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
谢选骏文集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谢选骏: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谷歌公司(GOOGLE)在创建之初,宣称他们是一群理想主义者。
   但是看看报道《希拉里刚刚掉链子 谷歌又来神补刀》就明白了,这群“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因在参加“9·11”十五周年纪念活动时身体不适而提前退场,引发外界对她健康状况的猜测。


   然而,希拉里的头疼事似乎还没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2日以独家报道的形式刊文,直指美国互联网巨头谷歌公司利用用户的搜索习惯,通过过滤甚至屏蔽与希拉里相关的负面自动关联词条来为其选战助阵,这种让人难以“察觉”的支持甚至可能影响多达300万张选票的归属。
   暗助希拉里
   “卫星”通讯社报道,Sourcefed网站今年6月发布一段视频,讲述人马特·利伯曼出示了不少网页截屏图片,指称谷歌利用搜索框的自动关联词条功能来暗助希拉里。按他的说法,与必应、雅虎等其他搜索引擎相比,在谷歌搜索与希拉里相关的信息极少自动关联负面词条,而这一情况频频出现在其对手伯尼·桑德斯和唐纳德·特朗普身上。
   “(谷歌)的意图明显,”利伯曼说,“它在通过操控关联词条的手段,来屏蔽那些可能在选举预选阶段伤害到希拉里的信息。”
   由于这段视频在视频和社交网站上大火,来自非营利组织“美国行为研究和技术研究所”的心理学家罗伯特·爱泼斯坦和同事开始对利伯曼的上述指认展开系统性研究,而结果基本证实了视频中的说法。
   爱泼斯坦说,研究期间,他们借助谷歌搜索了数以百计与选举相关的词条。为最大程度确保研究的可信度,他们甚至使用了代理服务器,以避免谷歌利用手中掌握的用户个人信息来提供“个性化”的搜索结果。研究结果表明,谷歌经常会自动在搜索框下给出有关希拉里的正面关联词条。
   换句话说,用户搜索到的可能只是谷歌想让他们搜索到的信息。
   有利益交换?
   为此,爱泼斯坦给出不少例证。
   譬如,8月8日当天的研究显示,当你在谷歌的搜索框内键入“希拉里是……”的词条,谷歌只会自动关联出“希拉里正迈向胜利”和“希拉里了不起”两个词条。相比之下,在雅虎和必应上搜索相同词条,排在自动关联第一位的均为“希拉里是个骗子”。
   相反,当你用谷歌搜索“唐纳德·特朗普是……”的词条时,自动关联第一位的词条是“唐纳德·特朗普死了”。
   再比如,8月2日当天的研究显示,当你在谷歌分别搜索“反希拉里”和“反特朗普”的词条时,前者没有出现任何自动关联词条,而后者则生成了“反特朗普漫画”“反特朗普歌曲”等4个词条。
   爱泼斯坦说,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按“卫星”通讯社的说法,谷歌近期还“主动”过滤了有关希拉里健康状况引发担忧的新闻。
   其实,“维基揭秘”网站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今年6月就爆料,称谷歌曾与美国政府进行利益交换,并直接为本届美国总统竞选人提供技术支持。阿桑奇透露,在本届美国总统竞选活动中,谷歌为希拉里团队提供网络及数字技术支持,直接参与希拉里竞选联盟的工作。
   对于爱泼斯坦及其同事的研究,谷歌方面和希拉里团队均未作出回应。但在Sourcefed网站今年6月发布那段视频后,谷歌公司曾给《华盛顿邮报》发去电子邮件,对相关指认坚决不认账,声称“谷歌(搜索的)自动关联(功能)不偏向任何竞选人或竞选事项”。
   ……
   谷歌公司的上述行径,不过再次证明了“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理想主义者”,其实就是一些“极端的现实主义者”。
   “理想主义者”就是一种打着“理想主义”旗号招摇撞骗的、卑劣可怕的现实主义者。
(2017/1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