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探究藏人焚身抗议者的诉求真相]
藏人主张
·袁紅冰教授才最有資格拿諾貝爾「文學獎」和「和平獎」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 第一輪〈逐字稿〉
·今天過後,《年代追追追》以及陳
·自由台灣的國家正名革命 與 2018年的台灣機遇
·「319槍擊案」真相大白了嗎?】
·以國家至上的和極端狹隘的民族利己主義做為價值中心而形成的超級納粹主義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第二輪〈逐字稿〉
·袁紅冰對《新聞追追追》名嘴們的回應
·我為什麼關注自由台灣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第三輪〈逐字稿〉兩千餘字一次刊完】
·自由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從郭柯配到朱劉會
·《神州悲歌》作者蔣繼先谈《殺佛》
·美政府報告首次曝光中共網絡間諜頭子
·鄭南榕是點燃在時間之巔的自由之光,他將永遠祐護台灣的命運
·习近平高登“皇位”之后对西藏的影响
·郭文貴警告台灣:台灣的內賊是她最大的敵人,就是被「藍金黃」的這些人
·BBC中文本周推荐:你不容错过的五个故事
·只要鄭南榕精神還沒有被台灣人完全遺忘,台灣的自由之魂就不死
·蔡英文應正視「賴清德現象」引起的關注
·《刀鋒上的台灣》預言的現在進行式
·中共元老102歲的李銳證實了袁紅冰對習近平文化程度的評價
·「棋手說」、「棋子說」、「籌碼說」,美、中大國交易「牌局」中,台灣的隱
·「台灣宿命地成為當代國際政治最敏感之點!」
·台海大動盪 ── 組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的必要性
·北京對台再發警告,中國「進一步採取行動」=對台動武?
·四月26日袁紅冰教授日本
·習近平:「達賴現在窮得只剩下轉世焱@個『寶貝』了
·2018“中国爆料革命”政治意志宣示
·台灣自己不能讓國際社會忘卻台灣的獨立國格,不能讓世界忽視自由台灣事實上
·你們撤得了旗幟,撤不了我身為台灣人的決心
·中國在蔡英文總統520就職二周年前夕獻出賀禮
·柯文哲現象對蔡總統、民進黨及台灣的警示
·習近平對「中華民國」的命運早已蓋棺定論
·習近平五四馬克思,台灣新五四挺管爺
·「不打狗,只打主人
·袁紅冰教授回答對有關「中國爆料革命全球協調中心」的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台灣正常化將是大江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中國國台辦:「無稽之談、憑空捏造、匪夷所思」
·當年馬英九政府的全面投降 ── 愚蠢,還是叛賣?
·國家安全的威脅與國家安全的保障;台灣應站在哪一邊?
·中共所謂的「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
·蔡英文執政兩週年總體檢
·慎防裡應外合的「兩岸關係的國內化」、「兩岸關係非國際化
·習近平:不解決台灣問題,國內的政治安全就沒有保障,國際發展戰略就沒有跨
·分析中共高唱馬克思主義的背景和目的
·向歷史提交的報告
·中共逼出台湾正名,让国际社会跌破眼镜
·「中華民國」已經喪失維護台灣主權的政治能量之際,欣見小英總統明確彰顯她
·美議員提「2018年台灣國際參與法案」
·台灣該衡量「中華民國」憲法角色 ── 美國國際評估暨戰略中心「未來亞洲計
·《紐約時報》:李登輝呼籲舉行全民公投,通過明確宣布該島為台灣而非其正式
·創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宣言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解析、闡述與釋疑
走南闯北见闻录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如何以工程学拯救地球
·笔记本电脑会“灼伤”皮肤起红斑
·昂山素季获释后的演讲
·本.拉登日常生活揭密
·娶中国太太的下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被中国人误读的贵族精神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习二还不如金三
·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解禁引发争议
·电子邮件发明人汤姆林森去世
·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德国再次畅销
·从《手机》看崔永元的爆料背后
·中共僅僅靠統戰滲透的方式就想兵不血刃而征服自由台灣,這樣的政治陰謀恐怕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2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3
·直面最尖銳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探究藏人焚身抗议者的诉求真相

