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谢选骏文集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谢选骏: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这说明“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来到了!
   
   信息主权是在思想主权概念上演化而来,是“信息时代的思想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信息主权,指的是合法公民对本人的信息传播系统和传播数据内容,进行自主管理的权利。


   
   信息主权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①对本人信息资源进行保护、开发和利用的权利;②不受外人干涉,自主确立本人的信息生产、加工、储存、流通和传播体制的权利;③对本人信息的输出和外人信息的输入进行管理和监控的权利。
   
   信息时代没有国民身份的分裂,全球公民的信息主权一视同仁。因为世界已经进入全球一体化的大融合时代,在地球村中的竞争规则永远是公开、公平和公正,它也不能被任何服务器所垄断控制并且随意更改。
   
   信息主权的完整,不仅关系到个人,也关系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在信息时代的兴亡。因为民族和国家,不过是思想的产物,构筑信息主权的坚固防线,就成为信息时代维护自己主权的至关重要的问题。
   
   信息传播的地理界限与国家权威的地理界限并不重合,主权国家对信息的监控状态是其垂死挣扎。因为传播技术的快速推进以及经济全球化的急剧扩散,使得传播全球化成为国际社会的现实,国家对信息传播的垄断权力日薄西山。尤其是伴随计算机和网络传播的广泛普及,传播主体呈现出明显的多元化特征,越来越多的个人与组织可以进入全球计算机网络,向世界各地传播信息、观点和图像。反之,分散在不同主权国家内的人们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获取信息、观点和图像,传播者与接受者的双重身份在同一主体间可以利用传播技术实现即时转换。传播信息的超大容量和传播速度的瞬间完成,造成了国家管控乏力和不可避免的信息漏出。信息传播的全球同步流通,逐渐模糊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的界限,街头集会、抗议演说、官方声明、人道主义灾难等,都能够通过广播、电视或网络被整个世界即时知晓,国内政治的国际化与国际政治的国内化成为一体两面。来自国际传媒集团的组织压力和资本压力,则迫使主权国家做出部分让步换取政治安全和经济效益。换言之,国家意志已经不能完全决定谁来传播、如何传播、何时传播、传播什么以及传播给谁。传播全球化的信息流动所形成的开放秉性与国家的疆界封闭和权威垄断形成了极大张力,国家主权至高无上的霸道时代,即将结束。
   
   早在1978年,78个国家的代表团参加了政府间信息局(Intergovernmental Bureau for Informatics)的国际会议,发表报告认为跨边界数据流通“将国家置于危险境地”。1979年,加拿大政府的一个委员会认为跨边界数据流通“对加拿大主权而言可能是最大的危险”。(William J. Drake,1993)从传播技术演进的角度讲,短波广播、卫星直播、网络传播为信息跨越国界的规模传播提供了技术动力和实践可能。就媒介信息传播来说,通过通信卫星直接将电视节目输送给外国的家庭,是政治象征的一个突出例证。(Karrle Nordenstreng and Herbert I. Schiller,Ablex Publishing Corporation,1979)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美国CNN电视台连续17个昼夜面向全球直播,全世界约有几十亿人次观看此次媒介景观,这是人类传播史上第一次利用电视进行直播的战争。由此,直播战争的传播模式成为冷战之后大规模战争的新闻传播的标准模式,跨越国界的国家间战争与跨越国界的全球直播同步进行,技术演进带来的信息跨界传播成为人类生活的常态。现代网络技术全面整合了通讯、计算机、信息等各种软硬件资源,构成了庞大的网络系统。网络系统构筑的传播空间只是一个虚拟世界,是一个没有领土和疆界概念的无边际世界,挑战了国家主权以领土为物理空间的管辖范围和统治模式。人们可以通过网络跨越国界进行信息搜寻工作,也可以通过网络向世界发出信息。这种数量巨大的信息交换超越了国家的有形疆界,虽然主权国家应用各种技术屏蔽自己不想流入或流出的传播信息,但是已经根本没有办法再如以前一样进行完全的信息控制,彻底的“闭关锁国”越来越成为不可能。迈克尔·哈特和安东尼奥·奈格里甚至激烈地指出:“当代通讯并不从属于主权;相反,主权似乎从属于通讯——或者准确地说,主权通过通讯系统表现出来。……通讯的非区域化的能力是独特的:它并非通过限定或削弱现代地区性主权而达到要求;它要抨击的正是向一个地区联结一种秩序的可能性。”(迈克尔·哈特,安东尼奥·奈格里,2005:396)
   
   谢选骏指出:这就是“摄像机里面出政权”。
   
   从1975年到2000年,使用公共电话通讯网长途电话的时间——大部分被人们用来交流工作和生活——增加了大约25倍。人们通话的长度每年都在增长——从1975年的40亿分钟增加到了2000年的大约1000亿分钟,甚至在经济萧条的时候也没有停止。(科林·斯帕克斯,2005)
   
   随着远程传播技术的推进,信息传播具有越来越不受民族国家疆界切割垄断的趋势,传播信息的自由程度在技术方面得到了空前拓展。信息流动速度远远超出了主权国家的信息管控体制的更新速度,信息流动的规模造成主权国家无论如何扩大管控体系(就社会现实而言,国家不可能无限制地增加信息监控资源),都不可能让它们全部处于监视之下。
   
   思想主权的时代登场了!
   
   当然,正如罗伯特·基欧汉(Robert Keohane)和约瑟夫·奈(Joseph Nye)所指出的,“信息并不是在真空中流动,而是在早已有所归属的政治空间中流动。信息的跨界流动以及其他交流,都是在国家近四个世纪以来建立的政治结构中进行的。”(罗伯特·基欧汉,约瑟夫·奈,2002:260)跨越国界的信息传播及其引发的社会运动,改变了国家作为最大的政治、经济、社会与文化组织体的地位。国家主权的终结意味着思想主权的崛起。因为主权本来就是先验存在的,然后随着社会建构而改变其形态,一直处于变化之中,信息传播的主权取代了国家垄断的主权,从而更新了人类的文明。
   
   例如,如果没有斯诺登的爆料,就无法推翻美国的政治建制派,而让口无遮拦的川普,能够穿越政治正确的壁垒,进入美国总统的白房子。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例如,如果没有斯诺登的爆料,就无法推翻美国的政治建制派,而让口无遮拦的川普,能够穿越政治正确的壁垒,进入美国总统的白房子。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这说明“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来到了!
(2017/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