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徐水良文集
·消解“和解合作”麻醉药,奋起反抗倒暴政
·中共权贵的末日心态和当代中国的巨大危机
·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纠正张三一言兄的一个失误
·一些重要概念的重新分类和解释
·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社会前进倒退类型分类(图)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对马英九的一个批评
·民主运动(民运)的确切定义
·颠倒的国际和中国意识科学
·与达赖喇嘛的见面、感想和思考
·写给胡安宁的一个网上帖子
·九十年后看五四(五四人物、巨人不巨)
·伪造的六四记忆黄雀行动
·网文一则(关于民运污泥浊水)
·巴东县公安局那些法盲,全部解雇算了
·祝愿台湾人进一步提高文明素养
·告别启蒙空谈,投入积极行动
·答王希哲
·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政庇民运花瓶民运犯罪团伙被捕
·驳64重新评价说和正名说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徐水良


   

2017-12-5日


   

   
   这是不断攻击本人的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说成趣事笑喷帖,看看是谁丧心病狂,以国内志士被王炳章诱捕投入监狱的血泪苦难为乐?
   
   小腿疼原帖:2017-12-05 14:48:55
   http://gongwt.com/shows.php?BD=0&ID=233823
   
   小腿疼:笑喷。王悍匪(按:指王炳章)还有很多吓人的猛料更加让人哭笑不得……
   
   王悍匪回匪区闯关时,每秘密联系到一人他都要故意暴露其行踪以至于凡接待悍匪之人很快就被共匪抓获。事后我问悍匪为啥这么干?王悍匪振振有词地说:他们在匪区与狼共舞、吃香喝辣让他们也吃点苦头有何不可?再说了我转悠了很久居然没有人来抓我,我很着急……这不是白跑一趟吗你说是不是?
   
   余参谋长(注:余大郎即胡安宁)请您接着说……
   
   谢过。
   
   对本人上面重贴的小腿疼帖,小腿疼反咬反诬本人说:
   
   我亲身所历的故事不是瞎编的。不像你这个傻逼王八蛋有臆想症、丧心病狂的说王炳章是特务。你这个断子绝孙的王八蛋王炳章明明是在坐牢你偏要说他是在疗养。王悍匪虽然有错误有缺点但是他在我心目中仍然是一个了不起的英雄人物。你徐红暴就是个狗屎堆。滚蛋。
   
   徐水良:你当然不是瞎编的,是不小心泄漏的。但你把国内血泪当笑喷趣事也是明摆的。至于王现在在哪里,我在海外,我不知道,也无法知道。当然无法断定他是在监狱坐牢,还是在情报部门指导围剿海外民运,还是你说的在疗养,我一概不知道。你们一再造谣说我说王炳章在疗养,我从来没有说过。你们强加给我什么话,说我说的,那也没有用,那不是我的话。我没说他在疗养。说实话,我相信,他或许在指导下属围剿民运的可能性,也许更大些。
   
   你大概是中共司法部管监狱的,所以斩钉截铁铁口断言王炳章明明在坐牢。而且,还有韶关监狱蠢货们为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为证明王炳章在监狱服刑,匆忙拍摄公布王炳章身穿囚服的照片作证。
   
   不过,我不是你,我在海外,根本不知道王炳章在哪里。而且,面对外界质疑王炳章有没有坐牢一事,竟然由中共官方出面作证,我更加怀疑他究竟在哪里。
   
   正因为你不是瞎编而是把被真实诱捕入狱的国内志士血泪当笑喷趣事,所以更说明你丧心病狂为诱捕国内志士入狱而兴高采烈而笑喷,不是丧心病狂又是什么?
   
   =====
   
   这事,是因为在共舞台上,我开玩笑跟胡安宁帖和点明小腿疼帖泄露的是王炳章诱捕国内人士而引起。
   
   我开玩笑跟胡安宁帖:
   
   余大郎(胡安宁):一不作二不休,干脆继后王八折时代的骂三代以飨小腿疼
   
   徐水良:大郎呀,你不断造我的谣,已经无法引别人兴趣。你就聊聊王炳章停止给司令(王希哲)送女人,司令大怒,骂王炳章傅申奇狗眼看人低,王、石不得不带司令去嫖妓,这类趣闻、花边性题材,还能吸引大家兴趣。
   
