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徐水良文集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郭小部分语录,供郭卫兵认真学习领会、忠心执行)


   

徐水良


   

2017-12-23日


   
   摘录郭文贵12月23日视频最后小部分语录,供郭卫兵认真学习领会,并供郭卫兵忠心执行郭救世主指示:
   
   我希望与中纪委合作,定向曝料,帮助习主席,……维护国家形象,人民形象……
   (美国和世界最近一系列行动)将是对中国的巨大的威胁……
   (王岐山等等)把习主席在国际威望和影响毁于一旦……
   人民币兑美元的较量,……(将导致)尸横遍野,民不聊生……
   文贵再次强烈地向习主席……(表示)……,希望以国家利益人民利益为重……希望郭文贵的曝料,不会造成(巨大冲击)……
   (坚持郭七条)实现中国体制走向新加坡那样的威权体制……任何时候,郭文贵都不会反习主席……
   不要被江泽民曾庆红朱镕基的家族利益绑架……
   (郭向胡锦涛报告令计划家族问题)胡书记看了,说是假的,我是第一个向中央写信报告(令计划家族问题)的……
   (徐按:看来郭很早就是监视党國大员的高级别东厂密探。这个事实有助于大家理解郭文贵扮演的角色。)
   我不希望中国乱,这是根本……
   帮助习主席,早日实现中国依法治国。
   所有的网友,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冲动,共产党是不是都是坏人?……当然绝大多数是好人……
   是不是都是体制的错,……肯定不都是……
   是不是民主都是对的呢?都是好的呢?民主不都是好的,……美国和西方民主问题大了……民主也不是万能的……
   我们绝不能把个人的仇恨和私怨变成对党和国家的仇恨……
   不要把个人的仇恨,变成今天对国家的政治斗争……
   像推翻共产党,我真没想过……
   关键的,我们不能成为民族的败类,你颠覆国家,推翻国家,让国家大乱,那绝对我是不允许,我宁可今天家人都被抓起来,房子都被没收,我都不这么干。
   共产党是不是都是坏的,所有问题都是共产党的,当然不是……
   所有坏事是不是都是这个体制问题,当然不是……
   不要把所有问题都归到党内,向他们攻击……
   我们坚决不反习主席,坚决不反中国……
   

附1、跟帖:

   
   张山人:徐先生好耐心。我是不再打开这个骗子的视屏了。太恶心了!
   
   徐水良:为了认识和表彰郭大特务、和郭阵营小特务及郭卫兵对党、对习主席的耿耿忠心,值得花点时间。
   
   一丈青:Sowhat?即便都是真的,俺看也没什么。
   
   徐水良:对于你当然没有什么,你与郭本质就一致。但对于民运,接受郭这类东西,就等于背叛投共。
   

附2:网友评论帖:

   

一、幻城:老郭这辈子把这个戏算是演烂了

   

老郭这辈子把这个戏算是演烂了。从蒙骗县领导,演到蒙骗西方记者。可惜,这次演的把纽约时报女记者看恶心了。每当邀请县领导来做客,他都演一场大戏。安排他的秘书不停地上来递纸条,他大声读出纸条上的内容:“呀,XXX省领导要来看望我。没啥,他经常来”,“啊。中央领导要来看望文贵!这是贵客”。 https://t.co/kHiLXfe13A

   
   ——— 李剑芒 (@jianmang) December 22, 2017
   
   该视频是纽约时报的女记者同另一记者讲述郭文贵如何欺骗纽约时报的故事。纽约时报在郭文贵家采访5个小时,采访时,郭文贵不时地出去接电话,说是秘密电话,回来后,就打开手提,是一个女士在同郭通话,郭说是习近平的女助理。
   
   纽时记者说无法辨认那女性的讲话究竟是谁。https://t.co/fYm3T3hetI
   
   — 刘刚 (@LiuGang8964) December 22, 2017
   

纽约时报记者艾莎讲述郭文贵接到的一个电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10&v=dZ9NbhMshJs
   
   徐水良:以上事实也是郭文贵表明他自己的东厂大特务身份,以及郭及郭阵营特线对党对习忠心耿耿。
   

二、汤显祖:郭说了这样的话,居然还不是共产党的走狗,那什么样的人才算是共产党的走狗呢?

   
   “并不是与你与组织谈条件,文贵永远不会也不敢这么做。为了更好的执行你的指示,文贵请你明确什么是文贵不可讲,不可做的事情及在媒体上发布信息的标准和要求,恳请你详细的指示或给我书面的明确和标准。”
   
   “我在此向你真诚的倾诉不得已的苦衷、、.八个字:身不由已、言不由衷。”
   
   “在经常被逼着接受采访时,我依然保留着对组织和你的信任,并没有跨越红线。”
   
   “文贵谦卑而真诚的珍惜立军副部长,孟书记和各级领导给我的这个机会,我一定以身相许。以国家利益为重,维护习主席的核心理念,为习主席奉献自己的一切!”
   
   “能否将文贵现在的影响力与资源尽快转化为报答于习主席中国梦!”
   
   “能否站在国家利益习主席国际大策略的基础上给文贵一个明确的目标任务,戴错立功,用结果表达拥习爱国呢!”
   
   、、、、、、、、、、、、、、、、、、.
   
   如果这些话确实是郭说的,郭不是共产党的走狗,谁还能是走狗?挺这样的人,和直接挺共产党有任何区别吗?
   

三、实子:郭媒体是否不堪一击?

   
   我虽然对网络技术一窍不通,但我相信今天的网络安全技术绝不是简单的活儿。网络与骇客,是道与魔的你高一尺我高一仗的进化过程。它进化到今天,应该是相当复杂和相当即时的技术活动。郭文贵雇了几个年轻人,用了若干周的时间,弄出了一个网络平台,它的可靠性如何?如果瘫痪了,能否很快恢复?
   
   徐水良:技术也有可能来自中共情报机构或网军,否则很难低档网军攻击。我劝使用者谨慎,别盲目信任中共现行高级特工,以避免上当的可能。

此文于2017年12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