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 也谈郭文贵现象]
徐水良文集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谈郭文贵现象


徐水良


   

2017-12-21日


   

   
   我赞成胡平先生对这个问题的许多评论和批评。
   
   但本文主要讲一讲与他不同的意见。
   
   实际上,郭文贵现象是中共情报机构习系国安会强力运作的结果。凡中共情报机构动用他们掌控的地上国家力量和地下特线力量相配合,以及用他们掌控的中共关押监禁和其他办法打压涂金,特线捧抬造势等等配合的办法和伎俩,并采用其他办捧抬,以双簧形式造势,占领道德制高点,利用道德制高点来凶狠造谣、污蔑、围攻打击看穿事情本质并且予以揭发的人,使得他们难以揭发。同时欺骗国内外舆论,欺骗头脑简单不明真相的民众,就可以很快把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甚至把一些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罪犯,吹捧捧抬为国际名人,把他们神化变成领袖、甚至救世主。
   
   过去的刘晓波事件,王炳章事件,还有其他好些事件都类似,不过没有这一次郭文贵事件搞得大,没有这一次这么迅猛,炒作炒得这么凶狠。但正因为这个特点,这次炒作的破绽就更多。正像我日前文章中说的:在炒作刘晓波问题上,“国安部曾经嘲笑公安部,嘲笑他们制造假象,炒作、吹捧和‘保卫’刘无敌的手法,实在低级,破绽百出,‘连演戏也演不像’。其实,现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也比当年公安部高不了多少,甚至比当年公安部还要低级。”这个特点,可能与习系中共国家安全委员会是新组建的、统一领导全国情报机构的新部门,年轻人比较多有关。与中共面临末日,急于疯狂炒作有关。这些原因,就造成这次郭文贵事件的特点。
   
   由于中共用极其强大的国家力量,情报机构力量,特线和其他地下势力的力量,尤其是中共通过各种办法,控制了国内和海外几乎所有的、至少是绝大多数中文媒体,所以,他们完全有力量通过疯狂炒作,短期内实现这个目的。像王炳章这样的,我刚到海外时,听到无数人对他的介绍,几乎全部都把他描述成一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非常卑鄙的人。这次的郭文贵,更加是一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现行罪犯,但是,在中共及其情报机构、特线和他们控制的媒体操纵下,却被吹捧成最伟大的英雄和救世主。
   
   所以,胡平把郭文贵事件与这些同类事件割裂开来,对立起来的说法,都站不住脚。
   
   胡平说了其他一些因素,那当然也是一些次要原因。但却没有看到上面主要因素,因此,无法准确解释郭文贵现象。
   
   参见本人论述:
   
   《国安会炒作郭文贵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https://twishort.com/G0Jmc
   
   有人把郭文贵称为污点证人。有人问污点证人是不是有罪的人?
   
   本人意见:贪腐集团团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犯罪嫌疑人当污点证人,当然是罪犯不是救世主,下面是郭文贵曝料以来,我无数次强调的意见:
   
   “反郭阵营和挺郭阵营的核心部分,两边都是特线。中共两系以及他们的特线阵营,挺郭阵营和反郭阵营,其核心,都是坏人,都是狗咬狗。我们支持狗咬狗,支持他们曝对方的料,当然也支持郭文贵曝料。但绝不与任何一方捆绑在一起,绝不把自己贬低为狗,变成狗咬狗的一方。”
   
   更何况,事实上郭文贵只是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情报机构的一枚棋子,中共的现行王牌特工。配合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演出了一场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大阴谋并其他阴谋的大戏,有无数隐藏很深的中共特线参与这场大戏,又骗到了无数头脑简单的人,不知不觉以郭卫兵面目去当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这枚棋子的走卒。
   
   正像有的网友说的:郭文贵连污点证人都算不上。
   
   本人意见,那是当然的,郭配合习系搞阴谋,不是污点证人,而是继续犯罪。我是说即使郭当污点证人,也仍然是贪腐集团犯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罪犯。污点证人只能降低惩罚,不能说不是罪犯。
   