   我曾经听你绘声绘色描述此类事情,特别传神。
   
   我与你们不是一个路子,不是一个阵营,不是一类人。我听你描述这些趣闻以后,更加对他们敬而远之。我很穷,生活也很无趣,你再造谣也造不出多少东西。你看我都懒得理你了。
   
   相反,王炳章,司令、石磊的趣闻,却是堆积如山,你何不把此类有趣宝藏开发出来,供大家开开眼界。
   
   同时在小腿疼泄露王炳章诱捕帖后面跟帖说:
   
   与王接触答应加入他未来党的人都被抓。这类钓鱼任务他做了无数。这里是他故意轻描谈写自我解嘲。
   
   小腿疼于是就大怒,不断用污言秽语反诬反咬攻击本人,引起又一次重大辩论。
   
   =====
   
   中共特线不断用王炳章问题反诬反咬本人,近来又为这个问题进行了许多攻击。下面汇编整理本人近来少数相关辩论反驳帖(有技术性修改):
   
   独立评论上有人借王炳章问题反诬反咬攻击本人。
   
   本人回答:你看你就是反诬反咬真民运,散布对民运厌恶,失望情绪的重要一员。
   
   正义党和王炳章是我到海外后最早揭露和打垮的,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当时正义党围攻我,围攻前,我警告:“你们二王一傅(王希哲王炳章傅申奇)合起来,外加你胡安宁,肯定不是我的对手,你们正义党一个党,也不见得能打败我一个人。”结果怎样?还不是正义党迅速垮台?
   
   后来王炳章重组正义党。大家当然公认其为特务党,公认王炳章是特务党头子。迄今为止,那些攻击本人的人,大部分仍然不得不承认正义党是特务党。
   
   但同时,现在你们又不断用谁揭露特务党正义党头子王炳章,谁就是特务;谁揭露向中共告密黄春父亲军级干部搞兵变,导致其下台被炒家的王炳章,谁就是特务;谁揭露领导阎庆新等一大帮特务围攻反叛的张宏保。并企图驱逐其回大陆的王炳章,谁就是特务;谁重提中共抢先组建海外民运的82年一号大案,8201大案,以及代号为8201的王炳章问题,谁就是特务;谁揭露狭义民运圈特线占绝大多数的真相,谁就是康生,就是破坏民运,谁就是特务;只有掩盖狭义民运圈特务占绝大多数的真相,才是维护民运,才不是特务;谁揭露中共情报机构“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领导民运,控制民运”等等方针,就是特务,谁掩盖这些方针,才不是特务;如此等等,用这类超宇宙逻辑,一万遍反诬反咬揭露王炳章问题的人是特务。这只能暴露你们自己身负掩盖中共特大机密,并且反诬反咬揭露者的任务。
   
   告诉你,历史是翻不过来的,王炳章是捧不起来的。
   
   参见:
   
   关于彭明等问题:
   https://twishort.com/THDmc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https://twishort.com/xmxjc
   
   不了解王炳章就不了解海外民运: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07029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07032
   
   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9/xushuiliang/4_1.shtml
   
   反驳胡安宁:大郎你造谣攻击我多少年,一败再败,还要继续呀?胡安宁你又漫天造谣。你主子怕王坐大变线人瓦文萨第二,你就奉命倒王。现在你又奉命保王。
   
   你这翻来覆去,两天三叛变本性不改,太让大家看不起吧?
   
   再说一遍,你胡安宁念念不忘包打听任务,打听是中共内部哪个反共义士揭发8201王炳章问题,只能暴露你自己。
   
   这是你自己的揭发:
   
   胡安宁揭发王炳章是特务的文章多篇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08960、
   
   胡安宁指王炳章是中共情报机构培养的“当代孙中山”文章三则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08803
   
   胡安宁揭发王炳章是共特并且自曝自己特务的其他文章之一:
   http://www.yhcw.net/MyBBS/md/mes/8493.htm
   
   余大郎转贴再指王炳章是特务的其他文章之二
   http://www.yhcw.net/MyBBS/md/mes/8929.htmi
   
   http://www.yhcw.net/MyBBS/md/mes/9148.htm
   
   批驳小腿疼的部分帖子汇编:
   
