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BURMA-缅甸风云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缅甸僧伽昭告人民书
·缅甸国内外僧伽民众4月26日反宪法公投
·缅甸工联FTUB向国际控诉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五一劳动节声明
·中国学者谈缅甸民主前景
·缅甸僧伽对国际救济的紧急呼吁
·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Deliver the Junta of Burma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缅甸新宪法、军政府、反对势力
·缅甸反对党派不承认伪宪法与公投结果
·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民意转求真正缅甸联邦制——不闹独立了
·缅甸众民族团结阵线12党不承认伪公投伪结果
·缅甸风灾,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妇联要扭送丹瑞集团到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反对力量、军政府、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军政府要吃掉停战集团了
·缅甸军政府逼迫停战集团缴械参选
·缅人与团体到国际刑事法庭状告缅甸将军们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联合国与欧美对风灾后缅甸改变策略
·缅甸东掸邦民族民主自治区岌岌可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泰国学者和我多次在国际学术会议与论坛碰面,很谈得来。
   他读了缅华网与胞波网上的“暹罗缅甸两次大战史”后,打长途电话对我说: *他在小学、中学、大学读的泰国史书上并不是这样写的。


   *他大惑不解:该文为何不写泰国纳黎萱黑王子如何从小在缅甸东吁王宫学习武术与军事?长大回国后如何屡次迎头痛击东吁王朝缅军的侵犯?在泰国战场上如何跟缅甸王储Min Gyi Swa骑象对决、单打独斗、第一回合就斩Min Gyi Swa于象脚下……。
   
   我笑道:你的“民间传说”,我们缅甸人不知道,也没读过呀?
   
   他于是娓娓道来: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330px-KingNU.jpg
   
   *1563年你们的东吁王朝国王Bayinnaung(奔应龙)攻打我们的大城王国京都Ayudaya(阿瑜陀耶),我们的权臣Maha Thamma Raja(摩诃.达摩罗萨)率众投降,因而被你们的国王任命为Sokhathai(素可泰)傀儡国王。为使傀儡国王乖乖言听计从,傀儡国王的小儿子Phra Naret(黑王子)与大儿子Ekathotsarot(白王子)被你们的奔应龙国王掳回缅甸当人质与战利品。
   *我们的Phra Naret(黑王子)天资过人,勤奋勇敢。他与你们的缅甸王储、王孙公子等在缅宫中一同生活,天天勤学武术——要知道黑王子是泰拳鼻祖,他的徒子徒孙现在打遍天下、所向无敌!泰拳用手、肘、腿、脚、膝、头、肩、腰、臀等狠打猛击,快如闪电——因而日夜只苦练招式,没有实战经验的中国太极、武当、少林等武林高手,多被泰拳迅雷不及掩耳打趴地下、头破鼻裂、五孔流血、昏迷不醒。
   *我们的Phra Naret(黑王子)也把缅甸军事、葡萄牙军事学得青出于蓝并胜于蓝——几年后把你们缅甸侵略军打得落花流水、落荒而逃!
   *你们的东吁王朝国王Bayinnaung(奔应龙)1569年消灭了我们的Ayudaya大城王国,并任命黑王子父亲Maha Thamma Raja(摩诃.达摩罗萨)为Ayudaya大城王国傀儡国王。1571年你们的Bayinnaung(奔应龙)带走黑白王子的妹妹Supankanlaya公主回缅甸、释放Phra Naret(黑王子)与Ekathotsarot(白王子)两兄弟回暹罗。
   * Phra Naret(黑王子)1571年回暹罗后,被父王任命为Sokhathai(素可泰)国王,取名Naresuan (纳黎薰),整军备战,1574年随父王征伐老挝万象。
   *在1584年与1587年,我们的Naresuan (纳黎薰)打败了你们缅军多次侵略,1584年首仗大胜时,他宣布我们暹罗独立。
   *你们的国王Bayinnaung(奔应龙)1581年去世,太子Nandabayin (南达勃因)继位,一直统治到1599年。1590年,我们的暹罗国王Maha Thamma Raja(摩诃.达摩罗萨)去世,黑王子Naresuan (纳黎薰)继位,一直统治到1600年。
   *1592年,你们的东吁王朝王储(国王南达勃因之弟)Min Gyi Swa率军来攻打我们的Ayudaya大城王朝。1593年1月18日,我们的Naresuan (纳黎薰)国王和你们的东吁王朝王储Min Gyi Swa各骑战象单打独斗,Naresuan虚晃一招就斩你们的缅甸王储于象脚下。我们的Naresuan (纳黎薰)象队还跟你们的缅军象队打过几场激烈象战,俱获全赢——威震东南亚!
   *1593年1月18日史无前例——Naresuan (纳黎薰)暹罗大帝彻底驱逐了所有缅军出境,并乘胜攻占了清迈与柬埔寨,再挥军乘胜追击、出奇制胜、掌控了缅甸Pegu (勃固)大部分地区。
   *1596年,Naresuan (纳黎薰)大帝先冷眼旁观荷兰船队在印尼、西班牙船队在菲律宾大搞贸易大发横财,但也促使地方经济蓬勃发展。Naresuan (纳黎薰)大帝不甘落后——1598年就开始和大西洋彼岸的欧洲列强通商,借以发展泰国经济、充实国库。
   *1600年,Naresuan (纳黎薰)大帝进军缅甸东吁王朝王都Taungoo(东吁),岂料东吁联合区域势力,合力打败了他;他就北上转战阿瓦(Inwa),不幸在征途中一命归天。
   *值得大书特书的是:在1593年1月18日彻底打垮缅甸侵略军、扬威东南亚——这史无前例的特殊日子已被我们订为泰王国建军节。
   
