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与同学大钧通电话後的联想]
严家祺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论国家狂妄的根源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
《首脑論》(1986)《三种政体》(1979)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①
·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②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③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④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⑤
·习近平311复辟帝制得逞的四大因素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4·4军事行为体的六项构成
·4·5 4·6軍力流動論
·4·7点目标和点击战
·4·8 4·9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5·1三代國際體系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5·5均勢平衡者角色
·5.6國際體系的簡化模型
·5.7國際體系結構的要素
·5.8國家間的四種作用力
·5.9國際體系的四項特徵
·8·1太空的范围和划分
·8·2航天时代
·8·3"高边疆”战略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南海的四种海域
·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同学大钧通电话後的联想

与同学大钧通电话後的联想


严家祺


    在2018年新年来临时,与小学、中学时代的同学育忍打电话交谈,浮想联翩,把它记录下来。大钧同学有兄弟姐妹四个人,他的大姐叫育贞、妹妹弟弟叫育娣、育婷和大雄。育忍的小名叫大钧。
    大钧从2014年患癌症,至今已有三年。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还是1957年“变声”的声音,斯里慢条、低沉认真。这是我在六十年前,有一天突然发现他改变的,六十年来,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容易分辨。
    我与大钧从小住在江苏常州西郊的一个小镇上。小镇有三条街道——东街、南街和金坛弄,我家与大钧家都住在金坛弄。大多数人家的房子都有前门后门,前门是商店,商店後是天井,天井後是住房,住房後又是天井,有三到四重天井和住房交错。很多人家都容许邻居穿越天井和房屋从前门到后门,从后门到前门的街道。我家与大钧家是邻居。大钧家的前门是一家药房,他们家不临街道,与药房之间有一个铺满石板的很大的天井。在小学时,我经常要从我家穿过几十米的院子,从我家後门进入他家後门。大钧家的房子高大,但几重房子住了三家,他家后面是他大伯父家,大伯父家後面租给一家逃荒来的山东人,都有天井分开。事隔60年,我仍然可以把金坛弄许多人家的一重一重房屋情况描绘出来。

   
    我与大钧都在14岁从家乡小镇的初中毕业後,到十多里外的另一个小镇——夏溪镇上高中。我在家乡小镇上小学、初中时有三位好友,大钧、何似龙与何宜宾。何宜宾从南京铁路学校毕业後,就一直从事铁路工作。大钧告诉我,何宜宾同学已经得了痴呆症,无法与人交谈了。
    我们是夏溪高中第一届学生,两排教室是全新的房子,但1956年进高中时,所有“寄宿生”都住在一个由大庙——东岳庙改建的宿舍里。我记得住进大庙里开始时还有菩萨。东岳庙外是一个小池塘,池塘另一边就是新校舍。夏溪中学时代只有三年,但给我留下了许多不可磨灭的印象,而且也影响了我的一生。
    第一个印象是中学语文开始教中国古代诗词和散文。我不喜欢语文课,但60年後仍记得何炳坤老师教宋朝李清照的《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何炳坤老师在读“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时,摇晃着身体、倾心投入讲解诗词的情景,几乎刻在我脑海中了。1957年,15岁的大钧同学,因为学写李清照的词,填写了、创作了一首词,60年後,我还记得他仿照李清照创作的《如梦令》中有一句话中的後半句,在发音与“争渡、争渡”相近的四个字後,填写了“切断入团大道”六个字。为此,大钧同学受到了班上同学的批判,他的批判会我当时没有参加。但有一天,我们从家乡小镇回到夏溪中学时,我突然发现,他对我说话的声音变了,15岁的中学生,讲话的声音就像2017年年底我在电话中听到的,是那么斯里慢条、低沉认真,这使我终身难忘。当昨天我在电话中听到大钧同学的声音时,我就记起了“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下面还有几件事,一是大钧在11岁到13岁初中时,如何代表他全家参加家乡小镇对“有问题的家庭”会议的情景。以及他如何在1957年15岁的高中生,如何在“反右“期间帮助他父亲(小学校长)起草讲稿的情况。二是1958年学校教室腾空,用作“大炼钢铁”制作“耐火泥”的场所的情景;三是中学饭厅饭后用高锰酸钾洗碗的情景;四是在窗外看“反右”批斗老师的情景;五是多次为物理学老师潘祖尧作“太阳能灶”记录的情景。六是从夏溪镇步行回家乡小镇,未见到母亲,自己不听祖母劝阻,又步行到母亲工作的常州市未见到母亲,再步行回家见到已回家的母亲的情景。一次写不下来,只能留作以后再写。我後来注意到,我一生的“行为模式”,就是在中学时代形成的。
    大钧现在一个人住在江苏靖江,有两个女儿,不与他住一起,但常常看望他。我问他如何做饭,他说每天有“钟点工”来他家做饭,有时也要自己做。他现在体重只有45公斤。我听他电话,就感到他一人独自生活的艰难。我一直总想去看望他,离开中国近三十年,不能实现。 (2017-12-28)
   

民主与社会公正——政府作用的比较分析


   与同学大钧通电话後的联想

   与同学大钧通电话後的联想

   与同学大钧通电话後的联想

   与同学大钧通电话後的联想

   与同学大钧通电话後的联想

(2017/1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