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谢选骏文集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记者来鸿:被迫与陌生男人性交的寡妇》(2017年11月23日BBC)报道:
   
   肯尼亚洛族人部落还保留着一个古老风俗:丧夫的女人要和男人不采取保护措施、反复性交才能驱除附体邪魔、得到“净化”。不听话的寡妇,接下来可能境遇很惨,从命呢?


   
   茂密的无花果树撒下一地阴凉。远处的维多利亚湖熠熠生辉。
   50岁的母亲、祖母帕米拉坐在树荫下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在我们这儿,凡事都由男人做决定。在我们这儿,男人说的话才算数。”
   那是肯尼亚的尼扬扎省(Nyanza),帕米拉生于一个贫穷的洛族(Luo)部落人家,一辈子受过许多罪、吃过许多苦。
   她接着说,“在我们这儿,如果别人都说有哪些传统仪式必须坚持下去,你就不能拒绝。否则你就会被看作不顺从。”
   
   在洛族社区,人们仍然保持一些古老的文化和风俗,其中包括“净化”寡妇:丧夫的女人必须和陌生人性交。人们相信,寡妇邪魔附体,必须要和被称为“清洁工”的男人发生性关系才能被净化。
   净化仪式持续三天。帕米拉告诉我,“最开始,他在地下和我性交,然后上床继续。第二天早上我把我所有的衣服、被子都烧掉。然后,清洁工剃光我的头发。”
   和那个陌生的男人一起被锁在自己的家里三天之后,帕米拉回到父母家,给他做了烤鸡,然后在一旁看着他吃掉。这是净化仪式规定必须完成的程序。
   净化风俗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虽然肯尼亚政府2015年已经明令取缔,但是,在尼扬扎这样偏远的地区,传统和法律较量,传统还是占上风。
   如果拒绝接受净化,寡妇面临的风险不仅仅是被逐出家门、失去土地、住房,而且还可能失去孩子。
   
   帕米拉第二任丈夫去世后曾经接受净化。现在,她在怀俄明村一家女人会所找到慰藉。
   说是会所,其实更像是某种庇护所。创办人罗丝琳也是寡妇,她一直在争取彻底铲除净化这个陋习。
   罗丝琳告诉我,“虽然我受过教育,自己也有钱,但是,我仍然被告知必须守传统、守规矩。那些人要剥夺我做女人的尊严、身份。我觉得那是大错、特错。”
   罗丝琳开的会所就在河边。过去一年,来这里的女人越来越多。有时候她们坐在一起打谷,我无法不联想,使劲捶打也是在发泄内心的一些烦恼;有时候她们只是默默地坐在一起;有时候,她们会交流各自的经历、想法。
   罗丝琳说,她希望这是女性争取权益的开始,“我们必须交流,询问彼此如何看待有关问题,你对这个问题怎么想?你有什么感觉?有没有改变的可能?”罗丝琳鼓励来会所的女人反思、质疑:
   那种世代相传的“常态”真的必须保持下去吗?
   
   BBC记者巴特勒2016年曾经前往马拉维调查:
   阿尼瓦是这个村子里有名的“鬣狗”,这个传统的头衔来自马拉维南部几个边远地区的居民,他们雇用他提供被称作性“净化”的服务。如果一名男子去世了,按照传统他的妻子就要同阿尼瓦睡觉,之后才能为她的丈夫举行葬礼。如果一名妇女流产,她也要经过这种性净化程序。
   但令人震惊的是,在恩桑杰这个地方,未成年少女初次来月经后就要在3天时间里发生性行为,作为她们由少女变成成熟女性的标志。如果女孩拒绝这么做,人们就会认为疾病或致命厄运会降临少女的家人或整个村落。
   阿尼瓦对记者说“大部分同我睡过的是少女,学龄少女。”
   
   十几个女人坐在一起聊着各自的经历,其中一位声音越来越大。她说,“那个来净化我的清洁工强迫我喝酒,但是我告诉他我从来没有喝过酒,我坚决不喝,绝……对……不喝!”
   和在场的其他一些女人一样,她也开始越来越坚强地抵抗男人提出的要求。
   不过,她身边那位女人只是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她丈夫最近近刚刚去世,她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是怎样。
   
   帕米拉说,身为母亲,有时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净化压力太大,拒绝难度太大。
   另外一个女人开始讲述,寡妇必须自己去找净化人,“如果丈夫去世了,你又不知道如何引诱别的男人,那么,村子的长老、乡亲会帮你找一个。你等于被捆绑在那儿,想逃也逃不掉,他们总会来找你的。就好像打你的伏击战一样。”
   罗丝琳说,教育有可能改变现状,即使是在一切都是男人说了算的社会。
   
   肯尼亚HIV病毒和艾滋病:
   HIV病毒携带者(所有年龄段):160万
   HIV病毒携带者(0-14岁):12万
   死于艾滋病人数:36000
   艾滋孤儿总数(0-17岁):84万
   来源: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 2016年数据
   
   罗丝琳也试图帮助男人—那些所谓的清洁工。这些男人通常酗酒、吸毒,他们扮演的角色是,通过和寡妇性交“吸纳”她们体内的妖魔鬼怪。每提供一次服务,报酬是20000肯尼亚先令,相当于将近150美元。
   在肯尼亚,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特别是对那些找不到工作的男人来说。他们更担心的是下顿饭、下杯酒从哪儿来,而不是艾滋病毒。
   我问帕米拉,她的是否已经找到了些许内心的平静,她回答说,“应该是没有吧。”她说,净化之后去化验,结果显示她感染了HIV病毒。
   帕米拉说,她希望年轻女人远离男人、懂得自己并不需要男人。
   “现在有一点点进步,我们有了女人自己的圈子,或许我们可以带来一点改变。”
   
   谢选骏指出: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没有知识,而是没有正确的知识,结果错误的引导下,就会比自然状态更为糟糕了。例如“净化”错误,就会适得其反。如果上述报道可信,那么这就不是肯尼亚一个国家的问题了,因为——卢奥族(Luo或Lwo)是一个地跨南苏丹、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北部、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肯尼亚西部,直到坦桑尼亚北部的民族方言连续体。卢奥族人使用的语言属于东苏丹语系(尼罗语系),是尼罗-撒哈拉语系的一支。
   
   不过不要紧,2009年,肯尼亚人口为3861万,2014年竟然增至4500万。据说。实际情况天晓得,在这么荒唐的人类发祥地。
   

此文于2017年12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