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朱忠康:重评毛泽东]
独往独来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四,完)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一)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四,完)
·张洞生:习大为治雾霾出奇招,制造‘空气罐头’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中国畸形社会造就了赵本山——揭秘赵本山令人难想象的奢侈豪华生活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吴闻:无耻的〝文胆〞 猥琐的〝智囊〞――中共御用文人害惨了习近平
·张洞生:习大在欧洲公开吹嘘‘中共特色社会主义’是打肿脸充胖子
·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中国恶邻俄罗斯
·铁流:毛泽东最后向隅而泣的凄楚日子
·原公安厅长揭秘:三年大饥荒为何没有出现大规模动乱
·总参“731”在行动:揭秘刁爱青焚尸案
·张洞生: 对当朝启动政治改革抱幻想不是时候
·苏联大饥荒——红朝大饥荒“模板”,苏联崩溃
·铁流:他亲自处决了自己的父亲
·习大继承中共60多年的反人类反人民反文明的暴政是在自走绝路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序--第三回)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20回--第29回)
·张洞生:唤起民众的觉醒与抗争,才能迫使中共改革转型或倒台
·张洞生:是谁在‘挂羊头卖狗肉’?是谁在搞‘历史虚无主义’?
·辛灏年:揭弥天大谎 中共是怎样发动内战、打败国民党的?
·张洞生: 挑衅越南是狂妄的红卫兵掌权者们冒险主义的一次大失败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121回--第126回)完
·轰动世界而中国人却不知道的事件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一)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二)
·司马璐:《斗争十八年》
·夏 小 强:在铁的事实面前,你还骂m国吗?
·邓小平曾试图将赵紫阳整成〝特务〞
·张洞生:关于‘民主能不能输出’问题的几点拙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忠康:重评毛泽东

重评毛泽东
   朱忠康
   言人之言者易;言人之所欲言者难;而言人之所不能言者就更难。我就要言人之不能言。——马寅初
   
   朱忠康说明

   这篇《重评毛泽东》文章是系列文章中的最后一篇,写于十多年前,由于当时我的思想还被中共官方文化的束缚,所以在文章中存在着许多不正确的观点。如对毛泽东的滔天大罪还认识在“左”倾“极左”圈圈之中,其实“左”倾和“极左”都是党文化的语言,都是为中共和毛泽东一霸服务的。什么叫“左”和“右”,为什么“左”杀了许多人不叫罪恶,而右说了话就变成了十恶不赦的罪行?邓小平和中共把毛泽东说成“左”倾或“极左”,就是把这个人类最大的杀人魔王开脱罪行而已。决议把从1921到1949年建立新中国作为第一阶段。称他“为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立和发展,为中国各族人民解放事业的胜利,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和我国社会主义的发展,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这种评价是大错特错的。
   试问毛泽东建立的国家如果是一个让人民充满苦难和痛苦,甚至是饿殍千里血流成河,他所建立的是一座人间地狱,中国人难道愿意生活在地狱深渊吗?人们不但不能为他歌功颂德,相反要想尽办法摆脱它推翻它,把它彻底打倒才对。别看毛泽东建立的是什么共和国,人民政府,人民勤务员!那只是挂着兔头贩卖狼肉!文革时期大陆群众大量朝香港逃跑,他们宁可冒着生命危险,偷渡或穿越铁丝网去当殖民地子民,也不愿当这个所谓工农当家作主的共和国人民!毛泽东建立的共和国连殖民地都不如!
   所以应把毛泽东全盘否定彻底否定才对!邓小平千方百计为这个专制独裁者涂脂抹粉,其实他本人就是一个专制独裁者,不过他是在吃过了被两次打倒的苦头的专制独裁者,所以在经济上总算放开了一些手脚,但是如果仔细想一想,改革开放最大的收益者是谁?就是他们这些统治者权贵阶级。
   十多年前我曾建议“在2001年纪念《决议》发表二十周年时,重新撰写《决议》,总结建国五十年的历程,重新评价毛泽东的功过。”还建议在天安门城楼上撤下毛的头像,但是这点还是不够的,应该把毛尸移出纪念堂,把纪念堂彻底改建成各个纪念馆——镇反、反右、反右倾、文革、六四纪念馆。
   十多年前我还没有电脑,更不知网络是何物,因此孤陋寡闻,写出如此符合党文化的文章,但是这份文章终究反映了我当时的思想水平,所以我还是把它选入集子中,可见一个思想的转变和质的飞跃,都需要时间和过程的。
   2011-10-4
   
