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谢选骏文集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谢选骏: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中国:少数民族地区上千万居民被采集DNA》(2017年12月14日 转载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当局正在新疆收集所有12至65岁居民的DNA样本、指纹、虹膜和血型。这项行动代表当局在新疆地区收集生物数据的措施大幅升级,在此之前只有护照申请人必须提供生物特征。
   
   其中,“重点人员”──当局认为威胁政权稳定的人士──及其近亲属将被“全员采集”,不受年龄限制。当局将通过多种途径收集各项生物数据,例如DNA和血型是来自免费的“全民健康体检工程”,但不确知参检人员是否被告知,当局将借此采集、储存或利用他们身上的敏感DNA数据。


   
   “新疆当局应将‘全民健康体检’改名叫‘全民隐私侵犯’,因为相关计划显然并未考虑知情同意和真实选择问题,”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以数据库强制采集整个人群的DNA及其他生物特征,严重违背国际人权规范。更令人不安的是,相关采集行为竟假借免费健康检查的名义暗中实施。”
   
   收集多维生物特征信息的方式,在官方发出的《全区人口精准登记核实工作指南》中有详细说明,全文可由新疆阿克苏市的政府官网下载。
   
   该《工作指南》没有发布日期,但阿克苏市政府是在2017年7月2日将该文件传发下属单位。据官媒报导,新疆自治区政府于2017年2月通过启动全疆人口登记核实工作,且将“逐步展开”。以塔城市某乡镇政府为例,该乡镇收集生物数据的时间表自2017年6月中旬开始,11月底完成。新疆全区的“全民健康体检”则自2017年7月左右开始,到10月份结束。
   
   该《工作指南》是由自治区人口服务管理和实名制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该办公室所隶属的上级政府部门不明,但“人口管理”一般是由公安部门负责。
   
   当局表示,人口登记核实计划目的在为“科学决策”奠定基础,有助脱贫、改善政府管理和“社会稳定”。当局从2016年开始年度性的“全民健康体检工程”计划,并且标榜它能造福经济相对贫困的地区。该计划表面上的宗旨是加强医疗单位的服务递送、筛查检测重大疾病和建构涵盖全区居民的医疗数据纪录。官媒对这项全民健检措施的报导包括许多参与者的见证,内容大多描述居民过去未发觉的病症得到治疗,甚至因此挽救生命。
   
   根据该《工作指南》,不同型态的生物特征由不同机关负责收集。人像、指纹、虹膜等生物信息,应由党、政官员组成联合工作队,以入户采集或设立固定采集点集中采集等方式,通过专用移动终端(APP软件)进行采集,同时查核户口信息。至于DNA和血型,根据《工作指南》规定,应由各地卫生计生部门负责,“依托”全民健康体检工程进行采集。所采集到的血型信息应报送同级公安机关,“DNA血卡交由县(市、区)公安机关检测。” 前述各项信息都被建档储存,和个人身份证号码互相关联、对应。
   
   该《工作指南》要求,收集生物信息的工作必须滴水不漏:“官员必须“确保村不漏户、户不漏人、人不漏项、见人必核”,收集所有新疆籍人员的信息。由《工作指南》看不出任何人可以选择不接受收集,或要求取得知情同意的规定。
   
   有关“全民健康体检工程”的媒体报导和官方实施文件列出了一系列医疗检验项目,包括B超、心电图和“血常规”检查等等,但并不包括DNA。政府似乎也不需要向公众或受检者说明被采集的医疗信息将如何使用和分送有关单位,或将被储存多长时间。尽管官媒报导强调此次全民健康体检应以“自愿参检”为原则,但实际上却要求──甚至强迫──所有人参加。
   
   一名曾经参加2016年全民健检的新疆喀什维吾尔族人士向人权观察表示,他所在的街道委员会“要求他们[街道居民]必须参加体检”。他不觉得自己可以选择是否参加,因为“不参加一定会被当做‘思想有问题’的一种迹象”,也就是“政治上不忠诚”的意思,在高压统治的新疆是非常危险的标签。他说卫生当局事后并未向他说明体检结果。
   
   “中国本来就缺乏有效的隐私保障,且维族地区已经受到高度管制和监控,包括大量安全部队进驻、无数的检查哨和常规性检查智能手机是否存有‘颠覆’内容,”理查森说。“在这种情况下,强迫收集生物数据特别容易受到滥用,也很难视为合理的安全措施。”
   
   伊犁州卫生计生委2017年10月报导指出,各乡镇政府必须做到“应检必检”。《伊犁晚报》2017年6月的一篇报导则说:“对不愿或拒绝体检的人员,干部要努力说服其参加健康体检。” 显见政府官员可能对拒绝受检的居民施压。根据国际人权规范,医疗行为──包括健康检查──只能在当事人自由且知情同意下进行,上述做法与此显有不合。
   
