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谢选骏文集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谢选骏: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不愿设党支部德企威胁要集体退出中国 环球时报:理由魔幻》(2017年12月1日 博闻社)报道:
   
   有媒体称,七成在华外企成立共产党支部!


   
   中国要求外国驻华企业需建立党组织引起外商强烈不满,德国驻华工商总会率先发表声明,对中方的要求表示担忧。强调如果事态进一步蔓延,德国企业不排除退出中国市场,或重新考虑对华投资策略。观察人士认为中方的做法,有可能因触发西方价值底线而引发制裁。
   
   德国驻华工商总会(AHK)上周五发表声明,高度关注近期媒体对中国当局加强控制和影响在华德企,要求在德企内部建立党组织的报道。
   
   声明表示,根据中国公司法相关规定,包括国有企业、中外合资、外商独资企业内部,只要有至少三名共产党员,即被要求建立党支部并开展组织活动。德国驻华工商总会对中方对外企日益加强影响力深表担忧。
   
   德国驻华工商总会认为,不受外界干预的商业决策是创新和发展的坚实基础,外资企业不应该被要求在公司内部推动任何政党的发展,公司的经营权由企业负责人而非第三方政党负责;如果这些企图继续影响外企,不排除德国企业退出中国市场的可能性或重新考虑对华投资策略。
   
   环球时报:德企威胁要集体退出中国 理由却极为魔幻(节选):
   
   西方媒体妖魔化外资党支部的角色,还是受西方对于中国一种更深层次的恐慌情绪所驱使:他们害怕中共领导的中国会逐渐把西方挤出今天全球市场中的优势地位,正如他们会害怕党员职工“控制”他们的企业。
   
   但包括德国在内的外资企业如果想在中国庞大的市场赚钱,就应该首先认识到中国是一个共产党领导的国家。而中国社会很多领域的先进分子也都是党员,他们加入到外企中并在外企建立党支部,只会对企业的发展贡献积极的能量。
   
   而且,我们《环球时报》10月的社评中还提到:“成立了党组织的外企,不仅深入了解国家新政策和周围社会的变化更方便了,企业把自己的想法与诉求、遇到的各种问题向政府传递亦有了更多渠道。”实际上,根据我们记者了解,一些中国本土的新锐科技民企之所以会选择成立党组织,正是出于这样的考量。
   
   所以,是“入乡随俗”,与中国干劲十足的党员职工们一同创造更多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并发挥出党组织与政府沟通协调之利,还是自己吓唬自己、甚至不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威胁要撤资,怎么选择是你们的自由。
   (自由亚洲电台/环球时报)
   
   谢选骏指出:为什么美国、英国、法国等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以及同样是战败国的日本没有提出抗议,反而是德国这个一向的“对华友好”的模范生提出了抗议?可能是德国人担心纳粹党控制德国企业的噩梦在北京的操作下重演于中国大陆!环球时报所担心的“理由魔幻”,非此莫属。没有人比炸成废墟的德国人更为清楚:任何经济奇迹都是经不起战争考验的!经过二战变得经济更为发达的,毕竟只有美国一家,纯属一个例外和幸运。这样的偶然不会落在任何一个得国家的头上的。而进入纳粹魔幻,那岂不就是德国企业的噩梦。
(2017/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