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谢选骏文集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谢选骏:德国为何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警惕!伊斯兰国已灭 剩下IS分子去了这里》(2017-12-16 德国之声)报道:
   

   
   恐怖组织“伊斯兰国”被打败后,大量“圣战者们”销声匿迹。其中一些人隐遁当地,另一些人则显然前往了欧洲。各安全机构严阵以待。
   
   
   无论身在何处:英籍圣战者们永远不允许重返本国。国防大臣威廉姆森(Gavin Williamson)数天前表示,会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阻止这些人重新入境。他暗示,为此,有关当局将继续有目标地追捕英籍圣战分子。他称,“死去的恐怖分子才不会再让英国受伤。”
   威廉姆森国防大臣的这一毫无掩饰的表态凸显了数周来搅扰着欧洲各安全机构的那种忧虑: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双双被战胜后,“伊斯兰国”的那些未死的战士们去了哪里?叙、伊两国国防部均正式宣布了伊斯兰国的终结。
   大马士革国防部发布文告称,代尔祖尔(Deir ez-Zor)的被解放标志着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彻底灭绝,“随着这一失败,伊斯兰国全面失去了指挥其各分散团队从事恐怖行动的能力。这些团队处于孤立状态,被包围在城市周边的乡村地区。”伊拉克国防部声明,已明告剩余恐怖分子们,他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死亡,要么向我们英勇的部队投降”。
   传言称,美国和“伊斯兰国”有协商
   然则,充满自信的声明难以隐瞒以下一点:人们并不知道,有多少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斯兰国战士们逃脱、以及他们的去向。上星期,前反对派叙利亚民主力量(SDF)指挥官西洛(Talal Silo)的一番言论引起混乱和矛盾。根据路透社的一篇报道,西洛称,上月中旬,在叙利亚城市拉卡(Rakka)被攻占后,“数千”伊斯兰国战士被准许离开;更有甚者:美国在一份秘件中明确赞同释放这些人。华盛顿立即予以否认,指出:西洛的说法是“凭空杜撰”。美军强调,不同恐怖分子做任何交易。
   英国广播公司引述了一名显然属于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的一名司机。他称,曾出现长达7公里的撤退大军,包括约50辆卡车、13辆巴士,以及约100辆伊斯兰国的车辆,载有战士和弹药。
   
   伊拉克总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上周宣布,打击IS的战事已经结束
   到底有多少伊斯兰恐怖分子逃脱、现在何处,对此,人们无法确定。安卡拉政府表示,它担心,其中一些恐怖分子有可能在土耳其落脚。
   一部分圣战者也有可能逃往了阿富汗。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的专家奥尔滕(Kyle Orten)指出,“很有可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英籍圣战分子上路去了阿富汗”。从阿富汗传出消息说,已有法国籍圣战者在该国出现。
   军情五处:危险“遽增”
   欧洲安全机构已准备应对先前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圣战者们可能的重返。英国情报机构军情五处(MI 5)负责人帕克(Andrew Parker)10月中旬曾指出,相关的危险“急剧上升”,“这一威胁呈多维性,发展迅速,其规模是我们迄今未曾见到过的”。他说,除危险发展的高速度外,让他忧虑的还有以下一点:危险难以发现。
   帕克指出,相关的危险比迄今的任何危险都更多样,其中一些恐袭计划在英国境内策划,另一些则由海外指挥;某些恐袭手段极为复杂,某些则是简单的匕首攻击;“一些袭击有长期准备,另一些则是随机发生。极端分子涉及各年龄段、来自各种可想象到的社会阶层和性别。他们仅在暴力取胜这一歹毒意识上一致”。
   
   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的战争
   德国亦忧虑
   可能重返的恐怖分子也使德国安全机构忧心忡忡。当年随父母进入战区的幼年人尤其成为关注焦点。11月中旬,联邦宪法保护局负责人马森(Hans-Georg Maaßen)警告说,圣战分子的孩子们被伊斯兰社会化,带着相关的意识从战区返回德国,“由此,这里也可能成长起新一代圣战者”。
   据国内情报机构提供的数字,共有950多名伊斯兰分子曾从德国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其中五分之一为女性,幼年人占百分之五。根据该数字,约有三分子之的伊斯兰分子如今已返回德国。宪法保护局称,目前,德国国内有1870名伊斯兰暴力人士。
   
