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 风情不再浪漫时 26]
巴克栏目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情不再浪漫时 26

   

   

   

   

    26——西洋海上

   

    顺风顺水,四吨海洛因已经打包装上“蜂鸟号”货船,还有一些万金国的瓷器,一些香木,五百吨香料,百万发山炮炮弹,一万箱土著饮料,还有一些其它日用货物,“蜂鸟号”满载而归。

    刘西凤怀着成交的喜悦返回船上,但她有些累了,这些日子,心口一点也不舒服,强忍着疼痛,进行谈判,交易虽然进行了一天两夜,但凭她那老道的经验,也给始终作为她副手的刘丽颖上了一堂很好的谈价讨价的课。

    殴阳一欣被临时通知登岸监督货物装船,但他始终是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进行监护的,他不愿意完全暴露在对方的视线之下,表面上,不外是个不很起眼的小混混。

    不同的,他的个头稍高了一点,于是他故意穿着土气卑萎,躬着腰,装着走路很是吃力的样子,把不多的胡子故意拉杂,头发粘结凌乱也不梳洗,让人看到他不过是个没有出息的船工。

    甚至,登上码头也是在夜里,乘坐销售货物的小船一同上岸的,他付完船钱,揣着一把64手枪住进了港口的一家小旅馆,吃饭也是蹲坐在小摊前随便吃上一餐。

    待到货物点齐以后,兑付完了万金国的现金,躲避了几天的台风,殴阳一欣才和烂仔们一起上船返程。而他确实又是十分小心这笔生意,防备着没有误差。再就是“蜂鸟号”来到了预定的海面,从新把四吨海洛因装上早已等候的“西湾号”船上。他很佩服刘西凤做事处处防备万一的手段,他知道刘西凤从不做令她自己后悔的事。

    更况,黑道上,暗地点炮劫财的事太多太多,刘西凤从不做直来直去的傻子。她要做的是滴水不漏,不怕万一有个臭虫来点水反坏她的大财。

    换乘“西湾号”货船以后,她安排了她最得力的烂仔驾驶“蜂鸟号”在海面逗留一天,便命令“西湾号”货轮返回星罗岛的航行线上。

    几天的颠簸、紧张的交易已经使她很疲惫了,她的心里却不轻松,这是一笔不低于五亿多币罗的货物,对她而言,虽然不是多大的事,可她从不麻痹大意。

    同时,多少天来,她就有些心口痛,她不知道,胃里有个瘤子在疯长,那是史前科技尚未克服的癌变,在我们这个史中文明时期,虽然克服了癌症的难关,但由于自然的毁灭,治愈癌症的方法在地球上从没有遗留下来。

    而且,也没有具备到姊妹星球上去的功能,仅仅的是在自己的地球上闭门造车,没有用光速以外的速度到达其它星球的功力,史中文明的地球人,掌握了这种功力以后,就已使用早就具备了意念到达另外星球的功能,而史前文明纪元里,还停顿在即将突破意念功力的前夜里。

    躺在床上假寐,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不舒服,烂仔端来的火腿,烧鱼,她连眼皮动一下的兴趣也没有。以往,她从不吃蔬菜,吃的海鲜、野味太多,这种生活习性,史中文明的我们都知道最容易使身体产生癌变。

    当第三天“西湾号”行驶到西南海域西经23°时,突然船头不远的海面上响起了一个剧烈的爆炸声,尽管在海面上没有障碍声音不是很大,却使“西湾号”被水浪涌动的大幅度地摇摆了几下,几乎翻倾。

    刘西凤听到瞭望的烂仔报告有两艘悬挂绿龟国国旗的军用巡逻艇架着c44钢炮和多管重机枪从“西湾号”右舷海面上扑来,并命令“西湾号”停船,船不停就将被击沉。她也懂得,逃跑是没用的,一旦对方想击沉她乘坐的“西湾号”,就用他们那艇重机枪扫射、子弹也能穿透“西湾号”的钢板,再说,巡逻艇的航速是“西湾号”的三倍,根本就没有逃掉的速度。

