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徐水良文集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胡锦涛温家宝和中共当前面临的抉择
·作好准备,迎接巨变――新年献辞
以上2003年,已初步恢复
2004年(已初步恢复,部分正文及附件因查找困难暂时未恢复)
以下2004年文章
·关于“三农”问题(代序)
·关于银行股份制改革问题
·反对台独
·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随感
·中国理论界,任重而道远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祖国、国家和国家的各种含义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为大陆共产党和台湾民进党长治久安献策
·我在狱中过六四
·关于“一二三理论”一点说明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如何破解政府对反对派的控制?
·再谈占领制高点
·对杨大斌《研制中国合理化制度样本的建议书》按语
·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两岸走向战争,我们怎么办
·搞民主可以“不反对共产党”吗?
·泛蓝出路何在?
·美国虐俘事件和台湾民主缺陷
·撤离沦陷区
·大家都来认真学习
·为《网路文摘》写的几个按语:
·简评冼岩文章
·按语辑录
·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
·简评冼岩文章
·简谈文革
·读田晓明《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游戏》有感
·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危害民主事业的恶警和特务
·评茉莉女士和朱学渊先生的讨论
·按语辑录(二)
·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
·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评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
·评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改革模式
·评谄媚奸佞之风
·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中国特色的汉奸卖国贼
·不对中共抱幻想
·谈土改和文革中杀人问题
·孙丰《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7)》按语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按语辑录(三)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四)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五)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六)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七)
·推翻共产党就是人民包括军队的合法权利
·一代不如一代
·读朱学渊《高句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反对贪官劫掠国家财产
·胡锦涛的前途
·东方和西方
·公民维权运动经费问题
·中国国企产权改革问题
·孙丰《“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按语
·胡锦涛能逃出共产党这一代不如一代的规律吗?(本文暂未找到)
·《独立宣言》和人民起义(本文暂未找到)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对张远山王怡之争的评论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不能用“私有化”作标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徐水良

   
   


   
   2017-12-2~3日

   
   因全为洪宽辩护(见附1)。我个人意见,不需要也不应该这样来辩护。
   
   洪宽说郭文贵是共产党。不过说了一个事实,那些特线们就拼命攻击,否认郭文贵是共产党。其实,郭文贵不仅是共产党,而且不是一般党员,而是立三次一等功的王牌特工。迄今仍然是中共的王牌特工。这次他又配合中共、配合习近平,配合19大,搞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大阴谋,应该又是立了特大的特等大功。他怎么不是共产党?
   
   否认郭文贵是共产党的一大批特线,纯粹是闭着眼睛耍赖皮说胡话。
   
   正像刘晓东所说:
   
   //:最说明他现在仍忠心配合中共国安的话是他的这两段话,一段是在郭宝胜11月7日访谈中,郭文贵呼吁大众“爆料一定要配合中央,一定要配合习主席”,另一段是10月传出的郭文贵8月中旬与澳洲挺郭会谈唐柏桥的录音,其中一段呼吁这样说到:“大家千万别忘了,我最擅长的天生本事,这二十八年,都是与情报人员打交道,咱们现在真正的核心力量还是在情报部门,你放心,我们的朋友比敌人多,这是我们巨大的力量。所以说,我们对他(唐柏桥)是了解的是掌握的。但是我还是想把他拉过来,但他没有做到,让我们很失望。”虽然第二段话不如第一段那么明显,但也能够使我们略知郭文贵的配合行为。//
   
   郭文贵始终是中共情报机构多次立功的王牌特工,现在仍然是。在中共情报机构习系安排下,搞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阴谋,当了几个月网红。他从来不是民主力量。他是习系情报部门,以及陈卫珍这类人神化的、不能批评和反对的救世主,但不是民运的救世主。干了几十年民运的魏京生,为自己、为民运,讲了几句不痛不痒辩护的话,就被陈卫珍骂成那个样子(见附2)。一个这辈子在中共情报机构为中共效劳,干了许多许多坏事的罪犯,在中共安排下出来当了几个月网红,凭什么批评不得,反对不得?(参见本人文章《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和刘晓东《郭文贵现象系列分析之二》)
   
