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王先强著作
·《故国乡土》十七、结婚
·《故国乡土》十八、变/
·《故国乡土》十九、八哥鸟
·《故国乡土》二十、险中行
·《故国乡土》二十一、血路
·不欢而散/短篇小說
·笑而不答
·长官的悲哀╱短篇小说
·一只金戒指的故事
·半天逛荡
·《姐妹花》
·一家两制/短篇小說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始料未及的是:很快地,厄运临到我父母亲头上,也临到我头上──我们家被打成地主,我父亲是地主公,我母亲是地主婆,我是地主仔。家里财产、粮食、农具、耕牛等全被没收一空,同时对我父母亲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也剥夺了我读书权利,不准我上学,得在家种田;我们遭遇到巨大的迫害,承受着无比的痛苦,其情形罄竹难书。
   我父母亲被斗争过无数次,骂、喝、打、施刑,无不尽其极的加与我父母亲身上。有一次,我父母亲被拉到空旷的、废弃了的公路上,跪着挨斗,历时三天三夜,共七十二个小时。其时是数九寒天,冷风刺骨,斗人的人分成数批,日夜轮班的上场,都是穿着厚棉衣的。我的父亲,则是单衣短裤,跪在人们特意铺置了的、凌角锋利的碎石片上,此外,还得承受斗人用脚抵其腰、用手抓肩膀拉后再往下压,灌力到其膝头上,重碰碎片;过了一天,我父亲的膝头就全被刺破,血肉模糊,糜烂,发脓,却仍然得跪在碎石片上;跪着,还有各种刑罚,例如,双手平举,不得放下,稍有动作,就挨拳打脚踢。我母亲也跪,虽不用跪碎石片,但被除去上衣,裸露上身,浸在凛烈的寒风中,承受冰冷侵袭;有人不时的用树枝,撩拨我母亲两个瘦瘪的乳房,哈哈嬉笑。肉体的痛楚,心灵的受辱,无以复加了。
   我其时十二岁,得陪斗,三天三夜坐在父母亲旁边地上,看父母亲受磨难。我心如刀割,但毫无办法。一天两次准我回家去弄食的,我很想给父母亲做点好吃的,但家里已是空空如也,甚么都没有,我只好去采摘蕃薯叶,用滚水烫熟了,带来给父母亲充饥。斗、饥、寒交迫,只求父母亲顶得住。
   我祖上赤贫,无地无田,我父亲十二岁时就跟随乡人,飘洋过海,到南洋去流浪,讨生活,几十年居住在外,只因深深眷恋故国乡土,到这六十多岁了才带一家人于一年多前回归此故地──海南琼海县、由几个小村子组成的长坡村,以遂落叶归根之愿。他并非大富大贵,也无作坏作恶,更无剥削压迫过谁人,怎么就做地主了?怎么就是阶级敌人了?怎么就得遭劫难了?
   类似我父亲般的故事,在那片土地上,很多,很多,有许多还是丢了命的,不是被枪毙,就是自杀死了。问个为甚么?没有人能回答你。更主要的是:不准你问,他也绝不会答你!人家当权,无需理由就是要整你,整得你死去活来!斗人,整人,死人,人家就其乐无穷了,就成功了!


   我父亲的一个朋友,就因为经受不住折磨,上吊死了;他的一个儿子,至今还未结婚,孤独终生。在最艰难时刻,我父亲也曾向我透露:想死。好在他到底顽强,且三思,最终没死。
   地主,敲定了我父亲、我母亲和我此后命途多舛。
   数十年来,我怀念我的父母亲,就总是想到那膝头上的烂肉、脓血,总是想到那树枝顶着两个瘦瘪的乳房。
(2017/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