   有人大谈“郭文贵的积极作用”。
   
   本人意见:狗咬狗当然有积极意义。但在郭卫兵眼里,郭咬出一小部分贪官,就是救世主。那王岐山、习包子咬出更多贪官,岂不是更大的救世主?难怪郭卫兵要大力支持和加入郭文贵说的“千年明君”大救世主习主席属下,习系国安会属下的大特务大罪犯、小救世主郭文贵阵营,来一起支持他参与的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等等习系大救世主阴谋。
   
   胡平先生文章中,还有不少错误说法。例如,胡平先生说:“我们从来没有人认为既然共产党在打压刘晓波,在反对他得奖,你们也在反对刘晓波得奖,可见你们就是五毛,你们就与共产党是一伙的。”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当时许多花瓶特线人物,都是一口反诬反咬反对刘晓波得奖,就是与中共一伙的五毛。
   
   这疯狂造谣,反诬反咬,凭借人多势众打混战,是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的一贯策略,不是现在才有的。
   
   胡平先生的文章,当然有许多正确评论和批评。但也还有一些其他错误说法,这里就不一一例举和评论了。我只是顺便说一句,胡平先生多少年心安理得地接受“民运首席理论家”,“头号理论家”,“第一理论家”等等称呼,实在比魏京生接受“民运之父”的称呼更加荒唐。实际上,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如果胡平先生这样的理论水平,可以当中国民主运动的头号理论家,那中国民主运动,还是乘早别搞算了。
   
   附:
   
   胡平谈郭文贵现象(文字版)
   作者:胡平
   
   音频链接: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butongdeshengyin/jkdv-10062017104137.html
   
   RFA《不同的声音》,2017年10月6日
   
   记者:打自郭文贵爆料明镜处女秀至今,弹指间时光流逝半年有余,虽迷途未远,然昨是今非。今天的郭文贵在无数善男信女眼中,俨然神一般的毋庸置疑,不容妄议:谁冒犯他一毫,谁就是五毛!曾几何时,无以计数的互联网公众平台郭文贵神坛,批评与质疑的功能荡然无存!这是正常现象吗?
   
   今天,我们请曾经因评郭被五毛的民运首席理论家胡平先生分析这个现象。
   
   这几个月的郭文贵现象,在相当一大批网络公众平台上已经发展到完全丧失了批评功能,谁质疑他谁就成了五毛。周孝正成了五毛,夏业良成了五毛,任志强成了五毛,茅于轼成了五毛。而这些德高望重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在郭文贵现象出现之前,都是被五毛辱骂的重点对象。这是个正常的现象吗?
   
   胡平:这个现象当然很不正常。在我看来,共产党专制的第一宗大罪就是压制别人的批评,给任何批评者安上敌人的罪名。哪怕批评的人是共产党的老革命,彭德怀为中共革命立下汗马功劳,也不能幸免。换言之,我们很多人之所以走上反对共产党专制的道路,起初就是因为反对共产党压制批评。因此在异议人士,自由派知识分子,在民运人士中间,如何对待批评是一个不言而喻的最基本的的问题。民主墙时魏京生贴出大字报,当时也不少人提出批评意见,但谁也不会说这些提出批评的人是五毛,是共产党。另外,我1980年在北大的选举,我虽然得票最多,得了三千多票,但毕竟还有两千多人没有投我的票,在辩论中间也有人不同意我的观点,但从来人们没有用拥不拥护胡平来划线,说不拥护胡平就是立场问题,没有人提出这样荒唐的问题。刘晓波作为中国第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死在共产党监狱里。但对刘晓波的争议始终存在。在刘晓波即将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中共当局曾向挪威施加压力,事后又对挪威进行惩罚。但就在刘晓波得奖时,也有一些人发表联名信,给诺贝尔委员会,对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表示反对,我们从来没有人认为既然共产党在打压刘晓波,在反对他得奖,你们也在反对刘晓波得奖,可见你们就是五毛,你们就与共产党是一伙的。没有任何人提出要以刘晓波来划线,或说刘晓波是试金石,因为这一点民运人士中间是起码的常识,是我们一切的基本出发点,是我们坚持的一个最基本的价值准则。现在出现的这种现象,毫无疑问,完全背离了我们多少人,多少前辈奋斗牺牲所确立的最基本的道德准则。这是极其不正常的。这种情况在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我们对这种现象不能掉以轻心。如果这种情况得以占上风,意味着对我们过去几十年奋斗的一个否定。
   
   记者:在郭文贵现象的所谓严打五毛队伍中,郭文贵自己也是一个主要的干将,在他半年的爆料中,可能有不下十位以上的著名民运人士被他说成是特务或五毛,包括您自己也被他污名化了。您愿意谈谈这个问题吗?
   