探究藏人焚身抗议者的诉求真相
   
   安乐业
   
   近期在藏东甘孜(即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县境内)又发生了一起令人悲痛的焚身(自焚)抗议事件。依据媒体报道,焚身抗议人士叫丹噶,是一位63岁的僧人。他于2017年11月26日在甘孜县城焚身抗议中共对藏高压统治,并不幸当天逝世。另从目击者了解到,这位焚身抗议者当时呼喊“博拉让旺让赞果”(即“西藏要自由和独立”)的口号,但是,媒体报道中只看到“自由”,却看不到“独立”。毋庸置疑,此举不仅妨碍了解焚身抗议者的真实诉求,某些人企图篡改亡人遗言为世人不齿,更无助于探究西藏问题本身以及寻找解决之道。

   
   探究藏人焚身抗议者的诉求真相

   11月26日在藏东甘孜焚身(自焚)抗议的藏僧丹嘎 (图片摘自西藏之声)
   
   根据达兰萨拉统计,这位藏东甘孜僧人丹噶成为西藏境内焚身抗议运动中的第150位焚身抗议的藏人,也是2017年西藏境内发生的第5起焚身抗议事件。从藏人焚身抗议本身看,自2009年2月27日至2017年11月26日,在西藏(藏区)被证实的有150位藏人焚身抗议,已知逝世者达129人。另外,自1998年4月27日至2017年7月29日,西藏流亡社区发生了10起焚身抗议事件,其中,7人已逝世。大约西藏境内外已发生至少160多起焚身抗议事件,已知136人逝世。
   
   那么,藏人焚身抗议者的诉求是什么?目前所看到的资料,包括部分遗言,图片,视频,目击者转述等而言,大致上焚身抗议者的诉求有“西藏自由”,“西藏复国(或独立)”(包括西藏国,图伯特国和为雪域西藏等),“允许达赖喇嘛回来”,“释放十一世班禅”,“语言自由”,“西藏环保”,“禁止采矿”,“藏人团结”,“无法忍受中共统治”,甚至部分“西藏自由,西藏独立,迎请达赖喇嘛回来”,”为了尊者达赖喇嘛返回故土,为了班禅喇嘛获得释放,为了六百万藏人的福祉”等等,因此,先搞清楚焚身抗议者的诉求直接牵涉到问题本身的真相,唯有重视和探究真相,才能有望找到解决问题的出路,所以,笔者将以上焚身抗议者的诉求概括为以下三个方面去探究和介绍,其理由这三个诉求或口号出现的频率高于其它,依次为如下:
   
   一, 西藏自由
   
   通过电话也好,经过一些渠道见面也罢,问过很多藏人,“西藏自由或藏人自由”指的是什么?又跟“西藏复国”有何区别? 所得到的答案令人失望,他(她)们分不清楚“西藏自由”和“西藏复国”的具体界限。笔者通过电话询问过的农牧民都认为“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前,我们是个独立自主的民族,应该恢复原来的自主权”,又问起什么是自主权的时候,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甚至表示非常生气,理由很简单,其意思是“你也是藏人,而且在外面,难道连这个都不懂?” 笔者只有一个回答,我只是在问你们各自的真实想法。
   
   虽然笔者在电话中接触过的农牧民如此,但是,从网络中接触的精英阶层和年轻人又活跃在另一个境界之中,他(她)们热情洋溢地拿出《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甚至会拿出《公民权利的国际公约》和《经济,文化,社会权利国际公约》等法律性文件的措辞回答,并透露出一种不屈的精神,也就是“你想拥有的一切便是我所追求的境界”式的坚决和不让,因此,笔者觉得可以从藏人部落时代和现实中国时代的简要性比较来分析和介绍非常适合焚身抗议者的诉求或口号之一,即“西藏自由”。
   