   稍有政治经验的人,都知道尾巴翘到天上、忘乎所以、满口大话粗话、狂妄到不知天高地厚的郭,只是虚弱的纸老虎。所以,当有人担心中共情报机构以及郭文贵攻击、贬低并企图把中国民主运动驱赶出政治舞台,甚至从此消灭中国民主运动的时候,我就说,不用担心,郭纯粹是纸老虎。现在必须利用他的曝料打击中共。等时机成熟,用不了化多大力气,就可以把他打回原形。
   
   只有缺乏政治经验的人,才会像夏业良,唐柏桥、刘刚、杨建利那样自找没趣。或者像许多许多毫无政治经验的人那样,把郭文贵当救世主,对郭文贵崇拜得五体投地。
   
   不过,老魏联席会议会上批评郭文贵的那个事情,真像李洪宽介绍的那样,是一个意外失误,而不是有人说的,充满自信成竹在胸的预谋。
   
   有人拼命抓住洪宽的私德问题大做文章。但事情有大小,李洪宽私德对民主事业无迫切威胁,中共及郭丢车保帅阴谋却有直接重大而且紧迫的威协。在这个情况下,拼命把主要矛头对准李洪宽私德,来掩盖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阴谋,就是转移斗争大方向。
   
   今天看了曹长青揭露唐柏桥的视频。曹从坚持大力力挺唐柏桥,到揭露唐,也算是一个进步。但从挺郭文贵本人,或者挺其爆料,到揭中共和郭文贵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阴谋,难道就不是进步?
   
   包括郭文贵,他开始不顾多少人多少人的反对,坚持大力赞扬、力保力挺唐柏桥,后来看到挺唐保唐实在不得人心,才不得不抛弃唐,也算是一种被迫进步。
   
   本人是自始至终,许多次又许多次,强调郭文贵爆料是中共及其两派特线内斗,许多次又许多次,强调两派都是特线的人,认为包括郭文贵在内,两边核心阵营,都不是好人。因此支持他们任何一派去狗咬狗,揭露对方黑幕。所以,对于本人,无论是支持双方狗咬狗揭黑幕,或者根据需要打击其中任何一派,都不属于这类进步。
   
   但一般人,从受欺骗把郭文贵和郭阵营当好人,力挺郭文贵本人,到揭露反对中共及郭文贵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阴谋,难道不是一种进步?
   
   关于唐柏桥骗曾宏及其它人的钱的问题,我知道一点情况。
   
   卞和祥,曾宏,还有其他人,揭发唐伯桥。我支持揭发,并且要曾宏上法庭打官司。但诉状送上去后,唐伯桥前妻龙女士回了一个英文答复,我看了,基本上可以肯定是唐伯桥的口气和战术,内容充满对曾宏等的威胁。曾宏就不敢继续把官司打下去了。
   
   其实,唐借钱不还等等事情很多,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这里的内部情况,可能更复杂一些。中共特线内部矛盾,往往找辛灏年调解。这是特派员肩负的协调任务。虽然辛灏年事后可能支持一方反对另一方,但只要我看到双方找辛灏年调解,就会对双方都非常警惕。
   
   唐确实是厉害角色,而且是土共和美FBI双重角色。对付他,等于必须对付土共还要对付美国人及FBI不了解中国情况这种双重困难。本人十八九年前就认识其真面目,但长期采取谨慎态度,等待时机再揭露,这就是重要原因之一。过去我支持一些朋友揭露唐的行动,但都建议他们小心谨慎。
   
   这一次,因为他开民主革命钓鱼大会,对国内非常危险,才挺身而出,高调揭露他们(主要是唐、附带涉及辛、袁等等)的钓鱼阴谋。
   
   袁健斌,盲流子等不了解唐,贸然而上。盲流子等几个人既不懂法,又不了解唐的复杂情况,被FBI逮捕,就吃了大亏。
   
   有朋友敦促郭曝料清理低端人口和红黄蓝事件,那是对的。郭再不爆点料,他就彻底完了。中共情报机构当然应该提供一点材料,来喂给他曝,以此来保他。即使聊胜于无,也有点补救作用。
   
