)
·徐氏(26)
·徐氏(27)
·徐氏(27A)
·徐氏(27B)
·徐氏(27C)
·徐氏(27D)
·小老头(图)(2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1

(图)江西宜黄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1
   
   作者:邹引娇
   
   宜黄和谐拆迁=暗箱操作+非法强拆+屠杀动物

   
   
(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1

   
   
(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1

   
   
(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1

   
   
(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1

   
   
(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1

   
   
(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1

   
   
(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1

   
   
(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1

   
   
(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1

   
    我家县城房屋位于县城凤冈镇主干道沿江路旁,两边各有一座在地图上没有标注名称的城中山,一座位于县沙石公司旁,另一座位于县竹木制品厂旁。这二座无名山土多石少,延绵数里,山势不算高,占地面积非常大,铲平后搞房地产开发,按县城目前商品房价格计算,可获高额利润。县里先后多次派人到县沙石公司和县竹木制品厂实地查看,2017年正式下文以沿江路扩建和棚户区改造为名对我家这一带进行整体拆迁开发。当局掠夺我家县城房产可谓费尽心机,早在2013年10月县里“民生工程”(封闭我家屋边流水坑)施工时,就想利用民生工程让我家屋毁人亡。当时,县城管局许股长说,施工方会加固我家前屋下流水坑,坑两边会浇筑混凝土墙面,坑底也会浇筑混凝土底板。许股长说的话之后并未兑现,施工方既未在我家前屋下坑两边浇筑混凝土墙面,更未在坑底浇筑混凝土底板。下中到大雨时,洪水从我家前后屋交界处的已封闭坑口暴泻出来,冲击力和破坏力非同小可,一旦我家前屋下坑底被洪水淘空,坑两边的石堤必将坍塌,势必导致我家屋毁人亡。尤其阴毒的是,2014年1月14日夜晚,当局指使施工方开来一重型挖掘机(厦工XG806履带式液压挖掘机,整机重量5850Kg),以铲土为借口对我家前屋下靠巷一侧石堤进行碾压,企图把石堤碾垮震垮。如果石堤坍塌,我家房屋既便不坍塌也将成为危房。之后,施工方又以安装铁丝网为借口,多次提出要用电动冲击钻在我家前屋下钢筋混凝土支撑柱上打洞,企图损毁我家房屋。多次向政府反映无果后,我家自掏腰包花了三千多元买水泥、钢筋、沙石等,全家群策群力克服多种施工难题,在前屋下坑两边浇筑了钢筋混凝土墙面,坑底也浇筑了钢筋混凝土底板。以前,只有每年汛期宜黄河里涨大水,洪水倒灌进流水坑,小巷才会被淹。这些年,宜黄河上游大小水电站越建越多,房地产开发大量采挖河里沙石,河里涨大水越来越少。除2010年6月20日宜黄河里涨了一次大水外,之后几年都未涨大水。县里民生工程因错误设计和施工,成了名副其实的“坑民工程”、“害民工程”,甚至“杀人工程”。现在,只要雨下得稍微大一些久一些,洪水就会从坑里涌上来,小巷一片汪洋沦为泽国,周围居民开门就能“看海”。2015年5月6日上午,县城管局许股长等四名工作人员再次到小巷察看现场,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说,把坑上的房屋全部拆除,将坑重新做过,这样才能彻底治好坑。治理我家屋边流水坑,主要有二种方法:一、在坑上游将坑里水分流一部分到别处去,即“分流治坑”(宜黄县副县长陈伙明曾提出此方案);二、把坑上的房屋全部拆除,将坑重新做过,即“拆屋治坑”。2014年7月,县里对峨眉山脚下进行拆迁,峨眉山边的流水坑被重新做过。目前,我家这一带开发已经来临,县里采取“分流治坑”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选择“拆屋治坑”的概率几乎100%。“拆屋治坑”涉及坑上十余户居民,我家位于坑口马路边,首当其冲成为第一个拆迁对象。
   
