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孙宝强:发飙抓狂为哪般?]
孙宝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上海版高老头第四章 十字路口
·纪实文学:曼陀罗花
·沒有了坦克你是誰?
·李鹏不以死谢罪 山河激愤天地不容
·世博中的上海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上海版高老头》第五章 “解放”了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電視台採訪錄像網址
·上海版高老头---第六章 风起萧墙
·莫高义,你是个啥玩意?
· 上海版高老头 第七章 镇反运动
·共匪强盗,还我工龄
·孙宝强/相似的一幕/蒙羞的一幕/震撼的一幕
·上海版高老头 第八章:他戴上了大红花
·上海版高老头-------第九章 借腹生胎
·民民窑和公窑的区别--呼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上海版高老头 第九章:风波后的余波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一章 领子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二章 圣女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三章 艳遇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人》之三:杨牛皮
·《 上海人之二》走钢丝的女人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宝强:发飙抓狂为哪般?

    孙宝强:发飙抓狂为哪般?
   
    2017年12月5日,澳洲政府宣布新的反间谍和反外国干预法案;12月9日,澳洲总理特恩布尔批评中共干涉澳大利亚内政,并用中文说:“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
    12月8日,外交部紧急召见澳驻华大使安思捷表示抗议;
    12月14日,中国海军司令沈金龙在会见澳洲海军司令时,直面敲打所谓的“反华行径”;


    12月19日,中国驻澳六大领事馆集体发言警告“在澳华人的安全问题”;
    12月21日,中国驻澳使馆宣布中澳建交45周年庆典为“低概率事件”。
    就在中共龙颜大怒之际,中国国内媒体和澳洲的华人媒体闻风而动,粗鲁粗暴粗野地抨击澳洲政府,甚至用了“歇斯底里且充满种族主义色彩的偏执”的语言。好一个里应外合图穷匕见;好一个联袂双簧恶浪翻卷。
    澳洲作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难道不能反外国间谍?澳洲作为一个民主国家,难道不能反赤化渗透?澳洲作为一个联邦制的国家,难道不能禁止外邦用贿金干预选举?
    虽然羽翼渐丰的中共早就撕下“韬光养晦”的遮羞布,用“一带一路”来扩张地盘,用“大外宣”来殖民渗透,用“孔子学校”来招兵买马安营扎寨,但是,这一次中共的反弹实在实在太拙劣:它把澳洲政府制定的新法,竟然以“反华”来定罪。
    澳洲政府“反华”了嘛?
    12月的某一天,一列火车进站,工作人员把木板放在车门和站台上,一辆华人残疾车通过木板缓缓驶进站台。残疾华人在澳洲有尊严地生活着。可是在中国,残疾人就是春晚小品里讽刺挖苦的对象。比一比看一看,究竟是中共政府还是澳洲政府“反华”?
    12月的某一天,一对老华人夫妻在悉尼走失。经过澳洲媒体的宣传和热心民众的关注,走失的老人终于回家。中国武汉这么多大学生失踪政府不但不管,还把转帖者抓起来。比一比看一看,究竟是中共政府还是澳洲政府“反华”?
    最近有一患癌的老年妇女从中国天津流亡到澳洲。虽然她现在还不是澳洲永久居民,鉴于她的病情,澳洲政府还是把Medicare 医疗卡给了她。比一比看一看,究竟是中共政府还是澳洲政府“反华”?
    一华裔学生被殴打,接到投诉后警察出动媒体调查,最后的结论是一件普通的肢体摩擦。中国学生在校遇害,当局拒不立案,不但把报案的学生父母关进大牢,还出动荷枪实弹的武警来抢学生的尸体。比一比看一看,究竟是中共政府还是澳洲政府“反华”?
    澳洲是个移民国家。印度移民,越南移民,阿拉伯移民,穆斯林移民,古巴移民,欧洲移民,非洲移民、、、、、、为什么这些移民都在澳洲入乡随俗安居乐业,而华人却有“安全问题”?澳洲伸展双臂迎接世界上每一个族群,为什么偏偏要对华人实施“反华行径”?
    说到“反华”,真是由来已久。中共建国后,向印度支那、印尼、菲律宾等东南 亚国家输出革命。东南亚地区100%的共产主义武装全部得到中共的支持。当地的华人移民后,不遵循所在国的法律,相反在中国大使馆的指使下,企图颠覆所在国的政府。于是前赴后继的排华浪潮汹涌而至。
    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发生。在暴乱持续的三天里,几万名华裔受到有组织的虐杀,大批妇女遭到强奸。中共政府对惨绝人寰的屠杀不理不睬置若罔闻,而美国政府认定此次事件是种族屠杀并派遣军舰将受害者保护起来。于是涕泪四溅的华人打出标语:“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
    搬起砖头砸自己的脚。说千道万,一系列长长的“排华”史的始作俑者,就是中共。
    诛秦者秦也,非天下也!
(2017/1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