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阿鲁
[主页]->[百家争鸣]->[阿鲁]->[略谈郭文贵]
阿鲁
·其实,民运的最大致命伤是来自自身的人格缺陷
·当务之急是;造册
·只有暴政 没有暴民
·只说几句话
· 可用之法
·只有公平才有和平
·随想
·略谈郭文贵
·上推特逾一月,有感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略谈郭文贵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 、、、、、、”
   这是“毛选四卷”第一卷,第一篇文章中的,第一段的当头棒喝之语。可惜,九十多年过去了,这段开宗明义的当头棒喝,民运队伍中的一些人,至今却还未清醒。
   郭文贵该拒于门外,遭攻讦诋毁吗?
   是,在他累积的财富中,会有官商勾结,甚至手段恶劣,然而,试问当下之中国,哪一个富豪的财富积累,是光明正大,清白无瑕?
   是,在他的爆料中,动机不一定纯,成分不一定真,然而,这些令人震惊的核弹爆炸,不正是更推进了中国的民主进程,更加速了中共的倒塌灭亡吗?


   看看中共的坐立不安,惊恐万状,不正反证了郭文贵这把核弹利刃,正深深插进了中共的中枢心脏,在它的恶性肿瘤的脓疮上,喋血剖刀吗?如此的重量级之刀手,我们跣足以迎都来不及,为什么还要大泼冷水,踩踏诋毁呢?
   文贵再坏,能坏过中共吗?
   文贵再假,能假过中共吗?
   文贵再阴,能阴毒过中共吗?
   如此的对待郭文贵,不正是中中共之下怀?让中共掩口窃笑吗?
   想当初,中共二一年建党,四九年窃政,只用了二十八年,便大功告成。反观民运,六四至今,亦二十八年有矣,然而,又作为何在?又建树何在?圈子内部,耍大刀,施拳脚,内斗不止,纷争不断,甚至在某些场合“民运”倒成了被嘲弄的贬义词了。二十八年有矣,对比反思,难道不令人喟然长叹吗?
   想当初,中共发难之始,政治上门户大开,广纳博取,什么九三学社,什么致公堂,什么三教九流 、、、、、、 皆可纳入麾下,统而战之。军事上,则无论昨夜杀了多少共军,只要今日脱下军装,调转枪口,皆可谓“反戈一击有功”
   此番合纵连横,此番统战集结,难道不值得我们去借鉴思考吗?怎么,今天轮到你民运来操办了,对待各路人马,怎么竟变得心胸如此之狭窄,器量如此之局促了?
   不是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查则无余吗?
   我们不是耶稣基督,我们不是佛主神仙,我们每个人都有固有的缺点缺陷。而大敌当前,难道要所有的参与者都正人君子,纤毫毕清吗?大敌当前,难道要所有的推墙者,都灵魂高尚,操守谨严吗?只要目标相同,方向一致,只要理念相符,诉求相当,不正可风云际会,歃血共进吗?
   大敌当前,分兵掣肘。大敌当前,山头牴牾。不正是兵家之所忌,败北之先兆吗?
   洪流滚滚,必然泥沙俱下。只有泥沙充斥其中,才能烘托出波涛汹涌,只有鱼龙混杂其间,才能撑托起波澜浩瀚。一个以推翻中共暴政,为目标的大革命洪流,没有鱼龙泥沙的共同参与,能最终冲溃荡涤中共的堤坝圩岸吗?
   合纵连横,有容乃大。这是古今中外一再证明了的,是克敌制胜的法宝,是所向披靡的利器。可是,在围剿挞伐郭文贵的棍棒叱责中,我们看到的,却是中共在坐收渔利,在掩口哂笑!
   呜呼,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 夜阑人静之时,伫立窗前,仰望星空璀灿,我常有独登幽州台之感慨 、、、、、、
   二十八年过去了,时光荏苒,岁月漫漫,故乡的明月,常萦绕于心,故乡的秋色常梦醒于怀。如今郭文贵也站在彼岸,遥望明月了,难道我们真的容不下他吗、、、、、、、、.
    2017 .8 .10日
    2918,1,12稍作修改
(2018/0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