    四吨海洛因价值不菲,若是被对方发现,没收掉那就是巨大的经济损失,可硬闯过去已经没有胜算的把握,刘西凤一边埋怨瞭望的烂仔不会做事一边思考着如何对付拦截者。万般无奈,不得不让烂仔头过去谈判,听听对方的意图,这样的事情在海面上经常遇到,也就是多破费一些,或多给些抽水。

    烂仔头乘坐吊下去的小船过去,不一会,欧阳一欣从窗口看到,烂仔头被扣,巡逻艇靠了上来,紧接着很快爬上来七个武装到牙齿的武装分子,用冲锋枪逼住了十几个在甲板上虽然也有武器的烂仔,欧阳一欣看在眼里,急忙与艾米丽帮助刘西凤和刘丽颖穿好救生衣,并叮嘱万不得已不要走出仓房,便提起枪榴弹和两个弹匣,几枚榴弹,别上64式手枪,他便匍匐着乘对方不备爬出仓房,一个翻滚藏进了篷布底下的鱼皮袋与渔网的堆里,又用杂物遮挡更多的光线,他在暗窥时机,不能过早地惊动他们。

    武装分子开始搜船,他亲眼看到主仆三个女人都被搜了出来,篷布虽然被掀开,但海匪只看到一些渔网和鱼皮袋,并没有发现异常。

    接着武装分子一下子暴露出真面目,他们不是绿龟国的海上巡逻队,而是化了装的海盗。职业巡逻队就是为了多些抽水,海盗却是完全抢劫还要把人全部杀害,并用枪口对着烂仔命令跳入海里,因为自动跳海他们认为罪过就小了许多。刘西凤和刘丽颖、艾米丽因为是女人已被捆住,准备带到老巢里占有。

    欧阳一欣看在眼里,暗地点起人数,搞清对方十二个人,他首先用安装了消音器的64式手枪从背后射杀了船上的七个分散开来,离他不过20米距离、搜寻贵重物品的匪徒,由于是消音器的作用,加上在海面上,巡逻艇上的炮手和海盗头并没有发现异样变化,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意思到会有人反抗,当欧阳一欣用狙击榴弹枪击毙了海盗船上的两个炮手时,另外三个吓得藏在了钢板的后面准备顽抗,他不紧不慢地螺下消声器,瞄准了钢板后面负隅顽抗的匪徒。狙击枪的威力,在这里显现出来,三个匪徒隔着钢板也被击毙。

    幸亏这里没有海流,是处平缓水域,水里的人都穿着救生衣,仅在水面上随着波浪摇动着,漂浮着,时不时地呛上一点滴海水,烂仔头见状急忙挣脱手扣,驾驶巡逻艇救人。有些烂仔也在另个巡逻艇上爬上船来。

    刚有自由的刘西凤面对欧阳一欣命令道:“把这几个没用的东西扔到海里去!”

    欧阳一欣听到此话,猛然一愣,不知如何是好。

    “听到偶?这样的东西养他们何用?!”

    她最恼火的就是这些烂仔手里也有武器却在关键时刻为什么就不敢反抗?不明白今天怎么了,竟然被海盗弄晕了头?差点都丢了命?

    原来,烂仔们原以为是绿龟国的海上巡逻队,而对巡逻队是不能动枪的,因为他们害怕枪声把绿龟国的军舰引来,他们都没有想到是海盗化装的劫持者。

    在海上,遇到各国海上巡逻队的确没有什么大碍,如何交涉那是老板的事,老板只要付足钱也就万事大吉,烂仔们原以为是要钱各怀鬼胎的主,都没有提高警惕,也就没想到反抗,因为为别人的钱财拼命那是最不划算的事。

    几个烂仔吓得统统跪下求饶,磕头如捣蒜地把甲板快碰出窟窿。欧阳一欣明白,只要赶到海里去,这十几个烂仔就会凶多吉少,他不想赶尽杀绝,又不能违抗命令,犹豫了大约一分钟才细声辩道:

    “他们没有防备,不怪他们啵,那个场面,拼命也没用啵,海盗有重武器,又都是化装的啵,是不是……?”