   泰国学者他老人家——言之谆谆,缅甸老头子我Maung Chan——却听之藐藐。
   对于他说的“暹罗王纳素萱跟缅甸王储Min Gyi Swa骑象对决,一招就斩了缅甸王储Min Gyi Swa的头”这传说,我Maung Chan敬告他:
   *我们小学、中学、大学——老师从没说过,大家从没读过,也无处可找。
   *小学毕业、中学毕业、大学入学考试——也从没被出题求答过。
   *你知道我们缅甸权威史学家U Kala 吧?
   他1597-1711年撰写的名著“大缅甸史”(Mahayazawingyi)——没提到你这传说。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1829-1832年奉王命,由缅甸高僧、宫廷史官、高级知识分子合力完成的贡榜王朝“琉璃宫史”(Hmannan Yazawin Daw Gyi),共21册、百万多字,部分还有英、法、日文等权威译本——也只字未提及该传说。
   
   电话那端的他老人家久久沉默不言。
   于是,我再转告他最近泰国惊动国际社会的以下大事:
   *泰国大学研究生Sulak Sivaraksa(据说是其高徒或追随者)深入研究后质疑:“暹罗王纳素萱和缅甸王储Min Gyi Swa骑象对决的故事” 究竟有多少真实性?证据何在?
   *一石激起千层浪——民众开始疑问涟涟!
   *结果,Sulak Sivaraksa与所有质疑者被套上“对泰国君主立宪的完美制度不恭”,“对泰国神圣的建军节不敬”等莫须有罪名,然后不平等、不自由、不民主、不公正地一律被镇压。
   
   从电话这端,我Maung Chan大声问他老人家:你我一向追求的不是真理吗?实事求是吗?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吗?
   
   电话那端死寂了好久好久,最后我听到一声哀鸣似的长叹:“一言难尽哟!”,就挂了电话。
   
   泰国缅甸都是上座部佛教国家,佛光普照大地,我们都:
   *不贪Lawba!不嗔Dawda!不痴Mawha!
   *谨守五戒——不说谎、不饮酒、不偷盗、不淫乱、不杀生!
   *遵从佛陀教导——慈悲为怀!宽宏大量!舍己为人!普渡众生!看破红尘!四大皆空!笑对人生!……、、
(2018/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