   逼中共情报机构和郭文贵爆料习包子,已不大可能。逼他们爆料驱逐低端人口、红黄蓝和蓝金黄,还是可能的。
   
   附1:刘因全刘因全 《 冤不冤,李洪宽》
   
    李三条是完整的。李洪宽没有反对郭文贵爆料,反而大力支持了郭文贵的爆料。李洪宽只是反对郭文贵站在中共习近平集团立场上,打击污蔑诽谤民运和民运志士。有人故意歪曲事实,污蔑李洪宽,李洪宽真冤枉。民运站在人民一边,坚决反共,支持国内的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推动中国民主化,是中国的进步力量。没有民运,中国会更黑暗,更独裁,人民遭受的打压剥削会更重。总体上否定民运,污蔑民运,就是帮助中共打击人民的力量。说到这里,我也很为袁红冰教授担心啊。以前,李洪宽也像袁教授一样,无条件全方位支持郭文贵。但当洪宽提出李三条后,反对文贵打击民运,文贵就翻脸了。总有一天,袁教授也会被郭文贵抛弃。他不会容忍你太久的。我支持袁教授反共。担心袁教授因为反共,最后被文贵抛弃。道理很简单,文贵不反共。当然,历史上,耿直刚烈之士,被冤枉的太多了,多个李洪宽,大家也见怪不怪了!
   
    附:《李三条》(通俗版) 一,郭文贵炮轰盗国贼,肯定加支持;二,郭文贵暂停开炮,尊重炮手,不加塞;三,郭文贵熄火代理海外维稳,则务必划清界线。
   附2:陈卫珍《魏京生 为老不尊丢死人》
   
   看到这些言论,真的忍无可忍。
   
   局外人就这么说了几句海外民运28年做了什么?不去反省自己的问题,还摆出这么一副受了委屈的姿态。罗列出这些事迹到底是要证明您伟大,还是自证耻辱呢?您们不把自己放在救国救民的位置上,不把自己放在要建设民主宪政新中国的自我定位上,民众怎么会对你们有期待有要求呢?失望,岂非是因为先有期待,才有失望吗?更为可恶的是,把批评的民众都给打成了特务或五毛,就凭这种思维,您魏京生在28年能做出什么事?28年来,到现在依然让局外民众对海外民运还存有依稀好感的,恰恰不是您魏京生。
   
   去年,当我在这里为了心目中的最基本民主原则和选举程序而奋不顾身地发声时,有好多圈外人给我写信,你不要傻了,你还想从海外民运这个烂摊子中救出点什么来?海外民运早就已经死了,这次不过是把死彰显出来而已。
   
   无独有偶的是,今年2月份,我在老家,彭小明先生因为给我妈妈买药的事,给我弟弟打电话,只简单交流了大约5分钟,第二天我的弟弟对我说,怎么感觉这个彭小明人不错。他好像跟我了解到的那些海外民运人士不一样。这个人真的感觉很不错。
   
    我当时着实感到吃惊,为我弟弟对人的直觉判断力,因为他们仅仅是在电话中交谈。当然,作为一个中小企业家,他肯定在多年的商业交易中操练出对人的敏锐洞察力与判断力。而在我考察海外民运这2年多,恰恰是发现彭小明先生、费良勇先生、曹长青先生等这一脉,是有着强烈的自我反省自我光照自我成长的海外民主人士。而关于这个魏京生先生,至少有5个以上的圈内人士告诉我,魏京生就是一个老流氓。
   
   可见,一个人的智性、德性、品性、理性、逻辑、思辨之间,真的存在着某种强烈的正相关关系。
   
   根本不是民众要挑剔你们。民众的眼睛雪亮。所以,学习学习美国历史那些卓越的政治人物吧。民众的支持与爱戴,是依靠自身的实力、品德以及人格魅力来换取的,不是依靠狡辩来获得的。如果海外民运真正脚踏实地做了有意义的事情,民众不会故意要贬低你们,如果海外民运真正欣欣向荣,外面人的几句批评也根本就唱衰不了。如果从今后卧薪尝胆发愤图强,忘记背后努力前面,向着正确的方向直跑,依然会在不久的将来获得民众的支持与爱戴。
   
   陈卫珍
   
   附3:徐水良: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https://twishort.com/ZGGmc
   
   链接
   
   刘晓东:郭文贵现象系列分析之二
   https://twishort.com/VnHmc
   
   
   链接

此文于2017年12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