   1 西藏自由口号的历史背景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前,也就是从1951年开始中共政府全面占领整个西藏(即现今藏区)之前,藏人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又跟现实中国体制下的状况有何区别?他们向往的“西藏自由”和以往历史之间有什么不同?这些提问笔者将要分析的主轴,而且,理应成为读者通过阅读推敲真相的要点。
   
   探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前的藏人生活时,必须要分析当时的社会制度,却社会制度由法律法规组成,法律法规牵涉到每一个人的生活,因此,有望衡量出较为概括性的总结。从西藏社会制度的演变看,除了卫藏(今西藏自治区)大部分地区设立县和庄园之外,藏东地区,即康和安多地区一直延续了部落制度,各个部落又有详细的部落法律。虽然各个部落法律之间有些具体和笼统之区别,但是,其宗旨与吐蕃时期的法律和历代萨迦,帕竹,噶丹颇章的法律相结合,并当地的具体情况,,如风俗,公德,宗教教义而制定,所以凸现出地方独立自主的特点,更有意思的是地方法律法规实施过程中律师扮演着特殊的角色。藏语中律师称之为“司瓦”(gzu-wa)。据专家分析,藏东部落法规具有“ 第一是诸法合体,第二是具有等级制,第三是宗教思想色彩浓厚,第四是注重物质赔偿,第五是伦常道德上升为法律,法律和良心同在”的特点。
   
   2 中共占领西藏(藏区)前后的区别
   
   现在回过头来,看一看现实中国体制下的藏区和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前的西藏(藏区)有何区别? 探讨这个答案需要从现实中国的法律法规入手,现实中国的法律法规又成文和不成文字的两种合一的现象中运行,而且,“四项基本原则”为核心,即共产党的领导,马克思主义思想,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因此,西藏的今天和昨天之间形成了让人难以相信的局面。
   
   首先,从两个不同体制的理论依据看,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个绝对化的理论,与藏人奉行的相对化理论(本土苯教,藏传佛教)形成手心手背式的冲突,因此,这个绝对化理论指导下实施的共产党代表一切的绝对权力导致了政治,宗教,经济,文化等领域失去了自主权,而且,近六十年六年实施被藏人视为“残废化教育政策”给藏人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至今他(她)们没有任何竞争能力,尤其是中共政府对藏区实施“弃牧城镇化”以来,藏人越来越认识到自己的生存空间迅速地变为狭小,甚至一去不复返。至少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前,除了个别,藏人根本就不存在衣食住行方面的困难,自给自足生活充满着活力,与当时的中国“小农经济”没有任何区别,更不需要付出破坏环境的代价。
   
   其次,藏人的等级制和中共的阶级斗争蔓延的程度不同,前者在拉萨地区非常严重,如踩人骑马的现象也不少,但是,西藏东部安多和康区以及卫藏边区几乎没有这种现象,主要的不平等体现在婚姻关系上,穷人无法跟富人或头人家成为亲家,又这些家的后裔视为与众不同。恰恰相反,共产党的阶级斗争蔓延藏区,出现了“红五类”,“黑五类”界限分明,甚至陷入子女斗父母,徒弟斗老师,相互揭露的惨状。近二十多年藏区陷入了史无前例的无道德,无良心,人怕人,互相之间猜忌的严重局面。虽然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有所缓和,一时大家欢呼信仰自由,包产到户,自给自足的新局面,但是,经过一段时间藏人又识破了其中隐藏的动机,也就是中共政府投入了大量资金和人力,但实际上,西藏各地进行的资源开发的收入远远高于投资总额,甚至投入只占收入的百分之五到十。这个所谓投入几乎全是为资源开发而拔下来的资金。对老百姓没有直接的关系。
   