   据新华社2017年11月1日报导,新疆2017年全民健康体检工作的参检人数已逾1,880万人。
   
   该《工作指南》要求建立收集生物信息采集的长效机制。任何新疆居民办理“户籍业务”──例如注册公立学校和申请护照──之前,必须先由公安机关收集多维生物特征信息。就连设籍新疆但在外地居住的人员,也必须由“内地新疆籍人员服务管理小组”实施信息采集。
   
   新疆各地多个地方政府──伊宁市、塔城市、铁门关市(隶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库尔勒市和精河县──均已就收集多维生物信息工作制定当地实施细则。伊犁市和塔城市的规定大致上完全照抄省级《工作指南》。不过,铁门关市将收集DNA的年龄区间定为14~65岁。该市实施方案并指示宣传部门负责对生物信息收集问题“监视网上公众意见”、“引导处置负面信息”。
   
   据人权观察记录,新疆公安厅曾于2016年9月公开标购DNA定序仪,显见其正构建大型基础设备,以便通过分析DNA样本,将大量人员建档管理。
   
   人权观察跟进调查发现,美商赛默飞世尔科技公司(Thermo Fisher Scientific)向新疆公安厅出售了其中部分DNA定序仪。人权观察已于2017年6月和8月两度致函该公司,说明中国当局在新疆和中国各地采集非犯罪人员的DNA信息,要求该公司说明其企业人权政策,以及该公司可能与中国当局就DNA定序设备的预定用途所做过的讨论。赛默飞世尔公司回复我方首次致函表示,该公司不能“分享本公司顾客或其购买产品的信息”,以及“本公司营运范围遍及全球,不可能对我们制造的所有产品如何使用和应用加以监督。” 该公司并表示,“本公司期待所有客户遵守相关规定,以及行业最佳实践和标准。” 对于人权观察的第二次致函,赛默飞世尔公司未予回复。
   
   像赛默飞世尔公司一样产售DNA定序仪器和相关设备的业者,均负有人权责任,应避免协助政府侵犯人权。人权观察表示,赛默飞世尔公司应立即调查其产品被滥用问题,并在相关调查完成前暂停在中国的销售与服务。
   
   据人权观察记录,中国公安机关已建成全国性、可查询的DNA数据库,录有逾4千万人的资料,包括异议人士和流动人员。DNA数据库让公安机关不仅可以搜寻特定人士,亦可找出其亲族成员,甚至导致歧视性的社会标签化(profiling)。
   
   强迫采集,或未经知情同意或缺乏正当理由采集血液样本,均可能违反个人隐私、尊严和维护身体整全性的权利;在某些情况下亦可能构成有辱人格的待遇。为维护安全而对整个地区或人口实施DNA强迫采集则是严重的人权侵犯,不可能具有合理的必要性或相当性。
   
   尊重医疗信息保密性的权利,也是健康权的核心原则。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委员会曾建议各国:“所有医疗设施、物资和服务都必须基于尊重保密性而设计。” 虽然医疗信息保密性并非隐私权绝对保护的对象,但对其保密性加以妨碍或侵犯必须受到严格限制。如果收集的目的是建成数据库,常规性地提供警方或任何其他有权登入数据库的机构使用,显然将违反上述原则。
   
   DNA信息具有高度敏感性,未经同意进行采集和分享,可能被滥用在各式各样的侵权行为。任何由政府实施的强迫采集或利用,都是对隐私权的严重侵扰。虽然有时政府为侦查犯罪而收集DNA信息是可容许的,但这种妨害隐私权的行为必须受到周全管制,其范围应尽量缩小,并与所欲达成的正当治安目标具有相当性。然而,上述方案采集所有人的DNA信息,不分是否涉嫌犯罪,而且显然不要求知情同意,也不说明采集DNA样本的目的。对其他生物特征信息,例如虹膜,进行强制性、与目的不相当的采集,也有严重的人权顾虑,包括相关数据如何安全存储,以及是否被用于不公开且潜在侵犯人权的用途,例如基于族群、宗教、意见、或行使言论自由及其他受保护权利的行为而对人进行监控。
   
   位于中国西北部的新疆,住着1千万维吾尔人和其他主要信奉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中国政府普遍限制当地居民的宗教自由等基本人权。2016年8月陈全国就任党委书记后,新疆自治区政府陆续出台多项高压政策,包括限制出国旅游、强制海外留学生返乡、将数千人关进思想教育中心,并且增聘成千上万保安人员对民众进行监控。当局的监控手段也已升级,包括将人脸辨识等生物特征识别技术与监控系统结合。在中国各地,人权观察也都记录到当局为大规模监控而加强构建新颖科技系统,包括使用大数据、云端运算和生物识别。
   
   “中国当局似乎认为把人民放在显微镜下就可以保障‘社会稳定’,其实这些滥权措施更可能深化对政府的敌意,”理查森说。“北京应立即停止相关计划,销毁一切未经充分、知情同意而取得的数据。”
   
   谢选骏指出:上述报道如果属实,那就不仅涉及年龄歧视的问题,而且可能推动恐怖组织重点发展12岁以下和65岁以上的人群,让这些没有记录在案的人群,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2017/1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