   谢选骏指出:英法都不待见恐怖分子回国,只有德国例外。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一是由于德国和土耳其在一战二战中的狼狈为奸的历史关系,一是由于德国杀过不少犹太人,以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不会害我”。谁知德国人只懂印度学,不懂闪族学——犹太人和阿拉伯本是同根生,几乎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他们一个叫做AL,一个叫做EL,区别就是这么一点。德国人过去杀了六百万犹太人,现在却接纳了四五百万穆斯林——看来德国人和中东人相依为命,因为德国人的血液里很多中东地区来的祖先。尤其是来自东德地区的德国人。我们知道,德国人甚至深入中亚细亚,直到西伯利亚,现在都住着不少日耳曼人。
   
   《介绍俄罗斯的日耳曼族》说:
   
     现在老毛子的日耳曼族跟本地的斯拉夫人没有什么区别了,除了黄头发。
   
     俄国立国千年,不算现在普京时代,共历三朝,即留里克朝,罗曼诺夫朝,苏联帝国时代。其中,留里克朝七百年,罗曼诺夫朝三百年。在这一千年中,大部分时间里,统治俄罗斯的是日耳曼人。
   
     说起这留里克朝,起根儿上就是北欧日耳曼人的。东斯拉夫人居住在北起北冰洋沿岸,南至黑海,东到乌拉尔山脉的广阔的平原上。这些东斯拉夫人,从事渔猎和原始的刀耕火种的农业。因此,他们通常以分散的家宅和小村落,而不是以人口密集的村庄和城镇为单位。出现的城镇,很少发展成为主要河流沿岸的贸易中心。只有第聂伯河沿岸的基辅和伊尔门湖畔的诺夫哥罗德是当时的贸易中心;前者担负着南北运输,后者控制着东西贸易。
   
     正是这种长途贸易,为第一个俄罗斯国家提供了基础。彼此不和的东斯拉夫诸氏族,为了平息战乱,遂邀请北欧人的酋长留里克为其统治者。“我们的国家富饶辽阔,但却没有秩序,快来管辖和统治我们吧!”于是862年,留里克成为诺夫哥罗德的第一任王公;不久以后,他的北欧追随者们南移基辅。这些北欧人,即东欧人所称的瓦良格人,他们创建了俄罗斯国家,创造了最早的俄罗斯文化。
   
     留里克兄弟俩带着随从入主诺夫哥罗德,成为该城及周围地区的统治者,留里克朝开始,其对俄罗斯的统治自862年直至1598年。留里克的继承人奥列格后来创建了基辅大公国(882年-1132年)。
   
     基辅大公国的著名君主除了那些开国之主外,还有奥莉加女大公和弗拉基米尔一世,前者开始接受基督教,后者则使俄国接受了东正教。
   
     后来基辅大公国分裂为诸俄罗斯公国,被蒙古人征服达两个世纪,这些俄罗斯王公,都是北欧人的后裔,都是留里克朝的贵族兄弟。
   
     在南方罗斯被蒙古统治期间,唯一幸免于蒙古统治的北方公国诺夫哥罗德,在大公涅夫斯基亚力山大的率领下击败了瑞典人的进攻,正如两次世界大战中,击败德国人的主力是德裔美国人一样。
   
     通过讨好蒙古人而悄悄崛起的莫斯科王公,也是留里克家族成员。
   
     1446年,莫斯科大公瓦西里二世被敌俘获并刺瞎双目,其子6岁的小伊凡起初躲藏于隐修院,后被秘密送往安全地方。同年父亲获释后,小伊凡才结束了逃亡回到父亲身边。在父亲的教诲下,伊凡学习了作战和治国之道。他12岁便担任远征军统帅,深入北方地区,指挥大军肃清残敌;18岁又挥师南下,与宿敌鞑靼人作战。1462年3月27日,22岁的伊凡即位,成为莫斯科大公并首次自称为“全俄罗斯的统治者”,这就是伊凡三世。他在位期间做了两件大事,统一俄罗斯,推翻鞑靼统治。从他的继承人瓦西里三世(1505—1533)开始,俄罗斯的君主都称“沙皇”(源于古罗马执政官“凯撒”——Caesar),沙皇俄国的历史开始了。
   