   下面是重评毛泽东的全文:
   
   一
   毛泽东生前有个愿望,他想写一部书,把他的一生,把他的缺点、错误统统写进去,让全世界人民都去评论他是个好人还是坏人;可惜,他还没做这件事就离开了人世,只好留给后人对他评说了。于是后人们写了许多有关毛泽东的书,不下千百种,但是没有一部专著来写《文革中的毛泽东》、《毛泽东二十年极“左”路线》等书。也许是本人坐井观天、孤陋寡闻;也许是中国人是个“报喜不报忧”的民族,不敢涉足“忧”的禁区;而且这禁区早已设置好了,1981年6月中共中央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其中有一章专门写《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 这是中国共产党对他一生最权威性的评价:因为这份决议经过四千人的讨论,四十多人执笔,数易其稿,反复修改,历时18个月,才写成和通过,这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了。
   那么,这份权威性的《决议》中对毛泽东的评价正确吗?是客观、公正、全面和实事求是的吗?是经得住历史和时间的检验和考验的吗?不,没有。因为它对毛泽东所执行的极“左”路线,没有从思想上、组织上加以清算,对他长达二十多年独裁专制作风没有彻底予以批判,对他所造成的危害和恶劣影响没有根本的否定,所以我认为对毛泽东的一生有重新评价的必要,对他一生的功与过有重新认识的必要。
   重评毛泽东,并不是全盘否定毛泽东,更不是否定毛泽东思想。重评毛泽东是要对他的功绩不夸大、不贬低;对他的错误不掩饰、不缩小,要客观、公正、全面地对毛泽东一生,作出具有经得起历史和时间检验的评价。教育全党和全国人民永远不要忘记过去“左”的路线给中国人民所带来的灾难和危害,让人们永远记住邓小平说过的话:“有右的东西影响我们,也有‘左’的东西影响我们,但根深蒂固的还是‘左’的东西。有些理论家、政治家,拿大帽子吓唬人,不是右,而是‘左’。‘左’带有革命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左’的东西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可怕呀!一个好好的东西,一下子被他搞掉了。”毛泽东生前的秘书李锐也说过一句话:“党的76年历史中最难改的错误是什么?一个字,‘左’!”多么振聋发聩,令人深思!
   
   二
   在中国,老百姓做了坏事、错事叫做犯罪;而领袖干了坏事、错事,而且是流毒全党、全军、全国,把好端端的一个由他创建的共和国,又在他的手上几乎毁于一旦,在评价时,不说罪,而说错;不说坏,而说过,即使说“严重错误”,也大大地打了折扣,说是“功绩远远大于他的过失”,连个“错”字都没有了。再看看现在各地的“豆腐渣”工程,桥塌、楼倒、路陷、堤垮屡屡发生,那些犯了赎职罪的大小官爷,犯罪不叫罪,称“交学费”。他们犯了贪污罪,也没什么了不起,“十万像芝麻,百万算个啥,千万才上码,过亿把命搭。”我们谴责日本篡改侵华历史,把“侵略”美化为“进入”,但是我们是不是反省一下,自己也是篡改历史的老手。如今,我这个既不是有权势的名门望族之人,又不是才高十斗,学富八车的什么“家”,而是一个人微言轻的人物,竟敢对党中央的决议提出异议,对伟大领袖毛泽东说三道四,指手划脚,评头论足,岂不是“太岁头上动土”找死!要知道二十多年前,那是犯了“恶攻”滔天大罪的,要被砸烂狗头的。
   毛泽东曾经说过:“事情往往是‘小人物’做起来的,而大人物往往不注意,并往往加以阻拦。”他还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但是你切莫太天真了,把毛泽东的话当作“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因为这些话都是用在别人身上的。如果你“活学活用”用到他身上,不要说“拉下马”,动他一根毫毛也不行啊,他会毫不留情,龙颜大怒,不管你是皇亲国戚、三姑六姨;也不管你是开国功臣、元帅将军,先责杖你一百大板,打你趴下再说,然后发配充军、押往大牢。谁让你多嘴多舌、乱写乱画的。如若不信,那时候你试试看,非扒你几层皮不可。
   在发动文革之前,毛泽东对江青说:“彭真算什么,我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把他打倒!”同样他在1964年因四清运动的性质与刘少奇发生分歧,也对刘少奇说过此话:“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把你打倒!”这没什么了不起的彭真,时任北京市长,刘少奇是国家主席。这泱泱大国一国之主、堂堂京都大哥大的人物,都会像蚂蚁似的被捏死,何况我这个“马尾巴串豆腐”的人。可见他在世时,对他批评是万万不能的;但是他要整你,却是千能万能的。不过从他嘴里能说出此话,已经不像一个敬爱领袖的口吻,却像是出自于一个恶霸土皇帝之口。
   今天我又提笔写起《重评毛泽东》,这是因为世界上第一只螃蟹总得有人去吃,更何况我还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只不过尝一尝而已。
   
