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谢选骏文集
·消除马列主义、完成中国崛起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中国是历史学侏儒
·十九大与火葬场
·“不署名的见证”“为敌基督工作”
·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
·小布什的“救市”彻底分裂了美国
·带枪的男人比女人更缺乏安全感?
·千万别和穆斯林握手
·不只脸书 Google也遵循无商不奸的法则
·孤家寡人无往不胜
·蟑螂的子子孙孙没有穷尽
·巴农归来还是班农龟来
·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不独立,毋宁死
·穆斯林最仇恨穆斯林
·台湾会变成另一个越南或是朝鲜吗
·北朝的南朝化、大陆的台湾化
·美国总统的秘辛围绕着美元
·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权力都是邪恶的,无关民主还是独裁
·既然“独立”何来“笔会”
·佛教打着放生的旗号,做着缺德的事情
·美国是“信奉‘华盛顿教’的国家”
·“摩门教前主教”受审
·马德里耍流氓 加泰如何独立
·地方自治阻碍美国进军全球
·道德的起源
·马云加入了摩门教属灵的战争
·佛朗哥阴魂不散
·中国文明整合英国
·法国如此欺诈中国
·列宁也是受害者
·列宁不是一个合格的德国间谍
·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孤独摧毁了自由社会
·行尸走肉的哲学家
·:“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酒池肉林不过是游牧民族的野餐
·军事教官是否罪犯
·只有上帝是赢家
·自由贸易是强者的武器
·俄国的复国与中国的再次沦陷
·中国的军舰只是摆设
·只能用三次的USB充电打火机
·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现任教宗就是共产党
·榜样的遗憾
·大便的颜色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英文不懂南北朝即使同床还是异梦
·《金瓶梅》作为“非人的物语”
·伊斯兰教与纳粹主义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记者来鸿:被迫与陌生男人性交的寡妇》(2017年11月23日BBC)报道:
   
   肯尼亚洛族人部落还保留着一个古老风俗:丧夫的女人要和男人不采取保护措施、反复性交才能驱除附体邪魔、得到“净化”。不听话的寡妇,接下来可能境遇很惨,从命呢?


   
   茂密的无花果树撒下一地阴凉。远处的维多利亚湖熠熠生辉。
   50岁的母亲、祖母帕米拉坐在树荫下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在我们这儿,凡事都由男人做决定。在我们这儿,男人说的话才算数。”
   那是肯尼亚的尼扬扎省(Nyanza),帕米拉生于一个贫穷的洛族(Luo)部落人家,一辈子受过许多罪、吃过许多苦。
   她接着说,“在我们这儿,如果别人都说有哪些传统仪式必须坚持下去,你就不能拒绝。否则你就会被看作不顺从。”
   
   在洛族社区,人们仍然保持一些古老的文化和风俗,其中包括“净化”寡妇:丧夫的女人必须和陌生人性交。人们相信,寡妇邪魔附体,必须要和被称为“清洁工”的男人发生性关系才能被净化。
   净化仪式持续三天。帕米拉告诉我,“最开始,他在地下和我性交,然后上床继续。第二天早上我把我所有的衣服、被子都烧掉。然后,清洁工剃光我的头发。”
   和那个陌生的男人一起被锁在自己的家里三天之后,帕米拉回到父母家,给他做了烤鸡,然后在一旁看着他吃掉。这是净化仪式规定必须完成的程序。
   净化风俗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虽然肯尼亚政府2015年已经明令取缔,但是,在尼扬扎这样偏远的地区,传统和法律较量,传统还是占上风。
   如果拒绝接受净化,寡妇面临的风险不仅仅是被逐出家门、失去土地、住房,而且还可能失去孩子。
   
   帕米拉第二任丈夫去世后曾经接受净化。现在,她在怀俄明村一家女人会所找到慰藉。
   说是会所,其实更像是某种庇护所。创办人罗丝琳也是寡妇,她一直在争取彻底铲除净化这个陋习。
   罗丝琳告诉我,“虽然我受过教育,自己也有钱,但是,我仍然被告知必须守传统、守规矩。那些人要剥夺我做女人的尊严、身份。我觉得那是大错、特错。”
   罗丝琳开的会所就在河边。过去一年,来这里的女人越来越多。有时候她们坐在一起打谷,我无法不联想,使劲捶打也是在发泄内心的一些烦恼;有时候她们只是默默地坐在一起;有时候,她们会交流各自的经历、想法。
   罗丝琳说,她希望这是女性争取权益的开始,“我们必须交流,询问彼此如何看待有关问题,你对这个问题怎么想?你有什么感觉?有没有改变的可能?”罗丝琳鼓励来会所的女人反思、质疑:
   那种世代相传的“常态”真的必须保持下去吗?
   