    刘西凤的眼睛对着他瞪得溜圆,冷嗖嗖的却又即将喷出火来,这是他第一次见她发火,使他不寒而栗。

    在刘西凤的心里:产生了一向对她毕恭毕敬的欧阳一欣、关键时刻为什么就不执行她的命令的不祥感觉?特别是,她最恼火的这趟生意不仅要有巨大损失,自己的身家性命也差一点丢到海上。而面对这群平时见她十分恭顺的烂仔,她有说不出的恼火。

    欧阳一欣在这档口,知道违拗刘西凤的后果是什么,便不紧不慢地道:

    “你们快点跳下去啵,要莫,我就开枪喽。”

    几个烂仔万般无奈,只好从新跳到海里去,并向停在不远的巡逻艇拼命地游去。

    “把那快艇炸啰?”刘西凤指着巡逻艇对吓得浑身筛糠的烂仔船长说,她不要烂仔上了巡逻艇活命。

    欧阳一欣对准巡逻艇的油箱部位各发射了一弹,两个快艇瞬息间“轰”“轰”得爆炸燃烧起来。

    “西湾号”在烂仔船长的亲自驾驶下,“通通通”地又从新启动起来,并按照雷达标志的回程路线逐渐加快了速度。

    海鸥紧紧得跟随,上下腾飞,苍蓝色的海上,一个海峰一个海峰地摇动着“西湾号”货船,海面上,渐渐飘来了毛毛细雨,以及微弱的东风,在雨雾蒙蒙中,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而刚才的一幕,似乎没有发生。站在船头的欧阳一欣已看不到远方的物景。

    回到仓房,刘西凤边换衣服边对欧阳一欣道:

    “你知道我为何让你把马仔赶下海呢?”

    欧阳一欣不语,心里对她却已没有多少好感,但表面上仍恭敬地显出不解的神色望着她的眼睛,装傻听候下文。

    “我们有几千个马仔,没点规矩怎么约束住他们偶?你打死了那么多海盗,人多嘴杂,万一传扬出去偶,找你寻仇,对你我不利偶,懂呢乖偶?没那几个马仔,就少了走漏风声的人偶。他,(用拇指指了指在舵仓里驾驶船的烂仔船长的方向,压低了声音)等到了家,也要(做了个用刀砍的动作),这些马仔偶,都是无家无人偶。”

    她喝了一口饮料又道:

    “这次你立了大功,救了我们母女偶,保护了货物,这单利润,少不了你的份偶。”

    但她的内心深处,对殴阳一欣在她向他发布命令时犹豫的举止很不满意,她认为殴阳一欣要翘尾巴。他不喜欢手下人对她的命令怀疑或打折扣,哪怕是一秒钟的犹豫。

    “莫要,分这么清楚干么啵?只要你对我好就行啵。”

    欧阳一欣心里对她的看法大大改观,但还是佯装不知就里。心狠手辣对他来说,是不能接受的,他不认为那十几个烂仔该死。可他没有决定烂仔生死大权的权力。但他也清楚,自己也是刘西凤的不折不扣的帮凶。

    然而,在这关键时刻,他宁愿牺牲这些烂仔,也不会得罪刘西凤,因为他知道,做事不能只会按部就班,主次分明。特别是谋世不讲什么法度,成功不在于用什么方法的今天。

   

    (歇后语:成功者的道路上,自然要拥有一大堆牺牲品。历史总是选个成功者收摊,而又牺牲掉众多的小人物,这是自然演变中的需要。)

(2018/0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