   三
   翻开建国以来到文革结束前后党的历史,许多决定、决议,后来都证明是错了的而被否定。那一份份对彭德怀、刘少奇、邓小平处分的决定、决议,无不是在全党中全票通过、全体举手赞成的,那毛泽东亲口讲亲手写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报告,以及“双百”方针的提出,无不是很快被他亲自否定加以撕毁的,那清明节哀悼周总理的“天安门事件”,不是由反革命性质又改定为革命行动的吗?
   党的决议如此,国家的根本法《宪法》更是如此。第一部宪法刚通过不久,就凭胡风的私人书信,断章取义、望文生义、移花接木、张冠李戴、颠倒黑白、无限上纲上线,把胡风和涉及的几个人打成了“反革命集团”,投入监狱。没有法律依据,没有审判程序,更没有本人申诉的机会,说你是反革命就是反革命,说抓你就抓你。到了文革,更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可见这些党的决议、决定或者法律,只不过是捏在政治家手中的玩物,想捏什么就能捏成什么,所以中共中央的决议并不见得是完美无缺的,有时甚至也是错误的,要加以否定的。
   那么这份《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难道就十全十美,无懈可击了吗?
   《决议》对毛泽东评价部分首先指出:毛泽东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他虽然在“文化大革命”中犯了严重错误,但是就他的一生来看,他对中国革命的功绩远远大于他的过失。他的功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他为我们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立和发展,为中国各族人民解放事业的胜利,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和我国社会主义的发展,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他为世界被压迫民族的解放和人类进步事业作出了重大的贡献。”接着洋洋数千言,历数了毛泽东一生的丰功伟绩。
   这使人想起“红宝书”《毛主席语录》再版前言的几句话:“毛泽东同志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只不过与《决议》的说法不同,语气不同,措词不同,但都是在吹棒。
   那么毛泽东的功与过,究竟是五分成绩五分错误,六分成绩四分错误,七分成绩三分错误呢,还是“九个指头一个指头的关系”,《决议》没说。可是从“功绩远远大于他的过失”这句话来分析,那功与过决不是对半开、四六开、三七开了,而是二八开,“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的关系”了。在这种基调下,只能是又一次的“个人崇拜”,依然是“听毛主席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的“两个凡是”在作怪。十一届六中全会批判了毛泽东与华国锋的“个人崇拜”,批判了华国锋、汪东兴的“两个凡是”,结果是一边在批判,一边在继续犯。
   毛泽东生前对自己就有个评价,他说我死了以后,如果有人能够给我“三七开”的估计,我就很高兴,很满意了。果然他死了后,全党对他作出了令他在九泉之下高兴和满意的评价,而且这种评价已经不是“三七开”了,而是“功绩远远大于他的过失”。这“远远大于”没有绝对数的概念,你怎么理解都可以,很可能是毛泽东的过失微乎其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