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谢选骏文集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谢选骏: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伊利夏提谈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1933、1944)》(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16日首发)说:
   
   11月的12日,是新疆历史上两个近代共和国的成立纪念日;于1933年11月12日,在喀什噶尔成立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以及于1944年11月12日,在伊犁成立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张杰博士为此专访了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伊利夏提先生。


   
   伊利夏提先生指出:1933年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成立,和英国没有任何关系。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成立,是在一大批以维吾尔为主各突厥民族在东突厥斯坦开展的新式教育、启发民智,以及周游海外归国维吾尔等各突厥民族先进人物之推动下成立的。上世纪三十年代初的哈密霍加尼亚孜∙阿吉农民起义,成为了火种;很快哈密起义燃遍全东突厥斯坦,且成为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成立的导火索、直接原因。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成立,和萨比提∙大毛拉∙阿吉个人政治魄力,力挽狂澜、力排众议之坚定信念是分不开的。周游考察过土耳其、埃及、苏俄的萨比提大毛拉阿吉是一位杰出的维吾尔政治家、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奠基者。根据参加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建立默罕默德∙伊敏撰写的《东突厥斯坦历史》及其他回忆录;当时参加起义的很多维吾尔领袖,包括默罕默德∙伊敏本人,都认为成立共和国为时过早、时机不成熟、条件不够,然而,萨比提∙大毛拉∙阿吉不顾各方反对、拖延,持之以恒、坚持不懈,调节、协调各方势力,力排众议说服各方团结,最终使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得以成立,为我们留下了尽管非常短暂、然而及其悲壮的共和国历史篇章!为东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国,以及未来的第三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之后,共和国总统霍加尼亚孜∙阿吉为了求得英国援助,也曾经向英国女王写过求援信,但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音;当时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总理萨比提∙大毛拉∙阿吉,也曾经派人联络阿富汗政府,苏俄政府,甚至试图通过阿富汗联络日本政府,但都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也因此,在英国为其利益之虎视眈眈中,在苏俄为其利益之强力干预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在存在了将近六个月之后,在留下了辉煌历史篇章之后,在维吾尔民族心中烙下深深历史印迹和遗憾之后,悲壮地消失了!
   
   11年后的东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国的成立,确有苏俄的强力支持,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是,东突厥斯坦各民族仁人志士的积极参与才是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得以成立的根本原因!没有东突厥斯坦各民族人民的觉醒,没有东突厥斯坦仁人志士的前赴后继、义无反顾的献身推动,再由外援也不可能使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得以成立!当时,第一共和国燎原之火的残留余烬,如星星之火,时不时在东突厥斯坦各地闪耀;东突厥斯坦各地反抗起义此起彼伏,各地小股反抗殖民政权之游击队经常出没;东突厥斯坦各族人民,又一次,如干旱之后的干草地,只等待一粒火星的掉落。这火星由伊犁各地游击队点燃,被艾力罕∙图热等各民族领袖撒播,很快便开始在东突厥斯坦各地燎原。这时,一直在密切观注东突厥斯坦事态发展的苏俄,为了达到其国家利益,而介入了东突厥斯坦人民的民族起义,以军事援助火上浇油。首先是因为有了如干草、等待点燃的东突厥斯坦各民族民众之反抗中国殖民政权坚定斗志,才有可能使东突厥斯坦各地反抗殖民之火星星点点;有了星火点点,才有可能使苏俄在东突厥斯坦星星之火上、火上浇油,使之形成燎原大火,燃尽中国殖民政权,涤净祖国神圣土地,建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
       如果说苏俄在东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国的成立过程中,作为外因,只是起了助一臂之力作用的话;然而,却可以肯定地说,苏俄在第二共和国的悲剧性消失中,起了非常关键性、根本性的作用!苏俄政权帮中共殖民政权一手策划,以飞机失事阴谋,屠杀除掉了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主要领导人,使年轻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群龙无首,任人宰割!现在的新疆,正如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民族矛盾极端尖锐,民族冲突一触即发;殖民政权不仅疯狂掠夺新疆自然资源,排挤、边缘化当地各民族人民,而且公然以‘反恐’名义滥杀无辜,屠杀维吾尔人,肆无忌惮、大肆抓捕各民族仁人志士;活生生将新疆变成了没有围墙的监狱。
   
   谢选骏指出:在“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这个名称里面,有两个互相冲突的元素,那就是“突厥斯坦”和“伊斯兰共和国”。就像“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样,“中华”和“人民共和国”是无法兼容的。“中华”是至高的,“人民共和国”却是苏联的仆从。按照同样的逻辑,“突厥斯坦”和“伊斯兰共和国”也是无法兼容的。“突厥斯坦”是突厥人的至高,“伊斯兰共和国”则是阿拉伯人的仆从——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也。“狼图腾”的子孙,怎能屈居在阿拉伯人之下呢?
(2017/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