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張大千和孟小冬]
半空堂
·“倔老头”叶浅予
·告示和标语
·给孩子买张写字台
·挤公交车的教训
·纪念那只小狗
·家 和 男 人
·可憐金陵紫氣盡
·跨出一小步 人生一大步
·两 件 小 事
·龙嬉砚海说丹青
·墨 荷 泣 诉
·倪绍勇其人其画
·拍苍蝇的联想
·朋友有通财之谊
·启功说“缘”
·我请启老写堂匾
·清议茶和报
·上海话中的英语
·熟睡的城市
·说“先生”道称呼
·谈人说狗
·王麻子自述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大千和孟小冬

   
   
    ——王亞法
   
   在家養痾,閑來翻閲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出版的《張大千先生詩文集》,在卷五第十四頁,見先生為京劇名伶孟小冬女士寫的輓聯,聯文為:


    魂歸天上譽滿人間 法曲竟成廣陵散;
    不畏威劫寧論利往 節概應標烈女篇。
   後題:杜夫人孟令輝捐幃,十年前女士在香港,暴徒入其寓,欲劫持之以往大陸,叫囂彌日,恫嚇萬端,女士嚴辭絕之,若輩知不可屈,忽出港幣百萬為壽,托言允為錄音錄影。女士私嘆曰:“是危幫,不可以居也。”即逕來台北,大義凜然,求之遠古已不易,喜可敬也。張爰拜輓。
   張大千先生一生為親友寫輓聯無數,然而加跋語的不多,語氣如此激烈的更為少見。他為幾十年老友于右任寫的輓聯也僅是:
   四海一髯傷心系天下;
   九州萬劫無淚哭先生。
   短短十八個字,言簡意賅,沒加後跋。可見大千先生和孟小冬女士的感情是很深的。
   孟小冬在往昔的京劇舞臺上有“冬皇”的桂冠,她和梅蘭芳,一个是伶界大王,一个是坤伶须生泰斗,名極一時,迷倒一代戲迷。她和梅蘭芳淒婉的愛情故事,在《梅蘭芳》的影劇中已有所交代,她和杜月笙的婚姻結局,在網絡和小報上也已廣為傳播,然而她和張大千的深厚情誼,卻鮮為人知。
   早年訪台,我曾聽歷史博物館老館長何浩天先生提起,六十年代初,曾有人潛港,欲擄孟小冬女士回大陸……因其時何館長年事已高,且葉落歸根,在諸暨鄉下置了房產,他僅透露寥寥數語,不便詳述,我亦明其難處,不便追問,於是在大小不便之間,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數年後,我與孫家勤先生閑聊,故意提及此事,意欲拋磚引玉,誘取詳情。
   孫先生是北洋軍閥,五省大元帥孫傳芳將軍的哲嗣,也是大千先生的親近弟子,侍奉大千先生多年,經常聽老師擺龍門陣,所知軼聞甚多。可是孫先生也只說,曾聽老師說起過,孟小冬因受此次驚嚇,才搬回台灣居住,但孟膽小,怕惱怒強擄,從不願在公開場合提及,老師也很少在外人面前提起,只是孟逝世後,才在輓聯中公開其事……
   孟小冬六十年代曾遭強擄劫持一事,目前只有在大千先生的輓聯中得到證實,無奈孤證,徒呼奈何,希望有知情者補拙文之闕。
   筆者聽葉淺予先生說過,張大千抗戰前借居頤和園聽鸝閣作畫,其時由于非闇的撮合,認識了唱大鼓書的楊宛君,娶回作了三房姨太。楊宛君因拜過余叔岩,會唱老生,謝稚柳先生生前也數次和我談及,贊她嗓音極好。綜上分析,因余派的師門關係,張大千和孟小冬有通家之誼,就自然而然了。
