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 也谈郭文贵现象]
徐水良文集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再批马列毛
·重申几个意见
·中共远不如满清
·中共两大王牌特工邓文迪郭文贵联手搞定布莱尔?
· 评伪精英伪右派“反民粹”
·党文化及其核心和本质
·近日几条评论
·重温郭文贵讲话
· 私有制公有制都可能产生奴隶制度
·民主和专制都曾经与奴隶制并存
·谈大陆网络巨头等问题
·如何认识扑朔迷离的郭事件?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就陈军问题再驳杨巍
· 郭文贵的意义只在于以毒攻毒
·闲聊全盘西化和战略决策问题
·近日谈陈军等问题
·在郭文贵昨日视频跟帖
·评洪秀全基督教共产主义
·评《小人才谈道德,智者只谈规则》一文
·郭曝料实为习系第二渠道曝料
·谈郭文贵春晚
·关于宪法问题的意见
·讲座稿一:中国和世界理论界都需要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关于自由主义的一个评论
·讲座稿二:中国和世界未来的道路
·2月中旬网上部分发言
·再谈孙中山和自由主义两个问题
·再评暴力非暴力
·闲谈骗子
·驳鼓吹信仰及种族歧视、迫害和屠杀的神棍
·对五一共振的初步意见
·只有基督教地区才会自发产生马列专制
·民主政权,服务机器
·全民国家服务机器VS阶级国家镇压机器
·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反人类势力
·儿戏型作秀型贸易战不会有多大作用
·习金联手,愚弄川普
·对川普近来做法的评论
·几个对比
·中国人不懂一神教,必须认真研读圣经可兰经
·实践证明自郭爆料以来本人一系列评论基本正确
·也谈后发优势后发劣势:两种理论都有严重缺陷
·孙中山亲手绘图:民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孙中山亲手绘图:民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四月上旬本人小部分网上意见
·4月中旬本人部分网上意见
·4月下旬本人在网上的部分意见
·郭文贵和郭阵营原形毕露
·谈基本理论以及三民主义等问题
·一个网友谈基督教
·再笑郭文贵和郭卫兵
·驳郭文贵和小蚂蚁们近日谬论
·网友汤显祖披露最新消息:郭文贵给的钱来自土共维稳经费
·评东海一枭《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闲聊郭文贵:郭是中共某派棋子
·再谈民主与自由关系,驳反民主谬论
·再聊一神教马列教等
·我的说明
·再驳路德
·极权社会,不可能有真正的民间组织
·就南京大屠杀等问题驳日本右翼意见
·谈贸易战中川普的一个重要失误
·再驳反道德谬论
·就中国问题的原因戏驳种族主义谬论
·戏评习、金、川
·再谈一神教
·近日杂论
·说道德评德治
·再說道德和德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谈郭文贵现象


徐水良


   

2017-12-21日


   

   
   我赞成胡平先生对这个问题的许多评论和批评。
   
   但本文主要讲一讲与他不同的意见。
   
   实际上,郭文贵现象是中共情报机构习系国安会强力运作的结果。凡中共情报机构动用他们掌控的地上国家力量和地下特线力量相配合,以及用他们掌控的中共关押监禁和其他办法打压涂金,特线捧抬造势等等配合的办法和伎俩,并采用其他办捧抬,以双簧形式造势,占领道德制高点,利用道德制高点来凶狠造谣、污蔑、围攻打击看穿事情本质并且予以揭发的人,使得他们难以揭发。同时欺骗国内外舆论,欺骗头脑简单不明真相的民众,就可以很快把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甚至把一些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罪犯,吹捧捧抬为国际名人,把他们神化变成领袖、甚至救世主。
   
   过去的刘晓波事件,王炳章事件,还有其他好些事件都类似,不过没有这一次郭文贵事件搞得大,没有这一次这么迅猛,炒作炒得这么凶狠。但正因为这个特点,这次炒作的破绽就更多。正像我日前文章中说的:在炒作刘晓波问题上,“国安部曾经嘲笑公安部,嘲笑他们制造假象,炒作、吹捧和‘保卫’刘无敌的手法,实在低级,破绽百出,‘连演戏也演不像’。其实,现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也比当年公安部高不了多少,甚至比当年公安部还要低级。”这个特点,可能与习系中共国家安全委员会是新组建的、统一领导全国情报机构的新部门,年轻人比较多有关。与中共面临末日,急于疯狂炒作有关。这些原因,就造成这次郭文贵事件的特点。
   
   由于中共用极其强大的国家力量,情报机构力量,特线和其他地下势力的力量,尤其是中共通过各种办法,控制了国内和海外几乎所有的、至少是绝大多数中文媒体,所以,他们完全有力量通过疯狂炒作,短期内实现这个目的。像王炳章这样的,我刚到海外时,听到无数人对他的介绍,几乎全部都把他描述成一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非常卑鄙的人。这次的郭文贵,更加是一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现行罪犯,但是,在中共及其情报机构、特线和他们控制的媒体操纵下,却被吹捧成最伟大的英雄和救世主。
   
   所以,胡平把郭文贵事件与这些同类事件割裂开来,对立起来的说法,都站不住脚。
   
   胡平说了其他一些因素,那当然也是一些次要原因。但却没有看到上面主要因素,因此,无法准确解释郭文贵现象。
   
   参见本人论述:
   
   《国安会炒作郭文贵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https://twishort.com/G0Jmc
   
   有人把郭文贵称为污点证人。有人问污点证人是不是有罪的人?
   