   BBC记者巴特勒2016年曾经前往马拉维调查:
   阿尼瓦是这个村子里有名的“鬣狗”,这个传统的头衔来自马拉维南部几个边远地区的居民,他们雇用他提供被称作性“净化”的服务。如果一名男子去世了,按照传统他的妻子就要同阿尼瓦睡觉,之后才能为她的丈夫举行葬礼。如果一名妇女流产,她也要经过这种性净化程序。
   但令人震惊的是,在恩桑杰这个地方,未成年少女初次来月经后就要在3天时间里发生性行为,作为她们由少女变成成熟女性的标志。如果女孩拒绝这么做,人们就会认为疾病或致命厄运会降临少女的家人或整个村落。
   阿尼瓦对记者说“大部分同我睡过的是少女,学龄少女。”
   
   十几个女人坐在一起聊着各自的经历,其中一位声音越来越大。她说,“那个来净化我的清洁工强迫我喝酒,但是我告诉他我从来没有喝过酒,我坚决不喝,绝……对……不喝!”
   和在场的其他一些女人一样,她也开始越来越坚强地抵抗男人提出的要求。
   不过,她身边那位女人只是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她丈夫最近近刚刚去世,她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是怎样。
   
   帕米拉说,身为母亲,有时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净化压力太大,拒绝难度太大。
   另外一个女人开始讲述,寡妇必须自己去找净化人,“如果丈夫去世了,你又不知道如何引诱别的男人,那么,村子的长老、乡亲会帮你找一个。你等于被捆绑在那儿,想逃也逃不掉,他们总会来找你的。就好像打你的伏击战一样。”
   罗丝琳说,教育有可能改变现状,即使是在一切都是男人说了算的社会。
   
   肯尼亚HIV病毒和艾滋病:
   HIV病毒携带者(所有年龄段):160万
   HIV病毒携带者(0-14岁):12万
   死于艾滋病人数:36000
   艾滋孤儿总数(0-17岁):84万
   来源: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 2016年数据
   
   罗丝琳也试图帮助男人—那些所谓的清洁工。这些男人通常酗酒、吸毒,他们扮演的角色是,通过和寡妇性交“吸纳”她们体内的妖魔鬼怪。每提供一次服务,报酬是20000肯尼亚先令,相当于将近150美元。
   在肯尼亚,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特别是对那些找不到工作的男人来说。他们更担心的是下顿饭、下杯酒从哪儿来,而不是艾滋病毒。
   我问帕米拉,她的是否已经找到了些许内心的平静,她回答说,“应该是没有吧。”她说,净化之后去化验,结果显示她感染了HIV病毒。
   帕米拉说,她希望年轻女人远离男人、懂得自己并不需要男人。
   “现在有一点点进步,我们有了女人自己的圈子,或许我们可以带来一点改变。”
   
   谢选骏指出: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没有知识,而是没有正确的知识,结果错误的引导下,就会比自然状态更为糟糕了。例如“净化”错误,就会适得其反。如果上述报道可信,那么这就不是肯尼亚一个国家的问题了,因为——卢奥族(Luo或Lwo)是一个地跨南苏丹、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北部、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肯尼亚西部,直到坦桑尼亚北部的民族方言连续体。卢奥族人使用的语言属于东苏丹语系(尼罗语系),是尼罗-撒哈拉语系的一支。
   
   不过不要紧,2009年,肯尼亚人口为3861万,2014年竟然增至4500万。据说。实际情况天晓得,在这么荒唐的人类发祥地。
   

此文于2017年12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