   筆者數年前參觀香港藝術博物館,見大廳中懸掛六尺對開的四條屏張大千畫給孟小冬的墨荷,空靈飄逸,酣暢淋漓,滿紙生風,可謂神品。據台灣小報記載,孟小冬息影前的最后一次清唱,是在香港專門唱給張大千聽的。
   孟小冬又名若蘭,領輝,大千先生在輓聯的後跋中之“領輝捐幃……”一語,“領輝”是孟小冬的別名,孟自嫁杜月笙後,不用“小冬”舊名,而用“領輝”自稱,“捐幃”是對女士死去的婉辭,古時也叫“捐床帳”,可見他倆的友誼之深,“法曲竟成廣陵散”,是指一九四七年,孟小冬在上海中國大戲院演出《搜孤救孤》一劇,以致萬人空巷,五十元的戲票,在黃牛手裡漲到五百元,京津巨賈,不惜重金乘飛機來觀看,買不上票的戲迷,就買收音機在家欣賞,一時商店的收音機竟被搶購斷檔。當時的小報將此次演出喻作“廣陵絕響”。
   孟小冬過世後,筑塋於台北樹林區的淨律寺,與王雲五、程滄波、郎靜山……等文化名人為鬼鄰。孟小冬的碑文是張大千寫的:“杜母孟太夫人墓”落款為:“張大千敬題”,字跡蒼勁,法度嚴謹,是典型的張大千晚年書法。
   我和淨律寺的住持釋廣元法師為忘年交,每次赴台,必欲拜訪。告別法師後,我總會去冬皇墳前靜坐片刻,默思老一輩名士,戰亂後的離鄉愁緒,逆境不屈的棱棱風骨,堅守傳統文化的士大夫精神……懊惱自己沒緣趕上那個大師頻出的民國時代……
   聽廣元法師介紹,杜月笙的女兒杜梅霞女士的先君金元吉先生的墳塋,就在孟墓的旁邊,每逢清明,杜女士必來兩位墳前祭掃。杜美霞女士是杜月笙四姨太姚玉蘭的女兒,孟小冬回台後,她和姚玉蘭每日去陪伴,她呼姚玉蘭“娘娘”,呼孟小冬“媽咪”,孟小冬待他視若己出,感情很好。
   廣元法師答應,下次我去台灣,他將介紹我採訪杜美霞女士。到時或許能知道強擄劫持孟小冬的細節了,如採訪順利,我一定另寫小文,補殘修缺。
   在本文行將結尾時,我突然接到人在紐約的遠房表兄,晏量為二哥的通話。他知道我正在譔寫此文時,說他有一張大千八公和雯波八婆和孟小冬女士在台灣的合影,是八公大千從臺灣寄往大陸給母親的,願供我作為本文的插圖。同時傳我的,還有一篇張大千在香港《大人》雜誌登載的口述文章,是張學良女兒張閭英的夫君,陶鵬飛先生做的筆錄,文章敘述了張氏昆仲,在民國二十年前後認識余叔岩的經過,以及他昆仲合作《玉虎丹山圖》送余叔岩的經過,殊為佳趣,是研究張大千昆仲的難得史料,可惜全文較長,不容在此摘錄,容待下次譔文另表。
   晏量為二哥的尊人叫晏衛聰,是畫家晏濟元的姪子,母親張心素是張善子的長女,在張家長房排行老三,我輩叫她三姑。三姑是大千八公最喜歡的姪女,早年曾跟隨大千住在網師園和青城山,知道老一輩的故事最多。八十年代初,我曾聽過她講述過許多張家的往事(我已在一九八七年未來出版社出版的《張大千演義》一書中作過描述)。晏衛聰先生我稱呼他晏姑爹,出國前他和我聯繫頻繁,有許多書信往返。他能畫荷花,頗有張大千墨荷的神韻,他曾送給我好幾張,其中一張我還請謝稚柳先生題了跋,今次一併附在文中。晏二哥還傳來了一封上世紀七十年代張大千給他母親的家書,全信六百五十八個字,是張大千家書中最長的一封,行文聲情並茂,一氣呵成,讀之令人動容。遺憾的也是因篇幅之故,不能詳述,無奈只能容待筆者下次專文交待。
   譔文至此,理該殺青,就此打住,最后感謝量為二哥提供的寶貴資料,為拙文添彩,頓首再三!
   
   二〇一八年一月七日於食薇齋北窗
   
   
   
   
   
(2018/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