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郑恩宠
·上海李化平狱中不卖他人,张雪忠律师会见
·俄教材:苏共导致3000万人死亡
·参加断绝金家王朝关系署名
·上海302名失地老农就医疗养老问题到政府讨说法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曼德拉国葬孙文广家被封门
·在美女律师为许志永呼吁!
·上海陈建芳被禁出境委刘士辉律师诉讼
·200多甘肃老知青到省府请愿!
·驳“饿死三千万是谣言”/杨继绳
·人民币“内贬外升”之困
·刘士辉律师为上海陈建芳交诉状
·就南乐教案致国家宗教局与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市民维权的进步加快!
·韩正面对访民们“推翻独裁专制”口号?
·刘晓原、李方平律师为张林作无罪辩护!
·一介绍曼德拉是基督徒的好博文/刘进成
·云南大学上千学生参加抗议!
·谢炳光9律师上书人大接受外媒采访
·李方平律师为张林辩护词
·维权律师满负荷工作 请好律师更难
·张林在法庭最后陈述
·湖南三千师生抗议特警非法!
·四十多律师论废死刑接受外媒采访
·上海187市民呼关注女人权捍卫者
·毛泽东给百姓和接班人留下什么?
·新唐人电视台刊我新作(动态网头版)
·神与上海7名赴南乐基督徒同在!
·美国之音引述我的博文
·我与115名律师的抗议声明!
·上海警方与我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
·圣诞前上海教会派员到访我家受阻
·上海警方与我家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周一)
·圣诞节我为王炳章祷告!
·打律师、打基督徒平安夜不平安
·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当地人上外网南乐案最大成功
·湖北上千教师罢教!
·桂林村民与数百与警察发生冲突!
·北京学者:中国非法监听甚于美国
·习近平承认世上有神也有人
·张科科律师在抚顺办案遭警方殴打抢劫
·我为何退出冤民大同盟?
·三百人网络影响力超中共政府与媒体
·毛泽东的民主骗局/鲍彤
·上海杨绍刚律师呼为宗教领袖平反!
·中共会放夏业良再度出境?
·湖南土地强征校长被株连九族
·我今年博客点击量超188万
·敢为藏人辩护的人权律师/唯色
·刘萍女儿主动退党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2013年12月31日)
·唯色高度肯定中国律师出色工作
·100多律师敦促批准人权公约!
·广东律师为上海访民服务
·唯色、王力雄获“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
·香港元旦游行呼吁“真普选”!
·胡佳参加了“天下围城第一棒”!
·中国女律师许桂娟的声音
·中国律师为藏人维权案例(二)/唯色
·上海莘庄农民维权好辛苦(一)
·杨匡被刑拘随牧青律师受理
·祝陈子明获奖!
·上海劳动争议案增四成
·上海访民主诉求的进步!
·中共对粉丝十万律师等统战?
·我为何要祝唯色、王力雄夫妇获奖!
·西安、湖南教师抗议、罢课!
·上海市民要求释放深圳杨林!
·刘士辉律师被拘禁大东派出所
·谁在真正帮助李玉芳?
·我为何关注陈建芳案?
·基督徒律师列中国基督教十大事件
·劳教受害者要求赔偿及追责!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6日)
·袁裕来律师青岛执业被抓
·中国、香港两律师团体声明!
·肖国珍律师的绝食感言
·上海访民聚餐新进步!
·刘士辉律师被拘留7日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张科科等律师战斗在赤壁!
·上海市民再度声援刘士辉律师!
·“扰乱公共秩序”成了麻袋罪?
·上海第四批慰问信寄入狱人士
·关注上海李玉芳被逮捕!
·尚宝军律师见刘晓波被阻
·江西新余三公民受审/傅国涌
·刘士会律师获释
·对三位学者的打压/许行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天安门母亲”后继有人
·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夏均律师面临吊照?
·更多方励之站了出来!
·勿忘高智晟!美国会听证会
·陈子明获准赴美治病
·香港议员赴台没听北京指挥棒
·上海远离骂刘晓波是狗的人超三百
·长沙申请公开法官考试成绩信息带了好头
·没有香港真普选就没有中国明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今天中国大陆民营企业与政府的蜜月期早已不存在,从相互利用到了互相要闹离婚的阶段,这也是中国人心向背的重要方面。新一年快到了,退休员工为争取提高退休金待遇,各地群体事件不断发生,这些历史遗留问题并非在短时期内能解决。
   
    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发出关于“杭州保姆纵火案”通告,被告人莫焕晶接受杭州市法律援助中心为其指派的律师为其辩护。看来官方有权变更当事人请律师的权力,法律援助并非为经济困难人提供的服务,法律援助变成排挤不听话律师的手段。在此种情况下,有些糊涂的人、高傲的人,还指责维权律师的种种不是,实际是要砸掉维权律师这条破船,为的是提高自己名声;共产党先解决我的问题吧,我有些坚持不下去了。法治社会离开律师将一事无成,离开律师其结果自己也将沉到江地底。
   
   转载来源:谷歌


   
    营商环境恶劣 桔子水晶董事长发公开信诉苦
   
    2015年3月25日,时任橘子酒店CEO吴海接受媒体专访。(大纪元资料室)
   