   你为王炳章洗地才該闭嘴。连钓鱼任务,都被轻描谈写成笑喷趣事。你以为别人看不出是钓鱼?我过去似乎没跟过你的帖。看你为王炳章洗地,甚至把把明摆的钓鱼说成笑喷趣事,跟一句点明。你就受不了了。以为泄露你们的机密了,然后你就污言秽语耍横撒泼蛮不讲理对我进行攻击。是你先攻击我,我迄今只是温和反击。告诉你,我不是MAC,不是你这样的人能够轻易对付的。你这样做,只能暴露你自己污言秽语耍横撒泼蛮不讲理的流氓无赖特点,以及暴露你自己的真身份真面目。
   
   再说一遍:
   
   这反诬反咬你们已经做了无数,调动多少人有组织围攻,最后还是失败。你来做,也同样。
   
   我已经说了王炳章问题许多证据,你们要掩盖故意说没有,是你们的任务。你们就不断去说没有吧!
   
   别以为文革后的当代中国民主运动,是现在站在你们一边、一起掩盖王炳章问题的民运之父生出来的。我们这些早得多发起文革后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民运人士,四五运动投入民运的民运人士,及其发起的早期民运,包括七九民主墙发起人黄翔等一大批人民运人士,他们发起的79民主墙,那些民运,都不是你们的民运之父发起和生出来的。别以为你们靠伪造历史,就可以独霸民运了,就可以任意攻击别人破坏民运了,就可以把破坏民运的罪名,随心所欲地任意加到我的头上。
   
   提醒你一下,那民运反对派,过去称为“持不同政见者”,是我觉得不妥,改称“中国民主运动”。也就是说,文革后期到现在的当代中国民主运动那民运名字,还是我命名的,这里就不说文革后的当代中国民主运动,我是最早第一人这一点了。
   
   老实说,不仅郭文贵是纸老虎,有些被大大吹捧的阵营,也是纸老虎,你们以为捧着王炳章当神,就可以帮助你们任意攻击我了。老实说,对你们,我真还不放在眼里。不相信,有种就出来公开亮明身份较量较量。
   
   再劝你一句,说话写文章要文明,别永远污言秽语脏话粗话。那是流氓无赖或五毛特线特点。
   
   你满口言秽语,谩骂撒泼有用吗?那只能暴露你急了,不顾一切要掩盖真相。你只敢谩骂,不敢亮明身份公开较量。
   
   中共对待自己特线的此类事情,多得很,连潘汉年都是被送进监狱关到死。你用诉诸你们同情被真关押、假关押的特线这类假道德,用污言秽语谩骂来掩盖,没有用处,只能证明你自己为了掩盖真相发急发疯了。
   
   再说一遍,污言秽语谩骂只能暴露你自己。你不小心泄露王炳章钓鱼诱捕,说成笑喷趣事,我点明那是诱捕,你就大发雷霆,不是恰恰暴露你自己吗?
   
   你诉诸假道德用中共惯用把潘汉年关到死来掩盖共特身份这一套,只能说明你是运用这套手法的同类人物。
   
   你才是丧心病狂拼命掩盖,把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描述成那么有趣的趣事,以国内血泪为乐,为王炳章完成诱捕大功,国内志士被投入监狱,高兴不已,欢乐不已!
   
   这网站跟帖自由,你禁止跟贴,是什么道理?王炳章那机密,揭穿不得?
   
   =====
   
   关于小腿疼的真实身份,我在独立评论上有说明:
   
   徐水良:你苹果的搜索中的判断能力太差,连男的小腿疼,都误成女的。
   
   此人也算是民运中一个不大不小的重要人物。在某组织担负比较重要的工作。他表面上道貌岸然,正人君子,实际上心地邪恶。他对本人极端仇恨,用多种化名,许多年中,不断攻击本人。
   
   此外,你把许多完全不同的人混淆起来。
   
   你对唐伯桥的这个“没有证据结论”,当然也完全不对。而且,你这种简单搜索,是无法作出你这样的结论的。你用你这种简单搜索,作出你这样的结论,方法和逻辑都完全错误。
   
   实际上,为了保唐伯桥当郭的大将,习系国安会特工竟然强制高智晟失踪好几个月。一大批特线也出来,用刻薄恶毒的语言,污蔑攻击高智晟妻女这两个孤立无助的弱小母女,迫使我不得不出来为她们打抱不平。最后保不住了,才不得不抛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