    2016年8月,宜黄县主管城建副县长陈伙明调至邻县乐安县任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不久,镇党委书记杨越武(网上简历介绍,宜黄本地人,江西师范大学体育学院毕业)走马上任成为主管城建副县长。2017年3月21日,宜黄县《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重点项目建设。今年,我们将新建21个城区重点项目,总投资约17亿元,主要有:世纪大桥、凤冈惠民水库、城市综合体、档案馆、7个社区活动中心、看守所、党校、世纪大道延伸段、西外环线改造及延伸段、沿江路扩建、六里铺大道改造、城区至园区双向四车道改建、宜黄戏纪念馆等;续建10个城区重点项目,主要有:城区新水厂、220千伏输变电工程、城市防洪堤、厚莲线黄陂至乐安鳌溪段、消防大队新营房、新妇幼保健院综合楼、电力网控大楼、中医院综合大楼、县医院传染病房、城区污水管网建设等。特别是今年我们将举全县之力,抓住棚户区改造政策窗口期,投入5亿元全面完成老水泥厂片区、沙石公司沿河路周边片区、河东新区城中村片区、学前街原机械厂片区、六里铺片区和老车站、龙凤路及丰乐沿河路片区约10万平方米的棚改任务,努力让群众居住更舒心,生活更满意。”同年4月,宜黄县委县政府全面启动棚户区改造,决定利用8个月左右的时间完成建筑面积约8.5万平方米、近1000户棚户区改造房屋征收任务。拆屋治坑、沿江路扩建和棚户区改造可谓“三管双下”,我县城房屋拆迁已无法避免。县里搞拆迁向来都是暗箱操作,有关系有背景的拆迁户受优待,反之则受不公平待遇,拆迁户有人欢喜有人忧。我县城房产被县国土资源局和县房管局错登在邹怀刚名下,宜黄县委县政府不依法依规将邹怀刚非法取得的土地证、房产证予以收缴和作废,反而指使县国土资源局搞假调查和县房管局藏匿邹怀刚房产证档案,显然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2017年8月21日上午,我母子俩浇完几百平方米菜地及割好草(家里喂了一群兔子)回家,路过我家附近的县竹木制品厂时,看到马路边停有二辆轿车,一伙政府工作人员在周围居民引导下进入竹木制品厂实地调查,谈论棚户区改造方案。二十多分钟后,这伙政府工作人员绕弯从我家屋边小巷经过,并察看了我家前屋下流水坑。这伙政府工作人员中我母子俩知道姓名的只有凤冈镇南门路居委会主任陈光金(以下称陈主任)。陈主任用手指我家房屋,向这伙政府工作人员介绍说“这是邹引娇的房屋”。我出门问哪位是主管领导,一位男子说他是“县里的领导”。我问他是哪个部门的领导,他才透露说他是县里主管城建的杨越武副县长。我把我家县城房产被县国土资源局和县房管局错登在邹怀刚名下及宜黄县委县政府徇私枉法指使县国土资源局搞假调查和县房管局藏匿邹怀刚房产证档案大致讲了一下。我把准备好的纸笔交给杨县长,请杨县长留下手机号码。杨县长迟疑一会儿才把手机号码写给我,承诺“会妥善帮你处理这件事”。一旁的居委会陈主任竟当众造起谣来:“你儿子(长子李志强)现在还躺在床上睡觉,没起床吧。”陈主任之前也当我母子俩的面说过类似的话,当时陈主任说:“我南门路有几个精神病人,还有一个好吃懒做整天躺床上不干活的。”因为陈主任当时但并未点名道姓,我母子没理会她。没想陈主任这次竟当着杨县长的面当众造谣,忍让只能让陈主任更加肆无忌惮,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进行反驳。我对杨县长等人说:“县里多位领导说安排我长子去医院上班,但又私下找人对我说要送五万元才能进医院。花五万进医院当临时工,月薪几百元且随时面临被辞退,相信很多人都不会走这条路。县里长期派人监控我母子俩,不帮我解决问题反而千方百计进行迫害和打击报复。我儿子只能在家看书、种菜、干家务活兼养兔和钻研中草药。我家有几百平方米菜地,家里又养了一群兔子,我长子整天帮我干活,人都累瘦了,怎么可能整天躺床上,是县里叫陈主任造这种谣吧!”陈主任无言以对,杨县长也没说什么,随行的工作人员有的面有愠色对我翻白眼。杨县长等人之后乘轿车离开。
   