   胡平:这个问题与上面的问题是密切相关的。我们看到,很多人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自由民主的基本立场,坚持反对共产党专制,因此建立起了一种信誉。信誉对这些人,对一场政治运动都是极其重要的。可是这次事件对这些人的信誉试图做一种败坏,问题严重在于有些人居然要接受这种败坏。按照所谓挺郭或反锅作为划界标准,所谓郭文贵是个试金石,把多少人几十年甚至毕生的努力所建立起的信誉污名化。在任何政治自由抗争中,都会涌现出一批杰出的人物,他们会建立起一种信誉,这信誉本身就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刘晓波用生命树立起一座丰碑,一个道德典范。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有些人仅仅因为对郭文贵的爆料提出一些不同的看法,一些质疑,就招致这样的攻击。这完全是错误的。我要强调的是,这是对我们几十年来成千上万人奋斗的否定。这一定要拨乱反正。
   
   记者:郭文贵爆料半年多来一定程度上被神话,被称为中国未来民主革命的领袖,甚至被尊为先知,与此同时,他的个人品质,他劣迹斑斑的发家史,却被虚化,小节化,在所谓推翻中共的大前提下可以原谅,理解,甚至忽略不计,您觉得这正常吗?
   
   胡平:当然不正常。这是建立在对一系列事实的漠视,以及对一系列基本价值标准的忽略乃至否定的基础之上。
   
   郭文贵一开始爆料我就说过,郭文贵现象的出现并不令人惊奇。我倒是奇怪为什么现在才出现。它早就应该出现。习王的选择性反腐在党内打击了大批的所谓贪官污吏。在打击的过程中蔑视人权蔑视法治,并且扩张个人权力,势必招致很多人的不满,包括失势的人员的不满。所以一方面造成自文革以来最大规模的一场官场清洗,一方面不可避免地引发了自六四以来中共高层最激烈的权力斗争。可以想象,社会各界很多人出于种种原因,都会对习近平的所作所为不满。在此情况下,势必出现对习的反对。但在党内,那些人不敢明确反对习近平。我在三年前就指出,反对势力一定会提出清君侧的策略。王岐山是反腐前线总指挥,早在多年前,官场就说“宁见阎王,不见老王”。王岐山早已成为官场公敌。因此以拥护习近平的名义攻击王岐山相对安全。因为直接反对习近平就是反对党中央就成了反党,但如果在拥护习近平的前提下,反对王岐山,再有种种说法,说王岐山有野心,想篡党夺权,那么反对王岐山不但不是反党不是反习近平,而是为了保卫习近平保卫党中央,在中共内部就更安全,更有合法性了。清君侧就在所难免。反对势力一定会使用这手段。由于习近平反腐造成党内前所未有的大分化,站在清君侧这一边的官员人数不会少,有可能取得某种成功。虽然异议人士不接受“清君侧”的思想,但以为这种内斗会造成中共内部分化,甚至起到破局的作用,因此抱着乐观其成的态度。但问题在于,如果这一策略在两三年前实行还确实有胜算的可能。过去两三年前,习王反腐就已经遭遇上层多次阻截。习近平就说过“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虽然没有点名,在位的或退休元老当中都有很多人不满,在那时候发动清君侧是有成功的可能。但在对峙中间,时间是有利于习近平的,因为习近平有年龄的优势,元老们在政治上影响越来越小,习近平又有在位的优势,他可以不断地扩张自己的权力,而且至少在反腐这一点上,习王结盟已经五年之久,也变得难以切割,密不可分。不管起初各有目的。在这种情况下,尤其是面临着十九大,由于郭文贵爆料感到的党内反对的势力,就更会抱团抱得更紧,清君侧就起不到作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