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男儿吴淦视囚如归]
江棋生文集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闻连战出招有感
·玫瑰梦醒 此其时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男儿吴淦视囚如归

   
   
    江棋生
   
   


   
    2017年12月26日,709政治迫害案当事人吴淦先生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重判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吴淦的辩护律师葛永喜在第一时间向世人通报——站在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被告席上的吴淦当庭表示:感谢贵党授予我这个崇高的荣誉,我将不忘初心,撸起袖子加油干!
   吴淦的上述“致谢”,迅即遍传天下。我要说,吴淦先生直面迫害者时的幽默脱俗,比我自己当年在法庭上的俗然怒吼,明显更胜一筹。
    整整17年前的今天即2000年12月27日上午,我站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第三审判庭的被告席上。当审判长王燕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宣布判处我有期徒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时,我热血上涌、当庭怒呼:“以言治罪可以休矣!”在庭上所有人都愣神的那一刻,我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是不是他们听不懂文言文?于是我以更高的分贝喊出了五个字:“埋葬文字狱!!”随后,缓过神来的法警,一脸尴尬地将怒容满面的我强行推搡出法庭。
    17年前的我,为什么怒不可遏?我的发怒缘于我认为:当局是蓄意制造冤案迫害我,是两千三百年前指鹿为马故事的可悲重演。而吴淦为何不悲不愤不怒?我认为原因是,他比我更为蔑视专制当局,更为蔑视《刑法》第105条这一恶法,他觉得从当局那里领受到“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不仅不冤,还是一种荣誉和荣耀。他早就说过,在专制制度下,不被“犯罪”,都不好意思。因此,他从容作楚囚,坦然地视囚如归,“因为反对专制就意味着在(走向)监狱的路上”,而“再不颠覆,人就老了”。
    一年前的2016年12月26日,我在《从陈云飞走上法庭说开去》一文中,点赞了吴淦先生:
   
    和云飞一样有骨气的,是“屠夫”吴淦。我和吴淦先生只见过一面,分手时送了他一本我写的书,但是,他无畏地站在江西高院门口,正气凛然地为乐平冤案大声疾呼的形象,一直深深刻印在我的脑海中。
    今年12月14日,顶着“颠覆赵家政权”和“寻衅滋事”的罪名,已被关押1年零7个月的吴淦,通过他聘请的燕薪律师发出五点声明,郑重表达了他对政治犯底线的坚守:“本人绝不会接受官方指定的律师”,“本人绝不会认罪和上官媒悔罪”,“我会坚持到底!”。我以为,不必把吴淦的灼灼明志夸为“铮铮铁骨”之体现,但是,吴淦的骨头是硬的,这点没有丝毫悬念。
   
    不必讳言,我也会看错人。但是,我没看错吴淦先生。与有些人的一再食言、轻诺寡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吴淦一诺千金,说到做到。一年后的2017年12月26日,吴淦在法庭上对当局的超级蔑视和嘲弄,证明了他是一位心志坚定、政治成熟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和持不同政见者。在被囚禁的950多天黑暗岁月里,面对后极权的政治高压、百般折磨和劝导忽悠,“超级低俗屠夫”吴淦展示出了真男儿、真硬汉的风骨、定力和担当,让人肃然起敬。
    我要由衷地说:
    视囚如归的男儿吴淦,捍卫了709政治迫害案当事人的尊严,捍卫了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视囚如归的男儿吴淦,树立了中国民间抗争的新标杆,展现了中国人权捍卫者的道义新形象。
    我要由衷地说:致敬吴淦!致敬吴淦!!
    除了向男儿吴淦致敬,我觉得吴淦的朋友们还可以做以下三件事:
    一是减轻他对家人的愧疚。政治犯、良心犯在舍身扛住迫害打压和牢狱之灾时,盖因出自天性,他心中最为放不下的,是他对家人的牵挂和惦念;他觉得常常压在心头的,是他对家人的愧疚。身陷囹圄的吴淦特意交代过:“希望认识我的朋友们,在我失去自由期间,给我家人必要的精神鼓励和帮助,以减轻我对家人的愧疚。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我会坚持到底!”我想,我们给他家人必要的精神鼓励和帮助,是责无旁贷的,也是不难做到的。
    二是将迫害他的当事人列入《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问责名单。吴淦提供的参与迫害及酷刑虐待他的人员有:安少东、陈拓、管建童、姚诚、袁溢、王守俭、谢锦春、宫宁、盛国文、曹纪元、刘毅、蔡淑英、林崑。我认为,我们应当也能够做出进一步筛选,以精准确认这些人中的“践踏人权恶棍”或“反人权恶棍”(我认为,不应称其为“人权恶棍”),将名单提交给全球人权问责中心。
    三是像吴淦那样逐步提升做人的底线。在今天面世的《吴淦获刑声明》中,人们知道了他现在掷地有声的做人底线:不反对专制,我还是人吗?我想,对不少吴淦的朋友们来说,恐怕目前还做不到这一点。但是我相信,所有吴淦的朋友,现在都能做到:不为恶政背书,不为权力歌功颂德。同时我相信,大多数吴淦的朋友,已把索尔仁尼琴的“不参与撒谎”作为自己的做人底线。而有些吴淦的朋友,则已经或准备开始像吴淦那样,将自己的做人底线提升为:反对一党专政,追求民主宪政。我期待,像吴淦那样逐步提升做人的底线,将成为中国民间的一条重要的抗争宝典。
    还剩四天,就进入公元2018年了。关于中国的一党专政制度最多能撑到2017年12月31日的奇思妙想,已经再也无人相信。事实上,黎明前的黑暗,还有点浓得化不开。我们应做的,是杜绝各类幻想,与视囚如归的吴淦同呼吸、共命运;是消除破局焦虑,仗义不屈地前行。
    2017年12月27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12月29日播出)
(2017/12/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