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徐水良文集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徐水良


   

2017-12-14日


   

   
   博讯和明镜,反郭阵营和挺郭阵营的核心部分,两边都是特线。中共两系以及他们的特线阵营,挺郭阵营和反郭阵营,其核心,都是坏人,都是狗咬狗。我们支持狗咬狗,支持他们曝对方的料,当然也支持郭文贵曝料。但绝不与任何一方捆绑在一起,绝不把自己贬低为狗,变成狗咬狗的一方。
   
   至于郭文贵,我认为,曲龙、谢建生、和台湾电视台说的,应该是真的。关于马蕊的事情,录音刚出来,我就全部听了。我认为,郭对马蕊的强奸,应该是真的。我从来不认为郭文贵是正面的好人。不过,以上对郭文贵的评价,目前只能私下说,等以后条件成熟,才能公开说。你也要注意时机,条件和策略,别一下子什么都公开。
   
   对于中等偏上智力不懂政治,却尾巴翘到天上狂妄到不知天高地厚的特线阵营的人物,不用怕,都是纸老虎。现在还要促其曝料,用他的曝料来打击中共和中共特线,到时机成熟并需要时,再轻松把其打回原形。
   
   清查特务问题,必须依靠国家机器的强制力量。但西方国家依靠国家力量,都对中共渗透几乎毫无办法,无法甄别查清。民运非常弱小,没有国家力量,现在更不可能有甄别和清查能力。我们只能尽可能搞清情况,以求自我保护,防备特线破坏而已。
   
   对于西方台湾香港等国际资源问题。西方和台湾对大陆完全不了解。他们支持的是人多声势大的特线花瓶民运。
   
   我将近二十年前就说过,台湾和美国资金养中共特务。那时大陆还没什么钱。现在是台湾加美国加大陆的钱,养特线。而且现在大陆钱特别多。对西方和台湾,我们怎么说,他们都不听,毫无办法。
   
   从诺贝尔奖不顾我们强烈反对反对,授予花瓶特线民运代表刘晓波,就可以看出一斑。台湾,美国,西方都被严重渗透。不是我们海外几十个不到一百个真民运人士能够解决的。
   
   有网友说:“土共最害怕与最忌恨的是民运。为粉碎土共搞乱搞臭民运的阴谋,有意从事真民运的所有人士,必须联合起来,成立自已的组织,形成合力,共同对抗土共及其特线的阴谋诡计,完成宪政民主大业。”
   
   本人经验:这个问题,关于组建真民运自己的组织问题,我全力努力近二十年,迄今无法成功。
   
   事实上,我四十多年前七十年代前期,刚开始搞民运,就研究这个问题并且得出结论,在极权专制统治者利用国家机器国家力量打击反对派情况下,专制统治者及其特线,渗透,内斗,挑拨离间,收买招安,漫天造谣,污蔑围攻,无所不用其极。光是识别谁是特线,谁是真民运,就非常难。虽然我到海外后,很快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并且不到两年就很快判定了民运中温和激进两翼特线及其头子的大致情况,但我花了近十年,才搞清了特线阵营大体脉络。花了近二十年,也无法让大家提高到我十多年前近二十年前的认识水平。在这种情况下,无法形成有效组织。
   
   因为组织力量是比分散力量不知道强大多少倍的力量,所以这二十年,我仍然不死心,想继续试试努力搞组织,实际结果,还是与理论研究一致,就是在极权专制条件下,无法搞常规的、统一而强大的反对派组织。
   
   而且,连这类特大的花瓶和特线问题,以及许多常识问题,包括狭义民运圈特线是不是占大多数,王炳章问题,刘晓波问题等等,都没有多少人能懂,当然就更难形成有效组织。我不会与王、刘这样的人一起,因为与特线花瓶合为一体,实际上是把革命力量交给中共去诱捕,必败无疑。但别人一定要与他们一起,那就只能分开。
   
   对这类问题,台湾和西方国家的认识,更加糊涂。所以,毫无办法。
   
   郭显然是中共情报机构的应变计划之一。
   
   对我们揭露丢车保帅等阴谋和骗局,封锁极其厉害。请你打开上面我的文章,有修改,补充了一个重要阴谋。实际上是我一开始就作出的判断,由于策略需要,一直没有公开说。现在公开说。
   
   包括丢车保帅,拖延战术,争取时间。也包括为愚民树立一个中共安排的救世主,以便中共垮台时,接管和看守政权,那老领导连一些部长都为他安排好了。此外还有洗钱到海外,准备未来东山再起。那王岐山海外的钱,很可能就是这种钱,为应变需要而洗出来。所以有可能转给郭掌握。其他问题,详细说几句话无法讲清楚。
   
   郭强弩之末,今后就一直走下坡。中共情报机构很难救得了。
   
   不过,中共严密封杀我们揭露丢车保帅等阴谋的文章,这个做法,恰恰暴露了他们的阴谋,说明我的判断正确。
   
   土工专制,欺压百姓。无官不贪,造成道德崩溃,中华民族传统美德,荡然无存。只有土工下台,才能开始这一切问题。但土工下台以后,道德重建的任务,依然十分艰巨。
   
   现在他们是用尽一切办法延长掠夺时间。土工一切以维护自己统治为准则,驱逐所谓的低端人口来维稳,罔顾老百姓死活。
   
   唐夫那个群就是“随便聊聊”。唐夫只看到这一个,只看到三妹转发我的一篇文章,他马上就说通行无阻。实际上,揭露丢车保帅的,几乎全部被封杀。我的东西往往二十分钟就被封杀。今天早上的就是不到二十分钟被封杀。我这里和三妹那里,都是网友不断反馈被封杀。当然那是国内的,在海外,不一定被封杀。
   
   有网友说:“曾节明乃跳梁小丑,自封华夏民族党总裁,赤裸裸的封建残余。这是民运的高级黑。”
   
   今后尽可能不要用曾节明的东西。他肯定是江系政法系人马。他反郭文贵,是站在政法系立场。他过去支持郭,就是以为郭是政法系。后来看郭死命保习打王,才觉得锅是习系人马。才开始反。他与陈泱潮翻脸,就是因为陈背叛江系,投靠习系。
   
   08宪章,刘晓波不是作者,张祖华才是作者。是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的事情。刘没这个本事,只好由张代笔。估计是当局的安排。但张也只能把一些民主政治简单常识,杂乱无章地堆彻在一起。那根本不是宪章,只是借捷克《77宪章》类比,扩大影响而已。08宪章,比我的《21世纪建国纲要》差得远,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2017/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