    更新: 2018-01-13 3:54 AM
   
    桔子水晶, 吴海, 营商环境, 鬼子进村
   
    【大纪元2018年01月13日讯】2015年5月,时任桔子水晶酒店CEO的吴海致信李克强,痛陈企业同政府打交道时的“憋屈”经历,两年多过去了,并未带来太多改变。近日,吴海又发“公开信”,依旧在倒营商环境的苦水。
   
    据上观新闻1月11日报导,近日,桔子水晶执行董事长和华住集团执行副总裁吴海“又写了一封信”。这一次,吴海从“憋屈”到“气愤”。他向媒体抱怨说:“到现在没有解决。”
   
    报导称,这段时间,有多位企业家在舆论场上密集发声,批评营商环境。矛头所指,是基层行政机构和官员面对企业“层层设卡”甚至“层层盘剥”。
   
    去年秋天,有老企业家公开表示“作风变好了”。“鬼子进村”式的“流动执法”,实则“白拿白要”,过去每年几十拨,如今每年十来拨;企业“孝敬”政府部门的“公关开支”,原来每年五六十万元,现在二三十万元;明目张胆“索贿”的少了,如今只是消极怠工“不作为”,他们明知道业主每日扛着高额房租、人工费、承受力有限,就以各种理由或拒受理或借口不来现场审查,迫得企业只能千方百计疏通关系、请客送钱……
   
    吴海抱怨,到头来,“变的只是形式,本质并没有改变”。拿钱的少了,事更难办了;跑腿的次数少了,但事情照样办不了,因为那图章还得一个个敲,流程并未见少。
   
    报导称,营商环境取决于政府行为。在两年前的公开信里,吴海就写道,自己不需要政府的资金扶持,也不需要特殊政策支持。他和众多企业家想要的,只是一个“公平透明的市场体制”,是一个“不添乱就是帮忙”的政府。
   
    第一封公开信:“太憋屈了!”
   
    吴海是北京市东城区的政协委员,2015年5月,他写文章直言,“做企业十几年,太憋屈了!”该文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已被删除。
   
    文章写道:“一个政府如果对企业不好,实际上就是对人民不好。”文章列举了觉得政府对企业不够好的原因:地位问题,家规不清楚,家规被滥用、为中间机构提供敛财机会等,一些基层政府部门利用政策漏洞对酒店企业的各种潜规则。
   
    文章说,政府管理人员是大太太的孩子,国企是“偏房”生的,而私营企业是“婊子”生的,被打了也不敢说,大太太的孩子“会整死我们”。
   
    比如在行业俗称的“三节”(端午、中秋、新年)的时候,某城市所有的下属机构倾巢出动,只要属于他们管理的行业他们都会检查,主动按企业规模排名来做某种要求。
   
    几千家企业没人敢做声,一旦出声会遭到灭顶之灾。几年前有个经济型酒店的加盟商举报了某政府部门下属机构,之后这个品牌的酒店就没法获得某批文开业。
   
    文章说,腐败任何国家都有,这种极端的规模化的腐败行为不多。“我们行业很怕‘三节’,那是我们缴纳‘特种税’的时段。”
   
    设计师酒店经常把一些有特点的老旧建筑投巨资改造成酒店。但开业需要有如下部门的批文:工商、建委、消防、公安、卫生、税务等,经常有每个部门之间互相不认对方的规定。
   
    家规不清楚,“一盒过期几天的薯片罚了我们3万”,房屋租赁都面向市场尤其是有了土地使用税之后,内资和外资企业一样的价格租的办公室,外资就需要交纳土地使用费,而内资则不需要。
   
    建委审查办开工证,招投标需要招标公司来进行。,私营企业不能指定自己习惯使用的工程队,“多浪费几十几天时间等待招投标,多花几十万罢了”。
   
    各地公安派出所为了保证治安敲开客人房门进行核查,一个客人没登记,一旦被查出,从几百元到几千元罚款他们随便定。做酒店的颤颤惊惊搞好和每一个相关部门的关系。
   
    文章说,希望对于不满意的管理部门企业可以投诉,不被报复,“用合法的手段整死你”。
   
    第二封公开信:税务局又来收了
   
    在《又写了一封信》中,吴海说,前年,一条过时规定却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某市一家酒店已经完工,该市卫生部门审批时坚持用旧的中央空调的规定,“我们不得不雇用临时工拆窗户加换气扇”,一个工人因不小心从楼上掉下去摔死了。
   
    上次信中提到土地使用费的问题,谁都不管。去年,某些税务局又来收了。
   
    做酒店的经常是租旧楼改造,咨询工商局没问题,到了消防或者公安就出问题。相关文件一律没有,基本是不成文的规定,来源就是领导会上说了一句话。
   
    去年和前年,两个二线城市分别开了两个国际性的大会。为了保证安全,许多小一点的酒店被逼关停。每天晚上9点要求酒店员工敲开所有的客人房门进行录像,然后把录像刻成光盘送到派出所。没做到的处罚就更随意了:停业!
   
    因为招投标的规定,要给红顶招标公司交几万到十几万,整个过程有耽误一个月的工期,各种损失可能上百万。
   
    信中说:“总理过问的事情,结果还办成这样。”吴海坦承,上次写信的时候有些忐忑,这次倒是没那么担心了,原因是桔子水晶酒店已经卖给华住了,目前只是名誉董事长的他已经没那么多好失去的了;其次,“家大业大估计也没事儿”,“上次没事儿这次也应该没事儿吧”;最后,因为爱这个国家,全家没有移民。#
   
   责任编辑:李新安
(2018/0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