   本人意见:贪腐集团团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犯罪嫌疑人当污点证人,当然是罪犯不是救世主,下面是郭文贵曝料以来,我无数次强调的意见:
   
   “反郭阵营和挺郭阵营的核心部分,两边都是特线。中共两系以及他们的特线阵营,挺郭阵营和反郭阵营,其核心,都是坏人,都是狗咬狗。我们支持狗咬狗,支持他们曝对方的料,当然也支持郭文贵曝料。但绝不与任何一方捆绑在一起,绝不把自己贬低为狗,变成狗咬狗的一方。”
   
   更何况,事实上郭文贵只是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情报机构的一枚棋子,中共的现行王牌特工。配合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演出了一场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大阴谋并其他阴谋的大戏,有无数隐藏很深的中共特线参与这场大戏,又骗到了无数头脑简单的人,不知不觉以郭卫兵面目去当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这枚棋子的走卒。
   
   正像有的网友说的:郭文贵连污点证人都算不上。
   
   本人意见,那是当然的,郭配合习系搞阴谋,不是污点证人,而是继续犯罪。我是说即使郭当污点证人,也仍然是贪腐集团犯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罪犯。污点证人只能降低惩罚,不能说不是罪犯。
   
   有人大谈“郭文贵的积极作用”。
   
   本人意见:狗咬狗当然有积极意义。但在郭卫兵眼里,郭咬出一小部分贪官,就是救世主。那王岐山、习包子咬出更多贪官,岂不是更大的救世主?难怪郭卫兵要大力支持和加入郭文贵说的“千年明君”大救世主习主席属下,习系国安会属下的大特务大罪犯、小救世主郭文贵阵营,来一起支持他参与的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等等习系大救世主阴谋。
   
   胡平先生文章中,还有不少错误说法。例如,胡平先生说:“我们从来没有人认为既然共产党在打压刘晓波,在反对他得奖,你们也在反对刘晓波得奖,可见你们就是五毛,你们就与共产党是一伙的。”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当时许多花瓶特线人物,都是一口反诬反咬反对刘晓波得奖,就是与中共一伙的五毛。
   
   这疯狂造谣,反诬反咬,凭借人多势众打混战,是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的一贯策略,不是现在才有的。
   
   胡平先生的文章,当然有许多正确评论和批评。但也还有一些其他错误说法,这里就不一一例举和评论了。我只是顺便说一句,胡平先生多少年心安理得地接受“民运首席理论家”,“头号理论家”,“第一理论家”等等称呼,实在比魏京生接受“民运之父”的称呼更加荒唐。实际上,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如果胡平先生这样的理论水平,可以当中国民主运动的头号理论家,那中国民主运动,还是乘早别搞算了。
   
   附:
   
   胡平谈郭文贵现象(文字版)
   作者:胡平
   
   音频链接: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butongdeshengyin/jkdv-10062017104137.html
   
   RFA《不同的声音》,2017年10月6日
   
   记者:打自郭文贵爆料明镜处女秀至今,弹指间时光流逝半年有余,虽迷途未远,然昨是今非。今天的郭文贵在无数善男信女眼中,俨然神一般的毋庸置疑,不容妄议:谁冒犯他一毫,谁就是五毛!曾几何时,无以计数的互联网公众平台郭文贵神坛,批评与质疑的功能荡然无存!这是正常现象吗?
   
   今天,我们请曾经因评郭被五毛的民运首席理论家胡平先生分析这个现象。
   
   这几个月的郭文贵现象,在相当一大批网络公众平台上已经发展到完全丧失了批评功能,谁质疑他谁就成了五毛。周孝正成了五毛,夏业良成了五毛,任志强成了五毛,茅于轼成了五毛。而这些德高望重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在郭文贵现象出现之前,都是被五毛辱骂的重点对象。这是个正常的现象吗?
   