    如果说宜黄县官员强拆钟家使用的是明刀子,那么宜黄县官员掠夺我家房产使用的则是暗刀子,相比明刀子杀人血淋淋,暗刀子杀人不见血,无疑更胜一筹,威力也不容小觑。利用民生工程让我家房毁人亡;夜晚用重型挖掘机碾压我家房屋钢筋混凝土支撑柱边石堤;派县物资局黄局长上门以“结对子”为名游说我自己把房屋拆了;征菜地时指使亲戚误导我拦挖掘机企图谋财害命……宜黄县官员掠夺百姓合法财产如此费尽心机不择手段,令人叹为观止。2017年4月,宜黄县官员转移阵地进攻老水泥厂片区、沙石公司沿河路周边片区、河东新区城中村片区、学前街原机械厂片区、六里铺片区和老车站、龙凤路及丰乐沿河路片区等。其中沙石公司沿河路周边片区离我家这一带最近,拆迁户共有374户,经过近8个月“攻坚战”,截至2017年12月15日,仍有40户尚未签署拆迁协议,成为县委县政府一块心病。为寻找突破口,杀鸡吓猴企图达到“强拆一户,吓倒一片,威慑一方”的目的,县里于12月初新设小南关片区,将老水泥厂片区的拆迁工作人员全部调到小南关片区进行集中攻坚,我家成为重点进攻目标。2017年12月18日,县政府网站发布文章《宜黄县美丽县城工作情况通报(12月1日至12月15日)》,文章中称:“12月5日,小南关片区召开了第一次小南关沿河路棚改工作调度会,征迁总任务数78户。会议动员大家全力以赴、突击行动,力争奋战20天攻破小南关。”12月6日,二名小南关片区拆迁办男工作人员上门明确告知我家这一带被县里列入棚户区拆迁征收区域。我母子俩问他们是哪个单位抽调来的。他们说是县党史办的,这次负责我家和另一户拆迁工作。其中一名工作人员拿出一份《宜黄县2017年棚户区改造调查摸底表》(以下简称《棚改调查摸底表》),询问我母子俩有关房屋及家庭成员的相关情况。我母子俩把我家县城房产被县国土资源局和县房管局错登在邹怀刚名下及宜黄县委县政府徇私枉法指使县国土资源局搞假调查和县房管局藏匿邹怀刚房产证档案大致讲了一下。这二名工作人员说会调查核实相关情况。他们在《棚改调查摸底表》上填写了部分内容,问我母子俩有什么要求,选择货币补偿还是产权置换。我母子俩提出,先让县房管局把邹怀刚房产证档案复印件交出来,再谈拆迁事宜。他们随后要求我母子俩在《棚改调查摸底表》上签名。我母子俩拒绝签名,说:“网上律师建议百姓在征地拆迁中不要随便签名。”我母子俩看到他们手中还有几张《小南关沿河周边片区棚改各责任单位动迁分户表》等,在我母子俩一再请求下,他们抽出其中一张勉强同意让我母子俩拍照。这张表上明确注明:邹引娇房屋拆迁由县党史办负责;邹怀钢(钢、刚、纲,这三个同音字邹怀刚都用过)2幢房屋拆迁由凤冈镇镇长李惠兰负责;李黄金(邹怀光老婆)房屋拆迁由亲家凤冈镇干部袁细毛负责。这二名工作人员还到我家一楼参观我母子俩养在一楼的兔子(我家二楼也养了兔子),拿出手机拍摄刚出生几天的小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