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讀書漫談﹕大江東去]
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公德
·1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港事漫談:泛民告急
·港事漫談:策略投票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上)
·港事漫談:周永勤案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中)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香港日記 (95)
·港事漫談﹕小鬼開道
·港事漫談﹕國慶禮物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溫故知新﹕正邪之爭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香港日記 (1)-(89)目錄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梁耀宗錯失戎機
·香港日記(96)
·港事漫談﹕梁游與釋法
·世事漫談﹕特朗普勝出美國總統選舉
·港事漫談﹕梁游失去議席
·香港日記 (97)
·港事漫談 ﹕特首難產
·天亮了!
·香港日記 (98)
·香港日記 (99)
·香港日記 (100)
·師生緣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反覆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真實死因
·港事隨筆﹕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真實意圖
·港事隨筆﹕ 林鄭繼續強硬的啟示
·香港日記 (101) -- 周有光先生逝世
·香港日記 (102)
·人生漫談﹕壞脾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讀書漫談﹕大江東去

    <大江東去>是司徒華的回憶錄。司徒華在2011年1月逝世,逝世後他的回憶錄面世,我們大部份人才知道他的政治背景。2011年9月我在這裡發表了<司徒華1-3>三篇文字,就他的背景和為人作出評論。我指出他雖然長期領導香港的民主運動,但他本人民主素養欠佳,基本上是一個鬥爭派和策略派。我也指出香港的民主運動由他領導,是一場‘荒謬劇’。

    寫上述這些文字時,筆者還沒有全面讀過他的<大江東去>,只是就某雜誌刊載他和中共的關係而作出評論,而筆者也不打算閱讀這書。

    可是兩月前有一天,我意外地到了某公共圖書館,又意外地發現了這書,這便沒有理由不借下來。借了後匆匆讀畢,發覺我在上文對他的批評,沒有任何需要修正的地方,反而更加添我一些其他的感想。

    書中有一個附錄,是他的終生好友游順釗先生的一篇回憶文章。從這篇文章中,可知司徒華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積極份子。他創建左派團體(後來的學友社),他加入中共組織(新民主主義青年團),他成立愛國小組,發展力量,特別是他自己的力量,這都在在顯示他要大幹一番。他還寫了一詩,其中有‘紅旗插到爐峰日’語,可見他的思想傾向。

    這,當然沒有問題。以中國當時的情況而論,經過日本侵華、國共內戰,人民飽受多年的艱辛,中共立國後,得到一時的難得的穩定,和平建國,這是許多的愛國青年為之雀躍,投身參與的。司徒華正是那樣的青年,這不應被責罵,反而應加以讚賞。

    然而,愛國是一回事,鬥爭又是另一回事。歷史證明中共是一個本質鬥爭的組織,過去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司徒華可能野心太大,也可能霸主之心太重,(這在他後來領導民主運動中表露無遺) 他不為黨內所接受。為了要把他逐出核心,本土左派可稱煞費苦心,設計一個‘合法’的程序,把他趕出局,卻保留他的團員身份。游順釗說在此役中,他被鬥得‘遍體鱗傷’,這個被傷害的情況他終生不忘。

    不過,他可能以及許多人不知道的是,他不只給中共傷害一次,而是兩次。第一次是學友社時期,第二次則是許多年後他當了香港公認的民主領袖的2010年。這一年香港民主陣營要搞‘五區公投’,以確認香港人要求‘真普選’。可是司徒華不同意,卻搞出另外一套,委派了民主黨的幾個高層秘密進入中聯辦,商量出另外一個方案。當這事被泄露出去後,輿論為之大嘩。

    在這事上,司徒華是給中共利用了,作為打擊和破壞香港民主運動很厲害的一著。經此事後,民主派的團結受到很大的影響,而司徒華被人謾罵破壞團結,背叛民主。這恐怕是他始料不及。廣義說起來,司徒華又一次敗在中共的手中,變得左右不是人。

    現在細想起來,‘五區公投’,可能是司徒華認為要為中共出力的時機。中共最‘講’民意,因此也最怕民意。它怕公投,千方百計禁止香港進行公投。民主派設計和提出‘五區公投’,以反映港人的真正意願,這自然是中共所忌諱的。司徒華覷準這時機出手,幫了中共一個大忙,為自己打分,也為自己的政治前途添加正面因素。至於他在此舉中或會在民主派中惹來不滿,也在所不計了。

    他想不到的是,他的秘密‘外交’,引來了市民的激烈反應,也讓民主黨在港人面前失去了信任。人們罵他出賣民主,使他‘英名’一朝喪盡。此時,他亦已病重於身,無力反撲了。

    大概,現代民主是西方的產物,沒有受過西方思想的薰陶,是得不到民主的精髓的。司徒華中國古書和詩詞讀得太多,西方書卻讀得過少,因此口說民主,為人卻不怎樣民主。民主的基本規則,是從理性出發,少數服從多數,但以‘五區公投’一事上,他卻妄顧民主原則,而另有打算。他在書中所說的“行事光明正大”、“群眾運動是沒有秘密的”等,都是虛偽之言。

    司徒華在2011年逝世,在這幾年間,他已成為一個過氣人物。我聽不到有人說懷念他,或繼承他的遺志。畢竟人們在知道真相後,眼睛變得雪亮,知所選擇,而是其是非其非吧。

(2018/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