   胡平:这个现象当然很不正常。在我看来,共产党专制的第一宗大罪就是压制别人的批评,给任何批评者安上敌人的罪名。哪怕批评的人是共产党的老革命,彭德怀为中共革命立下汗马功劳,也不能幸免。换言之,我们很多人之所以走上反对共产党专制的道路,起初就是因为反对共产党压制批评。因此在异议人士,自由派知识分子,在民运人士中间,如何对待批评是一个不言而喻的最基本的的问题。民主墙时魏京生贴出大字报,当时也不少人提出批评意见,但谁也不会说这些提出批评的人是五毛,是共产党。另外,我1980年在北大的选举,我虽然得票最多,得了三千多票,但毕竟还有两千多人没有投我的票,在辩论中间也有人不同意我的观点,但从来人们没有用拥不拥护胡平来划线,说不拥护胡平就是立场问题,没有人提出这样荒唐的问题。刘晓波作为中国第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死在共产党监狱里。但对刘晓波的争议始终存在。在刘晓波即将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中共当局曾向挪威施加压力,事后又对挪威进行惩罚。但就在刘晓波得奖时,也有一些人发表联名信,给诺贝尔委员会,对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表示反对,我们从来没有人认为既然共产党在打压刘晓波,在反对他得奖,你们也在反对刘晓波得奖,可见你们就是五毛,你们就与共产党是一伙的。没有任何人提出要以刘晓波来划线,或说刘晓波是试金石,因为这一点民运人士中间是起码的常识,是我们一切的基本出发点,是我们坚持的一个最基本的价值准则。现在出现的这种现象,毫无疑问,完全背离了我们多少人,多少前辈奋斗牺牲所确立的最基本的道德准则。这是极其不正常的。这种情况在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我们对这种现象不能掉以轻心。如果这种情况得以占上风,意味着对我们过去几十年奋斗的一个否定。
   
   记者:在郭文贵现象的所谓严打五毛队伍中,郭文贵自己也是一个主要的干将,在他半年的爆料中,可能有不下十位以上的著名民运人士被他说成是特务或五毛,包括您自己也被他污名化了。您愿意谈谈这个问题吗?
   
   胡平:这个问题与上面的问题是密切相关的。我们看到,很多人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自由民主的基本立场,坚持反对共产党专制,因此建立起了一种信誉。信誉对这些人,对一场政治运动都是极其重要的。可是这次事件对这些人的信誉试图做一种败坏,问题严重在于有些人居然要接受这种败坏。按照所谓挺郭或反锅作为划界标准,所谓郭文贵是个试金石,把多少人几十年甚至毕生的努力所建立起的信誉污名化。在任何政治自由抗争中,都会涌现出一批杰出的人物,他们会建立起一种信誉,这信誉本身就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刘晓波用生命树立起一座丰碑,一个道德典范。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有些人仅仅因为对郭文贵的爆料提出一些不同的看法,一些质疑,就招致这样的攻击。这完全是错误的。我要强调的是,这是对我们几十年来成千上万人奋斗的否定。这一定要拨乱反正。
   
   记者:郭文贵爆料半年多来一定程度上被神话,被称为中国未来民主革命的领袖,甚至被尊为先知,与此同时,他的个人品质,他劣迹斑斑的发家史,却被虚化,小节化,在所谓推翻中共的大前提下可以原谅,理解,甚至忽略不计,您觉得这正常吗?
   
   胡平:当然不正常。这是建立在对一系列事实的漠视,以及对一系列基本价值标准的忽略乃至否定的基础之上。
   
   郭文贵一开始爆料我就说过,郭文贵现象的出现并不令人惊奇。我倒是奇怪为什么现在才出现。它早就应该出现。习王的选择性反腐在党内打击了大批的所谓贪官污吏。在打击的过程中蔑视人权蔑视法治,并且扩张个人权力,势必招致很多人的不满,包括失势的人员的不满。所以一方面造成自文革以来最大规模的一场官场清洗,一方面不可避免地引发了自六四以来中共高层最激烈的权力斗争。可以想象,社会各界很多人出于种种原因,都会对习近平的所作所为不满。在此情况下,势必出现对习的反对。但在党内,那些人不敢明确反对习近平。我在三年前就指出,反对势力一定会提出清君侧的策略。王岐山是反腐前线总指挥,早在多年前,官场就说“宁见阎王,不见老王”。王岐山早已成为官场公敌。因此以拥护习近平的名义攻击王岐山相对安全。因为直接反对习近平就是反对党中央就成了反党,但如果在拥护习近平的前提下,反对王岐山,再有种种说法,说王岐山有野心,想篡党夺权,那么反对王岐山不但不是反党不是反习近平,而是为了保卫习近平保卫党中央,在中共内部就更安全,更有合法性了。清君侧就在所难免。反对势力一定会使用这手段。由于习近平反腐造成党内前所未有的大分化,站在清君侧这一边的官员人数不会少,有可能取得某种成功。虽然异议人士不接受“清君侧”的思想,但以为这种内斗会造成中共内部分化,甚至起到破局的作用,因此抱着乐观其成的态度。但问题在于,如果这一策略在两三年前实行还确实有胜算的可能。过去两三年前,习王反腐就已经遭遇上层多次阻截。习近平就说过“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虽然没有点名,在位的或退休元老当中都有很多人不满,在那时候发动清君侧是有成功的可能。但在对峙中间,时间是有利于习近平的,因为习近平有年龄的优势,元老们在政治上影响越来越小,习近平又有在位的优势,他可以不断地扩张自己的权力,而且至少在反腐这一点上,习王结盟已经五年之久,也变得难以切割,密不可分。不管起初各有目的。在这种情况下,尤其是面临着十九大,由于郭文贵爆料感到的党内反对的势力,就更会抱团抱得更紧,清君侧就起不到作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