     伊万四世(1533——1584)执政期间极力对外发动战争,扩张领土,同时以残暴的手段铲除异己和镇压民众,从而获得伊万雷帝的称号。他消灭了残存的一些鞑靼小汗国,将俄国领土推进到伏尔加河以东。1584年,伊万四世去世。1598年沙皇费多尔过早离世,身后无子。至此,留里克朝绝嗣。此后,俄国皇位更迭,战乱频繁,进入混乱时期。日耳曼人对俄罗斯七百年的统治暂时告一段落。
   
     1613年,俄国军队赶走了波兰军队之后,贵族米哈伊尔-罗曼诺夫(1613——1645)被推举做沙皇。从此开始了罗曼诺夫皇朝(1613-1917)。这算是正经八百的俄罗斯族的君主。1645年,沙皇米哈伊尔去世,其子阿列克塞-米哈伊洛维奇(1645——1676)继承皇位。这时,欧洲已进入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代,而罗曼诺夫朝的几任沙皇却顽固坚守封建农奴制,阻碍生产力的发展,从而导致各种矛盾的爆发,市民骚动和农民起义此起彼伏。17世纪最大的一次农民反抗运动当属斯杰潘-拉辛领导的农民起义。
   
     在短暂的俄国本土皇室统治时期,出现了俄罗斯帝国第一位大帝,彼得大帝(1689——1725)。1689年,阿列克塞-米哈伊洛维奇的幼子彼得即位,他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彼得大帝。十七世纪末,俄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水平均远远落后于欧洲其他国家。十七世纪初的混乱年代将俄罗斯国家推向毁灭边缘。彼得一世清醒地认识到,必须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引进欧洲的先进科学技术,建设一支强大的军队,才能实现进一步扩大疆域,实现自己的俄罗斯帝国梦。他首先隐姓埋名,亲自到欧洲各国考察和学习科学技术;然后,大力开办兵工厂、造船厂、金属冶炼厂、化工厂等;他不仅从欧洲各国引进了大批专家和技术人才,同时还强迫贵族学习知识;他大力发展各级教育、建立海军学校、军事技术学校以及国家科学院;推行新历法,发展通讯事业。在短短的几年里,俄罗斯的工业生产、教育、强大的海军、陆军都建立和发展起来,俄罗斯迅速增强了国力和军事力量,在北方战争中击败瑞典,夺得了北方出海口,从而进入了欧洲强国的行列。彼德大帝还有一大业绩,在荒无人烟的涅瓦河畔沼泽地建设一座新型港口城市——首都彼得堡,在那里建造军舰,建设海军。为了推行改革,彼得一世用残暴的手段镇压一切反对派、屠杀敢于反抗的民众,甚至对自己的儿子也毫不手软。
   
     1725年,彼得大帝死去。此后,经过一番皇位争夺,1761年,俄国皇位重又为日耳曼人所占据,直到俄罗斯帝国灭亡。
   
     事情是这样子的,彼得大帝死后,其孙彼得二世即位,但很快就感染天花而死,罗曼诺夫朝的男性后代绝了种,于是,先是彼得大帝远嫁德国的侄女取得皇位,成为安娜女皇。安娜女皇死后,彼得大帝的小女儿叶丽萨维塔夺得皇位。这位女皇颇为能干,治国有方,但她也有不幸事,她的德国未婚夫早死,此德国小伙颇为英武,他死之后,叶丽萨维塔矢志不嫁,当然也就没有正式的皇子。彼得的大女儿也远嫁德国,与德国丈夫生有一子乌尔里希。叶丽萨维塔就把这个姐姐的孩子接到俄国,作为皇太子,改名为彼得,费多罗维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