   那么,他们向往的“西藏自由”和以往历史之间有什么不同? 笔者将结合西藏网民的原话,汇总一下现今的趋势,经过半个世纪的折腾和等待,藏人本来对达兰萨拉和北京之间的对话抱着一丝希望,但是,看到没有任何进展的一系列对话之后,不仅对北京不满,也对达兰萨拉也不满,因此,于2008年末,网络上公开出现了西藏境内网民的评论,“藏中能否对话?如何对话?谁与谁对话?是一个很复杂又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58年过去了。藏人还在等待这个机会。也是给他们(指达兰萨拉)的一个机会。我们还等吗?需要等多久呢?”(一网友的原话)。这番话透露出来了一个趋势,其实,现在藏人进行焚身抗议的前奏曲,尤其是焚身抗议中年轻人扮演了主要角色,他(她)们的诉求和“主权在民,人人平等”是相一致的,因为,前面笔者讲述了对西藏年轻人的采访或对话,不再重述。
   二,允许达赖喇嘛回来
   
   现在着重谈一谈笔者通过电话了解到的一些情况结合于西藏境内(设在藏区)网民的言论,解析一些现象。
   
   笔者问过很多不同年龄的藏人,“你们觉得中国现有制度延续的基础上,达赖喇嘛回家是否一项可行的途径”?几乎他(她)们一致地认为“这个途径不可靠,可能将步入使世班禅大师的后尘,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又问过“允许达赖喇嘛回来的原因是什么?”另一网民的帖子给人一种更清晰的答案,“藏人的构成需要分为老年,青年和少年那样,对达赖喇嘛的信仰程度也有类似的分类,也许老年人对达赖喇嘛的信仰坚定不移,来世的考虑多于现实,但是,青年和少年人对达赖喇嘛的信仰或爱慕的前提是他能否改变西藏的现状?”
   
   的却如此,从藏人的年龄构成和心理趋向看,中年到少年人占多数,这些人几乎都是“社会主义教育体系或言传身教”中度过来的,一般带有前提性的崇拜胜于纯粹意义上的信仰,因为,他(她)们一致地认为达赖喇嘛是一位能够创造历史和力挽狂澜的人物,所以,几乎以往达到了一呼即应的终极,终极往往又是一个新的起点,不妨这个“新”字连接到大部分藏人的心理趋向,即他(她)们向往改变现状的心态时,就不难看出仍然保持信仰而不下滑是个难题。从这个角度去看,达赖喇嘛已辞退政治领导职务是个英明的决策,此举反而促使藏人凝成一把,将会达到“佛不救人,人需要进行自救”式的境界。
   
   从而大家清楚地看到,“纯宗教诉求论”是个不切实际的操作,针对这个问题,著名流亡作家加央诺布先生说,“当年大家都呼吁释放曼德拉不是基于曼德拉仅仅出狱,而是给南非带来改变,因此,藏人焚身抗议者呼唤允许达赖喇嘛回家也是同一个道理。”
   
   三,西藏复国
   
   从西藏境内传递出来的信息表明,大部分焚身抗议者的口号中少不了“西藏复国”(即要独立)。笔者跟西藏境内短暂出国的一位资深学者探讨过这个问题,他的回答非常简明扼要,“依据藏人的情况,除了复国没有任何出路,因为,中国人的统治下一天也很难熬下去。”因此,很有必要探讨“西藏复国”的依据以及对藏,中视角进行一次比较分析,只有“真相”将会大家引向正确的路径。
   
   探讨西藏历史时,具备历史常识和辨别是非的眼光。当大家翻开如何“西藏问题”进入联合国大会议程时,就会看到“美国承认‘西藏是中国宗主权下的自治国家',并支持达赖喇嘛将‘西藏问题'提交联合国,促使西藏问题解决,以实现西藏地区人民自决权。先后在联合国大会于1959年年,1961年,1965年通过三项决议,分别为联合国大会决议第1353号(1959年);联合国大会决议第1723号(1961年);联合国大会决议第2079号(1965年)决议呼吁尊重藏族人民的基本人权,人民(民族)自决权,宗教,文化自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